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 Come Flooding Back(2)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本篇是《Behind The Story》的番外!!!同樣原著小說衍生,內容涉及小說正傳三部及前傳TFC的劇情。在《Behind The Story》中我說了,想寫一個不直的Newt,而在番外中我想寫一個逐漸發現自己不那麼直的Thomas。並且最後會給他們一個HE。文章前面的數字無意義,只是想跟正文一樣假裝一下有第四部小說(謎

正文章節:(1)  (2)  (3)  (4)  (5)  (6)  (7)
番外章節:(1)
本宣:點此

寫一寫發現居然有適合的BGM:FIR-我們的愛





0-11

他在攀爬,那是條筆直地、漫長到彷彿能通往天空的梯子,他們正在圓拱形的黑暗通道中向上爬行,而他不知道這次他們又要去到哪。
這又是另一個夢境了,古怪的是,這次他的視野似乎就是那個年幼的自己,他不停看到灰塵掉落在自己臉上,以及所有人往上攀爬的背影。

「你們要去哪裡?」他終於忍不住發問。但卻沒有聽見自己的聲音,周圍很安靜,異常地安靜,彷彿被按下消音鍵那樣,Thomas這才發現他連自己的腳踏在梯子上的聲音都沒辦法聽見。
他們不停地往上爬,直到抵達頂端,幾個人同時踏上一個擁擠的平台,而在他們的左手邊是一道厚重的金屬大門。
Thomas看著幾個小孩交頭接耳地對話著,而他焦慮地發現自己聽不見任何聲音,但看著他們的笑容,看著Teresa充滿困惑與疑慮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大概也顯露出了這樣的神色。他看見Newt朝他信心十足地微笑,而Minho用力推開了那扇門──

那是外面,是戶外的世界,Thomas幾乎感受到了撲面而來那股名為自由的空氣,他察覺了記憶中自己的激動。幾個孩子就這麼跨出了那道門。
現在似乎是夜晚,所有的一切都因為黑暗而模糊不清,但當Thomas仰頭時,仍然望見了隱約的閃爍星辰。
他能夠體會到當時的自己會有多麼地激動──在被WICKED關在地底那麼多年之後,終於能夠再重新看看外面的世界,他知道他會願意用所有的一切來換取這個。

Alby率先沿著水管爬下平台,踏上了陸地,Newt在這時湊過來,輕拍他的肩膀,要他接著走。他們所有人都陸續踩在了紮實的泥土上,不遠處就是一片森林,在黑暗中那片深綠有些神秘與猙獰,讓Thomas望過去時莫名地感到不安。
在聽不見對話的情況下,Thomas只能努力地盯著其他幾個人的嘴形,但此處的光線太過微弱,他幾乎什麼也猜不出來。他始終望著Newt的笑容,那笑容中有著對自由的嚮往,又隱約透漏著害怕,Thomas知道那是所有人對於這個大走樣世界所生的恐懼。

「別害怕,Newt。」Thomas想去拉Newt的手,想告訴他:別擔心,他們終究會習慣。他們會在未來相遇,在迷宮裡度過一段平靜的日子,在焦土上體驗驚心動魄,但不論如何,他們始終能在一起。
然而視野裡突然出現一片強光,幾個看起來像WICKED警衛的人手持榴彈槍出現了,Thomas瞪大眼睛,憤怒地看向他們,難以想像這些人居然會對還是孩子的他們亮出武器。
不,他們一直都是這樣的。Thomas冷靜又充滿仇恨地想著。

他們偷溜出來並且被抓到了,這讓Thomas擔心,他害怕這些孩子們會受到懲罰,他想知道後續究竟會是怎樣的,但眼前的畫面卻開始模糊,Thomas知道那是自己即將醒過來的徵兆。
「不!我不要離開!」
他努力去抓其他人的手,在那些WICKED的人試圖將幾個孩子架開之前,他察覺自己的手指與Newt的擦過,只有短短的那麼一瞬間,卻令他顫慄而心碎。

他看見其中一名男人抬手指向Newt,Thomas緊緊盯著那一幕,他盯著男人的口型,而他彷彿也聽見了那道粗礪而冷酷的嗓音。
「他不是免疫者──」

不,不!不!
排山倒海而來的痛楚壓垮了他,他不想知道這個,他不想知道,原來自己在那麼早以前就曉得Newt並未免疫;他不想知道,他曾經有那麼多的機會來拯救這個人;他不想知道,他應該要早點恢復這些記憶,這樣他就不會讓Newt跟著他們東奔西跑,他就不會讓Newt徹底地成為狂客。

那麼他也就不會握住那把冰冷的武器,他不會──
他絕望地發出哀號,而世界再度陷入黑暗。


0-12

Thomas將自己的臉埋在臂膀間,整個人鑽入薄毯中,努力壓抑住那陣瀕死般地啜泣。
他不希望吵醒其他人,他們的木屋還在建設中,所有人都睡在營地裡暫時搭建的棚屋裡,每張吊床的距離很近,而他的不遠處就躺著Minho和FryPan。
他不想再經歷那種好幾天前,當他從噩夢中驚醒過來時,還要驚動其他人跑來關心他的那種情況。

他閉上眼睛,放緩呼吸,在腦海中回憶那些人的面容,看起來害怕而驚嚇的Teresa,慌張失措的Minho和Alby,以及面色慘白、彷彿直面內心最深處恐懼的Newt。
不,Newt,不。
他又無聲地哭泣起來,為了那個令人心碎的男孩。他簡直無法想像,還那麼年幼的Newt要如何處理這個震驚且絕望的消息,在知道自己並未對閃焰症免疫後,他還能再看見Newt的微笑嗎?

Newt,Newt,Newt。
他在心底喃喃地唸著這個名字,懷著濃重著悲傷與懷戀,他想念著他們的朋友,但越來越多地,他想念Newt。
他始終沒有時間去思考、去理解,但他現在知道了,他們在丹佛城裡重逢的那幕原來對他影響至深。他永遠忘不了槍響時的哀慟,他永遠忘不了那個人平靜而懇求地望向自己的雙眸。

Newt。
他想著那個人唸著自己名字時的溫柔。

Tommy。
而他彷彿又聽見了那個人獨特的腔調,彷彿最溫暖人心的陽光,總能熨燙他徬徨而焦慮的心。
Tommy。那人總是如此地唸著他的名字,用欲言又止,彷彿有許多事想向他傾訴的眼神。
Tommy,Please。

「Please。」Thomas呢喃著,他摀住自己的臉,憔悴而顫抖地,「停下這些。」
他再也無法承受起更多。

Tommy。他聽見那人的呼喚,以及一聲未盡的嘆息,他想知道,想知道Newt究竟想要對自己說什麼,有什麼是還未對他說出口的。
他想知道自己究竟錯過了什麼。


0-13

他在午休時將Sonya拉到海邊,不顧女孩顯得驚訝的神色,與周圍那些人對他們投過來的好奇注目。
「嘿、Thomas,慢點,」Sonya必須邁開小跑才能跟上Thomas的腳步,她不滿地戳戳Thomas的臂彎,「你這是怎麼了?」
他停在一塊突起的岩石旁,垂下頭,望著拍打在不遠處的浪花。

「我只是,我……」Thomas躊躇著,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面向Sonya,面向那雙和Newt神似的眼睛,「我昨晚夢到了Newt。」
「什麼?」Sonya困惑地眨眨眼,「你是說……」
「是小時候的Newt。」Thomas搖頭,又點頭,「我好像還沒告訴妳,但偶爾……當那些記憶湧上來時,我會看到還是小孩時的我們。那些記憶很零碎,我無法挑選自己想要知道的片段,但我總是會看到它們。」
「我知道,FryPan說你以前幹過用鬼火獸的針螫自己的蠢事。」Sonya看著他,「所以你究竟想說什麼?」

「我只是,我不知道原來Newt從一開始就沒有免疫,」Thomas痛苦地呼吸著,胸膛因此而劇烈起伏,「我不知道,如果我早就知道──」
「那麼我哥哥仍然選擇會跟著你走出迷宮。」Sonya打斷了Thomas激動的語氣,她上前一步,用手掌輕拍Thomas的肩膀,那像是一種安慰與理解。
「Thomas,你比我更瞭解現在的這個Newt,那麼你就該知道,他從來都不是願意妥協的人,他會更渴望自由與真相,」她努力微笑著,即使那神情看來無比地難過,「我們都知道他會做出怎樣的選擇,他仍然會跟著你逃出WICKED,逃向這個糟糕透頂的世界,只因為你們都在他身邊。」

「我很抱歉。」Thomas失魂落魄地呢喃著。
Sonya緩慢地搖頭,「別這麼說,你不該向我道歉的,Thomas。即使我覺得就算你對哥哥這麼說了,他也會原諒你。」
不,他不會,他是那麼地恨我。

Thomas想起當Newt握住他手臂,使勁將那把槍拉向自己時所說的話,他至今無法想像那些傷人的話語會從那個總是對他溫柔的人嘴裡脫口而出。
Newt說恨他,說了無數次,說得讓他的心臟都開始疼痛了起來,讓他的雙手無法停止顫抖──而直到現在,他都能感受到槍響時機身帶來的震動,他還能嗅到那股煙硝的氣息。
「但他恨我,他恨我,Sonya。」

「不,這不是真的,Thomas,」Sonya向前一步,將Thomas肆虐著自己頭髮的手拉下,她放輕了聲音,幾乎是哽咽著低語,「我們都知道,那不會是真的,Thomas。」
「但Newt這麼說了,他說……」
「不是這樣的,」Sonya用力握緊Thomas的手,強迫眼前這個看來已經全然崩潰的人望向自己,「Thomas,如果你曾經注意過Newt看著你時的眼神,你就會知道的。」

「知道……什麼?」
「你會知道──」Sonya頓了頓,最後緩慢地嘆息,「你就會知道……他是多麼地愛著你,Thomas。」
Thomas愣愣地望向那雙溫柔的眼睛,他看懂了其中的真摯和哀傷,但他沒能聽懂Sonya所說的話。
然而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

「……但他說恨我。」Thomas喃喃著,他後退了一步,掙開Sonya的手,瞪視著被他踩出足跡的沙灘,「他恨我,他只能恨我。」
「Thomas──」
「他只能恨我,他只能……」Thomas踉蹌地退步,他用顫抖的手摀住臉,艱難地喘息,「他不能這麼做。」

「Thomas?」
Sonya憂慮地看著Thomas顫抖而失控的樣子,似乎想要上前安慰對方,但Thomas的動作更快。Thomas放下雙手,露出自己滿佈淚水狼狽不堪的臉,他用破碎又控訴的目光看向Sonya,就好像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那樣。
「為何妳要那麼說?」
「Thomas?」Sonya問,「你到底──」

「他不能這樣,他不能。」Thomas拚命搖頭,「他怎麼還能愛我呢?在我對他做了那種事之後──」
「Thomas!你到底在說什麼?」
Sonya又氣又急的語氣終於驚醒了他,將他從那段彷彿漩渦般深不見底的回憶中扯出,他對上Sonya擔憂的眼神,他苦笑。

「什麼事也沒有,」Thomas粗魯地用袖子抹掉眼淚,違心地說著他們都不相信的話,他知道不能讓Sonya再察覺到更多了,「什麼也沒有,我只是……他當然愛我們的對吧?畢竟我們是朋友。」
Sonya靜靜凝視著Thomas難看的微笑,用哀傷的目光。
「Thomas……不只如此,一直都不只如此。」

「如果你仔細看了,就會明白的,」Sonya緩慢地、一字一字地道,「你會明白,那是深愛一個人的眼神,比夥伴、比朋友更多。」
「你應該要知道的,不是嗎?」
「其實你一直都知道──」

Sonya直視著Thomas,而那眼神幾乎刺痛了Thomas,讓他的心臟開始震顫,他害怕聽到這些話,他害怕Sonya即將告訴他的那些,那些他以為自己能夠一直矇住眼睛、假裝不曾存在過的真實。
「你一直都知道的,Thomas。我的哥哥,Newt他愛著你呀。」


0-14

Thomas從沒想過自己會做出這麼丟臉的事。
他逃跑了,他從海灘上、從Sonya身邊逃開,沒有回頭,不顧身後女孩焦急的呼喚。他埋頭奔跑著,跑向山丘,跑進樹林裡,任由那些叢生的樹枝刮傷自己也沒有停下腳步。

最後他來到某個他從未來過的懸崖邊,扶著歪斜的樹幹,疲憊而劇烈地喘息,他的雙腿因為奔跑而發顫,讓他幾乎無法好好地站穩。眼前的視線模糊不堪,那是淚水,是從他疼痛到幾乎窒息的胸腔中噴湧而出的悲傷,他徒勞無功的用雙手試圖抹去,卻怎麼也擦不乾淨。

他的心彷彿破了一個洞,再也填不滿,而那處始終空空落落的,就好像缺席了一個十分重要的存在。一直以來他都不明白那是為什麼,那些扎根在他內心深處、在黑暗之中翻湧著的情緒究竟來源何處,但現在他似乎終於有了解答。
是Newt,Newt,一直都是Newt,是這個人。
「我很抱歉,對不起,我……」他破碎地嗚咽著,「Newt,Newt……」

他不知道,Newt原來愛著自己。
Thomas想起Newt的雙眸,想起那雙深深凝望著自己時,總是藏著讓人渴望沉溺的溫柔、藏著那麼多欲言又止情緒的眼睛。

不,他是知道的。
他知道的,在他扣下板機之前,他從那個人的眼底看見過的,那麼多的心碎與懇求,彷彿在期盼他最後一個眼神的凝望。
他其實是知道的。
Newt愛他。
而他從未嘗試去解讀,也從未給予過回應。

「但我殺了他……」
他開槍了,他閉緊了雙眼,他舉著被Newt緊緊握住的手,他扣下板機。
「Newt,Newt……」
他殺了一個深愛著自己的人。

Thomas倚靠著樹幹滑落,將臉埋進雙膝間,他顫抖著、啜泣著,為了那些他再也尋不回的。
他想起Newt最後凌亂而狼狽的模樣,想起那個人失控地朝自己大喊大叫的樣子,那些令人傷痛的話語,那些蘊藏著淚水的眼神;他想起落在耳邊的呢喃,那麼失落而破碎的語調。
他想起Newt握住他手的力道,想起Newt關心他的神情,想起Newt總會下意識尋找自己的舉動,他想起Newt的笑容。

在幽地中、在斑駁的樹蔭之下,在他於晨曦中醒過來時,在他迫切地需要誰來幫助他時。
是Newt,那麼多那麼多的,給予他支持與安慰的,總是Newt。
他想著那頭燦爛而溫暖的金髮,想著那人勾起嘴角時的弧度,想起那人說話時壓低的好聽腔調。
那麼多的、讓他感到安全而平靜的時刻,都來自那個人的陪伴。

是Newt。
是從不知何時起,就開始用那麼深沉的、近乎絕望的情感愛著他的Newt。

而他居然從未認真去察覺。
「我很抱歉,」他喃喃著,輕輕眨動著眼睛,感受劃過臉頰落下的冰冷,「Newt,我很抱歉。」
他鬆開自己捏緊的掌心,怔愣地望著自己斑駁的掌紋。
他終於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0-15

他發見自己躲在黑暗窄小的空間中,接著有人點亮了燈,那光線太過刺眼,讓他有好幾秒看不清眼前的東西。在他重新睜開雙眼後,他看見了Newt。
小男孩Newt和一個金髮的女孩相擁著哭泣,他認出了那是Sonya,而他們身旁還有另一個Thomas不認識的黑髮女孩。

他們全都躲在衣櫃裡,Thomas猜測這或許是個偷偷進行的會面,為了這對被迫分開的兄妹。
Newt緊緊地擁抱著Sonya,用幾乎讓Thomas心碎的表情在哭泣著。

他安靜地看著這一幕,不敢試圖去打攪,直到眼前的景象開始模糊,陷入了混沌的黑暗中。許多零碎的畫面閃過,太快也太迅速,Thomas試圖用腦袋抓住那些光點拉近,但這舉動卻讓他的頭感到疼痛不已,他看著那些光點、那些他認識或不認識的人的畫面不停閃過──
然後視野又逐漸變亮了,他發現自己來到一個巨大的空間,裡面有整排的桌子、無數張坐著男孩們的椅子,燈光明亮,他們的桌上擺著吃到一半的餐盤,Thomas猜測這裡大約是個食堂。

他無措地環顧四周,直到感覺自己被誰緊緊地擁抱住。
他聽見模糊的、充滿喜悅的話語,而直到對方願意鬆開他後,他才終於看清楚了,那是Newt,是掛著燦爛到足以令他晃眼的微笑,對他露出欣喜與歡迎的Newt。

那瞬間他開心得差點哭出來,他試圖拉住Newt的手,想要將這個人留在自己的夢境中久一點──然而那些景象又再度扭曲了起來,他錯過了那隻手。
許多的光幕閃過他眼前,像倏忽即逝的流星尾巴所拖長的光芒,他看見Teresa調皮地向自己眨眼,看見自己站在迷宮中央仰起頭,看見Alby和Minho相視而笑,看見Gally將雙手搭在胸前的不悅神情,他又看見了Newt。

男孩們排著長長的隊伍,正等著陸續接受醫療測試。Thomas瞪著那些閃著金屬光澤、看起來銳利又恐怖的儀器,他的目光移到坐在病床上的Minho身上,掠過了對他和Teresa吼叫的Alby,他望向排在隊伍後面的Newt。
Newt的神情顯得憤怒又扭曲,那目光中充盈著滿滿的挫敗與受傷,就彷彿Thomas對他的朋友們做出了什麼糟糕至極的事情。
「不。」他呢喃著,幾乎要落下眼淚。

別這樣,這不是他的錯,他並不想要這樣──這一切全都是WICKED的錯,他從沒想過要背叛他的朋友們,他絕對不願意背叛他們的。
他看著Newt深深地注視著他,而後緩慢地、那雙眼中閃爍的光芒熄滅了,那個人最後移開了目光。
「不。」Thomas哽咽著,他想要走上前,想要解釋,他想向他們道歉,想要懇求他們不要放棄他──

然而他的身體被控制了,一股冰冷而殘酷的機質物從他體內、他的腦袋流竄過去,讓他無法說出那些話,讓他動彈不得。
他看著他的朋友們被一個一個的帶走,Minho,Alby,還有Gally,而排在最後的是Newt。
金髮的男孩在路過他身邊時,甚至沒有抬起頭來看他任何一眼。

不──
別帶走他──
不要是Newt,拜託了,別是Newt──
「他不是免疫者!他不是!」Thomas在最後哭喊出聲。

眼前的一切再度變得模糊起來,Thomas崩潰地將自己蜷縮起來,他無法承受起更多,他也不想再看見這些令人痛苦的回憶,他想拒絕,他想逃開,但最後,那些畫面又於他眼前清晰地展開了。
他在一個小房間中,他的雙手不停地按著平台上的控制鈕,讓那些畫面一個又一個地從屏幕上閃過,最後那些畫面停下,停在那個人身上。
那是Newt,面無表情的、仰望著天空的、停在迷宮走道裡的Newt。
他看著眼前屏幕上的畫面,突然就知道了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事。

不、不要是這個──
他看著Newt開始攀爬,用有力的雙手抓住那些翠綠的藤蔓,踩在石牆上不停地向上爬去,他看著Newt時不時地停下,仰望天空與地面的距離,直到最後他停下。
他看見Newt偏過頭,對著屏幕──那隻始終監視著他們的甲蟲說話──而他只能努力從這個人的口型來辨認他究竟說了什麼。
Newt詛咒著WICKED,詛咒著他們,詛咒這個世界。

他將手貼上屏幕,他聽見自己在叫喊、在尖叫,他看見Newt毅然決然地讓自己從石牆上掉落,那頭蓬鬆的金髮被微風拂過,男孩展開雙手的模樣彷彿在朝自由飛翔──
他看見Newt落入地面,掉落在這個令人絕望的世界之中。

他崩潰地用雙手抱住自己的頭,跌跌撞撞地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停下、停下這些,別再讓我知道更多──Please,Please……」
就像是聽見了他痛苦地的哀求,周圍緩慢而凝固地陷入了濃重的黑暗,他祈禱,這次他的夢境不會再明亮起來,不會再讓他看見任何東西。

──然而這個世界總是如此地殘酷,當他睜開眼睛時,他發現自己仍然在這個房間裡,他正坐在椅子上盯著屏幕,透過監視器看著他們。他看著迷宮裡的所有人,然後他將鏡頭轉向Newt,凝視著Newt空洞而蒼白的神色。
他張口,並且聽見自己用堅定的語氣將那句話說出口。
「──I’m coming for you,Newt。」


0-16

他躺在草叢中,久久地沒有動彈,只是就這麼仰望著夜空中偶爾微弱閃爍一下的星辰。
他淺淺地呼吸著,那每一下都令他的肺部疼痛難耐,而他的心臟彷彿也緊縮成一團,感受到了那陣揮之不去的痛苦。
他閉上眼睛。

原來他是為了Newt進入迷宮的,為了沒有免疫的Newt。然而他都做了些什麼?
他害死了那麼多人,他害得Newt被迫進入這個被病毒汙染的世界,他害Newt得到閃焰症,他害這個自信又溫暖的人逐漸變得失控而瘋狂。
他做錯了那麼多。
他失去了他最重要的一切,Teresa、Alby、Chuck,還有Newt。
他失去了他們,而最終他也沒能拯救Newt。

Newt,Newt,Newt。
他側過身,蜷縮著,將握成拳的手置於胸前。
他喘息著、痛苦地嗚咽著。

「Newt。」他唸著那個人的名字,而後緩慢地睜開眼睛。
他想了很多,那些紛亂的想法塞滿了他的腦袋,讓他的腦殼痛得幾乎要爆炸;然而他又什麼都沒想,他放任自己的思緒變得空白,只有一個人,只有一個淺淡的笑容浮現其中。
他想念這個,他想念Newt的微笑,他想念Newt在他徬徨不安時,總會如期而至的安慰。

他想了很多很多,最後那些凌亂的想法逐漸凝聚成一句堅定的話語。
他要把Newt找回來。
他要回到那個糟糕透頂的世界,回到丹佛,回到那條他們錯身而過的街道上,他要找回Newt,即使他找到的只會是一具冰涼的屍體,那麼他也要將那個人抬回他們的家。

他要在山丘上,在看得到海岸、開滿花朵的坡道上,讓那個人在此沉眠。他不能讓Newt永遠地睡在那個孤孤單單,什麼人都沒有的地方。
「你會喜歡這樣的吧?Newt。」他用手背抹掉那些浸濕臉頰的淚水,嘴角淺淺地勾起。
他會親手為那個人刻下石碑,刻上短短四個字母的名字,他還能每天來這個地方,就只是給Newt送些他從未有機會看過的鮮花。

他再次說出了那句話,那句在他夢中浮現,被他脫口而出過的、最真摯堅定的話語。
「I’m coming for you。」





-tbc

感受到了巨大的、難以彌補的、令人心碎的疼痛──
前傳的糖全都是玻璃渣,
好痛,
寫得好痛啊(哭

但是下一章我們終於可以找回他了,終於。



以及《Behind The Story》本宣→點這
然後上一本《You Are The Reason》淘寶通販現貨已上架!


最後,BGM來一起瞭解一下哦QQ:

F.I.R-我們的愛


回憶裡想起模糊的小時候 雲朵漂浮在藍藍的天空
那時的你說 要和我手牽手 一起走到時間的盡頭

從此以後我都不敢抬頭看 彷彿我的天空失去了顏色
從那一天起 我忘記了呼吸 眼淚啊永遠不再 不再哭泣

我們的愛 過了就不再回來
直到現在 我還默默的等待


(虐爆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