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工商][移動迷宮│Newtmas]《Do something ....》小說本宣傳(標題太長內收)

[工商][移動迷宮│Newtmas]《Do something when you guys GAZE AT each other !!》小說本宣傳


BIO5時間還夠就來無料短篇本!
一樣是Newtmas!!!!!!
電影結局衍生向,HE短篇,有他人視角~
一樣場後會公開全文!

BIO5攤位:【D07】MACHONOM
(請向攤位索取)

============================

【刊名】Do something when you guys GAZE AT each other !!
【配對】Newtmas(Newt / Thomas 無差)
【作者】冰瑚

【規格】小說A5/繁體
【分級】全年齡
【字數】約1萬2千多字(場後公開全文於網路)
【場售價】10.NT(頁數炸炸的收個成本價哦)


【試閱】

[Teresa]

Teresa是最早察覺那件事的。
那十分地明顯,她是說,只要足夠聰明的人都能夠猜得出來,更何況在當事人根本沒有想要掩飾的情況下──
然而最讓她感到受挫的是,那兩個人至今都還未發現。


[Gally]

Gally一直知道自己從來都不是受人喜愛或歡迎的那種人。
他不像Alby一樣能夠安定人心;不像Newt總能凝聚起所有人;更不像果決勇敢的Minho。
他固執、習慣獨來獨往,並且從來不會在說話時考慮別人弱小的心靈是否能夠承受。他總是多疑的,他害怕改變,並且習慣用武力來解決問題。

他知道自己有很多很多缺點──但偶爾,他才是能夠直指核心的那個人。
他知道Thomas的出現將會改變迷宮的現狀;他知道他們會因為那些改變失去很多;他知道,他不願承認但他知道,Thomas才是那個願意讓人相信並跟隨的人。

他同樣也知道──當某兩個大笨蛋還完全意識不到時──該在一起的人總有一天就是會在一起。
但他卻焦躁地發現他遲遲等不到這天。


[Aris]

Aris擅長觀察,他是個比較安靜的男孩,很多時候他不喜歡用說的,他喜歡去看、並且去思考。他同樣承認自己的存在感很低,很多時候當他混跡在所有人之中時,往往最後他才是被注意到的那個。
但是,這也不該是他總會被徹底忽略的原因,絕對不是!

Aris從沒想過性格溫和的自己也會有這樣想要抓狂的一天,而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了──認真地說,他算不出來這已經多久了。
他發誓,假如那兩個人再不從彼此的談話中回歸現實的話,他就要──好吧,他依然什麼也不能做,他只能繼續採收著他的玉米。
就像他每天都在做的那樣。


[Brenda]

自從被狂客咬了一口,Brenda就從沒奢望自己有天能夠喜歡上誰,或者和誰共度餘生。雖然曾經在許多時候、許多地點,她差點就忍不住想對某個人說出口,說出關於她內心裡隱藏得很好的情感,但幸好最終她沒有。
她沒想過自己能夠活下來,長久地,直到聽見Teresa在最後之城響遍各處的廣播。

原來她已被治癒、被拯救,被Thomas──第無數次地。
於是在一切結束、當船舶停靠在海岸邊,他們開始在新家展開生活後,她也曾經升起過那麼一點的期盼,期盼著她的某個人能夠回應她的情感。

但仍然──幸好,對方沒有。
Brenda也沒想過自己會在往後的日子裡慶幸著這點,畢竟那個人實在是,太過、太令人髮指地遲鈍了。她無法想像自己和這麼蠢笨的人共度餘生。


[FryPan]

FryPan喜歡烹飪,他享受食物們翻滾在鐵鍋裡發出的茲茲聲,享受那陣撲鼻而來的香氣,最重要的是,他喜歡人們在吃過他煮的食物後對他的稱讚。
他討厭所有糟蹋食物的人,也討厭那些所謂的廚房小偷,雖然最終他能做的就只是訓斥那些人一頓。
但當這件事太頻繁地發生的時候──遲鈍如他也總算察覺到了某些事情的不對勁。

他甚至虛心請教周圍的人們,這才知道原來他不是最早發現的那個,但幸好也不是最晚的──嘿!誰能想到呢?居然會有人比他FryPan還要遲鈍。
而他發誓他要為此笑那兩個人一輩子。


[Minho]

Minho以為自己是最晚發現的,但不,該死的不!因為那兩個每天在用視線纏綿對話的傢伙,明顯都還沒察覺到這點。
剛開始Minho是困惑的,之後他感覺複雜,他沒料到自己最要好的兩個兄弟居然──好吧,即使如此他還是會愛著他們,用朋友的方式。

至少他們都活著,至少他們都幸福安全地活著。
只是──他真的很不想為他最好的兩個朋友操心他們的終身大事,那感覺實在太古怪了。


[Newt]

Newt剛開始以為自己來到了天堂──之後證實,他的確來到了天堂,一個所有人,包括他都還在的天堂。

他很高興他活了下來,即使這表示他將面對Minho拳頭的攻擊,FryPan不間斷的營養食品補給,Brenda充滿淚水的懷抱,Teresa每天給予他的密集診療,與Thomas那雙盈滿悲傷的狗狗眼。
不,他不能承受這個,最後那個。

當Thomas在他面前落淚,安靜地、悲傷又帶點生氣地注視著他時,他徹底地被這個人瓦解了,他只能倉皇無措地、不停地向這人道歉,然後將那人攬入懷中。
他知道,他們都需要這個擁抱──彌補在那個痛苦的夜裡,他們來不及完成的。

「Tommy,我很抱歉。」
他感受著肋骨處被對方抱得有些疼的痛楚,他猜自己也用了差不多的力氣。
「我回來了。」


[Thomas]

Thomas想,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神,而神聽見了他最卑微的祈禱。
他救了Teresa,而Newt活了下來。
他再也不會容許有人在他面前逝去生命,而這絕對不會是Newt。

在他醒過來的那天,當所有人告訴他Newt沒有死,只是目前還在藥劑的治療當中,不知道需要耗費多久才會清醒後──Thomas哭了。
他哭著,在篝火邊握緊Newt交給他的項鍊,他讀了那封信。
他無比地慶幸,那塊石碑上將不會出現Newt的名字,那封信將不會成為他永生的遺憾。

他們都會活下去。
而他會等著,等到Newt徹底醒來的那天。



【以及一個充滿各種話癆(?)的封面】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