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黑籃][黃黑]吃醋未滿

篇名:吃醋未滿
作者:冰瑚
衍生:黑子的籃球/影子籃球員
配對:黃黑
分級:PG-13
注意:帝光時期妄想,舊作搬運




春季的微風透著花香,他趁著午休時間散步在樹叢間,聽著樹葉磨擦的旋律。

前方突然傳來了說話的聲音,是他所熟知的。他抬頭,從樹間剪影看見了燦爛的太陽顏色。
那個人微微低著頭,金色的碎髮遮住了神情,卻還是聽得見溫柔低沉的嗓音。
「謝謝妳,我真的很開心。」

然後,他才發現了站在那個人身前的少女。少女有著一頭長髮和清秀可愛的樣貌,正低垂著頭,聽著那個人說話。
「但是,真的很抱歉。」

一陣風吹過,讓他瞬間瞇起了眼睛。
原來,他是撞見了一場沒有成功的告白,撞見了本該只屬於少年和少女之間的秘密。這種甜蜜又酸澀的氣氛他從來都不瞭解,有點無措的轉身,他選擇了逃離這個地方。
心情有點微妙的複雜與失落,不知從何而來。



*



中場休息時間。

黑子喘息著走向場外,從長椅上拿起毛巾擦汗,突然,臉頰上碰觸到了冰涼的物體。他迅速的回過頭,沉默的瞪向那個人。
黃瀨頂著大大的笑臉,將手中的水交到黑子手中,順道的揉了揉他的頭髮,讓他把本來想出口的道謝吞了回去。

黑子擰開瓶蓋,一口一口喝著水,邊看著身旁的人。
黃瀨和青峰正互相打趣,綠間將今日的幸運物拿回手中,紫原趁機開了一包餅乾,赤司則一臉無聊的望向球場。

「吶吶,小黑子──你今天好像都沒有傳球給我耶!」黃瀨像是突然想到了,推開青峰擠到了黑子身邊「小黑子,小黑子!等下記得傳球給我呀!」
「吵死了啦!哲,不要傳球給他!」青峰捂著耳朵喊。
黑子放下水瓶,平靜地指著不遠處呼喊的教練道:「練習賽,要繼續了。」

結果,今天的比賽中,黑子還是始終沒有把球傳給黃瀨。
不理會黃瀨裝出的哭臉,黑子平靜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和大家道別後就走了。

青峰偷偷問過他,是不是黃瀨惹他生氣了,他回答不是。
只是……現在不想傳球給黃瀨而已,連他自己都不曉得是為什麼。

生平第一次有著這種微妙的情緒,現在的他好像無法直視黃瀨的雙眼,就只因為他看見了那件事嗎?但是,只要一想到那是黃瀨涼太,就會覺得那種事很正常,並且搞不好每天都會發生。
他是在為那名被拒絕的少女生氣嗎?可是,又感覺不太像。

黑子緩慢的移動著步伐,陷入思考中,渾然不覺身後有人跟著。
擁有一頭金髮的少年看著前方的人,臉上的神情複雜。



*



將冰涼的水拍到臉上,黑子閉上眼睛,感覺令人鬱悶的炎熱減輕了些。

不遠處傳來了說話的聲音,關上水龍頭,黑子用毛巾將臉擦乾,轉身,發現是青峰和黃瀨。因為角度位子的關係,他們並沒有發現黑子。
「小青峰,你知道小黑子為什麼生我的氣嗎?」
「你問我我問誰啊?話說,這種事你不是應該自己清楚的嗎?」

「就是因為不知道嘛……」黃瀨的聲音聽起來非常低落,「都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小黑子以前都不會生這麼久的氣。」
「嘖,不然你去跟哲道歉吧!」
「可是我不曉得我做錯了什麼事……」
「反正先道歉就對了啦!管這麼多!」

黑子轉身離開,沒有驚動還在說話的兩人。
其實,黃瀨真的沒有做錯什麼事。所以就連黑子也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情緒,不想傳球給黃瀨,不想對著他說話,不想理他。
簡直,就像在鬧彆扭一樣。

黑子走進球場,因為低著頭沒注意前方,立刻就撞上了人。黑子抬頭,發現是他的隊長,赤司征十郎。

「對不起。」黑子立刻鞠躬道歉。
赤司哼了一聲,繞開黑子向前走,卻拋下了一句話:「沒想到,我們球隊裡竟然有這麼多個笨蛋啊!」

黑子困惑的歪著頭,思索赤司這句話的意思。



*



黃瀨終於在放學時成功的堵到了黑子,黑子安靜的看著黃瀨氣喘吁吁擋在他面前的樣子,微微皺眉。
「請問,有什麼事嗎?」

「小黑子……陪我一起去吃東西吧?」黃瀨深吸了一口氣後,一口氣說:「我有點事想要和你說。」
黑子找不出可以適當拒絕黃瀨的理由,最後只好妥協,讓他搶過自己的書包,一起走向他最常去的那家速食店。

黃瀨替黑子點了草莓奶昔,自己點了柳橙汁和薯條,兩個人面對面坐著,卻一時找不到可以聊的話題,氣氛頓時有點尷尬。
黑子拿起草莓奶昔緩慢的喝著,有點疑惑為什麼黃瀨會知道他只喝這家店的草莓奶昔。

「那個啊……小黑子!」黃瀨突然彎腰,頭和手貼在桌子上,「不管我做錯什麼了,都非常對不起!請你一定要原諒我!」
黑子嚇了一跳,反應卻只是眨眨眼,「黃瀨君,請抬起頭好嗎?不要這樣子。」
「我不要,除非小黑子原諒我。」

黑子發現周圍已經有些人看過來了,立刻垂下頭,讓頭髮遮住臉。
「黃瀨君,我沒有在生你的氣,但是你如果再不坐好,我就要生氣了。」

聽見黑子說的話,黃瀨馬上慌張的抬起頭,一臉緊張兮兮的委屈樣子看向黑子。
「我沒有在生你的氣,真的。」黑子認真的澄清。

「但是小黑子一整個禮拜都沒有傳球給我了!」黃瀨不滿地抱怨,一邊偷偷看著黑子的表情,「而且也不主動找我說話,說話的時候也不看著我,每次看到我都轉身走開!」
於是黑子開始思考,他以前難道是會主動找黃瀨說話的人嗎?

「小黑子……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了?」黃瀨小心翼翼地問。
「沒有這回事。」
「那……你……」黃瀨一臉手足無措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什麼來接話。

黑子沉默著。

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黃瀨的問題,其實他根本就沒有對黃瀨生氣,只是每次看到黃瀨,就會回想到前幾天的那個場景。腦中會浮現出那個畫面,會看到那名被拒絕的少女,聞到春天蔓延開來的香甜氣息。
他不知道自己的這種情緒應該給予怎樣的稱呼,只是覺得內心深處有點悶,有點複雜和失落,連他自己也不懂得應該怎麼處理。

只要看到黃瀨,這種心情就會更加明顯了。

「小黑子,不要不理我,」黃瀨苦笑著,看向黑子,「小黑子不理我的話,我會很寂寞的。」
「……請不要開這種玩笑。」

「我是認真的!」黃瀨低喊:「我呀,覺得小黑子超厲害的,總是那麼的努力,每天都留下來練習到很晚。小黑子的傳球真的很厲害,是我們球隊不可缺少的球員呀!」
「……謝謝。」

「但是,不只是這樣而已呀!對我來說,」黃瀨垂下頭,金色的碎髮遮住了他的神情,他放緩了語氣,「因為,小黑子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
黑子皺眉,放下手中的草莓奶昔低語:「別開玩笑。」

「不是開玩笑的,」黃瀨急急的解釋,「一開始,我只是覺得小黑子很特別而已,總是安安靜靜的,一開始還以為很弱,但是一起打球之後才發現小黑子真的很厲害,有著我們都學不來的技巧。後來就覺得,小黑子很可愛,真的,比如說喜歡小動物這點,還有,其實很溫柔這點……」
「越和小黑子相處,就會越喜歡上呢!喜歡到,都有點無可自拔了。」黃瀨笑著說。

黑子安靜的聽著,目光停頓在自己的草莓奶昔上,不敢挪動半分。
「所以,如果我真的做錯了什麼事,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不希望小黑子討厭我。」黃瀨在最後說。

黑子眨了眨眼,終於抬起頭,直視著那雙筆直看向自己的眼睛,「我沒有討厭黃瀨君,也沒有在生你的氣。」
「真的嗎?」

「真的,」黑子認真的點頭,想了想,「還有,明天開始會傳球給你的。」
「太好了!我就知道小黑子沒有討厭我!」黃瀨興奮的站起來,俯身抱住了黑子磨蹭。
黑子屏住氣息,手用力的推阻:「黃瀨君,請住手……」



*



隔日的球場恢復到了一個禮拜前的理想樣子,從黃瀨涼太燦爛到刺眼的笑容裡看得出來,不過大概因為他囂張的樣子太過欠揍,赤司征十郎因此給了他一個人多五倍的訓練量。

青峰灌下了一大口水,抹了抹臉,問坐在身旁的黑子:「哲,你之前到底在生他什麼氣?」
「我真的沒有在生氣,為什麼你們都這樣認為?」黑子困惑。
「嘛,因為看起來很像呀!」青峰搔搔頭,「算了,隨便啦!」

他們都不知道,有種看似很像生氣,但其實要更加彆扭的情緒。



*



黃瀨涼太看著遠處聊天正開心的兩個人,獨自吞下辛苦的汗水,雖然他也很想休息,但在身旁自家隊長大人恐怖的眼神下,不敢有絲毫鬆懈。

赤司盯著黃瀨坐伏地挺身的次數,突然開口:「結果呢?」
「啊?」黃瀨愣了愣,還在思考著這句話問的是什麼意思。

「我還以為你趁機跟哲也告白了。」

「啥?哇啊!」黃瀨慌忙的想要解釋,卻突然滑了一下,整個人撲倒在地上。他拍了拍衣服,坐起身,「哈、哈哈……小赤司在說什麼話啊?」
赤司盯著他,半晌後,嘴角勾起微笑:「哼,沒有最好。因為從現在起,籃隊禁止內部成員談戀愛。」

黃瀨呆了呆,哀嚎:「啊?不要呀!為什麼──?」
「哼,再加上五十下伏地挺身。」



-end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