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Newtmas】而你呼喚了天使

#72小時Sangster生日聯動#

[移動迷宮] [Newtmas]而你呼喚了天使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電影第一集及一點前傳小說設定的衍生,講述一個蝴蝶搧動翅膀改變了一個小細節的故事。是Q群裡的活動,給桑的生日賀ˊ艸ˋ!祝親愛的桑5/16生日快樂!





Newt閉上了眼睛。

他感受那股和煦的微風吹拂過臉頰,吹亂了他的頭髮,也吹得他搖搖晃晃的。他睜開眼,目光往下,望見自己在空中晃蕩的雙腳,看到了爬滿綠藤的石牆,以及走道中間冰冷而灰暗的石板。
他耗費十多分鐘才爬到石牆的頂端,這累得他流了滿身大汗,但伴隨心跳而來的是一股詭異而扭曲的雀躍感,彷彿他已經等待了這一刻許久──

最初他並沒有想著要這麼做,只是很突然地,在這天醒來時,他覺得一切都變得索然無味。
迷宮裡一成不變的日子讓他鬱悶得幾近窒息,作為Runner,他們幾個人已經跑遍了迷宮裡的每個角落,卻始終找不到出口。這個真相令人絕望,Minho和Alby覺得不該讓其他人知道,於是他們仍然裝作認真的樣子,在每個日出時跑出幽地,在蜿蜒的迷宮裡尋找出路,直到黃昏時才歸家。

但Newt累了。
他徹底的疲憊、厭倦了這樣的生活,被囚困在一個沒有未來的地方,在夜裡擔心著那些躲在迷宮裡的鬼火獸。他不想某天自己也成為永遠沉眠在樹林裡的一員,他不希望某個人在他離開後,必須心痛地劃掉石牆上屬於他的名字。
他就只是累了。
他渴望徹底的、完全的自由。

他想離開這個地方,離開迷宮幽地,他想知道他記憶中被抹去的外面的世界,那或許會令人困惑、讓人畏懼,但不論如何,那都會是個比迷宮要更好的存在。
他仰起頭,望向那片令人困惑的晴空,接著他緩慢張開雙手,做出一個擁抱的姿勢,並且準備在下一秒迎接他等候已久的自由──

直到某個微小的聲音打斷了他。
剛開始那是模糊不清的悉悉簌簌,像蟲子爬過藤蔓綠葉間發出的摩擦聲;接著某種電流或信號滋啦滋啦的聲音加入,在那股令人不適的霹啪聲響後,某個人的聲音出現了。
彷彿被輾壓過、重新組合了、失真後的嗓音。

『Newt──Newt──』
那個微弱的、彷彿隨時都會消失的聲音在呼喚著他的名字。
『Newt,Please、Please,停下,別這麼做──』

Newt有些狐疑,他甚至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因為當他瞪大眼環顧四周,他什麼也沒有看見。這裡依然空無一人,高聳的圍牆上坐得只有他自己。
『Newt,就只是,離開那裡好嗎?』那個聲音急促而混亂地繼續響起,『別做你想要做的事,求求你了──』
「你是誰?」Newt冷冷地打斷了它,他甚至不感到害怕,他猜當他爬上這距離地面十幾公尺的圍牆時,早就已經不再畏懼任何事物了,「或者該說,你是什麼東西?」

『那不重要,Newt──』那聲音頓了頓,遲疑得像在思考,『我只是需要你離開這裡,回到幽地,去找其他人,去找Minho、找Alby,去找其他人談談……』
「我不需要找誰談談。」
Newt放下了雙手,在知道有誰──或者某個東西正看著自己後,他覺得那個姿勢有點傻。

「我不需要那些,我只想要讓一切都結束。」
『Newt──』
「就是現在,立刻。」Newt深吸了一口氣,「讓我離開這裡,離開這個世界。」
那個聲音安靜了下來,Newt猜想對方正在為他所說的言語而震撼,然而他的確是這麼想的,他想要停下那些負面的、黑暗的思想,想要獲得自由。而這就是最好的方式了。

『Newt……』當對方再度唸著他的名字時,語調變得更加柔軟而破碎了,Newt很奇怪自己能從那種機質而乾癟的聲音中聽出這些,『別這樣,你知道這不會讓一切結束的。』
『你只是在逃避,逃避迷宮,逃避你的朋友們,逃避這種令人困擾的生活──』
「沒人規定不能選擇逃避現實,」Newt捏緊拳頭,「更何況是在這樣爛透了的地方。」
『我以為你會喜歡幽地的……』

「我的確喜歡那些樹叢、森林,或許還有葡萄藤架,」Newt緩慢地說,「我喜歡我的朋友們──然而那些並不能阻止我做出這樣的決定。我恨迷宮,我恨這種被困在某個地方,我恨這樣對每個明日都感到迷惘的生活……我想沒有人喜歡。」
『我很抱歉……』那個聲音變得微弱,彷彿其中隱含著許多的沉痛,『我很抱歉,我沒想到……』
「為什麼道歉?」Newt側著頭,試圖找出那聲音是來自何方,「你是造成這一切的元兇嗎?」
『我……』

「不,你不是,」Newt搖頭,他甚至挑起了嘴角,「做出這種殘酷的事情的人並不會阻止我從圍牆上跳下去,我說得對嗎?」
『即使如此,我──』
「我認識你嗎?」Newt繼續猜測著,這個突然響起的聲音擾亂了他的思緒,也引起了他的好奇,讓他困惑,並且感到詭異的熟悉,「我感覺我應該是認識你的,而你也是──否則你不會阻止我做這種事。」
『我們的確認識。』那聲音喃喃。

「但我忘記了,我忘了許多事,」Newt瞪視著自己攤開的手掌,語氣低沉而沮喪,「我忘了所有,我們全都是。大家都被丟入這個牢籠般的迷宮,日復一日地在這裡掙扎著活下去,而我們甚至沒有一個能夠追求的目標──」
『Newt……』
「這樣的未來還有什麼值得期待的?」Newt壓低了嗓音,彷彿他也被這樣沉重的生活給壓垮了,「我受夠了,現在就該停止這一切──」
『別這樣,Newt,Please──』那個聲音哀求著,『別這麼做,就只是,別──你知道這會讓很多人傷心的,想想Alby,想想Minho,想想Gally、Chuck他們──』

Newt沒有說話,他將手放在身側,緊緊握住了石牆的邊緣,他開始輕輕晃盪起雙腿,試圖模擬下一秒他即將要做出的動作。
『Please,求求你別這麼做,Newt,所有人都會難過的……我也會難過……』
「你是誰?」Newt側過頭,朝著那個聲音問。
『我不能說,但是──』

Newt輕笑了一聲,搖著頭,他鬆開了握住石牆的手,讓身體向前傾,讓自己擁抱那股即將墜落的地心引力。
『Newt!別鬆開手!求求你、求求你了──』那聲音幾乎要哭了起來,如果Newt沒有聽錯那聲哽咽的啜泣,『你不能這樣!你還沒走出迷宮!你甚至沒有看看外面的世界──你還沒有等到我出現!你怎麼能不等我──』

「為什麼要等待你的出現?」Newt停下了,他讓自己維持著一個艱難的姿勢,似乎再更多的傾斜都會讓他滑落出去,「你能帶給我什麼?」
『我會去找你──我會去找你們!你們所有的人!我會告訴你們如何走出迷宮,我會將你們救出這裡,我已經在努力著這一切了,就只是再給我一點點的時間,等我到達迷宮裡──』

「我怎麼能知道你說的是實話?」Newt的聲音輕得像在對自己呢喃,「我怎麼能知道我真的能夠逃出迷宮?我怎麼能──怎樣才能等到你?」
『我會出現的,我保證。』那顫抖的聲音充滿了堅定,『我會去找你們,我會去拯救你們。』

「你願意……拯救我?你願意拯救這樣一個膽小的、怯懦的、甚至不敢面對未來的我?」Newt顫抖著,他仰起頭,望向那面蔚藍的晴空,天空亮得他幾乎難以直視陽光,刺眼得讓他差點流下眼淚。
『這不是真正的你,Newt,你自己知道──』對面的人深呼吸,放緩了聲音,『你是遠遠比這還要更好的人,Newt,你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

Newt笑了,他笑著,用手遮在臉頰上擋住了陽光,他往後,倒下──倒在了石牆的平台上,安安穩穩的。
「我會等你。」他嘆息。
『我保證,我很快就──』
在一聲劇烈的劈啪聲響後,那股微弱的電流聲徹底的斷了,Newt又呼喚了很多次那個聲音,即使他並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但這微妙的聯繫仍然消失了,彷彿從未存在過。

然而Newt知道有個人還在注視著自己,有個人──有個對他來說或許曾經是十分重要的人──阻止了他跳下圍牆,阻止他做出這麼愚蠢的事,也阻止他放棄這個世界。
那個人說要來拯救他,還會將他帶出迷宮。

Newt不曉得這樣充滿自信的無稽之談究竟為何會能令他信服,或許,在那個人開口的時候,Newt就已經下意識地想要這麼相信。
那股陰暗的、黏稠又沉重的情緒正在逐漸消褪,即使他仍然對這樣的生活厭倦,但在內心裡的某個角落,他種下了一顆希望的種子,他希望這顆種子能有發芽的一天。

他就這麼繼續仰躺在迷宮的圍牆上,直到Minho找到他,在底下大吼大叫的要他爬下來。

「你這遜客,爬到那麼高的圍牆上究竟想要做什麼──?」
Newt抓緊藤蔓,踩穩了腳步,他準備順著這些綠藤再度爬回地面,這十分累人,他無法在此時分心。但他仍然抽空在喘息的時候回答了Minho。
「沒什麼,」他頓了頓,讓目光停留在虛無的天空中,他微笑,「我只是在聽天使說話的聲音。」


*


那之後,不知是否察覺了什麼,Alby和Minho都分別來找他談話,甚至連Gally都語重心長地用諷刺的語氣安慰了他一番,這令Newt著實有些欣慰。
他的朋友們的確很重視他,而他就不該萌生出那樣拋棄他們的想法。
他們會逃出迷宮,所有人一起,包括那個還尚未出現在他有限生命中的誰──

他靜靜等待著,沒有將關於那天裡發生的祕密告訴其他人,他怕這會給那個人惹來麻煩。
日復一日,在晴空、在雨後、在微風吹來的草葉氣息中──

然後終於有一天,籠子再度升起,它帶來一個新的菜鳥,深色的頭髮,削瘦的身材,有些帥氣的五官與一雙茫然的褐色眸子。
在那天夜裡,在篝火邊,那個菜鳥想起了自己的名字,Thomas,新來的男孩叫作Thomas。
有些微妙地,Newt感受到了自己心跳的顫動,他看著那個男孩用好奇的、躍躍欲試又充滿倔強的眼神觀察四周,他看著男孩望見自己時總會露出有些迷惘又困惑的表情。

Newt忽然就知道了──他找到了天使。
即使他的天使已經遺忘了所有。

但沒有關係,因為的確就像天使所說的,這個人用盡了一切在努力著,努力將他們帶出迷宮,努力帶給他們希望。
Newt知道他的天使能夠做到,他知道Thomas會成功。
他就只是知道。




-end

於是Newt找到了他的天使,
而Thomas也拯救了他的天使──即使他已經忘記最初的自己是想要這麼做的。

這次Newt沒有掉落(Fallen),
他沒有腿傷,他跑得更快,
他們在最後趕到了Brenda身邊,
Thomas給Newt注射了血清,
而Thomas從Teresa手上得到了解藥。

他們會一起到達避風港,
然後在微風的吹拂中,被彼此溫柔的翅膀給擁抱。



最後偷偷摸摸補個今日限時小活動→走這

评论 ( 9 )
热度 ( 51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