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Newtmas]短篇集(6)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mas + Dyl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在噗浪上和在LOF上限時開啟的短打點題!感謝大家點題讓我寫><,有AU也有原著向,作為今日桑生日的生賀第二彈喔!(雖然超時了一點啦~~) 幾乎都是Newtmas,只有最後一篇是Dylmas!





《老師為什麼一直叫我去辦公室找他》


懷著焦躁、困惑,以及難以言喻的期待,Thomas在推開那扇門時禮貌地說聲打擾了。
最先捉住他視線的是透過大面積玻璃窗映照進來的夕陽,橘紅的、熱烈的顏色將所有東西都染上了暖洋洋的曖昧,然後是那頭燦爛的金色頭髮,蓬鬆而柔軟的,隨著主人轉過頭的動作而微微飄逸。

「Thomas,」金髮的青年勾著唇角,用低沉而捲舌的聲音說,「過來坐下吧。」
Thomas將滿手的汗濕隱密地擦在制服褲上,在青年前方的那張椅子上端坐。

他看著對方拿出那份他的報告,用不急不緩的音調開始提出意見,告訴他哪邊寫得不錯,哪邊需要修改。他並沒有很專注地聽,他的目光集中在那人壓著紙頁的修長手指上,在那人輕啟的唇,在那人被下垂的睫毛遮掩大半的深色眼睛。
他惶然不安,卻又滿含欣喜,畢竟這已經是他第五次被英語老師叫進辦公室了,這份報告也已經是他第五次的成果。他始終不明白究竟自己的作業是糟糕到怎樣的地步,才會被單獨在課後留下來這麼多次;然而另一方面,他卻暗自慶幸著自己寫出了這麼爛的讀後感。

「Tommy,有在聽嗎?」
他猛然回神,對上了蹙緊眉頭的那個眼神,嚇得他趕緊點頭。
對方嘆氣,那聲嘆息令他的心臟緊縮,幾乎讓他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而他的英語老師將那份報告遞給了他。

然後他才注意到那聲暱稱,他遲鈍地,疑惑地抬起頭,對上那人燦爛的笑容。
他的老師在將報告遞給他後並沒有收回自己的手,現在他們的手指交疊,而那股碰觸到的熱度後知後覺地燃燒了他,讓他顫抖,並且不可抑制地紅了臉。

「想知道為什麼總是喊你進來嗎?」他的老師──他的童年玩伴,住在隔壁年紀比他稍長幾歲卻跳級了很多次的大哥哥,他總是喜歡跟在身後,甚至為此考進這所高中而追逐的對象──他的Newt歪著頭,微笑地這麼問。
Thomas點點頭,又點了點,十分地用力。

於是他在下一秒得到了解答。

他的視線裡除了隨風揚起的窗簾薄紗,還有那排濃密而柔軟的睫毛,最後他只記得了唇間觸碰到的溫度。
他記住了那一秒,以及他們往後的一輩子。



《媽媽我可以帶老師回家嗎?》


Newt覺得自己絕對是被拋棄了,看吧,他的媽媽最後抱走了還在吸著自己小手指的Sonya,留下他單獨在這個地方。
Newt有些煩惱,他很確定自己記得回家的路,首先必須拐過兩條街,路過一戶養著大狼狗的房子,接著穿過一片花園,然後是總有賣棒棒糖的商場,接著……
哦不,他想成了去公園的路,那不太對。Newt用力地捶了捶自己的頭,蹲在地上繼續糾結自己的回家路線,他確信這只是個考驗,他的媽媽不會真的將他拋棄的。

他的目光順著那排在自己腳邊徘迴的螞蟻走了一路,接著飄向一旁,這才發現有個人蹲在自己隔壁。
那人歪著頭看向自己,逆著光,頭髮是媽媽喜歡喝的黑咖啡顏色,那雙眼睛則是他最喜愛的布丁焦糖。

「嘿,你好?你叫Newt是吧?」那個年紀看起來比他大很多──但又比他爸爸年輕很多的男生朝他伸出手,「歡迎你加入,我是Thomas。」
Newt慎重地、嚴肅地將自己的小手搭上了那隻大掌,覺得自己就和在談生意時的爸爸一樣地正經。

Thomas──這個人在介紹自己時用了實習老師這個Newt不太懂的字眼──牽著他的手為他介紹了整個育幼院的環境,包括他們上課的地方,大家玩樂的小花園,以及那座高聳的、有著滑梯的城堡,Newt必須努力地繃緊自己的臉才克制住在第一時間跑上前的衝動。他覺得自己已經是個大孩子了,相比才一歲多的妹妹Sonya而言。
Thomas的手很溫暖,說話時帶著比手畫腳的小動作,總能吸引到他的注意,然而他最喜歡的還是當他踩過小沙丘踉蹌時,對方迅速將他摟住的舉動。

那個懷抱很令人安心,而當Newt仰頭望去時,對上的是Thomas燦爛而可愛的笑容。
一瞬間Newt甚至覺得自己喜歡這個人超過了自己的小妹妹,雖然他在下一秒很快地恢復理智,並且在心裡朝Sonya道了歉。

他整天都和Thomas待在一起,用其他老師的話來解釋是擔心他在新環境怕生,天知道他只是不想接觸那些還流著鼻涕、總是在哇哇大哭的其他小屁孩們,他只想待在這個像隔壁鄰居養的大狗狗一樣溫暖的Thomas身邊。
而在他媽媽來接他時(好吧他終於能夠確定自己不是被拋棄了),他甚至捨不得鬆開Thomas的手──鑑於他們一整天裡除了上廁所的時間都始終拉著彼此。

「嘿,Newt,別擔心,我們明天還會見面的。」Thomas眨著眼,露出了那種暖融融的笑,摸摸他的頭這麼說。
喔,喔,喔──
Newt實在不懂那種在心臟裡跳來跳去的、令人搔癢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他只能說出自己內心裡最單純的懇求。

「Please,媽媽,我們可以帶Thomas回家嗎?」
他覺得Thomas就是那隻他一直期待的、會陪著自己,永遠不會離開的大狗狗了。



《背對背擁抱》


他們又一次夜宿在荒野之中,熾熱的陽光在沒入地平線後總會帶來寒冷,他們會在夜晚披起厚厚的毯子,睡在燃燒的火堆邊,以背靠背的姿勢,這樣悄悄地溫暖彼此。

這是他們在這條路線上的第三次奔波,待這回確定路線後,他們就能完成最後目標的計畫。
今晚他們不需要輪流守夜,這是個偏離WICKED巡查路線的地帶,附近三十公里內沒有半點人煙,當然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野生動物。

他們在簡單吃完FryPan為他們準備的乾糧後拉起毯子,靠著那塊巨大平坦的岩石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Thomas對Newt說了最近Vince又籌劃了哪些新的路線,有幾個新人的加入;Newt對他說起他們又尋找到的物資,這回明顯可以讓他們再撐上兩個月。

當夜空中的星光越來越亮時,Thomas無意識地打了個哈欠,接著他們同時住了嘴。Newt率先道出晚安,懷抱著毯子躺在崎嶇不平的焦土上,Thomas很快也跟著躺下,他說晚安的音量模糊得像在呢喃。
他們靠著彼此,手肘抵著手肘,即使如此,那股寒冷依舊鑽入了毛毯之中,鑽過大衣,鑽進他們的內衫底下。
Thomas顫抖著,蜷縮起身子,轉往另外一個方向。

他的背後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他感到一股溫暖靠上他的背,那陣暖意鑽過了他的皮膚,鑽進了他的心臟,讓他禁不住淺淺地呼吸,而後閉上了眼睛。
「晚安,Newt。」他再次說。
「晚安,Tommy。」

這又是一個背對背度過的夜晚,但對Thomas來說,這卻是一個會令人沉溺的擁抱,他祈求這樣的擁抱能夠在每個無聲的夜延續下去,沒有盡頭,不會消逝。
他希望。



《果仁雙皮奶》


從亞洲旅遊一圈回來的Minho給他們帶回一種國外的特產──果仁雙奶皮,說是祝賀他們搬新家的賀禮。
那時Newt全身沾滿了油漆,而Thomas還因為搬了整天的家具而腰酸背痛地躺在沙發上,甚至連站都懶得站起來,他就只是擺擺手向Minho說聲嗨,並且在對方轉身離開前說了聲再見。

Newt拎著那盒食物走回來,同樣疲憊地躺在沙發上,他們都不想說話,在此時此刻,他們甚至恨不得有人能幫他們洗澡、換上乾淨的衣服,然後他們都需要去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覺。
但在此之前,Thomas的肚子首先咕嚕嚕地叫喊了起來。

Newt轉頭看著將自己完全癱在沙發上,用一雙狗狗眼祈求地看向自己的Thomas。
「吃嗎?」Newt指著Minho的那盒贈禮,獲得了Thomas虛弱的點頭。

他將沾染了水藍色油漆的手指在工作褲上抹了抹,他們一致決定將房子漆成這種天空藍的顏色,即使在家具的擺放以及房間的分配上他們爭執過了無數次,但是──是的,他們都同樣喜歡這種顏色的牆壁。
Newt打開了紙盒,將那個塑膠碗從中拿起來,撕開上頭的包膜,並且將附贈的小料包按照指示倒上去。

「那看起來像是布丁?」Thomas說。
Newt唔的一聲,他不太確定這種果仁混雜著核桃與醬汁的東西究竟好不好吃,他以前從沒這麼吃過──
他用湯勺舀了一口,在Thomas殷殷期盼的眼神下投餵了對方一口。

Thomas鼓起腮幫子咀嚼著、瞇著眼睛,像是在品嘗什麼美味──Newt總是能夠很容易從Thomas的表情中看穿一切,就好像他知道對方肯定還會再要一口。
Thomas的確又張開了嘴巴,Newt發誓要是這個人有尾巴,此刻肯定正期待得左右搖擺了起來。

「好吃嗎?」
「嗯嗯嗯!是甜的!」Thomas猛點頭。
Newt再度舀了一湯匙,這次他放入自己嘴裡,伴隨著Thomas受到欺騙般嘿的一聲。

「嗯,的確是甜的。」Newt低笑,並且在Thomas動用身上最後一絲力氣撲過來之前用塞了一口進對方的嘴巴。
他們一人一口地吃完了這道甜食。

「唔……還是有點餓。」Thomas嘆息著躺在沙發上發出咕噥。
「我去煮點東西?」Newt揉揉自己的手腕問。
「算了,今天太累了──」骨頭幾乎散架的Thomas竭力地挪動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頭倒向Newt,直到靠上了對方的肩膀。他蹭了蹭Newt的臉頰,用親暱的姿態,「叫外賣吧,我們需要好好休息。」

他們的確都需要休息,畢竟他們忙碌了一整天,忙著將各自的東西從舊的房子裡搬過來,並且裝潢了他們新家。
這是他們同居的第一天,也是他們往後共同生活的起始。
「那麼……披薩吧?」



《吃芥末壽司》


「我討厭這個。」Thomas用仇視的眼神盯著眼前的食物。
其實在他挑食名單上的食物真的很少,他甚至是能靠著炸雞和薯條活過一個月的那種人,但對於這種食物他真的無法,而這絕對不是因為他有什麼無法忘懷的恐怖陰影。
「不,不,絕對不。」Thomas奮力地搖著頭,還將雙手搭在胸前劃了個叉,堅定地表達自己的拒絕。

「拜託了,Tommy,就只是嘗試一下──」Newt洩氣又無奈地放下了筷子,將那塊壽司再度放回盤中。
「不,那味道太恐怖了。」Thomas像是陷入了回憶那樣恍惚地說著。
「我覺得你和我吃的絕對不是同一個東西,」Newt蹙眉,他拿起另一塊鮭魚肚壽司放進嘴裡咀嚼,享受著肉與油花與醋飯在嘴裡漫開來的美妙滋味,「這真的很好吃。」

Thomas看著Newt開始不再理他地享用美食,並且在每次都露出陶醉的神情時,終於有些難耐地抓起了筷子。
就只是嘗試看看──Thomas對自己打氣道。

注意到了他的動作,Newt在他抬起筷子時將那塊壽司推向他,Thomas顫抖地、用忐忑的心情夾起了那塊上面放著一大片綠色粉狀物、底下包著海苔的壽司。
他在Newt的微笑中將它放入口中。

那瞬間辛辣與刺鼻的味道讓他飆出了眼淚,他大力地咬著,想將那團東西吞入喉嚨,卻差點嗆到,揮舞著雙手發出嗆咳的聲音。最後在Newt輕拍著他背部的動作下,他終於艱難地將那塊壽司吃下去了。
他彷彿也因此失去了靈魂。

「Tommy?」Newt望著他,用一種擔心卻混雜著好笑的神情,Thomas很確定Newt是在憋笑,而他遲鈍的腦袋終於開始運轉起來,他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Newt你──?」Thomas不敢置信又委屈地瞪著對方,顫抖著手指,因為那股嗆鼻的辛辣還未褪去,他講話的聲音甚至還混著一股濃濃的鼻音。

「好吧,只是個小玩笑而已,別生氣,Tommy。」這次終於不再掩飾地,Newt勾起了嘴角。
「我恨你。」Thomas受傷地喃喃。
「別氣了,Tommy,這次試試這塊吧?」

Newt夾起了另一個看起來就很危險的綠色壽司,而這次Thomas不願再上當了,他在窄小的客廳沙發與茶几之間左閃右躲的,甚至用上雙手來推拒。最後他們雙雙倒在沙發上,Newt壓住了他的手,將那塊壽司送入了他的嘴裡。

Thomas閉上了眼睛,等待那股令人痛苦的辛辣感降臨──然而入口的卻是一股冰涼與古怪的香氣,那像是Newt總愛喝的茶香,卻又苦澀了一點,但仍然有股甜膩的滋味蔓延在其中。
Thomas睜開了眼睛。

「這次不是芥末了,是抹茶冰淇淋。」Newt笑著,用筷子戳了戳他的鼻尖,「喜歡嗎?」
Thomas吃下了那塊壽司,不得不說甜食和鹹食混合在一起的滋味十分古怪,但再怎樣都比上一個體驗要好上百倍。

他悶悶地抬起雙手,摟住了身上的那個人,「這個我可以。」
他看著Newt瞭然且愉悅的笑,決定不告訴對方,他說的可以並不是Newt以為的那個。



《我養的小蠑螈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Thomas養了一隻小蠑螈,不是一般那種在陸地上爬的,而是養在透明的水族箱裡的、變種的白色小蠑螈魚。
他給牠取了個名字,叫作Newt,即使因此被Teresa嘲笑過這個名字太過偷懶,他也不打算改。他覺得他的Newt就是Newt。
小Newt有著短短的小手手,桃粉色的耳鰭和小小的眼睛,當小Newt微微張開嘴巴時,總像是一個傻氣又可愛的微笑。
Thomas說不清自己為何會養起這樣的寵物,但他的確很喜歡這隻小蠑螈。

當他將手指放進水族箱裡搖晃時,小Newt總會緩慢地游過來,用扁扁的嘴巴、用短短的手輕輕戳著他,彷彿在像他打招呼,又像在表達一種獨有的親暱。
「嗨──Newt,今天過得開心嗎?」Thomas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趴在水族箱旁,一邊微笑,一邊用讓其他人看到後絕對會說像傻子一樣的語氣,對他心愛的寵物打招呼。

白色的小蠑螈吐著泡泡,對他顫顫地露出微笑,那像是在回應他今天過得不錯一樣。
他愛著他的小寵物,用他的朋友們總是搖頭歎息他真是古怪的那種寵愛。
他確信自己會永愛著他的小蠑螈──

即使某天那條白色的小萌萌消失了,而他家裡憑空出現了一位金髮淡得幾乎像白色一樣的青年──
即使那名青年歪著頭,微笑地朝他說嗨,今天過得開心嗎?而這個人偏頭微笑的樣子像極了他的小蠑螈吐泡泡的姿勢──
即使在很久的未來,他終於能夠接受並且相信他的小蠑螈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人類──

是的,他仍然會永遠愛著他的小蠑螈,永遠愛著他的Newt。



《日與海》


太陽憧憬著海洋,喜歡他比天空要深邃的藍,喜歡那片總能折射出他掉落光芒的波光粼粼。
他想,自己總有一天要掉落進去那片蔚藍之中,被那種廣袤的溫柔給擁抱。

海洋也憧憬著太陽,他喜歡太陽超越一切的溫暖,並且偷偷蒐集了許多太陽掉落的光芒碎片,然後用最美的方式擺出來給對方看──他總想讓浪花拍打得高一點,再更高一點,直到能夠碰觸那種足以讓自己蒸發的熱烈。

他們知道對方的名字,很早以前就知曉──太陽是Thomas,一個富有生命力的音節;海洋是Dylan,彷彿藏著任誰也平息不了的躍動。
然後在某天,當他們終於無法藏匿心中的那股渴望──溫暖的太陽投入了海洋的擁抱,將蔚藍染成了橘紅,連天空也羞於偷看得燒成了鮮豔的顏色。

「嘿!你看,這又是一個完美的落日餘暉了──」
Dylan拉著Thomas的手,興奮地指著那輪將半身藏進海平面的夕陽。



-end

好溜這邊前面五篇都是桑生日點題短打小活動的文!一些來自噗浪一些來自LOF。

最後一篇Dylmas《日與海》梗來源自Thomas和Dylan英文名字的意義,之前羊毛查到的時候覺得超級可愛!
Thomas=太陽之神
Dylan=海洋之神

最後感謝大家都給了我甜甜的題目,這次終於是甜甜的不會掉眼淚的甜文了吧!!(大聲


评论 ( 12 )
热度 ( 32 )
  1. 怎么着都不成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当年自己可以写出这样的高考作文,哈哈哈想看阅卷老师的表情,嘿嘿嘿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