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飆速宅男][山坂]短篇+極短篇集(3)

作者:冰瑚
衍生:飆速宅男/弱虫ペダル
配對:山坂
分級:PG-15
注意:短打腦洞閃光,這次的又可稱為身體接觸(?)系列!!





《舔拭療法》[真波x小野田]


一陣天翻地覆,小野田連人帶車地摔到山坡旁的斜溝裡,發出了驚人巨響。
真波愣了幾秒才記得要動作,事實上他從沒親眼看過如此誇張的摔法,居然一不小心就看呆了。

「坂道君──沒事吧?」將自行車靠在路邊,真波輕巧地跳下山溝,來到還趴在草地上嗚咽著的人身邊。
「噗哇!」小野田抬起頭吐出嘴裡的雜草,有點不好意思地微笑,「嗯,沒事的啦,因為經常摔倒,所以已經習慣了。可能是因為剛才路上的那個坑洞吧,一不注意就騎過去了……」
「……總覺得很有坂道君的風格呢。」真波眨眨眼,扶起滿身草葉的小野田,替他拍掉頭上的雜草。

「啊!」
「怎麼了?」
真波低下頭,看著小野田有點困擾的神情,目光隨著他的視線落在膝蓋上,雖然並不是很嚴重的擦傷,但是似乎因為磨破了皮,流出一點血。

「不、不要緊的,那個、用袖子擦擦就可以了……」
小野田急急忙忙地想用髒兮兮的袖子去擦掉血汙,卻被真波一臉嚴肅地阻止了。
「坂道君,這樣會感染的。」
「欸?」

「我來幫你吧。」
真波俯身,臉頰湊近了小野田的膝蓋,嘴唇輕輕碰觸傷口,伸出舌頭舔舐掉血跡,緩慢地。詭異的觸感讓小野田不自覺地握拳,捉住了手邊的雜草,身體不知為何開始發熱。

「真、真波君,這樣似乎不太好,很髒……」
「坂道君,口水可以消毒喔。」
「但、但是……唔!」小野田摀住發出奇怪聲音的嘴巴,滿臉通紅,整張臉都皺了起來。

「嗯,這樣就可以了!」
真波愉快地抬起頭,對上了小野田蜷縮著身姿,緊緊捂著臉的樣子,困惑地偏了偏頭。
「坂道君?怎麼了?」真波好奇地湊近,伸出手去摸對方發燙的額頭,「不舒服嗎?」

「沒、沒事的的的,對不起啊啊真波君──」
「坂道君,為什麼要遮著臉嘛?」真波鼓起臉頰,拉開了小野田遮遮掩掩的雙手。
小野田努力地側著臉,雙眼緊閉,皺緊了眉頭和嘴角,卻無法掩飾掉滿面通紅的樣子,不知為何還有種難為情到想哭的情緒。

「坂道君……」
「對對對對不起真波君我──嗚哇!」剛睜開眼睛就對上了近在咫尺的那張英俊帥氣的臉,小野田瞬間覺得有點暈眩,「真、真波君,好近!」
「抱歉呀,因為剛才,坂道君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真波微笑著,伸手勾住了小野田的手指,纏繞,「……究竟是為什麼呢?」

困惑的他和害羞的他,那個夏天,離覺醒還差那麼一小點距離。



《手指測量》[真波x小野田]


「坂道君,請和我玩一個遊戲吧!」
在爬上了山坡後,真波拉興沖沖地拉著小野田跑到樹蔭下,拉過了對方的手。

「遊戲?」
「最近我們學校裡很流行的遊戲。」
真波拉著小野田的右手,和自己的左手抵上,掌心相對。真波的手指明顯地比小野田要長,高出了整整一個指節。

「咦?坂道君的手好小,」真波驚奇地說著,忍不住用指頭磨了磨對方的指間,「和班長的快要差不多了耶。」
「班、班長?」
「嗯,就是之前說的青梅竹馬,」真波微笑,「坂道君真厲害,明明是這麼小的手,卻總是能夠用力地握住自行車把手,緊緊地跟在我身後啊!」

「欸?唔,」小野田慌張地搖搖頭,露出那種能夠融化一切的燦爛笑容,「真波君才是,手掌很大、很溫暖呢……有時候會把手套脫下來騎乘自行車的對吧?很厲害的!」
真波勾著有些僵硬的嘴角,垂下頭,將臉埋在小野田的肩膀上,不太想承認地,似乎在剛剛被重重地攻擊了心臟。
他動了動手指,變成了和小野田指間交扣著的姿勢。

「真波君?」小野田努力想要側過頭,看看對方的表情。
「嗯……果然不行呢。」

「欸?」
真波用臉頰蹭了蹭對方纖瘦的肩膀,悶悶地說:「和坂道君玩這種遊戲,果然對心臟不太好啊。」
「欸、真波君,不舒服嗎?」
「是啊,總覺得自己會變得很糟糕呢。」

小野田茫然地聽著無法理解的話語,就這麼站在原地讓對方賴在自己身上整整十分鐘,十分鐘的手指相扣,雖然讓人感覺有點奇怪,卻相當地溫暖。



《極盡的溫柔纏綿》[真波x小野田]


情侶交往後的第一件事,是牽手,再來就是接吻了。

真波和小野田交往三個禮拜以來,牽手已經自然而然地做過了無數次,但卻仍然跨不過親吻的那條界線。並非沒有渴求,只是每當看著那張洋溢著單純燦爛的笑容,真波就怎麼都沒辦法說出好想吻你的這句話。
積累在身體裡的欲求,似乎就快要超出容量了。

今天仍然是他們約會的日子,地點和往常一樣,是在有坡道的山腳下。曾經被學長說過自己這樣的約會安排真的非常無聊什麼的,但同為爬坡選手,這對他們來說卻是最好的約會地點。
只要迎著風騎乘自行車,盡情地揮灑汗水,在轉頭時,能夠對上那張笑臉,心中就會瞬間充盈滿足。
休息的時間裡,他們會盡情的談天,聊著那些因為距離遙遠而沒有參與的彼此的事,就算只是單純的微小喜悅,也會讓人覺得溫柔。

真波將小野田的手握在懷裡,仔細地碰觸,指間因為訓練而產生的細繭,或是擦傷的痕跡,都已經深刻地印在他腦海裡。
側過頭,看像小野田微笑的樣子,清爽的短髮,圓圓的眼鏡,比一般高中生還要瘦小的身材,在他眼裡都顯得可愛無比。
不停地吐出話語的嘴唇,好想碰觸。

一陣風吹來,讓小野田瞇起眼睛,真波終於忍不住彎身,嘴唇碰上了另一人的。

柔軟的、溫暖的、風的味道。
小野田呆呆地望著真波充滿笑意的雙眼,面頰逐漸一層層地染上紅暈,被真波握緊的手指不自覺地捲曲。

「可以吻你嗎?坂道君。」
小野田紅著臉,腦袋蒸騰著熱氣,雖然心裡想著真波君明明已經吻了為什麼還要問這種有點無言的吐槽,但還是用非常微小的動作點了點頭。

真波愉快地勾起嘴角。
終於得到了。

但是,每當欲求獲得紓解,被容許之後,將會開始產生更多、更進一步的渴望這點,現在的真波山岳,還並不知曉。






-tbc

例行的腦洞一下山坂!!
這次是身體接觸臉紅心跳系列!!!
最近吃糧食吃得有點開心\(^q^)/
真希望越來越多人能萌山坂~

评论 ( 6 )
热度 ( 7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