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TRHP、Newtmas、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合集、分類或歸檔)

[HP][LV/HP]蝕痕(1)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
分級:本篇PG-15
注意:是LOF上2K粉點文活動!來自 @假的螺丝是谁?★  (奇怪艾特不到...)的點文,關鍵字【戰損 綑綁 交換條件】要求原著向相愛相殺和蛇臉魔王大大。於是這次也爽快地爆字了,直接給章節數啦因為我有會超過三章的預感...(抹臉
章節:(1)  (2)  (3)  (4)  (5)  (6)  (7)  (8)  (9)  (10)  (11)




那是一片平坦的荒野,雜草叢生,寧靜得只有風聲,直到一個輕微的破裂聲憑空出現,而那底下的草皮出現了被輾壓的樣子。Harry躲在隱形斗篷裡,小心地確認自己並沒有半點被顯現出來,接著唸了道漂浮咒,這下連草地上也不再出現行走的痕跡。
Harry看著手中的羊皮紙,再抬頭看了看四周,確認自己並沒有移動錯地點。
他深吸口氣,望向在草原盡頭的那座湖泊。那是死水形成的湖泊,湖水的顏色很深,只在被風吹過時帶起漣漪。湖心的中央有一座島嶼,因為被水氣煙霧給遮掩,顯得模糊不清。
「就是這裡嗎?」Harry輕聲呢喃。

距離Hogwarts的最終決戰已經一年,這一年裡,他們拚命尋找能夠徹底扳倒黑魔王的辦法,他們根據線索,搗毀了好幾個食死徒的據點,但這遠遠還不夠,他們找不到在那場戰鬥中逃跑的Voldemort。
在那場戰鬥中,接骨木魔杖被他們連結的咒語給炸得粉碎,但Voldemort卻在最後那瞬間怒吼著飛離了戰場。鳳凰會相信Harry給予了Voldemort重創,這才是那個人長久未再出現的原因,但Harry並不如此覺得,他和Hermione、Ron猜測這個人只是在醞釀更大的陰謀。

「失去了最強的魔杖,那個人肯定會去尋找更厲害的武器。」將自己埋進書堆後兩個禮拜,終於願意出現的Hermione對著Harry這麼說。
他們一致決定必須阻止Voldemort這麼做。

戰後的鳳凰會很忙碌,教授們忙著讓學生們返家,Hogwarts無限期的延後了開學,那些成年的學生們加入了戰鬥,甚至逐漸能夠獨當一面。
Ginny、Neville、Luna他們各自領了一個小分隊,在每次的游擊戰中都拿下不錯的成績。Ron、Hermione則是一如既往的待在他身邊,他們幾乎是住在Hogwarts,雖然偶爾會上前線支援,但McGonagall教授卻希望他們專注在對付那個人上面。
他們費了好幾個月,才終於搞到那麼點線索。

「有人聲稱在那附近發現了高級食死徒的蹤跡。」Ron在他們的某次集會裡說,「只有那個人最信任的那幾位,所以我想,這肯定是某種重要的跡象。」
雖然Hermione訝異於Ron難得也會動腦思考,但Harry卻覺得他說得很對。

Harry決定拿著那個座標,親自來驗證。
他並沒有告訴摯友們他的打算,畢竟這太過危險,而三個人又顯然塞不進隱形斗篷裡。Harry告訴自己,他這次只是來偵查而已,他不會衝動,絕對不會。
Harry加快腳步,朝著那座湖無聲奔跑而去。

這周圍異常安靜,Harry也盡量讓自己做到毫無聲息地移動,直到他來到湖水邊緣。他知道自己必須走上那座島嶼,這很明顯的就是目的地了,況且,有某種神祕的力量在召喚Harry前進,他說不清那是什麼,但那讓他的呼吸變得急促,心跳加快。
他繞著湖泊的邊緣行走,試圖找到能夠渡河的通道,但沒有,沒有船隻,周圍甚至沒有半點動物。

Harry想起Hermione在查到資料後對他說的那些話。
「Merlin的遺產,我想他尋找的就是這個──」Hermione的手指落在老舊書籍中的古代魔文上頭,Harry根本看不懂半個字,「最強大最古老的魔法師,很多人說他留下了某個餽贈,就藏在Camelot,湖中的聖城。而那幾個食死徒出現的地點,似乎就在這個傳說出現的舊址附近。雖然這個傳說仍然有很多推測,也從來沒人能找到,但最接近的地點就是這裡了,我懷疑這就是那個人的目的……」

魔法師Merlin,就連麻瓜世界裡都有著這個人的傳奇故事存在。
Harry難以想像這個人留下來的東西究竟會是什麼,但他知道,不能讓Voldemort有機會得到。
Harry猶豫地舉起魔杖,思考自己在這種時候該幹些什麼,但很快地,他停止了動作。

輕微的劈啪聲就在他身後不遠處響起,Harry立刻蹲低,接著才記起自己還披著隱形斗篷。他回過頭,從斗篷內向外看去。
那是Voldemort。
Harry屏住了呼吸。只有Voldemort一個人,穿著翻騰的黑灰色長袍,行走在荒原上,朝著他走來。更正確地說,朝著湖水邊走來。
一步、兩步,越來越近,直到停在距離Harry不到二十英尺的地方。Harry僵直著身體,卻悄悄朝那處舉起了魔杖。

這是個絕佳的好機會,Voldemort看不到他,他可以趁機射出咒語攻擊對方。但顯然,他必須一擊必中,否則對方很快就能給予反擊。
而在這裡,Harry會孤立無援。
必須找到一個絕佳的時機,Harry咬著唇心想。

Voldemort停在湖畔,望著中央的那座島嶼,顯然也在思索該如何過去。Harry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看著對方動作。
他看著Voldemort掏出魔杖──這次不曉得又是搶了誰的──輕輕一揮,草原上的一顆石頭慢慢變大、變形,直到成為一艘小船,滑進湖面。Voldemort用了變形咒語,當然,Harry有點懊悔自己剛才並沒有想到這麼做。
他看著Voldemort一腳跨入小船,正準備抬起另一隻腳,而Harry知道那個時機到了。

他掀開斗篷,大喊著朝Voldemort射出了早已想好的咒語,一道紅光自他的魔杖射出,昏擊咒,他希望那到紅光就那麼擊中對方──但沒有,Voldemort彷彿感受到了魔法的波動那樣,側身閃開了。
那雙猩紅色的眼睛朝他瞪視而來,Harry沒有退縮,他接著唸出好幾個咒語,用障礙咒擋掉了Voldemort的酷刑咒。

Harry不再是一年前的他了,這一年,他無數次登上戰場,他習慣了那些戰鬥中的你來我往,憑藉Quidditch鍛鍊出來的靈活身手,Harry有幾次甚至不需要障礙咒就能躲開那些咒語。
但這顯然惹怒了對方,Voldemort看起來正在盛怒的邊緣,顯然對方沒料到他的秘密行動會被人看破,而從Voldemort並沒有帶著其他食死徒過來就表示,他希望這件事只有他一個人知道。
Harry躲過了一道綠色的光芒,心跳幾乎要迸出胸口。他再一次呼喊出繳械咒,沒有成功,Voldemort因此扭曲了臉龐,顯然對方記得這個咒語對他造成了多少次的困擾。

Voldemort的身影變得模糊了,不、他是飛了起來──用那個自創的魔咒,Harry低咒一聲,拎著隱形衣向後奔跑,但顯然另一人更快,對方呼嘯著降落到Harry前方,再度舉起魔杖。
Harry被擊中了,劇烈的疼痛讓他彎腰,倒在地上,接著是更多、更疼痛的,酷刑咒、酷刑咒、蠻橫咒,Harry揍了自己一拳,用石頭,在疼痛中他控制不住。
有什麼撕裂了他,切割了他的手臂,他的右手痛得幾乎無法拿住魔杖,但Harry知道不能放開。他蜷縮著,捉住平原上的草根喘息,他舉起魔杖,試圖使出一個障礙咒……

他再度陷入疼痛,這次他終於忍不住尖叫,他的腹部被割裂,很疼,他的左手按到了濕潤的鮮血,他的雙腳跪坐在石子上,銳利的痛刺得他無法睜開眼睛。
有人的氣息來到他身前,冰涼的觸感掃過他的面頰,然後拉痛了他的頭髮。
是Voldemort。

他完了,這次是他輸了,他太大意,他沒料到Voldemort可以躲開這些攻擊,他應該用更強力的咒語,或許繳械咒不再是個好選擇……
某種堅硬冰冷的東西抵上了他的額頭,是魔杖,Harry努力睜開眼睛,對上了那雙猩紅色,那其中蘊藏著得意、張狂,對方顯然在高興這次終於讓Harry輸在了他手裡。

Harry用最後的力氣射出昏擊咒,那力道輕得只足夠讓Voldemort鬆開他,但Harry用盡了力氣轉身,拔足狂奔,奔跑、朝遠方、朝那艘Voldemort變出的小船。
身後的人發出了低吼,風聲在耳邊響起,Harry一個踉蹌躲開了,很快用膝蓋撐住自己,再度跑起來。他的手觸到了那艘船,用力向前一推──他躍入其中,引起小船的劇烈搖晃,又一個酷刑咒擊咒他,他痛呼著趴在船沿。

Harry用左手撐住右手,舉起上臂,朝著那個飛行過來的黑影,用了一個綑綁咒。奇異的,在Voldemort飛上湖面的瞬間,似乎有什麼東西從空氣中被抽掉了。
Voldemort落在船上,重重地將Harry壓在身下,伴隨著被綑綁住的身軀。

Harry喘息著、將對方宛如蛇類冰冷的軀體推開,他靠著船邊,舉起魔杖,朝Voldemort唸出昏擊咒。
沒有,沒有光芒閃耀,Harry甚至感受不到魔力穿過他的身體。Harry有些慌張,他甩了甩魔杖,對上Voldemort彷彿冷笑的神情,試圖再次施展一個繳械咒,但依然什麼也沒發生。
最後Harry決定爬過去,搶走Voldemort手中的那支魔杖。

之後Harry坐得離Voldemort遠遠的,試探性地反覆施展各種魔咒,但什麼也沒出現,直到Harry筋疲力竭地靠上船沿。
他還在流血,那些切割咒對他的傷害太大,相較之下酷刑咒遺留的痛楚幾乎已經過去,只是時不時仍然讓他頭疼。他的手、腳、腹部都被割裂,但他找不到可以止血的魔咒,普通的咒語似乎對Voldemort的詛咒並沒有用,而他並不會更強力的治癒咒。
他用顫抖的手抹掉臉上的汗水與血汙,抬眼望向對面的那人。從剛才開始,Voldemort就彷彿陷入了沉默,這讓Harry覺得詭異。

「Voldemort,你到底做了什麼?」Harry察覺自己語氣中的虛弱,忍不住又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坐得直一些,「為什麼我的魔力……」
那張蒼白而扁平的面容望著他,猩紅的眼中流露出了厭惡和殺意,但幸好那些繩索仍然綁住了這個人。Voldemort開口了,聲音冰冷低沉,讓Harry又是一抖。
「你這個愚蠢的……男孩!」對方冷笑,「難道你沒發現,我也失去了自己的魔力嗎?」

「……什麼?」Harry茫然地瞪大眼,又垂下頭盯著那兩隻魔杖。
「是Merlin留下的魔法,」Voldemort的聲音繼續響起,一個字一個字的,裡頭彷彿蘊藏深沉的不甘,「禁魔之地,Camelot,我該想到的,該死。」
「禁魔……」
「這裡是聖城,不會有魔法的存在,」Voldemort看著他,面露嘲笑,「從這艘船駛上湖泊的那瞬間,魔法不復存在。」

Harry恍然,他看著躺倒在那裡,看起來十分邪惡卻無助的Voldemort,又看了看魔杖,最後他趴在船邊,將手伸進湖裡,試圖用撥水的方式讓他們回到岸邊。
但沒有用,那些細緻的流水自他指尖穿過,又再度將他們的船推得更遠了點,這感覺很奇妙,像是有什麼也悄悄地跟著溜走了。他沒有再嘗試,只是趴回了船內。

「放棄得還真快。」Voldemort冷哼。
「沒有用的,你也知道的……」Harry朝他搖搖頭,聲音微弱,「既然你自己都那麼說了,那麼必定知道這艘船會帶我們去哪裡的,對嗎?」
Voldemort用那雙恍若蛇類的眼睛瞪視他,沒有回答。
Harry彷彿也失去了繼續追問的興趣,他給自己重新調整了姿勢,讓那些傷口不再顯得那麼疼,但仍然無法阻止他繼續流失的鮮血與體溫。他有些睏,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睡著,他強迫自己用最大的毅力盯著他的敵人,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他們誰都沒再說話,直到船隻碰觸到了什麼,輕輕地一晃。
他們已經靠岸,就停在那座湖中島嶼的岸邊。
四周沒有半點聲音,那些霧氣好像吸收掉了所有的東西般,靜靜地飄盪在四周。這讓Harry少有的感受到了某種對未知的恐懼。

這艘船就好像完成了某種使命那樣,停在這裡,一動也不動,似乎在等待他們上岸。
Harry猶豫地看向Voldemort。
「上去吧,男孩,可別告訴我你這麼膽小。」Voldemort嘲弄地道。
「我只是謹慎……」Harry皺眉。

Harry緩慢地爬過船隻,走到岸邊,他望著那片草地,最後咬著唇,用手拉起綑綁Voldemort的繩索,推著對方走下船。
「你先。」Harry說。
Voldemort這次似乎連看他也不願意了,那雙猩紅的眼滿是冷漠。但這個男人顯然並不對這個地方感到畏懼,很快以堅定的步伐踏上岸。Harry拉著對方背後的繩結,緊跟在後。

那是種相當奇妙的感覺──在踏上這片土地的瞬間,有某種能量沖刷過了他的身體。不是魔力,而是更令人敬畏的什麼,但那也是一種力量,雖然並不可操控。莫名地,Harry如此得知。
最近的是草地、樹叢,然後是此起彼伏的森林,藏在霧氣中,矇矓得若隱若現。Harry不停地扭頭,觀察四周,就怕忽然出現什麼傳說中的生物並襲擊他們。

「這裡到底有什麼?」最終他還是忍不住開口問。Voldemort顯然比Hermione做過更多的資料,對方知道這裡是Camelot,知道這裡有力量存在,但Harry不曉得以現在他們兩人的狀態,究竟要如何才能獲取解答。
「我不知道。」出乎意料地,Voldemort冷淡地回應了他。
「你居然不知道?」Harry幾乎要怪叫了,「你不知道還試圖跑到這裡來?還派了食死徒過來調查……結果你什麼都不知道就跑上了這座島?」

「那該死的魔法師從來沒有留下過關於他遺產的隻字片語,男孩!」Voldemort轉頭,瞪視著他發出憤怒的嘶聲,「這個傳說從來沒有人驗證過,沒人知道這裡究竟有什麼東西。如果你動動你那蠢笨的腦袋,就知道為什麼我只有自己一人來這裡!我只是來探查的,如果不是你該死地出現……」
Harry憤怒地回視過去,「不然我要怎麼辦?看著你坐上那艘船,然後獲得新的力量嗎?絕不!你死心吧!」
「所以你現在和我一起,被困在這裡。」Voldemort冷笑,同時用眼神示意Harry往身後看──

Harry戒備地回頭,接著錯愕地瞪大眼。
那艘船──那艘載他們飄過湖泊的船,消失了。遠方並沒有船隻飄遠的身影,那東西就像被霧氣中的什麼給擦去一樣,如同從未存在過。
Harry忍不住一個冷顫。

「害怕是嗎?男孩。」那張蒼白可怖的臉上扯出一個笑,「你應該要的。」
「閉嘴,Voldemort,」Harry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用力拉了一下繩結,推著Voldemort向前一步,「現在我們同樣都遭遇了這個,別想讓自己獨善其身。」
「這很難講,Harry Potter,畢竟只要我得到了那個武器……」Voldemort語氣中的自鳴得意就彷彿他已經預料到了未來那樣,讓Harry很想對著那張蛇臉揍上一拳。
他忍住了,不只只因為現在他的力氣不太夠。

「搞不好那東西會自己選擇主人,」Harry用話語回擊,「我們都知道,我才是更厲害的那個。」
「閉嘴!Potter!別妄想那些從來不是真實的──」
「是我躲過索命咒活了下來,是我打破了你一次又一次的計畫,是我一一消滅了你那些分裂的靈魂,」Harry逐漸冷靜,這讓他緩慢獲得了某種力量。是的,他無數次的打敗了Voldemort,這次也一定會,「究竟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Voldemort沒再開口,但那雙緊盯Harry的紅色的眼睛裡彷彿藏了最惡毒的死亡詛咒。
反正這個人沒辦法僅僅只用眼神殺死他,Harry樂觀地想著,又推了Voldemort一把。
他們向幽暗的樹林走去。

可以知道的是,不論這裡藏有什麼,那個東西,那股力量希望他們去探尋。Harry不知道他們究竟會找到什麼,但為了回到正常的世界裡,他們必須去尋找。
與他的死敵一起。




-TBC
借用了梅琳和卡美洛傳說嘻嘻,
影集梅林傳奇(少年魔法師梅林)真好看呀....推薦.....
想了一個大長篇的開頭呢,但我還在猶豫要不要真的寫成大長篇阿....


评论 ( 17 )
热度 ( 200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