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 Come Flooding Back(1)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本篇是《Behind The Story》的番外!!!同樣原著小說衍生,內容涉及小說正傳三部及前傳TFC的劇情。在《Behind The Story》中我說了,想寫一個不直的Newt,而在番外中我想寫一個逐漸發現自己不那麼直的Thomas。並且最後會給他們一個HE。文章前面的數字無意義,只是想跟正文一樣假裝一下有第四部小說(謎

正文章節:(1)  (2)  (3)  (4)  (5)  (6)  (7)

番外章節:(1)




0-1

起初Thomas以為這又是個夢境,和那些斷斷續續出現在他記憶中的一樣,他會看到年幼的自己,看到溫柔而心碎的母親,看到和自己一樣被WICKED訓練著的Teresa。
但這顯然又是個未曾出現過的場景,他發現自己站在某個堆滿雜物的儲藏室裡,獨自一人,就連Teresa也不在。而他專注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就好像這一幕曾經是他記憶中極其重要的存在。

彷彿聽見了他內心的期盼,在下一秒,那扇門被推開了──褐色頭髮的女孩最先鑽進來,朝他展開微笑;接著是皮膚黝黑的男孩,Thomas訝異又激動地認出那是Alby,朝著他點點頭;然後是黑髮的男孩,那是Minho,當然地;Thomas幾乎可以猜出最後一個進來的會是誰──那頭無比燦爛卻比他見過要短上許多的金髮,男孩朝他咧開大大的笑容,而他看著年幼的自己朝那人跑去,看著他們親暱地、像最好的朋友那樣擁抱。
他無法抑制地羨慕著夢境裡的自己,他看著那個男孩Newt淘氣地揉亂了男孩Thomas的頭髮。彷彿也感受到了來自對方溫柔的拍撫,他的心臟像被毛茸茸的翎羽給搔癢了,引來一陣陣的酸軟。

他在夢裡呼喚他們的名字,Newt,Alby,Minho,Teresa,然而他們誰也沒有給予他回應。
而他終於忍受不住地落下眼淚。


0-2

他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被海風吹得微微擺盪。
有好幾秒他只是就這麼躺著,仰望還未完全亮起來的天空,讓自己陷入吊床的布料之中,完全不想動彈。

他在內心裡再度呼喚他們幾個的名字,Teresa,Alby,Newt。他閉上眼,任由淚水沾濕自己的臉頰。
他想起Teresa凝視著自己的藍色眼睛;想起Alby拍他肩膀的力度;想起Newt,他想起Newt那頭總能融進陽光的頭髮,想起那人總是微勾著的嘴角,接著又想起自己扣下板機後的那聲槍響。
就像每一次的那樣,他希望自己再度回到那個時刻裡,而這次他會選擇扔下那把槍,抱緊他的好友,用盡一切努力來挽回這個人。

這是他第一次夢見年幼的Newt和Alby,而他從沒想過,原來他們都曾經是朋友,他,Newt、Alby和Minho,在他們於迷宮幽地遇見之前,原來早就相識。
他慶幸著,卻也對這樣的事實感到更多地哀傷,因為不論有再怎樣深厚的感情,他們都已經錯過。


0-3

距離他們來到這處與世隔絕的天堂已經過去一週,期間Minho擔任起了組織者的角色,讓這兩百多個人各司其職,有些人蓋房子、有些人播種、有些採摘食物或捕獵,有些留在營地裡照顧那些年紀較小的孩子。
他們在通過平運,燒掉那幢木屋後,才發現有大片的物資被堆積在山崖邊的某個洞穴中,有日常用品、簡單的器械、保暖衣物、乾糧及足夠讓他們開始新生活的資源。令人難以想像,這居然會是WICKED留給他們的,在經歷了這一切之後。

Thomas有時會思索過去,他回想那些發生在他和朋友們身上的事,也攫取自己模糊斑斕的記憶,他發現他再也無法對WICKED做出明確的定義。他只能慶幸,這些都已成為過去。

所有的人都逐漸投入了新生活,滿懷熱情地探索這個新環境,將那些曾經失去的努力淡忘。Thomas也在適應著,即使他發現這對他來說比任何事都要困難。
他始終覺得自己失去得太多,Alby,Chuck,之後是Newt,甚至連Teresa也沒能在最後活下來。他會在每晚,在營地變得安靜無聲,只有燭火搖曳在黑暗中時悄悄地思念他們。

偶爾他會靜靜地走到海灣,攀上峭壁,尋找能夠獨處的機會,就只是望著這片美好的風景,然後去回想他們每個人對他說過的話。
他不曉得自己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忘記,尤其當那些他以為不曾存在過的記憶開始逐漸復甦時。


0-4

這似乎又是另一個夢境了,Thomas冷靜地想,並近乎貪婪地逼自己凝視著眼前的畫面,試圖將這些人的身影深深地刻進腦海。
他們走在幽暗的長廊中,小心翼翼地摸進一個沒有人的房間裡,這裡面堆放了各種各樣的機具,長長的電纜線和閃爍的燈泡讓這裡看起來充滿神祕,幾個孩子小聲地交換著彼此的意見,推測這裡原本該是什麼地方。

他聽見Teresa發出清脆而悅耳的笑聲,女孩正好奇地探索這個房間裡的每一吋;Minho指著一台跑著數據的機器要Alby過去看看;而Newt,那個小男孩Newt拉起了他的手,他們一同看向一個圓柱狀的玻璃管,那之中注滿了銀灰色的液體,閃爍著古怪的光點,有點像佈滿星輝的銀河,奇特而美麗。
他們專注的眼神中折射著玻璃管裡的銀色光芒,小Thomas向Newt說了些什麼,而對方明顯被他逗笑了起來。

「如果這是星空的話,許個願吧?Tommy。」
Tommy,原來這個Newt也是這麼稱呼他的。Thomas感受著那股流竄過胸腔的暖流,艱難地眨動眼睛。

「我希望……我希望,」他看著那個幼小的自己停頓了,像是被什麼巨大的難題給困擾住那樣,皺緊眉頭思索著,「我想見到媽媽……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和妹妹團聚。」
他看著那個Newt握緊自己的手,露出彷彿即將哭泣的微笑,他看著他們擁抱,緊緊的,像分享過最親暱秘密的朋友。
「謝謝你,Tommy。」
他聽見Newt溫柔地回應了他。


0-5

Newt有個妹妹。
當Thomas從夢中醒來時,腦袋裡仍然盤旋著的還是這個想法。

他從未聽Newt提起過。他這麼想,接著立刻意識到,他們根本記不起自己的家人,而Thomas也是在被鬼火獸螫之後才想起自己母親的。Newt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有個妹妹,或許他們在WICKED提出恢復記憶的計畫時,應該要順從的。
Thomas絕望而無奈地發現,Newt直到死亡,都沒能想起自己還有個妹妹。而從他破碎的記憶片段中看起來,那個人是如此深刻地愛著自己的妹妹,愛到露出那樣令人心碎的微笑。

他在內心裡呼喊著Newt的名字,一遍又一遍,而在每個名字後,都補上了自己最真切而沉痛的道歉。
他在從吊床爬下前,緩慢地抹掉了掛在眼角邊的淚水。


0-6

「你知道自己看起來就是個一團亂的空咚對吧?」Minho在將手中的木棍扔給Thomas時撇著嘴這麼說了。
Thomas愣愣地接過那根頂端削尖的武器,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有些尷尬地問:「很明顯嗎?」
「超級明顯,眼睛都腫起來了,愛哭鬼遜客。」Minho毫不留情地這麼說,然後轉過身,指揮其他小隊成員往各處分散開來,尋找今天的獵物。

Thomas靜靜地等著他,他們在其他人離開後走上一條安靜的小路,雜草已經被他們踩出了淺淺的痕跡,這是幾天來他們頻繁在這裡捕獵的證據。
「你又夢到了什麼?Teresa嗎?」
他們一前一後的走著,而Minho似乎終於忍不住自己的好奇。

「Newt,是Newt。」他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接著才察覺到自己心亂如麻的慌亂。他發現自己其實不是很想與Minho分享這樣的秘密,尤其是,當Minho始終不曉得那天,最後在丹佛城裡他還曾經遇到過Newt的這件事。
Minho停下了腳步,於是他也跟著停下了。Thomas知道這不是因為他們發現了獵物的蹤跡。

「老弟,我真希望我們能將他找回來。」Minho的聲音中充滿挫折與哀傷,那令他立刻就泛紅了眼眶。
不,已經不可能了,他們再也找不回來那個人。Thomas拒絕去想這件事。

「……Newt他,還有個妹妹。」他換了個話題。
「什麼?」Minho眨著吃驚的目光倏地看向他,「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們,小時候就認識了。」Thomas艱難地吸了口氣,緩慢道,「不只是我和Teresa,還有你,Alby,和Newt。當我們都還在WICKED裡面,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曾經是朋友。」

Minho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瞪著他,開闔著嘴巴,久久地說不出一句話,之後那種震驚的情緒慢慢轉變為沉重的哀傷。
「噢。」Minho乾巴巴地這麼應了,但Thomas知道這個人大概也和自己一樣,更想要崩潰地大哭一場。
「我們都是很好的朋友。」Thomas聽見自己再度這麼呢喃。

這次Minho沒有回應他,他們就這麼傻傻地站在樹叢間許久,久到彷彿過了一整個世紀般,才再度邁開腳步,向樹林的更深處前進。
那天他們什麼也沒獵到。


0-7

Thomas再度遠離人群,獨自一人跑到海岸邊。
他將鞋子放在岸上堆滿枯木的地方,赤著腳踩進細軟的沙灘,緩慢留下一個又一個的足印。他走到能夠被海水淺淺沖刷過的地方,讓自己的雙腳被逐漸地浸濕。
他遙望遠處的海岸線,在海與天空的交接處反覆尋覓,直到頹喪地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東西。

在第三天時,他們就已經明白過來這裡是座杳無人煙的孤島,沒有信號,沒有船隻,顯然也沒有另外一架平運能讓他們離開。WICKED完美地為他們打造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園地,讓倖存的免疫著們能夠安心地活下去,他們無法推測出這個島嶼的位置,更遑論離開這裡。
當然,似乎也沒人真的想過要踏出這個天堂。

在身後傳來另一道足音時,Thomas以為那會是Brenda,或者Minho,或是他所熟識的另一個朋友。
他回過頭,被那頭燦爛的金髮晃了眼,好幾秒後才真的明白過來眼前的人是誰。

「Sonya?」
Thomas困惑地看向她,女孩的神情倉皇而無措,神色僵硬地朝他擠出個笑容。
「嗨,Thomas,我……有些事情想要問你。」
「噢、噢,好的,你問吧。」Thomas同樣無措地點著頭,女孩的表情讓他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他開始反省自己最近是否太過偷懶於投入建設新家園的工作裡,甚至到讓他不太熟識的女孩為此而困擾。

「Newt和你們是朋友,對吧?」Sonya有些緊張地順了順自己的金髮,問道。
「沒錯,他是。」Thomas靜靜感受著當他這麼回應時,那股刺痛了他心臟的澀然。
「我只是……我只是想問,他不是免疫者,對嗎?」當Sonya問出口時,她的神情近乎泫然欲泣,「那個時候,我記得WICKED這麼說了,但我不是非常地確定。」
「他不是。」Thomas發覺自己的聲音和她同樣破碎。

「那麼……他到哪裡去了呢?」Sonya的眼角邊滑落了淚水,她嗚咽著,並且徒勞無功地試圖用雙手阻擋住那些哀傷,「你們在哪裡分開的?」
「……在丹佛。」Thomas艱難地回答。
「丹佛,」Sonya失魂落魄地呢喃著,「天啊,我在到達那裡的第一天就被那些人抓走了,為什麼我沒能──」

「Sonya,」Thomas輕輕呼喚著女孩的名字,他深呼吸,終於問出了自己的困惑,但他痛苦地發覺自己已經意識到了真正的答案。
那麼多的有跡可循,那麼多的相似,還有他才剛剛夢到過的真實。
「Sonya,為什麼妳要問起他?」
「我當然要找他呀,Thomas。」Sonya緩慢而哀傷地看向他,用那雙和Newt同樣溫柔的眼眸,「我想找到我的哥哥。」


0-8

他們坐在海岸邊,倚靠著不知多少年以前就被捲上沙灘,被風吹雨淋給逐漸風化的巨大枯木。他們靠得很近,肩膀幾乎相抵,但此時此刻這樣的親密或許是他們都需要的,因為他們正分享著關於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的秘密。

「我是在抵達丹佛之後,才逐漸想起來的,WICKED給我們做的那個手術真的有用,只是每個人恢復記憶的時間都不太一樣。」Sonya低語,「Harriet在第二天就想起了自己的家人,Demi花了比我更長的時間。當我想起我有一個哥哥時,我才開始意識到那會是Newt。」
「你們的確很像。」Thomas恍然地附和著。他們有同樣好看的金髮,弧度相似的微笑,那種說話時的腔調。他們是那麼地像,但卻從來沒有人看出這點。
這一刻Thomas發現自己又恨起了WICKED,因為那該死的實驗,他們全都失去了記憶;而在WICKED好不容易施捨他們回復一切後,他們卻又失去了更多。

「謝謝。」Sonya朝他虛弱地笑了笑,「我想知道……當你們分開時,他看起來還好嗎?我知道狂客會是怎樣子的,我只是……我只希望他過得沒有太糟。」
Thomas幾乎無法對女孩的話做出回應,他強迫自己想著還待在狂客豪宅時的Newt,想著大吼大叫,逼迫他們離開的、還神采奕奕活著的Newt。

「他……很有精神,雖然樣子有點糟,但是……」快說話啊,Thomas。他在內心裡尖叫著:你必須好好地撒謊,否則這個女孩將會察覺到某些注定不能透漏給任何人知道的事實,「他要我們離開,我們無法帶走他……我……我很抱歉。」
然而他還是無法控制地落下了淚水,他喃喃地重複著,「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沒關係,Thomas。」Sonya哀傷地拍拍他的臂膀,親暱地,「我的哥哥是個狂客,所以你沒有做錯什麼。」
「我很抱歉。」他哽咽著,在Sonya朝他展開雙臂時靠了過去。
這是和Newt同樣溫柔的女孩,是那個人的妹妹,但卻不是Newt。

不是那個會在晨曦中搖醒他,告訴他接下來該做哪些事的人;也不是那個會因為他受傷而緊張地蹙緊眉,要他不准再衝動行事的人。
不是Newt。
這個世界上已經再也無法找到另一個Newt了。他終於遲來地頓悟,自己原來失去了什麼,而他終將沒有機會把這些尋回。

他哭著,將那股撕裂心肺的疼痛哭出來,他感受到了女孩肩膀的顫抖,聽見微弱而破碎的啜泣。
他們同樣哭泣著,為了一個比曾經以為的還要更加重要的人;為了一個未能熟識卻記憶深刻的兄長。
這個世界總是如此殘酷,Thomas又再次地體會到了這點,而他只能將這份苦澀吞下肚,靜謐而死寂地腐爛在肺腑之間。

他們安靜地擁抱,直到夕陽逐漸往海面落下,將蔚藍色暈染成了橘紅的波光。
他們終於停止了顫抖和抽咽,當他們同時退開這個懷抱,凝望著彼此臉上相似的一塌糊塗時,都露出了不怎麼好看的苦笑。
「謝謝你,Thomas。」Sonya說。
「不,」Thomas搖頭,「謝謝妳。」
他是如此迫切地想與一個人分享這份傷痛,而Sonya碰巧是個能安靜聆聽並且感同深受的對象。

女孩再度朝他綻開淺淺的笑,她撫著自己編成辮子的長髮,目光飄向了遙遠的海平面。
「Thomas,」Sonya用微弱卻無比堅定的語氣呢喃,「我想去找他。」

Thomas感覺自己的手指緩慢僵硬了,接著是整個身體,而那股冰冷最終蔓延至他的心臟。
「我要找回我的哥哥。」


0-9

Thomas最終沒有對Sonya的話語做出回應,他無法直視女孩從期盼變得失望的眼神,他害怕那雙眼睛在得知真相後的全然崩潰。
不,如果這個世界上注定要有一個人為此而感受到徹底的絕望,他希望那只會是自己就好。

他讓女孩不要衝動,畢竟現在的他們沒有資源,沒有能夠離開島嶼的交通工具,甚至也不知道他們地處的方位。
外面還有太多的危險,狂客仍然在無限地增長,WICKED殘存的部眾或許也還未放棄尋找他們的蹤跡,他們此刻還未真正地安全。
「我們之後會找到方法的。」Thomas笨拙地撒著謊,安慰地拍拍女孩的肩膀。
「我知道了,」Sonya凝視著他 ,用瞭然而堅定的目光,「但我不會等待太久,我知道哥哥需要我。」

女孩頓了頓,歪著頭,朝Thomas綻開一個有些俏皮的微笑,「或許從來沒人知道,但他其實總是更膽小的那個。」
「Newt?」Thomas難以置信。
「噓,這是個秘密。」Sonya的笑容淡了些,語氣變得落寞,「現在我也只能與你分享這些秘密了。」

不,還有Minho、Frypan,還有很多很多與他們共同逃出迷宮的男孩,他們每個人與Newt相處的時間都比他要來得更久。他們也都是Newt的朋友。
然而Thomas沒有說出口,他不想提醒Sonya,他希望這個屬於Newt令人意外的小秘密只保留在他們彼此之間。
他努力不去思考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就好像他不曾深思過為何當他深陷於夢境中的記憶時,總會將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Newt身上。


0-10

他們沿著海岸線走回營地,期間偶爾像認識了很久的朋友那樣交談,大多聊得是關於Newt的印象。
Sonya記憶中的那個Newt對他來說是陌生的,那個比他夢境中更年幼的Newt,有著更活潑的舉止,或許因為擁有值得依靠的家人,也更敏感而膽小一點。
這麼想著,就讓Thomas對在他們遇見時總表現得堅強的Newt感到心疼。他很想見見那個不曾長大、不曾面對過這個險惡世間的Newt。

當他們終於看到營地升起的炊煙時,也同時看見了正在等待他們的人。
黑髮的女孩佇立在蓊鬱的大樹旁遙望他們,朝他們揮手,隔著這麼遠的距離Thomas無法看清對方的神情,但他很確定女孩臉上並沒有笑意。

「是Brenda,」Sonya眨眼,隨後輕輕拍了拍他的手臂,「那麼我就先離開了,Thomas。」
他們再度像朋友一樣的擁抱,有那麼一瞬間,Thomas不是很在乎別人的想法,不在乎他們這樣的舉動看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會產生怎樣的誤解。他只知道自己比想像中更需要這個擁抱。

在Sonya走遠後,Thomas向著Brenda邁步,直到他也走到那棵大樹下。他們靜默地傾聽著從營地傳來的喧鬧聲,許久沒有人率先開口說話。
Brenda始終瞅著Thomas,用一種他無法理解的複雜目光。

「所以,看來你們變成好朋友啦?」良久後,Brenda才打破了這陣頗為尷尬的沉默,她微笑,試圖讓自己的語氣顯得豪不在意。
「嗯。」Thomas看著遠處裊裊升起的炊煙,點頭,有些不確定在這種時機自己應該回應些什麼,他一向不擅長處理這種情況。

「那麼……Sonya,你喜歡她?」
Thomas困惑地轉頭,對上Brenda望過來的視線。
「我們只是朋友。」Thomas只能這麼回答。
Brenda有些分心地點點頭,皺著眉,神情看來彷彿正在思考著什麼難題。

「Thomas,我一直沒有問,也以為這是個不需要問出口的問題。但後來我發現……其實很多時候我都並不那麼確定。」Brenda在靠向Thomas的同時發出嘆息,她拉住Thomas的手,用力地捏在掌心,而後仰起頭,用充滿懇求的眼神凝視他。
「你喜歡我嗎?」

Thomas張開了嘴巴,聲音卻哽咽在喉頭中,他沒有掙開Brenda的手,因為感受到了她的顫抖。他知道Brenda喜歡自己,一直都知道,他也以為自己總有一天能接受這個堅強而勇敢的女孩。
在來到島嶼的那天,當他們坐在懸崖邊時,他沒有拒絕女孩的親吻,即使他並沒有給予回應。他想,他只是需要一些時間,他還需要一點時間去忘記其他人停留在他腦海裡的面孔。
Alby,Chuck,Newt,Teresa,還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他以為自己只是需要等待。
他以為自己總有一天能夠像Brenda喜歡自己一樣,也喜歡上她。
但他仍然無法將那句話脫口而出,就好像在他內心深處,有某種隱藏得很好的情感阻礙了他,而他還尚未發現。

他訥訥地望著Brenda,看著那雙充滿期盼的眼睛逐漸熄滅了火光。
Brenda朝他笑了笑,那笑容有些澀然,讓Thomas不曉得該如何回應,他在女孩湊過來時沒有躲開,在他們近乎擁抱時沒有推拒,但當女孩差一點能用自己的唇碰上他的時,他無意識地退了一步。
他們誰都沒有動,也沒有說話,氣氛彷彿就此凝固。

「Thomas,」是Brenda先打破了這股死寂般的安靜,她的語氣溫柔,但Thomas沒有錯過那其中隱藏的傷心與破碎,「這是你第二次拒絕我啦。第一次是因為Teresa,那麼這次呢?」
「Brenda……」Thomas試圖去握住對方的手,卻被女孩閃身躲開了。
「好好把自己的心看清楚,Thomas。」Brenda收斂起了脆弱,瞪大眼,抬起手,用力且憤恨地戳了戳Thomas的胸膛,力道大得讓他不得不後退好幾步,「你呀……真是個傻瓜。」

「Brenda,我,」Thomas無措地甚至不曉得要將雙手如何擺放,他的內心有些酸澀,有些茫然,更多的卻是一種讓他不明白的解脫。他忍下了那些紛亂而至的思緒,望向眼前的這個人,「我很抱歉。」
Brenda朝他搖頭,苦笑著,再度搖了搖頭,她用力拍拍自己的臉頰,甚至都不願再去看Thomas的神情,她轉身背向Thomas。
「我們該回家啦。」她輕聲說著,鼻音有些濃重,「要是你再錯過晚餐,Minho很有可能會殺了你的。」

「我知道。」Thomas望著Brenda邁開腳步,逐漸走遠的身影,他吸了口氣,這次終於曉得自己該說怎樣的話。
「謝謝妳,Brenda。」
女孩頓了頓,在原定停留了很長的時間,她沒有回頭,只是看似灑脫地朝他揮了揮手,並且漸行漸遠。

Thomas有些落寞地望著Brenda的背影,他清楚明白自己錯過了什麼,這有些令人懊惱,同時也讓他覺得抱歉,但他沒有感受到後悔的情緒。
他垂下頭,望著自己佈滿傷痕與粗繭的掌心。
「我需要知道……這究竟是為什麼。」
他必須弄明白,在他內心深處盤根糾結的那道身影,這股濃烈且悄然滋長的情感,究竟該屬於誰。




-tbc
好的番外,
努力寫著Tommy的內心戲,
和他自己其實都並不明白的那份深刻情感。

以及《Behind The Story》本宣→點這
然後上一本《You Are The Reason》淘寶通販現貨已上架!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