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 Come Flooding Back(3)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本篇是《Behind The Story》的番外!!!同樣原著小說衍生,內容涉及小說正傳三部及前傳TFC的劇情。在《Behind The Story》中我說了,想寫一個不直的Newt,而在番外中我想寫一個逐漸發現自己不那麼直的Thomas。並且最後會給他們一個HE。文章前面的數字無意義,只是想跟正文一樣假裝一下有第四部小說(謎

正文章節:(1)  (2)  (3)  (4)  (5)  (6)  (7)
番外章節:(1)  (2)
本宣:點此




0-17

Thomas在隔天早上回到營地,迎來Minho幾乎要揍到他臉上的拳頭,Brenda鬆了一口氣的神情,與Sona充滿愧疚不安的凝視。Thomas給了後者一個他沒事的微笑,但Sonya仍然沒有放鬆用與另一個人神似的目光瞅著他。
「太好了,至少我們總算知道你不是被棕熊給叼走。」Gally在身旁撇撇嘴,裝得他不是天還未亮就等在小徑邊的人之一。
Jorge和Aris相繼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去忙其他的事,Gally很快跟上他們的腳步。FryPan在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後迅速離開,畢竟他還有一整個營地的人需要餵飽;Brenda捏了捏他的臂膀,確定他沒有受傷、腦子也沒有撞壞後,也同樣瀟灑地拋棄了他。

這裡就只剩下他,Minho以及Sonya。
「老弟,你害我差點以為我也要失去你了。」Minho握緊拳頭朝他的肩膀撞了撞──這次總算不是朝著臉的位置──又用力地摟了他一下。Thomas注意到這個人眼下濃重的黑青與沙啞的嗓音,現在他是真的感到愧疚了,他猜出了Minho這句話中隱藏的意思。
「我很抱歉。」他說。
Sonya朝他們擠過來,但這個女孩似乎不確定該給Thomas怎樣的歡迎──鑒於他們在尚未分享過祕密的幾天前還是不怎麼熟悉的朋友──這女孩在最後選擇捏了捏他的手臂。

「我很抱歉,Sonya。」Thomas嘆氣,「我不該那樣扔下妳。」
「沒關係,真的,Thomas。我知道你需要一個人靜一靜。」Sonya朝注意聽著他們對話的Minho偷看一眼,「那的確是個不太適合碰觸的話題。」
Thomas緩慢地搖頭,「不……那對我來說很重要,謝謝妳告訴我,Sonya。」

Sonya看著Thomas,慢慢地,那雙眼睛中浮現出水光,她靠前一點,終於忍不住給了Thomas一個親暱的擁抱,而Thomas也用力地回抱了她。
「咳、等等,等等,你們──怎麼?」Minho用混亂地咕噥打斷他們,「我到底在這幾天裡錯過了些什麼?」
Thomas鬆開Sonya,抬起手撫了撫女孩的頭頂,那頭金色的髮辮綁得很漂亮,Thomas能夠想像當Newt看見時,肯定會毫不吝惜地給予女孩稱讚。

「Sonya就是Newt的妹妹。」他看向Minho不敢置信瞪大的眼神,點了點頭。
「妳是──妳──」Minho揉亂了自己的頭髮,看似陷入了糾結與困惑之中,最後他挫敗地放棄了思考,只是朝Sonya伸出右手,「妳好,Newt的妹妹。」
Sonya抿嘴朝Minho微笑,他們握手,那感覺像是完成了一場交接的儀式,繼承了某種來不及珍藏的情感。之後Minho也擁抱了Sonya,就像Thomas做的那樣。
Thomas知道往後的日子裡,Minho肯定也會像他一樣,將這個女孩當成他們共同的妹妹來守護。

他等著他們彼此退開,等著他們看向他,而他轉頭望著Sonya,將那句一直滾燙在心裡的話說出口。
「我要去找他。」
Sonya愣愣地看向他,那雙浸滿水氣的眼睛似乎終於承受不住重量,讓淚水從頰邊滑落,然而女孩卻是微笑的,她燦爛地、如釋重負般地笑了,「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你會這麼做。謝謝你,Thomas。」

「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Thomas轉過頭,對上Minho焦躁而不解的神情,他深吸口氣,將他的決心說出,「我要去找Newt,我要把他找回來,把他帶回來──」
「就算那會很困難,會花上好幾年,或者甚至可能還會遇上很多危險。」Thomas頓了頓,他抬起手,讓掌心貼著自己的心臟,感受那其中傳來的、緩慢而堅定的節奏,「就算豁出去我的這條生命,我也要讓Newt回家。」

「Thomas,你──」
「別這麼說──」
Minho和Sonya同時開口,他們互相瞪視了一眼,又同時看向Thomas。

「永遠別這麼說,Thomas。」Sonya急切地開口,「我們會找回Newt,然後所有人一起回來。」
「我想你是瘋了,老弟。」Minho搖著頭,「我們才剛來這裡沒幾天,連這座島的地形都還沒摸清楚,你就急著想要往外跑?」
「不論如何,我們都一定要出去!」Sonya轉頭,朝Minho皺眉反駁。

「嘿!冷靜點,女孩,」Minho誇張地舉起雙手,「我沒有要反對的意思,只不過……」
「我們沒有交通工具,沒有多餘的武器,甚至也不曉得這個小島究竟位在世界的哪裡,」Minho說,「你們想要回到焦土──回到丹佛,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即使那會很困難,我們也必須做到。」Thomas望著自己握成拳的手,放輕了聲音,「那是我們唯一可以為Newt做到的,那是我們欠他的。」
是我欠他的。Thomas在內心裡補充。

Sonya握住了他的拳頭,用堅定的眼神給了他一個微笑;Minho發出了喃喃地詛咒聲,但他仍然將自己的手包覆在他們兩人之上。
「我當然加入了,菜鳥,沒有我你們可完成不了這個的,對吧?」Minho哼哼地說,「這次我們用拖的也要把他打包帶回來。」
「謝謝你們,謝謝。」Sonya不停地重複,努力眨著濕潤的眼眶。

Thomas看著他們,看著即將出發的這個隊伍,他的心臟有些發顫,那是期待與害怕。他想著Newt此時此刻的模樣,那頭凌亂的、糟糕透了的頭髮,佈滿傷痕與髒汙的臉,以及那雙彷彿失去了理智的眼神。
他有些窒息般地難以呼吸,他又想起了那聲巨響,以及自己顫抖到幾乎拿不穩槍的手──
他閉上眼睛,淺淺地吸氣,然後告訴自己,沒有問題的。

他已經準備好去面對,並且已經預感到了自己會看到什麼,但那些都沒有問題,他只知道,必須要找回那個人。
只有如此,或許只有如此,他才不會繼續感受到這股令人難以承受的疼痛。
他才能夠真正將那個人從心底放下。


0-18

Brenda最先知道了他們的計畫,這個女孩並沒有阻止,只是輪流地用力摟了摟他們;FryPan在知道後忍不住哭了,他告訴他們他等著Newt回來享用自己煮的餐;Gally也想加入遠征隊,但他們都知道這個島還需要Gally留在這裡。
Jorge答應幫他們建造交通工具;Aris說會用盡一切來幫忙,這個男孩沒有撒謊,後期的通訊設備、船隻的建造幾乎都有他出的力;Harriet要他們都注意安全,甚至用了好幾週來重新訓練他們的槍法,Minho偷偷向Thomas發誓自己永遠也不會惹火Harriet,那結果太令人畏懼了。

他們運用島上原有的天然材料,以及WICKED留給他們的龐大物資來建造船隻,從太陽能發電機等等的器械裡拆解出電線和晶片,努力做出外貌相當抱歉的對講機。Aris在測試過後說範圍大概只能用在整艘船上,當他們踏上陸地,這些將不再管用。
他們拿走了所剩的所有武器,幾把從WICKED警衛手上搶來的榴彈槍,彎刀、匕首,以及子彈缺乏的手槍。

「當你們回到陸地後,記得去尋找武器。」曾經混居在狂客堆裡的Jorge告訴他們該如何從那些傾頹的瓦礫中尋找物資,男人告訴他們,只要還有人活著,他們也就不會輕易地餓死。
這十分地振奮人心,至少讓Thomas少了點對這趟未知旅途的恐懼,即使他用接下來的日子努力地狼吞虎嚥FryPan煮出來的美食。他有些不敢想像接下來那段會靠爬蟲類、鼠類以及雜草來度過的日子。

所有人都在努力幫助他們,那些他們認識或不認識的人們。所有人都逐漸知道了,原來他們還將一名最好的朋友流落在外。婦人會來給他們送一些自己編織的保暖衣物,告訴他們路上小心;孩子們會送上自己最真摯的祝福;那些有能力提供幫助的人,會給他們一些乾糧與寶貴的意見。
然而即使所有的人都投入了這場救援行動中,他們還是花了整整一年才將所有一切都準備好。

他們的船是木頭搭造的,並且頭兩次都承受不住測試地報廢了;他們的武器相當稀少,糧食只夠他們在海上漂盪半年的時間,他們沒有航海圖,只有Aris簡單製作的指北針,然而他們還是在晴空萬里的那天揚起了雪白的帆。
所有的人都與他們擁抱,Aris和Sonya抱得尤其久,久到讓Thomas和Minho忍不住一左一右地拎起那小子的臂膀扔遠;大個子FryPan哭得像個失戀的小女孩;Gally緊張地不停確認他們沒有忘記帶任何一樣東西──

然後是Brenda,Brenda湊到了Thomas耳邊,向他道別,並且說了一句讓他差點忍不住落淚的話。
「──現在你已經想明白,究竟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了嗎?」
是的,他終於明白。

他們站在擁擠的甲板上,朝其他人拚命揮手,看著那片蜿蜒的沙灘逐漸縮小。那些變得親暱、就像家人一樣的人影緩慢從視野中消失,這座島嶼最終變得只有指甲蓋一般大,而後徹底地尋找不到蹤跡。
他們出發了,承載著所有人的祝福與希望,踏出了這個幾乎是樂園般的天堂。
「我們會回來的。」Minho仰望著藍天,說出了他們其他人都想說的話,「我們會和Newt一起回家。」


0-19

頭兩個月裡,Thomas和Sonya幾乎每天都在暈船,他們的胃口差到極致,根本吃不下什麼東西,並且瘦到幾乎脫形。之後他們在無風帶上迷失了整整兩週,平靜的海面讓他們恐懼自己將會老死在這片什麼都沒有的汪洋之中。再後來,他們經歷了一場差點摧毀一切的暴風雨,但感謝Aris堅持不懈改造船隻的精神,他們最終撐過了這些。
他們全都學會了游泳,學會捕魚,學會了如何簡單地處理食物,Sonya甚至興奮地說等她回去後可以教給FryPan如何烹調海鮮的一百種方法;Minho的皮膚被曬黑了一層,體格卻變得更加健壯,畢竟這個人整天在桅桿上爬來爬去的;Thomas學會了一個航海士該會的一切,鑑於恢復記憶後的他也恢復了大半的智商。

他們在海上飄蕩了六個月,在糧食即將告罄之時,才終於成功踏上陸地。
當腳踩在紮實泥土上那一刻,他們全都站不穩地跌倒了,他們身體的記憶早已習慣了搖晃的海面,但這樣愚蠢的小事卻讓他們忍不住相視大笑,並且在互相擁抱時忍不住哭泣。


0-20

他們徒步行走了五個月才終於搞到一輛開起來會冒出黑煙的汽車,同時弄清楚他們處在的位置。很幸運地,他們踏上就是他們所離開的焦土大陸;不幸地是,這裡的人都沒有聽過丹佛這個城市。
他們混跡在廢棄的建築物中尋找他們需要的糧食、武器與資訊,他們偶爾會被狂客或普通人類攻擊,他們也都會受傷。Minho的右臉頰上多了一道劃痕,Sonya曾經因為扭打而手腕骨折,Thomas的小腿甚至還被一根鐵條穿過。幸好他們始終帶著從島上攜出的藥物,那些他們看不懂成分的消炎藥水、藥物等等的,其實支撐他們走過了大半的路程。

他們花了整整九個月的時間,才打聽到那個已經不再屬於隔離區的丹佛究竟位在何處;而他們用剩下的一個多月趕路,終於在聖誕節來臨前回到那座城市。
而距離他們上次與Newt道別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年多。


0-21

Thomas沒有阻止Minho和Sonya決定先去狂客豪宅的決定,即使他知道Newt多半不會在那裡。他仍然未將在那條街道上
發生的一切告訴其他人,他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反正他們終究會找到Newt的,Thomas清楚地知道這點。

圈起狂客豪宅的圍牆早已倒塌,那些本就破爛不堪的建築徹底地沒有了人煙,一些不堪入目的乾屍就這麼傾倒在他們進入的路上,讓Sonya忍不住扶著牆乾嘔了許久。
女孩的神情混雜著不敢置信、悲傷與慍怒,像是在替居住在這樣差勁環境裡的哥哥感到悲哀。
偶爾他們還是能碰到狂客,有些已經徹底瘋狂,將自己和垃圾堆或者屍體混在一起;有些彷彿還擁有理智,在他們路過時會瞪大眼睛警惕地看向他們。

鑒於他們手上的武器,與這一路走來早已歷經風霜般老練的氣質,沒有什麼人敢朝他們靠近。
他們一步一步向中央區前進,並且一路上都緊緊盯著所有的人,祈禱能在其中發現Newt的身影。在不小心繞了多餘的好幾圈後,他們終於找到那間已經完全廢棄的保齡球館,預料之中地,他們沒有在其中找到Newt的身影。

「或許我們該進城市裡面尋找。」Thomas裝作不經意地提醒。
「不,我們必須確定Newt真的沒有在這裡。」
當Minho這麼說時,Sonya拚命點頭表示贊同,於是Thomas沒有再出聲。

他們在狂靠豪宅裡搜尋了整整一週,將每間房子、每個街角都翻找過,為此甚至打擾了很多狂客,被那些狂躁地喊著要咬掉他們耳朵的猙獰面孔追著逃跑了許久。但沒有,這裡完全沒有Newt的蹤跡。
Thomas看著Minho和Sonya頹喪的面容,艱難地掩飾住了自己的愧疚。

他們休整了一天,在隔天開著那輛冒黑煙著車子駛進丹佛,那道曾經作為隔離的鐵門已經形同虛設,大剌剌地往兩邊敞開。
城市裡看起來比狂客豪宅好上一些,街道上偶爾還能望見路人行走的蹤跡,雖然他們大多步履匆匆,並且看起來飽受驚嚇。他們很容易能夠分辨出狂客和正常人的差別,狂客們通常有著邋遢且糟糕的外觀,神情恍惚或者異常興奮,並且做著正常人不會做的事。

Sonya透過車窗盯著那個將自己的頭埋進垃圾桶內的狂客許久,最後才將視線轉回來。
「我簡直無法想像我們將哥哥扔在這裡整整兩年,兩年了。」
Minho吸了口氣,沒有回話,但Thomas猜得到對方大約是在愧疚,他也同樣感受到那股掏空肺腑的疼痛,他也在後悔。

他們胡亂地讓汽車跑在街道上,沒有特定的目的地,但Thomas盡力並且不露痕跡地指揮Minho往某條路上開去。
他的胃開始緊縮,四肢發冷,他害怕回到那裡,他害怕自己會看見的東西,而在車子緩慢駛上那條路後,他甚至無法忍住那股焦慮地開始冒汗。

「嘿,Thomas,你還好嗎?」是Sonya的聲音,他對上女孩擔憂的視線,「或者我們應該再休息一天?我知道你的傷還沒好──」
Thomas搖頭,打斷了對方的話語,「沒關係,我只是……有點太緊張。」
他用右手摀住自己被繃帶包紮好的的左小臂,那裡有道長長的撕裂傷。他在幾天前與一名拎著長刀的狂客打鬥,很不幸地被劃傷手臂,幸運的是他很快被夥伴們救出那團混亂。

他趴在後座的車窗上,緊緊盯著眼前快速掠過的景色。他發現自己記得這些拐角,記得每輛廢棄在原地的車子,記得那些被畫上凌亂塗鴉的房屋,他記得這一路上的所有,熟悉到令人心顫的每一幕。
很近了,並且還在越來越近。
他下意識地握緊掌心,感受著那其中的汗濕,他瞪大眼睛,絲毫不敢錯過眼前的一切,他在盼望、在等待,在煎熬,在痛苦著。

Newt。
他就要找回這個人了。
他就快要可以──

「──停車!」
Thomas尖聲叫喊著,而Minho踩下油門的那瞬間讓所有人都無法控制地前傾。Sonya在撞上擋風玻璃時發出痛呼,Thomas則擠在兩個前座之間,但他很快掙扎地爬起。他不顧Minho困惑地咒罵與Sonya呼喚他的焦急,用力地推開了車門。

他邁開步伐跑向空乏的街道,喘著粗氣停在一灘乾涸的黑色血跡前方,他瞪著那處,腦袋像被誰狠狠擊中般迎來了劇烈的暈眩。
沒有,沒有,沒有!
應該要在這裡的,那個人,那個被他開槍擊中了的人,應該要躺倒在這灘血泊之中,應開會睜著那雙空洞的眼睛,仇恨又遺憾地瞪視著天空。
但是沒有,這裡什麼都沒有。

Thomas再也撐不住顫抖的雙腳跪在了街道上,他用手指抹過那些早已凝固的黑血,試圖擦出痕跡,試圖感受另一個人曾經存在過的證據。
但沒有,這裡並沒有那個人。
沒有Newt。
「為……什麼?為什麼?」他哽咽著,向自己發問,「為什麼會沒有……?」

「Thomas──」
那是Minho,對方在拔下車鑰匙後很快趕上他,甚至比先拉開車門的Sonya還要更快一點。他喘著氣,瞪著跪倒在地上顫抖得不成人形的Thomas怒吼,「該死的瞎卡!你這菜鳥究竟在搞什麼鬼──」
「沒有,不在……」他仍然失魂落魄地呢喃著,彷彿沒有聽見Minho的問話。

「Thomas!」Sonya終於趕上他們,女孩艱難地看著他們,又看看地上,她看到了那攤血。
「不在這裡,他不在這裡……」
「Thomas,你給我振作點──」
Sonya看著已經全然崩潰的Thomas,目光在對方與地板之間來回,然後她終於懂了。女孩不敢置信地瞪大眼,顫抖著唇,緩慢地走近,也學著Thomas的樣子跪到地上。

「沒有,沒有……」
Sonya拉住了Thomas的衣領,強迫那個只顧哭泣的人望向自己,女孩的眼眶中盈滿水氣,卻仍倔強得不肯流下。
「Thomas,告訴我實話──」Sonya尖銳地朝Thomas喊,「告訴我──在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Thomas顫抖著、蜷縮著,然而他還是盡力抬起頭,對上Sonya彷彿能將他刺傷的眼神。

「是Newt,」他恍惚地說著,「Newt就在這裡,他應該要在這裡的……」
「他應該在這。」
「他只能待在這裡。」

Thomas用破碎的、彷彿瀕死般微弱的聲音低語。
「因為我在這裡殺了他。」





-tbc
算是一個...過度,
然後這邊超級字數爆炸所以Newt依舊沒有出現QQQQQQ

可喜可賀的是成功死線關窗送印囉!
然後字數從7W+爆炸成9W+了(笑哭
接下來更新應該會放慢點直到歐美場次後貼完
然後,還想寫個無料或小料本呀(打滾

评论 ( 7 )
热度 ( 4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