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Q!!排球少年][影日]最閃耀的不是星星(上)

作者:冰瑚
篇名:最閃耀的不是星星
衍生:排球少年!!HQ
配對:影日
分級:PG-15
注意:有各種粗糙妄想的小設定請別太計較~




在秋天的尾聲,烏野現任的二傳手對和他同年級的副攻手告白了,期間極度混亂的過程暫且不提,在出動已經半引退的三年級幫助之下,這段青澀的戀情才總算能開花結果。
日向翔陽仍然不習慣自己有了男朋友的這個事實,卻無法辯駁的,早就適應身邊總有個比自己高18公分的人陪伴。
影山飛雄對他來說,過於重要。
從原本的吵吵鬧鬧變成能夠心意相通的夥伴,進而越來越看重彼此的存在,成為不管開心的事、傷心的煩惱都能夠傾訴的對象。

當發現的時候,擁抱和碰觸都成為了日常生活的一部份,這也是日向最後接受那個有點傻氣的告白的原因。
那場告白至今仍是三年級用來調侃他們的笑話,畢竟,在練習比賽中的休息時間告白什麼的,實在是非常挑戰旁人眼球的一件事。

不管怎麼說,最後,在天氣逐漸由涼爽轉為寒冷的季節裡,他們交往了。


*


「吶,日向,今天要來我家嗎?」影山盯著眼前筆直的柏油路,雙手插在口袋裡,對牽著腳踏車走在他身旁的人發問。
「欸?怎麼突然間?」
「嗯……看看下場比賽對手的錄像,」收在口袋裡的雙手不自覺地握緊,「還有,就是,一起吃晚餐之類的。」
日向側過頭,眨了眨眼睛,有點意外地發現某人似乎是害羞了,「唔、噗,可以呀!」

影山掃了眼暗自竊笑的日向,嘖的一聲。

「你啊……到底有沒有明白呢?」影山咬牙切齒才忍下想按住那顆頭的衝動。
「我知道啦!」日向傻笑著,用那種無辜又彷彿洞悉一切的眼神望向影山,「我們在交往嘛!」
「給我有自覺一點啊!笨蛋。」
關於邀請的,更深層的意義。

「我知道喔。」日向突然間停下腳步,墊起腳尖,在影山臉上留下短暫的親吻,看著對方瞬間呆愣的表情笑出聲。
「你這……混蛋。」

影山恨恨地跨前一步,放棄繼續拘束早就蠢蠢欲動的雙手,將那個總是能擾亂他心緒的傻瓜抓進懷裡。吻落在嘴唇上,停留了比適才的碰觸還要更長的時間。
明明天氣是涼爽的,微風拂過頭髮的輕盈也都能夠感受到,卻從胸膛蔓延開來揮散不去的熱度。

「嗚啊、影山,腳踏車要倒了……」
「……笨蛋。」


*


花費比平常還要稍微久一點的時間才回到家,或許因為後半段的路途兩人都心不在焉的緣故,雖然日向帶著腳踏車無法牽手,但他們的肩膀始終靠在一起,摩擦中升起比夕陽還要炙熱的溫度。
影山住的地方離學校僅有一小段距離,是因為離家遠而暫時借住的小套房,房屋的擁有人屬於他搬到國外的遠房親戚。

「進來吧。」
影山打開玄關的燈,脫下鞋子,「晚餐想吃什麼?」
「白飯拌雞蛋!」

日向歡呼著邊蹬開腳上的鞋邊朝客廳奔去,瞬間形成趴在沙發中央的姿勢,將臉埋進他喜歡的柔軟絨布裡。
「你啊,別每次都吃一樣的東西啦。」影山將兩人的東西放好,回過頭就發現日向攬著抱枕昏昏欲睡的樣子,「喂,別睡,晚點還要看錄像的。」
「呼……」日向翻了個身,慵懶地坐起,舉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那就加上咖哩吧?」

「我會用很快的,別睡著。」
影山走向廚房,途中很順手的壓了壓日向因翻滾而變得凌亂的頭髮。

日向哼哼兩聲,蜷起腳摟著抱枕,緩慢地將電視台轉到體育頻道,正好在轉播一場籃球比賽。
今天正好是星期五,隔天不需要上課,排球的練習也正好輪空,也就是說,明天甚至可以一整天躺在床上度過也無所謂。
「床……啊……」日向將臉埋進被捏皺的抱枕裡,為自己一瞬間的胡思亂想感到害羞惱怒。

電視上的籃球比賽正巧是刺激的時刻,一個漂亮的三分球伴隨著哨聲同時響起。


*


晚餐是咖哩飯加上溫泉蛋,按照日向的喜好,他的蛋弄得特別的生,還把蛋放在白飯那半的上面。
那是還算愉快的用餐時間,兩人的話題圍繞著他們最愛的排球而轉,聊到了快要畢業的三年級,以及猜測未來的學弟部員會是哪種類型。

「我的話,果然還是最喜歡排球了!」日向的手轉著湯匙,另一手撐住了半邊的臉,笑瞇瞇地道:「所以,也最喜歡托球給我的影山了。」
「別在吃飯的時候說這種話啊!」影山瞪著日向,用力將最後一口飯送進嘴哩,咀嚼。其實他更想咬的是對面的人的這種事,絕對絕對不能被發現。

「吶,影山……」日向眨著眼睛,「明天、唔,等一下我來洗碗吧?」
「那是當然的吧?」影山將手環在胸前,盯著對方,「你剛才說明天怎麼了?」
「什麼事都沒有!」解決完晚餐的日向起身,搶過影山的盤子一起拿著跑向廚房,「我去洗碗了。」

「喂!日向!」
慢了一步的影山起身,煩躁地揉了揉頭髮。
明天?
啊啊,明天是周末啊。他的手指落在桌面,恍惚地想著。

影山放緩腳步走向廚房,停在門口看著正努力和碗盤以及洗碗精奮鬥的某人。
「日向,今晚在這裡睡覺吧。」
日向的手一滑,剛洗乾淨的盤子又瞬間掉進蓄滿水的洗碗槽裡,他縮了縮脖子,發出模糊的應和。
「等下記得打電話和你父母親說喔。」
「知道啦。」

「……我先去把錄像整理出來。」
影山用單手摀著臉轉身離去,努力將幾秒前的視線中,日向紅透耳朵的畫面從腦海中揮開。
他走進房間中,將早就記錄好日期和資料的錄像拿在手上,在寂靜的房間裡進行好幾個深呼吸,最後的吐氣伴隨一聲嘆息。

「白癡嗎?到底在害羞什麼啊!」
他們兩個都是。


*


「嗯,總之,就是這樣,今天要在影山家複習功課,明天再回去,」日向仰躺在沙發上,盯著天花板上明亮的燈,用兩隻手握著電話說著:「反正明天是周末啦!嗯……掰掰。」
掛斷電話,日向才感覺鬆了口氣,拍拍自己不知為何發熱的臉頰。明明不過是個報備電話而已,他卻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或許是因為……他們的關係,都還未對雙方父母坦白的緣故吧。
畢竟是男生和男生,這種難以啟齒的情感。卻不知道為什麼,他從未有過後悔的情緒。
日向舉起手遮住刺眼的燈光,另一隻手抓緊了胸前的衣服。

會和影山相遇,經歷那場刻骨銘心的失敗,成為隊友、夥伴、甚至是情人,肯定是早就已經註定的吧。
從一開始,就始終注視著的,特別的人。

「太討厭了啊……」這種感覺像是全盤皆輸的心情。

「日向,別睡著了,起來看錄像吧。」
影山走到沙發旁,拉開日向的手,錯愕地對上日向同樣佈滿吃驚的雙眼。

「原來你沒睡啊,」影山捉著日向的手腕,腦中混亂地想著為何對方的手會如此纖細,卻總是能夠擊出有力的扣殺球,對方毫無防備地仰躺在自己身下的那種姿勢,以及閃躲的雙眼,「日向……」
彼此的距離不知為何越來越近,影山傾身,將日向的手壓在沙發上,吻落在對方緊抿的唇角。日向閉上眼,沒被束縛住的那隻手靠上影山的肩膀。

就算交往以來早已接吻過數次,但每當碰觸時,心跳仍會失序,緊張得比在球場上奔跑時還要劇烈,彷彿懸在半空中那種極度不安定的感受。
日向悄悄地瞇起眼,偷偷望向另一人專注又彆扭的神情,手指攀上對方漆黑的髮尾。

很霸道、很兇,又總是不肯好好說話,還喜歡欺負他,但,卻能專注於獲勝,勇往直前,就連萬分彆扭的接受他的樣子,其實都令人覺得可愛。
其實很喜歡,非常喜歡呀。

日向眨眨眼,故意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影山的嘴唇,看著對方又驚訝又惱怒害羞的神情,忍不住笑了。
當然,他很快地就遭到了報復。

那片原本被影山握在手裡的錄像不知何時跌落到沙發下,卻沒人去將它重新撿起。
空曠的客廳裡,喘息和黏膩曖昧的聲響似乎被無限放大了,宛如回音似地徘迴在耳際,節節升高的溫度讓人燥熱難耐。

「……口渴了。」
「嗯。」
「你好重啊。」
「唔。」

日向側頭,看著環住自己,就這麼趴在身上的人,臉頰可以輕易地感受到對方髮絲拂過的觸覺。日向想了想,將自己的臉埋入對方的肩膀,雙手環上影山的背脊。
寧靜又安穩的,相依相偎的時刻。
「日向……」耳邊帶著溫熱氣息的低語頓了頓,「翔……陽。」

日向顫了顫,不知是因為讓人發癢的吐息,又或者是對方捲在舌頭上的稱呼。
他閉上眼睛,嗅著竄入鼻翼令人安心的味道,淺淺的柑橘香,是影山家浴室裡的沐浴乳氣味。

好熱,明明已經是秋天了啊。





-tbc
覺得爆炸難寫絕對不是錯覺XDDD
這兩人真的是笨蛋閃光情侶那類的!!
每次寫都覺得天哪媽呀怎麼那麼閃快死了QAQ←
總之是以這樣的心情在進行的短篇XD

希望下篇能夠寫到預定的第八個字母劇情~~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