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Turn Back The Clock(4)-(6)

篇名:Turn Back The Clock -時光倒流-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
分級:PG-15






4.
「啊,啊!歡迎尊貴的客人,嗯,兩位應該是要準備去學校就讀的小巫師吧?」Mr.Ollivander穿著灰色的長袍,臉上有點灰塵,看起來像在整理東西,他的模樣比Harry記憶中的年輕很多,「每到這個季節總是特別的忙碌。」
「您好,先生,我們想要買魔杖。」Harry禮貌地說著,慶幸在這裡他只是個平凡人,不用接受特別的眼神洗禮。
「很好,哪位想要先試試呢?」

Harry把正不耐煩的Tom推向前,示意Mr.Ollivander先替Tom找屬於他的魔杖。
接下來的時間異常漫長,Harry看著Tom試過一隻又一隻的魔杖,不是毫無反應,就是引發一場小災難。Mr.Ollivander看起來似乎有點懊惱,他在櫃台後轉了許久,掏出一個陳舊的盒子對Tom招手:「好了孩子,試試這個!」

Harry看著他掏出的那隻魔杖,眨了眨眼,那是他記憶中那位Dark Lord擁有的魔杖外型沒有錯。
Tom接過了那隻魔杖,瞇起了眼睛,手腕優雅地揮動,帶出了絢爛美麗的青綠色火花,似乎隱約還有鳳凰的啼鳴。
「是的!我怎麼沒有想到呢?紫杉木和鳳凰尾羽,絕妙的組合!」

Harry原本以為Mr.Ollivander會再說出一些什麼驚人的話,卻發現他轉向自己,開始為自己找尋魔杖。
Harry看著剛才和Tom的魔杖一起拿出來的另一個盒子,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映入眼睛的是讓他熟悉無比的魔杖,每一個角度跟紋路都令他感到無比懷念。Harry沒有等待Mr.Ollivander轉過身,自己拿起了那隻魔杖。
一陣溫熱的潮流傳遍全身,Harry揚起手,帶動了空氣中的火花,發出了一串燦爛的金紅色光點。冬青木和鳳凰尾羽,十三吋,這就是他的魔杖沒錯。

Mr.Ollivander吃驚於Harry的舉動,卻也很高興這個孩子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魔杖。在Harry和Tom付出了十四個Galleon買下魔杖後,Mr.Ollivander瞇起了眼睛,發出嘖嘖的讚嘆聲。
「這真是奇妙,你們兩位顯然會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紫杉木和鳳凰尾羽,冬青木和鳳凰尾羽。是的,你們魔杖裡的鳳凰尾羽來自同一隻鳳凰,恰恰只做成了兩隻兄弟魔杖。」

Harry心裡一動,看向了Tom,卻發現Tom也正望著自己。
Harry的手指動了動,勾住了Tom的一片衣角。Tom沉默著,將被拉皺的衣角抽回,改拿自己的手代替。
Harry忍不住笑了。


*


第一站就經歷Ollivanders顯然為他們帶來了足夠的疲憊感,接下來他們迅速的去了Flourish and Blott書店買齊學期會用到的課本,並且在路邊一家長袍店買了替換的校服,這個時期還沒有Madam Malkin’s Robes for all Occasions,雖然Harry一點也不想念那些頑皮的皮尺。
他們又補充了一些魔法道具,像是黃銅天平和大釜,因為一年級新生不能飛天掃帚,所以Harry和Tom直接略過了展示掃帚的店,雖然Harry的確一兩次不小心將渴望的眼神飄過去。

Harry和Tom停在寵物店前猶豫不決,Harry想要一隻貓頭鷹,但是他想念的卻是自己的Hedwig,他不想要另外一隻貓頭鷹來代替Hedwig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Tom想要養蛇,但是店裡的蛇顯然並不合心意,不是太過溫馴就是病懨懨的樣子。
Harry在店裡繞來繞去,最後決定養一隻貓,因為他想到Hermione忠心的Crookshanks。Harry最後挑了一隻黑色的小貓,只有腹部和腳掌是白色,十分可愛討喜,Harry決定叫他snowflake。
Tom挑眉看著Harry選的動物,對他馬上和貓咪玩在一起的親暱不屑一顧,他又看了一遍,勉強選了一隻雕鴞,取名Erebus。

Harry和Tom遵守約定,在Florean Fortescue’s Ice-Cream Parlour找到了Dumbledore,並且驚恐地看著他正在吃據說是第四球冰淇淋,之後Dumbledore請客,讓他們各自挑選自己喜歡的冰淇淋口味。

Dumbledore帶著他們回到孤兒院,在單獨和Kohl女士交談後,就帶著微笑離去了。Harry回憶中的那一幕顯然並沒有發生,他雖然困惑,但是並沒有去思考太多,一整天的購物讓他的精神和腳都同樣疲憊。
Tom也很累,但是第一次接觸到魔法世界的他還是很興奮,他拿著剛買到的課本愛不釋手的看著,直到Harry受不了要他把燈關上才終於作罷。

「Harry Potter。」Tom低喃。
Harry翻了個身,費了很大的力勁才發出模糊的咕噥:「做什麼?」
Tom閉上眼睛,臉埋在枕頭裡,嘴角扯開了淺淡的微笑。


*


剩下的幾天過得很快,轉眼間到了九月一日,Harry和Tom拖著原本就不多的行李告別孤兒院,Kohl女士在門口板著臉目送他們離去。

Harry和Tom來到了King’s Cross Station的時間很早,這次Harry已經知道要怎麼搭上火車了,他和Tom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閃進了九號月台和十號月台中間,當他們抬起頭,頭頂上的站牌已經換成了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猩紅色的Hogwarts Express還未發車,因為Tom的催促,他們整整早到了半個小時。兩人扛著行李走上火車,這個時間的人還不多,他們很容易就找到一間舒適空曠的包廂。
Harry帶著懷念的神情撫摸著包廂裡的坐墊,感慨這坐墊應該是施了甚麼咒語,居然過了五十年都還是維持著一模一樣的顏色。

Tom又拿出他的課本翻閱,Harry瞥了一眼,書名叫《Explore the mysterious Dark Arts》,是他們黑魔法防禦術將會用到的課本。這些課本和Harry當初學的都不一樣,更艱深晦澀,卻也擁有更豐富的知識,唯一Harry曾經看過的書就是《Hogwarts ,A History》,這本書仍然非常的厚,但是Harry學聰明了,這次他知道要把這本Hogwarts工具書帶在身上,畢竟這個時代並沒有移動圖書館Hermione Granger不是嗎?

越來越多的學生進來,通常看見包廂裡有人了就會略過他們,Tom拿出魔杖試著揮舞幾個咒語,Harry微笑的看著,並沒有出聲指點。
「Harry,你的眼鏡。」Tom朝Harry伸出手。
Harry不情願地摘下眼鏡,失去視力的他只能瞇著眼睛勉強看見Tom的動作,Tom正對著Harry的眼鏡試用變形咒語,第三次終於成功將它變成一個菸斗。
「挺好的!」Harry瞇著眼接過那個菸斗,「但是我想我需要的是眼鏡。」

Tom回給他一個假笑,Harry聳聳肩,只好掏出自己的魔杖,他故意試了五次才將它變回來。

「你知道,既然你有辦法將它變回眼鏡,不如把它變得好看一點。」
「噢,得了!」Harry翻了個白眼,戴回自己心愛的眼鏡。他恨死做個瞎子了。
Tom挑眉笑:「我是說真的,雖然你不戴眼鏡比較好看。」
Harry懶得理他,把自己埋進《Hogwarts ,A History》裡,遮住自己紅紅的耳朵。Tom繼續拿魔杖試咒語,他對包廂門施了個隔音咒,讓外面吵雜的聲音不會傳進來,又施了個清潔咒,掃除地板上的灰塵。

汽笛鳴響,火車開始移動。
Harry看著窗外的景色,沒多久就感到睡意朦朧。他從行李中掏出斗篷披在身上,因為包廂裡沒有別人,所以他開心地佔了一整排的座位躺下來睡覺。
「Tom,快到了再叫醒我換校服。」
Tom挑眉,看著舒服翻身的Harry,順手一個驅逐咒下在門上。

似乎是Tom的咒語奏效了,一直到抵達學校前,都沒有其他人進來他們的包廂過,Harry睡到臉上都有皺褶了,被Tom取笑很久。

鑰匙管理人Ogg帶著一年級新生划船穿過大湖進入Hogwarts,一年級的小蘿蔔們看著Hogwarts壯闊的景色都發出了驚嘆聲,他們隨著在入口帶領新生的Dumbledore一起進入學校,並且在走到一半時被幽靈穿過而驚叫連連。
「這裡真是神奇!」就連Tom也忍不住有了屬於他這個年紀應有的反應,興奮的兩眼閃爍。
數萬根蠟燭漂浮在大廳上,天花板被施了魔咒可以看見外面的星空,四張大長桌分別布置了四種顏色,學生們交頭接耳的歡笑聊天,看著他們這群緊張的新生。

Dumbledore開始一番演講,關於分院儀式的,最後他拿出了一張椅子和看起來仍舊髒兮兮的分類帽放在大廳中央。沒多久,那頂帽子開始唱起歌來,傳訟四個學院的特質。
等到分類帽唱完,Dumbledore才拿出一卷長到拖地的羊皮紙開始點名。

「Harry,你覺得你會到哪個院?」Tom瞇眼起,小聲問。
Harry自己也很疑惑這個問題,他想,最有可能的當然是Gryffindor,但是他仍然記得他上輩子差一點就被分到Slytherin去了。他知道Tom被分到Slytherin的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畢竟Tom有著Slytherin的血統不可辯駁,如此一來,Harry就不希望被分到Gryffindor了,他不想因此和Tom成為敵人。
「我也不曉得。」Harry皺起眉,嘆氣。還要再經歷一次分院儀式,簡直讓他的胃開始絞痛,他想,他永遠都不會喜歡這個時刻。

Tom看了Harry一眼,扳開他開始虐待自己右手的左手,安慰性質的捏了捏。
「Newt‧Scamander!」
「Ravenclaw!」
「Harry‧Potter!」

Harry顫抖了一下,僵硬地被Tom推向前,第二次走向那頂分類帽。他小心翼翼地坐下,拿起那頂帽子戴到頭上。

「啊──哈!」細細的聲音在Harry耳邊響起,「一個困難的孩子,非常困難。心地不壞,有足夠的勇氣,同時還有點小聰明,哦──是的,我看到了你有著強烈的目標,Slytherin會很適合你的……但是,低調?好吧,既然你堅持。孩子,看來你只有一個地方能去了──Hufflepuff!」
Harry維持著驚嚇的呆滯神情直到他坐在那個掛著黃色布幔的位子上,旁邊的人正在給予他熱情的掌聲,其中一位學長甚至拍了拍他的肩。

Harry呆呆地看向Tom,卻發現他正扯開嘴角,用口型給他傳話:『毫不意外。』
等Harry明白Tom的意思,立刻翻著白眼對他齜牙咧嘴的做出鬼臉。

「Tom‧Riddle!」
Harry看著Tom穩穩地走向前,臉上充滿自信──或者其實是面無表情?他戴起了那頂帽子,Harry屏息望著這幅景象,三秒過後,分類帽大喊出聲。

「──Ravenclaw!」

Harry被自己的口水哽住,拚命地咳嗽著,他懷疑他有了幻聽──哦!或是幻覺?他甚至看到了Ravenclaw的學生們在歡迎Tom Riddle!這個世界肯定瘋了,該死Merlin的蕾絲襪!
Tom坐上Ravenclaw的座位,挑眉看的Harry明顯神遊天外的臉色。好吧,他對於Harry這樣呆的人會被分到Hufflepuff並不意外,甚至有著果然如此的想法。

Dumbledore重新站起來,說了一些關於新生須知的禁止事項,並且提醒大家二樓轉角的男廁目前是壞掉的無法使用,最後他大喊了幾句話,長桌上立刻出現豐富的大餐,晚宴開始。
Harry吃到再也無法塞進任何一塊蛋糕或一口南瓜汁了,才終於放下刀叉。在孤兒院的日子待久了,讓他格外懷念Hogwarts的餐點,感謝美好的House Elves。
看大家都差不多結束用餐了,二年級的級長立刻召集一年級新生,準備帶他們離去,Harry在臨走前轉向Ravenclaw,安心地看見Tom回望的樣子。Harry向他招手晚安。

Hufflepuff的寢室在廚房的右手邊,堆了木桶的地方,二年級的級長拿著魔杖敲擊著木桶邊唱著Helga Hufflepuff的旋律,唱完後,入口打開了。
「通關密語要配合唱歌和敲擊的旋律才進得去寢室,大家記住囉!要是敲錯了位置或是記錯旋律就會被浸到醋桶裡面。忘記通關密語的話就找別人幫忙或等待有人出來。」那位級長說完後又再次示範了一遍。

他們順著木桶爬進去,進入了Hufflepuff交誼廳,眼前頓時一亮。交誼廳是圓形的,擺滿了看起來肥大舒適的黃色扶手椅,圍牆上種了花花草草,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可以從圓形的窗戶看到窗外搖曳的花草和蒲公英。交誼廳的爐火非常溫暖舒適,Harry甚至覺得可以聞到泥土的清新與芬芳。
「一年級新生,Hufflepuff歡迎你們!」


*


Harry一大早就被Snowflake吵醒,臉上還沾著她的口水。Hufflepuff的寢室四人一間,昨天大家都已經自我介紹過了。長得最高最壯,有一頭棕色頭髮的男孩叫Argus Monte,溫和有禮的金髮男孩名叫Galen Irvin,最後一位室友總是讓Harry聯想到他曾經的好友Neville,叫做Walton Travis。
「Harry,你還記得我們第一堂課是什麼嗎?」正在慌亂整理自己書包的Walton問。
「我記得是變形學,」Harry微笑,「你手上拿的是黑魔法防禦術的課本,我們明天才會上到。」
「噢噢!天哪……」Walton發出一陣痛苦的呻吟。

等Harry終於來到大廳用早餐時,Tom已經快要吃完他的那份了。Harry瞥見Tom挑眉看他的神色,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微笑。
雖然Tom進哪個學院Harry其實都不在意,但是Ravenclaw對待同學的態度明顯比Slytherin有禮貌多了,Harry很高興Hufflepuff的課大多都和Ravenclaw排在一起。
雖然,他還是沒有明白為什麼本該去Slytherin的Dark Lord跑到Ravenclaw去了?

變形學的課是由Dumbledore教授的,他笑吟吟的看著學生們入座,Harry趁機坐到Tom身邊,捏了捏他的手臂。
「Tom,你怎麼會進Ravenclaw?」Harry悄聲問,他實在是對這個問題非常的疑惑。
「可能因為我比某個人還要富有智慧?」
Tom扯開一抹微笑,讓Harry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才不是因為不夠聰明才進Hufflepuff的好不好!

Tom撐著臉,低笑:「我開玩笑的,晚點再告訴你,Dumbledore教授看過來了。」
Harry連忙正襟危坐的認真上課,躲過了Dumbledore充滿興味的眼神。

Tom的確不愧為一個Ravenclaw,他的筆記條理分明而且重點都非常清楚,Harry有時沒抄到黑板上的文字,都會選擇轉頭看Tom的。對於Harry投機取巧的行為,Tom明顯懶得計較,只是以此做為藉口,更有力的嘲笑Harry。

他們的第二堂課是藥草學,由看起來還很年輕的Sprout教授上課,同時她也擔任Hufflepuff的院長。Tom拉著Harry落在溫室的最後面,假裝觀察那一叢叢正在跳舞的植物。

「其實分類帽本來在考慮要將我分到Slytherin還是Ravenclaw,」Tom伸出手指,讓植物的觸鬚纏上來,瞥見Harry一臉緊張的模樣,忍不住笑了笑,「我覺得兩個學院都相當不錯,Slytherin能夠讓我走向輝煌,Ravenclaw能讓我理解真理。」
「那你……」Harry困惑地眨眼。
「嗯,我想,大概因為此刻的我求知若渴吧!」Tom揉了揉Harry的那頭亂髮,將它弄得更亂,最後讓Harry不滿地拍掉了。

Tom沒有說出口的是,此刻的他已經沒有了強烈追求那種虛幻權力的欲望,他只想要弄懂一個人,想要知道那個突然之間來到自己身邊,曾經莫名疏離,卻又開始對自己莫名要好的人。Tom完全不能理解那個人,就算他自己沒有發現,Tom也知道他一點也不普通,他就像是把自己隱藏在洞裡的小動物,給予自己緩慢又羞怯的溫暖碰觸。
而那樣的溫暖,開始令他想要擁入懷中。

5.
這個時代的魔藥學教授是Slughorn,而不是那個令Harry畏懼又惱怒的Snape教授,讓Harry的魔藥學成績提高很多。更何況Harry在分組的時候聰明的站到了Tom身邊,有這個和Hermione不相上下的活動圖書館,他最起碼也可以在成績上拿到個E。
Slughorn教授顯然對Tom很有好感,現在的Tom雖然只有一年級,但是已經展現出了許多在魔法上的天分,當然也包括了魔藥學。

下課的時候,Slughorn留下了Tom,Harry大概知道他們會說些什麼,於是走到教室外面等著。

在Harry數到牆角的第四隻蜘蛛時,Tom帶著微妙的神情走出教室,Harry用眼神詢問,但Tom只是拉著他的手走了。
「下一堂課是天文學,Tom,你走錯方向了。」Harry終於忍不住提醒。

Tom直到中午才告訴Harry發生了什麼事,雖然並未出乎Harry的預料之外。Slughorn邀請Tom加入Slughorn俱樂部,這代表他認同了Tom的實力。
「他問了我的身世,Harry。」Tom的眼光閃爍,「在他知道我是個孤兒後,態度瞬間就沒有那麼熱絡了。」

Harry看著Tom明顯有些低落暗沉的情緒,歪著頭,拍拍他的肩膀:「孤兒有什麼關係?我也是個孤兒,Tom,你有足夠的能力可以證明給他看你是個優秀的Ravenclaw。當然,是用正確的方式。」
Tom盯著Harry,直到Harry覺得不對勁的摸摸自己,才移開了視線。
「你說的對,我有能力證明自己。」


*


Tom在接下來的課程裡表現越來越好,甚至讓黑魔法防禦術的Merrythought教授給他加了十五分,因為他成功的使用Expelliarmus打掉一位Hufflepuff的魔杖。Harry的魔咒射歪了,讓一個Ravenclaw女學生的袍子一度燒了起來。

某天,當Harry照常帶著天文學的功課到圖書館做的時候,意外發現周遭多了幾位女孩子,Harry搔搔頭,聳聳肩,繼續畫自己的星象圖。
沒多久Tom就帶著一綑書來了,它給書本施了減輕重量的魔咒,毫不費力並且攜帶方便。
「星象圖?」Tom挑眉。
「我總是弄不清到底哪顆星星在東方」Harry咬著羽毛筆煩躁地低喃,另一隻空閒的手正狠狠蹂躪著自己本來就已經夠亂的黑髮。

Tom放下自己的課本,從裡面掏出一張羊皮紙,那是他已經做好的天文學作業。
「借你參考,但不准抄襲。」
「Tom你真好。」Harry笑咧咧的接過羊皮紙。

「明天有飛行課,你不想去練習?」Tom拿出自己的作業開始謄寫,「我聽說一年級的Hufflepuff特地去借了幾根掃帚,為了防止明天的課出醜。」
「嗯哼!」Harry開心地在羊皮紙上標完土星的運轉周期,瞇起眼微笑:「你會知道的。」

Tom的確在隔天知道了,原來Harry最擅長的是飛行課,當哨音吹響,Harry的掃帚飛得最快最穩也最高,彷彿連呼吸都和空氣融合在一起般自然。
「令人驚異。」Tom飛到Harry身邊,給了他一個勉強的稱讚。
Harry得意的笑,他才不在乎Tom怎麼說。他熱愛飛行就像海豚擅長跳水,那種高空中的俯視總是會讓他忘記每件令人心煩的事,天知道他有多麼想念飛天掃帚。

「來比賽?」Tom挑眉。雖然今天是他的第一次飛行,但飛得卻相當不錯。
「你會輸的。」Harry難得的給予回應。
「賭注?」
「我接受。」
「輸的人要答應贏的人一個要求,」Tom勾起嘴角,「不包括任何傷害別人的事。」

Harry知道Tom了解自己的底線,他點點頭。他們以禁忌森林最外圍的那顆榛樹作為目標,繞一圈後飛回原地。一個Hufflepuff的學生自願成為裁判,兩個人聽著三、二、一的指令,開始向前衝刺。
Harry緊貼著掃帚,壓低了自己的身體,他清楚怎樣的姿勢可以最舒適最快速,繞過榛樹時他瞥見Tom和自己併行。Harry有些訝異,他提高了自己的速度,所有的聲音都化作呼嘯的風,他的心跳在飛躍。

Harry贏了,但是Tom也沒有落後很多,他們開心地在天空中擊掌,笑容閃閃發亮。


*


Harry漸漸愛上了Hufflepuff這個學院,不同於Gryffindor交誼廳的熱鬧,Hufflepuff的交誼廳洋溢著家的溫馨味道,溫暖舒適。交誼廳裡的人通常安靜地做自己的事,或者和朋友成群地聊天玩耍,但是並不會像Gryffindor發出那種要將天花板掀起來似的喧鬧。
Harry慵懶地靠在扶手椅上看書,這是他去圖書館借的跟黑魔法防禦術有關的書籍。雖然他這輩子到了Hufflepuff,但他總覺得自己比以前認真唸書了,可能因為他不再是救世主,不需要去應付別人的眼神,也沒有了那些特殊的優待和注目。

好吧,Harry現在可以理解為什麼分類帽把自己分到了Hufflepuff,他已經失去了Gryffindor那種冒險犯難的追求刺激精神,他現在只想守住自己的一方園地,保護好他所在乎的事物就足夠了。

Argus和Galen爭執著走進交誼廳,來到Harry面前,一左一右的抱胸站著,互相瞪視。
「你們是怎麼了?」Harry用不可思議的神情放下手中的書,詢問。

「Argus想要去追一個Ravenclaw的女孩,剛剛去告白了。」Galen翻著白眼,搖搖頭。
「結果呢?」Harry挑眉。
Argus沮喪地垂下頭:「噢!她居然說她已經有喜歡的男孩了,就是那個誰……」
「Tom Riddle。」Galen補充。
Argus握拳,神情激動地喊:「對!就是他!所以我剛剛想要去找他決鬥的,結果被Galen阻止了。Harry你說,我們應該要為愛奮鬥的不是嗎?」

Harry學著Galen翻白眼:「我以為你記得我和Tom是朋友?」
「這並不能阻礙我為愛情而戰鬥!」Argus瞪大眼喊著。
Harry和Galen無奈地對視,對眼前的情況難以應付。最後Harry還是被Argus拖去了Ravenclaw的交誼廳前,Harry請某位同學進去叫Tom出來。

Tom在理解情況後,接受了Argus的挑戰,但是他補充:「就算我贏了,也不代表我就樂意接受那個女孩子了,請諒解。」
Argus對Tom這種類似自負的話氣憤異常,拉著Harry和Galen陪他練習。
決鬥的時間訂在周五的午夜,在占星塔上,他們要躲過教師們的眼線夜遊並且決鬥,Harry怎麼想都覺得眼前的一幕似曾相似。看來不管在哪個學院都還是會發生這種青春期賀爾蒙過盛的狀況。這次的Harry沒有隱形斗篷罩著,對夜遊這件事有點不安,這輩子他應該個安分的Hufflepuff才是,怎麼又莫名其妙地捲入了這種事?

好不容易熬到入夜,Argus拉著Galen和Harry悄悄溜出寢室,在夜色的掩護下彎著腰來到了占星塔。Tom站在占星塔上背對著他們,一瞬間讓Harry覺得那樣的背影好孤單。
Tom轉過身面對他們,手上拿著魔杖,他已經準備好了。

這次的決鬥出奇地順利,沒有被教授和管理員給發現。Tom和Argus互相發射了幾個咒語,但是因為他們都還只是一年級,施的咒語都還很簡單。Argus的魔法並不差,但是Tom明顯比他要好得多。
最後Tom用Wingardium Leviosa讓Argus飄在空中,再用Expelliarmus打掉了他的魔杖,贏得了這場決鬥。Tom把沮喪到說不出話來的Argus放下,轉身走向Harry。

「我以為你應該會待在寢室的,小Hufflepuff。」
「我想大概是因為我也好奇結果吧!」Harry聳聳肩,在內心說了才怪,用腳趾頭想也知道Tom會贏。
Tom笑了笑,揉亂了Harry的頭髮,Harry對這個Tom最近養成的習慣非常不滿,拍開了他的手。

「我們回去,太晚會被教授們抓到。」
「現在早就已經夠晚了。」Harry翻白眼,但是他也贊同Tom的話。
沒義氣地把另外兩個人拋在身後──天知道Argus還要多久才會從呆滯狀態中恢復──Harry和Tom離開了占星塔,走向廚房,因為他們肚子餓了。

「你知道要怎麼進廚房?」
「要知道,Hufflepuff的寢室就建在廚房旁邊。」Harry咧嘴笑,找到那幅靜物畫,對著梨子搔搔癢,那顆梨子跟著畫一起跳開,露出了後面的廚房……和一群眨著大眼的House Elves。
Tom驚嘆的看著House Elves開心尖叫著準備食物,對那些小生物殷勤的態度難以適應,Harry甚至好笑的發現Tom尷尬地推開了他不喜歡的胡蘿蔔粥,接著那個House Elves就萎靡的縮去一旁了。

「真是奇妙的生物。」Tom笑了。
「哦!是的,House Elves對人類很友善。」Harry微笑著接過了鮪魚青醬三明治咬了一口,味道還不錯。

Tom最後扭曲著臉把一口蘿蔔粥放進嘴裡,讓那隻House Elves感動到嚎啕大哭,因為Tom的表情實在太過令人印象深刻,讓Harry趴在餐桌上笑到直不起腰,被Tom瞪了好幾眼。
他們直到很晚才離開廚房,Hufflepuff的寢室就在隔壁,但是Ravenclaw的寢室卻有一大段距離。Tom確定看著睡眼惺忪的Harry爬進木桶後才離去。

第二天Harry遲到了,幸好第一堂課是魔法史,Binns教授這時候已經是個只會嘮嘮叨叨講課的幽靈了,讓Harry幸運的躲過一劫。


*


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在占星塔事件之後,Argus和Galen就把Tom當成了自己的朋友,就算Tom還是一臉微笑疏離的樣子。Harry對這種情況舉雙手表示贊同,雖然他不記得上輩子的Tom到底有沒有朋友,但是不妨礙這輩子多交幾個不是嗎?
於是圖書館的讀書小組又多了幾個人,除了例行的Harry和Tom,又多了兩個Hufflepuff,最後連Walton也加入了,這讓Harry忍不住感嘆起這輩子自己的認真。

「別分心,」Tom用羽毛筆敲了Harry的頭,「是你說要我幫你看魔藥學的作業的。」
「噢!好嘛……」Harry摸摸頭,趴在桌子上哀怨地嘆氣。怎麼Tom就這麼愛對他的頭下手呢?
身為Ravenclaw的Tom Riddle,現在已經是年級第一名了,當然只有Harry知道,Tom的課本早就已經看到三年級去了,就連Hermione也沒有這麼誇張。

Walton呻吟一聲放下課本,表示已經瀕臨死亡狀態,Galen也放下書休息。
Argus從作業中抬起頭,鼻頭上沾了一點黑色的墨水,突然興奮地說到:「嘿!你們知道再過兩個禮拜就是萬聖節了嗎?」
「還久得很。」Tom聳聳肩。

「別這麼說,這次的萬聖節聽說會很有趣!」Argus激動地揮舞雙手,「聽說會辦化妝晚會!」
Galen懶懶地說:「晚會只有三年級以上可以參加。」
Argus馬上洩氣了,哭喪著臉趴在桌上,Walton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
「不過,只要能被三年級的邀去當舞伴,就能進舞會了。」Galen勾起嘴角。
Argus眼睛一亮,卻又滿臉糾結的樣子:「我覺得我不會被邀請……」
「難得你還有自知之明。」Galen得意地說笑,閃過Argus丟過來的墨水瓶。

Harry看看Tom,意外地發現他對這個話題似乎完全沒有興趣。Tom發現Harry奇怪的視線,於是挑眉回望。好吧,Harry以為Tom會對這種能夠擴展社交範圍的活動感興趣的。
「你不想去嗎?」Harry歪著頭問。
「不是很有興趣。」Tom完成了他的變形學論文,收進書包裡,拿出了一本課外讀物開始閱讀。

Harry羨慕嫉妒Tom完成作業的速度,他才剛完成了藥草學的作業而已……然後Tom再次敲敲他的頭,提醒他繼續完成作業。

就在Harry鬱悶的趴下來和魔藥學論文奮鬥時,在他們隔壁桌的兩個女孩子走過來了。
「你們好……請問,可以打擾嗎?」其中一個留著褐色波浪捲髮的女孩緊張地問,手指捏著自己的長袍。
Tom闔上書本,露出禮貌的微笑:「有什麼問題嗎?」

「那個……我……」在Tom的注視下,褐髮女孩的臉越來越紅,根本無法完成句子,只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身旁的另一個紅髮女孩。
「她想說的是,可不可以邀請你作為萬聖節晚會的舞伴?」紅髮女孩無奈地替她接完話。
「我?」Tom挑眉。
「是、是的!」褐髮的女孩終於鼓起勇氣說出完整的話,但接著臉又更紅了。

Tom垂下頭思考了兩秒,再次抬起頭的時候臉上露出感到抱歉的微笑:「對不起,但是我對萬聖節晚會沒什麼興趣。畢竟你看,我的朋友們都沒有辦法去,這樣我在晚會上可能會覺得孤單。」
褐髮女孩眨眨眼,一臉看起來要哭的樣子,紅髮女孩靈機一動,眼神轉了一圈,指著Harry說:「那麼,假如我邀請他一起去晚會,你就會去囉?」
Tom看著面露驚恐的Harry,露出在他眼裡堪稱是不懷好意的溫柔微笑:「既然如此,我會去的。」

Argus和Galen小聲哀嚎了一聲,為了紅髮女孩沒有選擇他們,那名叫作Larissa的紅髮女孩爽朗地笑著說,那是因為Harry看起來最不會糾纏人。
褐髮的女孩Kathy紅著臉和Tom約時間,最後紅著臉拖著Larissa飛奔離去。Harry苦著臉趴在桌上呻吟,這舉動被Argus和Galen深深唾棄。

「Harry,被女生邀請就要心存感激了知道嗎?」Argus一臉沉痛地教訓他。
「我又不會跳舞,」Harry頓了頓,補充:「而且Tom也不會。」
但是一年級並不會特別教導社交舞,因此這方面Argus和Galen都幫不上忙,就在大家煩惱地皺起眉思索時,Walton弱弱地舉起了手。
「那個……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會一點點社交舞?」

眾人的眼神驚異地看向他,Walton不好意思地搔搔臉:「因為我家是巫師家族,父母親有叮嚀我要學。」
Harry呻吟一聲,感覺萬分痛苦地把自己埋進書堆。
他真的不會也一點都不想跳舞啊啊啊啊!


*


於是日常的生活中除了讀書以外,又多了一樣跳舞的練習。雖然Walton平時看起來很好說話,當起老師卻非常嚴厲,從邀請的禮儀到開舞到結束的禮儀全都教了。因為他們身邊沒有女性朋友可以練習,所以只能讓Tom和Harry當舞伴,輪流著跳女步。
在Harry第十一次踩到Tom的腳後,Tom終於忍無可忍的停下來了,就連Walton也表示看不下去的跑去廚房偷閒。Harry沮喪的垂著頭,讓原本腳痛到滿腔怒火的Tom頓時無處可發。

Tom嘆氣:「好吧,換我當男的領舞,你先休息。」
「休息的話應該就不要跳了吧……」Harry低聲不滿地嘟囔。
「你說什麼?」Tom低沉的嗓音和瞇起的雙眼,瞬間讓Harry挺起腰,乖乖的把手放到Tom的肩膀上。Tom哼了聲,扶住Harry的腰。

旁邊是施過魔法的收音機,正在放著華爾滋的旋律。Tom踏出了第一步,讓Harry跟著他的節奏走。
Harry一直緊張的低頭注意自己的腳,因為身高差,讓Tom相對看著Harry的頭頂,甚至數出了他到底有幾個髮旋。看著Harry這麼謹慎戒備的樣子,讓Tom實在很想笑。

「Harry。」
「什麼?」Harry依舊緊盯著地板。
「我想到你不會踩到別人的方法了。」
「真的嗎?」Harry馬上抬起頭,用找到救世主的眼神看著Tom。
「只要你別領舞就好了,很簡單的。」Tom聳聳肩,嘴角掛著笑,「你瞧,過了十分鐘了,你都沒有踩到我。」

於是Harry無言的瞪他。他就是不想……再這麼窩囊的跳舞了!他上輩子唯一經歷過的那場噩夢也是女方在領舞的啊!這簡直完全是他的痛處了。

「或者,偷偷給自己施漂浮咒?」
「然後跳舞跳到飛起來?」Harry翻白眼。
Tom側著頭,露出微笑:「其實,這個方法很不錯不是嗎?這樣你和那個紅髮女孩一起跳舞才不會顯得奇怪。」
「她叫Larissa!」Harry皺眉,納悶地問:「為什麼會奇怪?」
「據我目測,那個女孩大概只比我矮了三公分……」

「你說什麼!?」Harry踉蹌了一步,被Tom穩穩的扶住了。
「等於,比你高了很多。」Tom的笑容更溫和也更讓Harry覺得欠揍了。
Harry忍不住想像了一下那會是怎樣的畫面,發出了瀕死的呻吟。Tom笑了笑,繼續拉著恍神的Harry跳舞。等到Walton補充完體力回來,還稱讚了他們兩句,只可惜Harry跳的仍然是女步。

這幾天的假日,Harry和Tom對巫師郵購研究了一番,Galen建議他們的禮服可以從雜誌上買,這些神奇的雜誌只要施咒就可以讓模特兒的臉變成自己的,省下了去店裡面挑選的功夫。
Harry在Tom的堅持下選了墨綠色的禮服,袖口和衣襬處有著銀色編織;Tom自己選了低調的銀灰色袍子,白色的線在領口織出繁複華麗的線條,雖然這見禮袍的整體顏色低調,但Tom硬是將它穿出優雅的貴族氣派,重點是,這兩件衣服都太不貴。

「我以為你曾經說過你對萬聖節晚會一點都沒興趣?」Harry在成功躲過Tom對他頭髮躍躍欲試的改造後,終於忍不住瞪著他大喊。
Tom撐著下巴,手中拿著《滑順美麗百分百》洗髮劑看著他微笑,「顯然,現在它變得有趣了不是嗎?」

6.
就算Harry每天晚上都對Merlin虔誠祈禱萬聖節晚會不要來臨,但是顯然Merlin因為太過忙碌而聽不到Harry的請求,他們最終還是迎來那個充滿南瓜的日子。
Hogwarts大廳的裝飾變成了萬聖節的氣氛,蠟燭被南瓜燈替代,飄浮在學生頭上,裝飾的布幔換成橘黑交雜的色彩,所有城堡裡的盔甲都被戴上了傑克南瓜頭,樓梯的扶手上裝飾著蜘蛛和蜘蛛網,這讓Harry不禁想幸好Ron現在不在這裡,否則大概會躲在寢室不敢出門。

Harry充滿怨氣的坐在Hufflepuff交誼廳裡看著Tom幫他的服裝加上惡魔翅膀,他自己的則是天使的。Harry覺得應該要倒過來,雖然他也不想稱自己是天使,但是Tom很明顯具有惡魔的特質!
Harry最後戴上了裝飾著惡魔翅膀的黑色面具,遮住上半部的臉,只露出那雙碧綠的眼。Tom也戴上裝飾羽毛翅膀的面具,兩個人到了約定的地點──Gryffindor交誼廳前等候他們的女伴。

一位Gryffindor的女同學看他們在那裡站了很久,疑惑地走到他們面前:「你們是在這裡等女伴嗎?不然低年級是不能參加晚會的。」
「是的,我們在等Larissa和Kathy。」Harry乖乖地回答。
那位女同學點點頭走開,不再對他們關注,Harry疑惑地望著她的背影,總覺得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她是二年級成績第一名的Gryffindor學生,Minerva McGonagall。」Tom瞇起眼睛。

Harry差點被口水噎到,噢噢!他看到了McGonagall教授年輕的樣子,天哪!

等了很久,他們的女伴終於走出Gryffindor交誼廳,Kathy穿著白色蓬蓬裙,頭髮很優雅的盤在頭上,臉上戴著白色的面具,雖然看起來還是很害羞的樣子,但卻終於鼓起勇氣挽起Tom的手。Larissa穿了紅色的禮服,帶著火焰形狀的面具,在穿上高跟鞋後整整比Harry高出了半顆頭,但是她顯然一點也不在意,輕快地拉著Harry跟上前面兩人。

大廳的門左右兩邊各掛了一隻會唱歌的骷髏,正在嘶吼的萬聖節快樂啦啦啦啦的歌詞,Harry他們捂著耳朵走進大廳,忍不住發出讚嘆聲。
平常的四個長桌排到了牆邊,變成放食物的桌子,大家站在大廳中央跳舞、玩耍,Harry看到有隻骷髏在跳舞,跳到頭掉下來,這真是奇妙的魔法不是嗎?

Tom已經拉著Kathy在跳舞了,他們顯然挺有默契的,看來Tom的訓練成果有徹底發揮。Larissa倒是對跳舞興趣缺缺,意思上和Harry共舞一曲之後,就跑到旁邊的餐桌去吃東西了。
Harry也在長桌邊亂晃,他發現在個時代裡,所有學院的同學似乎都相處和睦,就算是Slytherin,也只跟Gryffindor比較沒那麼親近而已。這讓Harry有點納悶,他不懂為什麼到了他那時候,Gryffindor和Slytherin簡直變得像世仇一樣,這難道是Voldemort造成的結果嗎?
Harry站在布幔附近看著中央跳舞的人,有些人跟著音樂正經的跳舞,有些人則是聚在一起亂蹦亂跳,但是看起來都很快樂的樣子,真的很好。

一位扮成精靈的高年級的女生來到Harry附近,不巧高跟鞋歪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Harry立刻扶住她。
那名女生優雅禮貌的道謝,正準備和Harry說話時,似乎是她的男伴來了,高年級的男生有著一頭黑色的亂髮,被女生揪著罵了好一陣子,那個男生尷尬地看著Harry,擠眉弄眼。
好不容易教訓完自己的男伴,女孩轉身朝Harry微笑:「真的非常謝謝你,我是Dorea Black,Slytherin七年級生,今年就要畢業了。」
「畢業後就會叫Dorea Potter了!」那黑髮男生興奮地插嘴,朝Harry伸出手,「我是Charlus Potter,很高興認識你。」

Harry愣愣地回握那隻手,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Dorea朝Charlus翻白眼,說著她明明就還沒有答應求婚什麼的,兩人互相打鬧著離去。
Harry低頭看著自己的那隻手,剛才的溫度還殘留在手中。這是他的爺爺和奶奶,他重要的親人們,他們現在都還溫熱的、活生生的存在著。Harry的眼眶泛紅。
他想到他剛剛忘了自我介紹。

Harry躲到布幔後去擦眼淚,好一會才重新走出來,一種滿足的心情縈繞胸口,他覺得終於有食慾了。
走到餐桌邊,Harry嘗試了一塊蝙蝠形狀的甜點,吃起來味道像巧克力椹果蛋糕,正當他準備拿起一杯看起來像鮮血的飲料時,旁邊一隻手先把杯子拿走了。

「找了老半天,原來你在這裡偷懶。」Tom輕笑,拿起那瓶飲料啜飲。Harry一顫,總覺得有種像在看吸血鬼喝血的感覺,雖然Tom明明扮成了天使。Tom把杯子遞給Harry道:「番茄汁。」
Harry抽了抽嘴角,看著手裡的杯子。他還沒寒酸到需要和人共用一杯飲料吧?

「Kathy呢?」
「我說有點累了,就和她分開了。」Tom拿起一塊南瓜餅乾咬,「嗯,放心,我可是有表現得非常紳士的。」
Harry翻白眼,猶豫一下,還是嘗試了一口飲料。的確是番茄汁。

Tom和Harry搜刮了許多食物帶出大廳,因為答應了要給Argus他們帶點宴會上的食物。在爬下樓梯的時候,他們被Peeves追著用粉筆丟了一段路,因為手中拿著食物無法反擊。
他們爬回Hufflepuff交誼廳,受到了留在交誼廳裡的人熱烈歡迎,萬聖節宴會的食物很受歡迎,一會就被掃蕩一空,Walton甚至還跑去廚房跟House Elves又拿了一些食物,簡直就像開一場小型宴會般熱鬧。
這種氛圍讓Harry感覺像是回到了Gryffindor的交誼廳,他這才發現他有點想念自己的朋友們了。

這個世界沒有Ron、沒有Hermione、沒有Weasley兄弟、沒有Neville也沒有Luna他們……他那些充滿勇氣與真誠的朋友們。
Harry避開人群,悄悄離開交誼廳,他突然想要出去走走。

才剛走到廚房附近,立刻後面就有人追了上來。
「Harry!你準備去哪?快要宵禁了。」Tom走到Harry身邊,瞇著眼觀察他,發現今日Harry的略微不同。
「我只是想要去晃晃,」Harry輕快地回答,「要送你回Ravenclaw嗎?」
Tom搖頭,看著Harry:「一起去走走吧。」

夜遊的最好去處無非就是占星塔,風景好又安靜,通常管理員也不容易巡邏到高處。Harry和Tom悄悄地爬上螺旋樓梯,坐在占星塔的平台上吹風。
Harry閉上眼睛,讓肌膚感受風吹拂的涼爽,他想像自己回到了那個時代,想像此刻的自己披著隱形斗篷,而交誼廳裡Ron和Hermione在等著自己回去。
他是多麼的想念曾經屬於自己的一切,但是現在,他已經越來越明白自己為何會來到這個時代了。他遇見了還未成為Voldemort的Tom,他能夠改變Tom,能夠拯救那些逝去的人們。他終於明白自己此刻能夠身在此處就是一種祝福,畢竟他有了機會可以再次擁有一切。

Harry深吸一口氣,睜開眼,發現Tom正看著自己,目光中有著隱隱的擔憂。Harry笑了,他問:「Tom,你會想念自己的父母嗎?」
Tom沉默地看著Harry,低聲問:「你在想念自己的父母?」
Harry搖頭:「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失去他們,其實我不太記得他們了,只能從照片裡懷念。」
Tom垂下頭:「我也不記得,院長說我母親生下我之後就死了。」

「她一定是因為愛你才會生下你的,」Harry看著Tom陰沉落寞的樣子,忍不住抱住他,他自己有很多次都是被溫暖的擁抱給拯救,「她很辛苦的生下你,就算付出的是自己的生命,也要讓你活下去。你是被愛著的,Tom。」
Tom怔住,愣愣地接受Harry的擁抱,很用力、很溫暖,像是要把心痛給傳達過來。Tom閉上眼,忍不住回抱他。這是第一次有人對他說有關親人的話題,他是被愛著的這句話從Harry嘴說出口,不知怎麼地讓Tom很想相信。他也願意相信。

一直沉澱在內心深處某種幽暗的鎖,似乎被解開了,那些悲傷、憤怒、怨恨的情緒,都不如此刻他擁在懷中的溫度真實。
「謝謝你。」Tom低語。

Harry用更緊的力道擁抱Tom。他願意做一些改變,假如Tom是因為不理解愛才成為Voldemort的,那麼Harry會努力讓Tom看見這個世界上的愛,他會試著去愛Tom。

分開後的兩人有點短暫的尷尬,Harry搔搔臉,決定抬頭看星星,他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低語:「其實,我一直都很想念我的父母親,就算我永遠只能從別人嘴裡聽見有關他們的一切。」
Tom看著他。
「我總是幻想著我在那個家,」Harry睜開眼,苦笑。每當他獨自一人待在碗櫥裡的時候,他總是怨恨他被一個人拋下,「我會幻想著媽媽抱著我,爸爸在旁邊逗我笑,爸爸媽媽的朋友們會在旁邊搶著要陪我玩。我會幻想著,其實我是被疼愛的。」

Tom摸摸Harry的頭,「起碼,你能夠知道他們長什麼模樣。」
「是的,」Harry微笑,碧綠的眼睛閃亮亮,「我的媽媽有一雙和我一樣的眼睛,我的頭髮則和爸爸的一樣。」
「魔法基因的強韌。」Tom看著那頭亂髮,十分客觀的給予評價,惹來Harry的一瞪。
「我愛他們。」Harry的眼光閃爍。他知道他的父母也愛著他。

Tom看著Harry,默默的撇開頭,手指在陰暗處握緊。
「我不知道我是否愛他們。」Tom說。

Harry無法回答Tom這個問題,他只能拉起Tom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如果你好奇的話,我會陪著你一起去找答案,但是請答應我,不論結果如何,都不要學會怨恨。我希望我認識的Tom永遠都是Tom。」
Tom不懂Harry說這句話的意思,但是他反手握住了Harry的手。Harry的手比他小一點,皮膚有些粗糙,但卻很溫暖。Harry說會陪著他,這樣就夠了。

「我答應你。」


*


那一夜的事情很有默契的被Harry和Tom藏在心裡,那是一個轉變的契機,Tom變得更加信賴Harry,Harry也是。雖然Harry始終沒辦法把身世完整坦白的告訴Tom,但是他已經下定決心,不會再瞞著Tom其他任何事。
最近幾日他們幾乎都窩在圖書館唸書,時間已經快到期末,圖書館內的人漸漸多了起來,他們五個總要輪流佔位才可能待在圖書館裡。

某天午後,許久不見的Larissa拖著Kathy來了。
Kathy請求Tom和她單獨講話,於是其他人目送他們離去,Larissa神色自如的坐在Tom的位置上,向Harry他們打招呼。

「Kathy找Tom有什麼事?」Galen疑惑的問。
Larissa聳聳肩,看著自己的紅色指甲,「大概是要告白吧。」
『什麼!』眾多單身男孩一齊吼著。
「她已經在我耳邊唸很久了,最後我實在受不,就叫她去告白,」Larissa嘆氣,「雖然我也跟她說過,Tom Riddle肯定會拒絕他。」

男孩們互看,Walton弱弱的說:「可是Tom對女孩子很紳士很溫柔……」
Larissa看著他,用憐憫的語氣說:「有時候溫柔反而是一種殘忍,而且,感情的事無法強求,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
Harry垂下頭,看著自己寫到一半的羊皮紙。他對情感其實懵懵懂懂,尤其是愛情,上輩子的他還來不及愛一個人,就已經邁入了一場必死的戰爭。這輩子的他……呢?

Tom回來了,單獨一個人,他告訴Larissa哭著跑走的Kathy在哪個方向,Larissa朝他翻白眼,跨著大步離去。

「你真的拒絕她了?」Harry用嘆息的語調問。
「我還不想交女朋友,太多事需要耗費心力,」Tom的手指劃過起毛邊的書脊,他歪頭,彷彿陷入沉思,「而且,我不懂,什麼是愛。」
「別擔心,反正我們才一年級而已!」Argus以為Tom在惆悵,於是慷慨激昂的拍了拍他,「未來還有六年,還有四個學院、七個年級的女孩等著我們去追!」
當然,Argus的這些話只換來大家對他的白眼。

Tom再次陷入書堆中,Harry繼續在羊皮紙上塗塗抹抹。

傍晚的時候,其他三個人坐不住,表示要去廚房走一趟再回來,Harry舉雙手表示贊同,並且要他們偷偷的帶點小點心偷渡。
Harry伸了個懶腰,靠在沙發椅上舒展已經僵硬的肩膀,他瞥見Tom拿的不是課本,於是好奇的湊過去看。
「所謂的密室,是Salazar Slytherin留下的一個傳說,他在Hogwarts裡留下了寶貴的遺產,由守護神來守護……」Harry將讀到的文字唸出來,然後瞪大眼愣住了。

這是在講Slytherin的密室,但是,Tom怎麼會這麼早就知道了?不對,他的記憶中只有Tom五年級打開了密室這項,現在看來,Tom很早就發現這個秘密也不是不可能。
突然陷入一種冰冷害怕的情緒,Harry抬頭瞪向Tom:「你這本書是哪裡來的?」
「禁書區。」Tom淡淡的說著,闔上書本。書的封皮是沉重的黑色,渲染著不詳的死氣,Tom補充:「Slughorn教授有給我授權。」

Harry發現喉嚨有點乾澀,沒想到,他才剛剛立下想要改變Tom的誓言,歷史的軌跡這麼快就恢復到原來的模樣了。Harry快要被巨大的恐懼給淹沒,他想到密室,想到日記本,想到那些碎裂的靈魂與逝去的生命,不,他不想再次經歷這些。

Tom疑惑的看向Harry,發現他的臉色慘白得驚人,Tom皺眉,放下書本將手放在Harry額頭上。
「你好冰,Harry,沒事吧?」
Tom的手很燙,瞬間讓Harry清醒了,他迷茫的眨眨眼,拉下Tom的手,盯著那雙指結修長優美的手看。這雙手,以後會殺掉無數的人,會殺掉他的父母、朋友,還有Harry Potter。

「Harry。」Tom摸了摸Harry的臉,摟著Harry輕拍他的背。Tom只有看別人這麼做過,這是他第一次嘗試這樣安慰別人,「沒事的,沒事的。」
Harry僵硬地靠在Tom懷裡,他聽著Tom沉著緩慢的心跳聲,冰冷的手指逐漸回溫。Harry抓住Tom的袍子不放,他想要放聲大哭,卻只能發出被噎住的聲音,他逃避的把臉埋進Tom胸前的衣襟,一點點淚水,馬上就擦乾了。

Tom輕撫著Harry的頭頂,那些看起來凌亂的黑髮摸起來卻是毛茸茸的柔軟,窩在他懷裡的身軀輕輕顫抖著,應該是在哭,可憐可愛得幾乎讓Tom心疼。他忍不住在Harry頭頂落下一吻。
「Harry,沒事的,我在這裡,一直都會在。」

Harry閉著眼睛,他一直沒有哭出聲,也沒有再流出眼淚。他有點感動,因為Tom已經開始懂得關心別人了。
這個Tom不會變成Voldemort的,Harry想,他緊緊抓著Tom的袍子。
他不會讓Tom變成Voldemort的。


*


大概因為那天Harry的反應太過激烈,總之事後Tom沒有再拿出那本書,雖然Tom不懂那天Harry是為何哭泣,但是他確定自己不喜歡看到Harry哭泣的樣子。
Tom只利用禁書區來查找一些過於深奧的理論,他喜歡黑魔法,因為黑魔法強大並且有力,但是Harry跟他說過使用黑魔法的一些壞處,例如殘害靈魂或身體,所以他並沒有對嘗試黑魔法有很大的欲望。
或許因為身在Ravenclaw,Tom總是可以很理智的看待事物,他知道自己渴望追求力量,但是假如那份力量會是殘破不堪的,那麼他不會笨到投入其中。

他希望有一天他能站在高處俯視那些曾經欺侮過他的人,而Harry依舊會在他身邊微笑。

Tom發現Harry對一些事很敏感,像是黑巫師、黑魔法,或者是有關Slytherin的傳言,Tom只能猜測這些或許跟Harry的家庭有關,Tom並不信任一個知道自己是小巫師的人會不記得家族的任何事情,他覺得只是Harry不想說。
Tom想縱容Harry,這種念頭不知從何時開始有了,或許是他們第一次分享糖果,或許是他們一起成為巫師,或許是他們第一次擁抱。他喜歡傻傻但其實有點小聰明的Harry,喜歡溫柔又有點心軟的Harry,喜歡嚮往溫暖與人群的Harry,這樣的Harry讓他不自覺的想要寵著豢養著,像是黑色毛茸茸的小動物。

Tom看著念書念到趴在桌上睡著的那頭黑髮,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逗留在指間的柔軟與細膩令人沉醉。那張臉壓在羊皮紙上,沾到了墨水,還有疑似口水的東西滴在作業上。
「傻呼呼的。」Tom微笑。




-tbc
繼續搬文~
完整文本可點站上連結"鮮網"或"晉江"都有放~

评论 ( 2 )
热度 ( 5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