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 Behind The Story(7)完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完全的小說劇情衍生,我把所有我想寫的原著Newtmas部分都寫了一遍,關於Newt在其中的角度,以及Newt的想法。就像原作者說的那樣,我覺得Newt在原著中不是直的,而我想寫寫看那樣的Newt。本篇是第三集內容,之後還會有前傳或許......文章前面的數字是[集數-章節]
然後雖然這章完結了,但會...有番外,所以不要急著拿起那把刀...!!!(逃跑

章節:(1)  (2)  (3)  (4)  (5)  (6)  (7)





3-33

他在走路。
當Newt意識到這點時,他才徹底從一片混沌中清醒過來。

天色在不知不覺中暗了下來,Newt發覺自己已經離開了剛才的街道,但幸好那群狂客夥伴們就在身邊。他不確定究竟是那群人跟著自己,或自己在無意識地跟著他們。
這裡的巷道更加凌亂窄小,房屋也加倍地破舊不堪。
其中一個狂客夥伴朝他招手,要他跟上。

他跟著那群人來到一家佔地極廣的店家門前,大門已經消失不見,且無法從字跡模糊的招牌上辨認出這是哪裡。
「保齡球館,這是我們的基地。」其中一個禿頂的男人竊笑著這麼說。
他們推搡著彼此走進去,Newt在遲疑了幾秒後才跟上。

他應該知道保齡球館是什麼的,至少他知道那是種娛樂類型的運動,但他記憶裡屬於這些常識的一切都是模糊的。
這群人顯然已經將這裡作為居所許久,裡面有著生活的痕跡,一些睡袋、棉被就散落在球道的地板上,設施殘破不堪,他們甚至拆除了幾個地方的木板。Newt合理懷疑那就是球道底端那些燃燒火堆的原料。

「你可以自己找個角落去休息,我們明天下午才實行計劃。」婦人手捧著棉被路過時對著他興奮低語,「我們都要休息,保存體力。」
Newt沒有理她,他環顧四周,走到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坐下。

他看著周圍的狂客們或聚成一團,或像他一樣選擇了孤僻的獨處。他想了想,從口袋裡掏出那條巧克力緩慢地吃掉。這東西雖然有些融化,但味道依舊很棒,至少在他有限的記憶中沒有吃過比這更美味的了。
可惜此時此刻他並沒有另一個人能夠分享。

他迅速解決了這一餐,懷抱榴彈槍,依靠著牆面,凝視著遠處火堆偶爾爆開來的星火。
他不敢在這樣的環境下睡覺,但似乎過了很久很久後,他終於還是讓疲憊的眼皮給闔上。


3-34

他在黑暗中聽見淒厲的叫喊,那令他顫抖、畏懼並且清醒過來,他睜開眼睛,拉緊自己的外套,從草地上跳起。
他的榴彈槍不見了,在轉了兩圈後,仍然沒有望見槍枝的身影,接著他才恍然意識到,他站在草地上。

這裡並不是狂客豪宅,他無比地肯定,因為攜著青草味吹拂而來的微風是如此令人熟悉,空中掛滿了閃爍的星辰,彷彿它從來不曾變成灰色一片地壞掉過。
他在幽地迷宮裡,這讓他困惑,也茫然。

他弄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下意識地,他朝離得最近的迷宮大門走去,他無視那些空蕩蕩的房舍,越過無人耕種而乾枯的田地,他來到石門前,撫著岩石粗糙的表面,向爬滿樹藤的迷宮內窺探。
這裡只有他,他清楚地意識到了這點。

或者這只是他在夢中短暫創造出來的世界,畢竟偶爾,他會回憶起幽地中的一切,他懷念這片虛幻天空帶給他們的晨曦與夕陽,他懷念樹林與草地,懷念爬滿葡萄的藤架,他懷念還在這裡時碰見的人們。
他沒有走進迷宮裡,因為知道這裡並沒有他所追隨的人。

他沿著包圍住幽地的圍牆行走,直到穿過樹林,走到Thomas最為偏愛的那個角落。
他走向那片被明顯糟蹋過的草地旁,拾起那兩張薄薄的毯子。這是他曾經在某個夜晚,披蓋於對方身上的。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樣燦爛的星空,安靜得彷彿沒有其他人存在的夜晚,與那人蜷縮著露出不安的睡顏。

他從來沒有機會在任何的情況下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或者用手拍撫對方的背脊,或者在那張佈滿雀斑的臉頰上落下安慰的吻,即使他曾經想這麼做。
而現在他已經徹底地失去了這麼做的機會了。

他將薄毯子抱在懷中,就好像他正擁抱那人。
他安靜地微笑,感受著自眼角滑落的冰涼,在這個只有他自己的世界裡哭泣,為了那些他來不及做的,並且也永遠做不到的事。

似乎這就是最後了,或許這個寂寞卻平靜的世界會是他死後的歸宿,而他發覺自己並不討厭。至少這裡有過所有人、有過Thomas生活過的痕跡,讓他能夠用餘下的所有時間來慢慢回味。
他感受著內心的顫動,讓那些悲傷緩慢地沖刷過一切,又一層層地退去,只剩淡淡的遺憾,而在最後,那些零星的情緒也化為了沉默的寧靜。

他終於放下了一切,徹底地。


3-36

他是被人推醒的,那人的動作粗魯,並且在他耳邊不耐煩地發出噪音,讓Newt在睜眼的同時不忘兇狠地瞪了他一眼。
那是個穿著破舊,帶著毛絨帽子的老人,對方用平靜的眼神看著他,目光中充滿Newt以為在這裡找不到的平靜。
「我聽說外面的警衛正在找你,或許你會想出去看看。」老人用嘶啞的嗓音說完後,不等待他回應地立刻轉身離開。

Newt被對方的話語弄得有些措手不及的驚愕,這浪費了他好幾秒才開始重新調動起自己思考的能力。
警衛正在找他。
這讓Newt有點緊張,猜想或許是那個被他搶走榴彈槍的警衛打算來報復?如果真是這樣,Newt會想辦法讓對方知道這是個錯誤的選擇。

又或者,會是他的同伴們找來了嗎?
他暗暗地期盼,卻又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
他惴惴不安地坐到已經失去功能的保齡球架上,猶豫著是否該出去看看。

然而或許是他猶豫得太久,在他回過神來時,那陣喧鬧已經來了他身後。
「是他,高高瘦瘦,有點長的金髮,並且還是昨天來的新人!」那是道刺耳尖銳的嗓音,從過度激動的語氣看來,很顯然是個狂客。

「喂!你,」另一個聲音響起,有些耳熟,Newt從模糊的印象中認出那是昨天將他帶進狂客豪宅的其中一名警衛,「你叫Newt是吧?你的夥伴說要來帶你走──」
Newt倏地回過頭。出現在他視線中的是兩名高舉榴彈槍的警衛,禿頂的矮個子與高壯的鬍子男,他們在發現Newt手中握有的武器時誇張地退了一大步。

夥伴。
他在腦海裡咀嚼著這兩個字,感受著那股侵蝕他理智的頭痛欲裂。
夥伴,是他們,是Thomas和Minho,是他的好朋友們,是他總能放心交付背後的戰友,其中一個還是他用全心愛戀著的對象。
他們來了。

Newt痛苦地按著自己的額角,瞪大眼睛喘息。
他們不該來,不該在他已經徹底的放棄一切之後。
而且Thomas,他的Tommy,Newt不曉得對方是否已經拆閱了那封信,是否已經看見了他最殘酷的遺言。

他既害怕又期盼,在感到悔恨的同時也蕩漾開來扭曲的快樂。他捏住自己顫動的手指,命令自己冷靜。
在那股流竄於脊骨間的顫慄終於緩慢地消退後,他深呼吸,決定堅持那個他於夢裡確認的想法。

他看著那兩人,做出自己最暴躁的樣子發出怒吼:「滾──叫那些傢伙滾蛋!離開這裡!」


3-38

他用複雜的心情望著那兩名警衛被嚇得跌跌撞撞地轉身,逃離這裡。他輕撫手中的槍枝,回過頭,目光空虛地落在眼前的保齡球坡道上。
他的頭仍在疼痛,似乎只要當他情緒高漲時就會這樣,Newt不曉得這是否又是病毒的影響之一。

除此之外他的胸口也在疼痛,一陣陣的,宛若針扎。他想他大概再也見不到他的朋友們了,畢竟他留下了那樣惡劣且傷人的話,但他期待他們離開,最好離得這裡遠遠的,去找個世界上僅存的美好園地,就在那處好好的活下去。

他想著朋友們的面貌,他們說話的語氣,微笑的樣子,想著Thomas的褐色眼睛,那令他感到落寞,因為他再也見不到這些了。
他閉著眼,放任自己沉浸於悲傷的情緒之中,但有東西喚醒了他。那是腳步聲,很多人的,步履迫切並且急促,正朝他而來。

那瞬間他差點被襲上心頭的酸澀逼得落下眼淚,他的心臟像被某人的手掌捧著那樣,逐漸溫暖,並且再度開始了跳動。
是他們。
是他愚蠢又固執的朋友們,是他仍然不願對命運低頭的夥伴,他們為他來了。
真是……傻。

他們怎能就這麼毫無防備地衝進一大群狂客之中,就為了一個無足輕重的他?
他又開心又生氣,他的手指顫抖得幾乎握不住手中的槍枝,他害怕回過頭,害怕聽見他們的聲音,害怕感受到他們對自己的關心。
他深呼吸,發出了激動的大喊,喊著要他們滾蛋。周圍的一些狂客被他的聲音驚醒,有些正在窺看著這邊的情況,有些則害怕地躲遠了。

Minho開口說要與他談話,並且朝著這裡走近。
這讓他的頭又更痛了,他壓低聲音,反覆說著他就該在這裡,是那些紅衣人發現了他,是他們把他扔過來狂客豪宅,而他已經決定不會離開。
Minho向他道歉,這麼做真的很傻,因為這一切從來都不是他們任何人的錯,這只是可悲命運的玩笑,而他們誰都無法抵抗。
Newt痛苦地思考著,並且緩慢地回過頭,看向他們。

Thomas、Minho、Brenda和Jorge都在,他們這幾天看來也並不好過,神情有著明顯的疲憊,這些人盯著周圍的目光裡充滿了驚懼,彷彿不敢置信世界上真的有如此爛的地方,而他們看起來就像用拖的也想把他從這裡帶離。
Minho因為他手中的榴彈槍後退了幾步,但Newt沒有挪動槍口,他需要這個武器來作為威嚇,也加深他想趕其他人走的決心。

他向他們道謝,感謝他們為了他來到這裡,同時也勸他們離開,他將自己混亂的情況告訴他們,期盼他們還有哪怕一點的憐憫──就這麼轉身離開,扔下這個已經變得無藥可救的自己。
他嘗試和他們講道理,但他知道他的朋友們不會聽進去,至少Minho就沒。那令他憤怒又受挫,他忍不住跳起來衝他們大吼,他大喊大叫地說著自己就是狂客,而所有人都該遠離他,他不希望有人看見這樣逐漸瘋狂的自己。
他希望他們記住的,是那個能讓他們信任、讓他們安心,是支撐他們前進的夥伴,而不是現在這個充滿混亂的一團空咚。

Minho被他的話傷到了,那個只憑一股衝勁做事的人露出了挫敗的眼神,看起來就像想要崩潰地大哭一場。
而他看著他們,目光移到就站在一旁,卻什麼也沒說的Thomas身上。
「還有你,Tommy。」他凝視著那雙望向自己,被哀慟的情緒給充滿的褐色眼睛,只一個瞬間他就明白了,Thomas並沒有打開那封信。

怎麼可以?為什麼?他的腦中混亂成一片。
他想著,是否Thomas早就扔掉了那封信,或是這個人從來就未將他所託付的放在心上。他感到刺痛與受傷,與此同時他也慶幸,幸好Thomas沒有看過那封信,幸好他不會看見那雙眼睛中出現對於他的怨懟。
「你可真夠膽量,敢到這裡來要我跟你一起走,真有你的。看到你我就想吐。」他用最惡毒的話語傷害著眼前的這個人,他看著Thomas的表情從驚愕變成泫然欲泣,他知道他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現在,轉身,離開。
離開這裡!他在心底朝這人大喊。


3-39

然而Thomas沒有這麼做。
Thomas就只是呆呆地望著他,用不解困惑又悲傷的語氣問他到底在說什麼。

他趕不走他,他趕不走他們。
Newt顫抖著垂下頭,彷彿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他再也做不到更多了,他想放棄一切,想要大哭,想要祈求他們帶著他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但不行,他中就不願意讓他們看見自己最悲慘痛苦的一面。

「抱歉,各位,我很抱歉。」他幾乎要對眼前的情況哭泣了,他重新抬起頭,企圖用自己的眼神將他們驅離,「你們仔細聽我說,我的病情愈來愈嚴重,頭腦已經不太正常,請你們離開。」
他在Thomas還想開口時打斷對方,他哀求他們,他拜託他們轉身離開,走得遠遠的,就只是離開這個爛地方,他還告訴他們那些狂客的計畫,告訴他們狂客打算在今天下午進攻丹佛城。
他坦白,他不希望他們看見接下來的他,他只希望他們記住他以前的樣子。

然而從來不肯用腦袋思考的Minho再度拒絕了,那令他憤怒並且暴躁了起來。
他朝他們大吼大叫,費盡力氣喊著要他們離開這裡,他甚至很高興那幾個狂客夥伴介入了其中。
他看著Minho、Thomas和那幾個狂客吵起來,甚至是互相毆打,他希望他們能夠就此撤退──然而他注意到那個高壯的狂客手中握著玻璃的碎片,那讓他舉起槍,大喊著要他們住手。
在那個男人用腳踢中婦人的背脊時,他開槍了。

這場鬧劇因為他的這一槍停止了,所有人都看向他,他的朋友,和他的狂客同類們。他們全都望著他,等待他開口。
「你們該走了,沒甚麼好說的了。我很抱歉。」

Minho仍然用滿臉的不敢置信瞪著他,而他再次驅趕他們離開,語氣中越來越多地充滿不耐和暴躁。
他看著Thomas,看著那雙深深凝視著自己的眼睛,他們的目光中同樣飽含著疲憊與挫折感,同樣都哀傷而痛苦。
他知道Thomas會懂。

而那個人真的理解了,Thomas偏過頭,躲開他的目光,Newt幾乎望見了一閃而過的微光,那會是Thomas的淚水嗎?
Thomas拉著Minho和Brenda的手,拉著他們轉過身,用踉蹌的腳步離去。
而他怔愣地望著他們逐漸縮小的背影,許久,都沒有眨眼。

周圍的狂客們在看完這整場戲後,毫不關心地再度回去做著自己的事,就好像這裡從來都沒有外來客闖入,沒有那個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狂客。
Newt頹喪地摟著榴彈槍坐倒在地面上,壓抑地用嘴角扯開了難看的弧度。
「再見……」他輕聲呢喃。

他閉上眼,最後一次回憶起他朋友們的樣貌,回憶Minho怒氣沖沖皺著眉的樣子;回憶Thomas那雙眼睛的美好顏色,回憶那人彷彿被淚水沾濕過的面頰。
他想在那上面親吻,輕輕的,只用靈魂的重量給予短暫的碰觸。
但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做到了。

「再見,Tommy。」
再見了,他曾費盡心思埋藏又無比珍重的愛。


3-41

時間的流逝飛快,但Newt就只是渾渾噩噩地坐在原地,動也沒動地。
他看著那群狂客從無所事事到開始準備東西,從各種角落摸出殘破不堪的武器,挖出他們僅存的糧食,聽著他們聚在一起發出高喊與歡呼。

他知道那個時刻已經到了。
Newt知道自己會跟隨他們的腳步跨出這個圍籬,但他不會再祈求什麼,只會放任自己跟著這些人一起,逐漸腐爛。


3-54

Newt不太清楚自己是如何走到這裡的,記憶時斷時續,彷彿上一秒他還跟著其他夥伴們撞開狂客豪宅的大門,下一刻他就發覺自己已經站到了丹佛城的街道上。
他渾身都疼,除了病毒帶給他的痛苦,還有不知何時受的外傷,或許是在奔跑時劃傷的;也可能是狂客們推擠時彼此拉扯所造成。
他不敢想像自己現在的模樣,也希望沒人能看見自己這麼狼狽的一面。

他盯著在街道上四處亂晃的狂客夥伴們,假想著自己並不是他們的一員。
他的視線並沒有焦距,直到某輛車因為被撞擊而停在他前方不遠處。

Newt眨著眼睛,發現眼前的畫面變得清晰起來,他透過陰暗的車窗看見了車裡的人,而那個人也正望著他。
他盯著那道幻影,覺得自己或許是在作夢,而眼前的那個人只是錯覺。

直到那錯覺走下車,朝他緩慢地走來。
他忽然醒悟過來,那是Thomas,不是只存在於他腦袋裡的,而是活生生的、用那雙悲傷猶豫的眼睛看向自己的Thomas。
是他寧可在此時徹底的失去自我,也不願意用這副模樣面對的那個人。


3-55

他看著Thomas傻傻地走下車,傻傻地鑽進一群狂客之中,走到自己面前。
Thomas問Newt是否還記得他是誰。
這是個愚蠢無比的問題,即使他現在離癲狂或徹底瘋狂只剩下那麼一點的距離,他也不會……不願忘記眼前的這個人。

「Tommy,我當然記得你。」他試圖露出微笑,卻任由刺痛的腦袋說出傷害的話語,他再度提起了那張紙條,並且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其實很在乎Thomas並沒有讀過自己的信這件事。
他們談話,而Thomas的語氣顯得緩慢而哀傷,似乎小心翼翼地不想要惹他生氣。他沒在生氣,他只是無法控制那股啃蝕著自己理智的狂躁,那讓他想發火,但這永遠不會是因為Thomas的原因,永遠不會。

Thomas要他跟著一起走,離開這裡,他們一起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這世上並沒有所謂安全的地方了。他悲哀地想著,然後冷靜地微笑,要Thomas離開。

他們就不應該再度遇見,他應該就這麼放任自己沉淪在混沌之中,不該清醒過來。這只會再次讓他意識到,他們之間已經沒有能夠交集的任何平行線。因為Thomas將會走向未來,擁有一個美好的生活;而他會在這裡逐漸變得瘋狂,孤獨一人。
他又想起了那張字條,他突然感到憤怒,為了Thomas從來沒有將它放在心上過的樣子,他朝這個人大吼,說他討厭Thomas,即使他知道這是個最不可能實現的謊言。

「我恨你,Tommy!」Newt朝Thomas大吼,並且繼續用這個惡毒的詞彙來攻擊眼前的這個人。然而每當他用嘴巴這麼喊出口時,都在心臟之上刻下了愛的這個字眼。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他將所有的錯都怪罪於眼前這個人,因為Thomas製造了迷宮,因為Thomas,那麼多人經歷了失去與犧牲,因為Thomas來到他們中間,才讓所有的一切開始瘋狂地轉變。
因為Thomas在他的眼前出現,才讓他陷入了這樣絕望的境地。

因為Thomas太過愚蠢,才想著能夠靠自己扭轉一切;因為這樣的愚蠢,才會在充滿狂客的街道上離開安全的車內,只拿著一把槍就走到他面前;太過愚蠢而令人心痛的天真。
他看著Thomas因為自己渾身是刺的話語而露出驚嚇與難過的神情,胸腔中升起了一股得意的疼痛,他終於也讓Thomas明白了自己一直以來所感受到的痛楚。

「你想知道我的腳是怎樣摔壞的嗎?Tommy?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沒有,我想沒有。」
他看著Thomas倉皇無措地搖頭,於是他繼續說了。他說出自己這輩子幹得最愚蠢的事,爬上迷宮的石牆,再跳下來。而他總算讓Thomas知道自己有多麼痛恨那個地方了。
他恨迷宮,恨那些殘酷的實驗,恨那創始者們讓他失去了記憶,他恨在一切都爛透了的時刻中出現的Thomas,他恨讓他經歷了從未有過的痛苦的Thomas。

讓他愛一個人愛得如此深刻,也痛得如此深刻。
Newt望著Thomas顫抖的樣子,突然抓住對方手中的那把槍,試圖拉向自己。

「現在你得做點彌補!在我變成那種食人怪物之前殺了我!殺了我!我把字條交給你,不是別人,你快動手!」
只要開槍,一切就都會結束。
再也沒有那些流竄於全身的痛苦,也沒有加諸於眼前這個人的傷害。他會死,而Thomas會繼續走下去,好好的。

他所有殘存的勇氣都用在了這一刻,他知道自己必須迎接死亡,而他早就選好了由Thomas來為他送上這最後一程。這是他唯一的私心。
他終究還是自私的,即使說著不會去爭奪Thomas,但他仍想在這個人心裡留下什麼,一道很深很深的傷痕,將自己的血和印記都刻在裡面,他想繼續這樣存在於Thomas的整個人之中。
──讓這個人即使不愛,也一輩子無法忘記。

或許病毒很早就侵蝕了他的腦,讓他失去理智、變得瘋狂,讓他豁出一切地渴望著某些東西,卑微的、深切的渴求。
他想要被Thomas記住。
不需要愛也無所謂,就算被痛恨也沒關係,他只想要在某一刻,在此時此刻,讓那雙褐色的眼瞳中只倒映出自己的存在。

「殺了我!」他嘶吼著、顫抖著,他甚至湊近了Thomas,最後一次的──就在他耳邊低語。
「Newt,也許我們可以……」
「閉嘴!你閉嘴!虧我那麼相信你!我相信你!你動手!」他已經準備好了結束這一切,就在這個時候,在他們的動作與一個擁抱那麼接近的時候。

「不行!」
但Thomas仍然在抵抗,那雙褐色的眼睛甚至都被痛苦與淚水浸滿。這讓Newt幾乎無法克制地想要吻上去,或者溫柔的親掉那些淚水,或者兇狠地啃咬那張吐出拒絕的嘴。
「動手!」Newt扳著Thomas的手腕,讓那支槍在拉鋸中慢慢指向自己。
「不行!」

「殺了我,否則我會殺了你。快殺了我!動手呀!」他威脅著在這個人耳畔說出了愛語,他的滿腔情意都在那些充滿顫抖的嘶聲之中,而他慶幸對方永遠都聽不出來。
就這麼讓他先死去,這樣他才永遠不會真的傷害眼前的這個人,而他不願也不容許──

「Newt……」對方在哽咽中呢喃出了他的名字,這讓他的意識恍惚了一秒,決定好好地記住這個微弱的腔調,彷彿在這短短的音節之中,他能品嚐出所有這個人對於他的感情。
「在我變成那些人之前殺了我!」他冷酷地命令道。
「我……」

「殺了我!」他望進那雙深深倒映出自己影子的眼睛,忽然就知道了該怎麼做。他放緩音調,就好像他們回到了迷宮裡,回到某個寧靜的早晨,當他試圖喚醒眼前的這個人時,那些未曾注意過卻隱藏了那麼多的溫柔。他說出了祈求:「Please,Tommy,please。」
他等待。
接著他聽見彷彿震動世界的巨響。

而這次他終於如願地墜入了深淵與黑暗。







-end

於是這樣,
Newt成為了Thomas生命的不可承受之重,
我覺得這是小說中的Newt所期盼的....
也是他在逐漸步入瘋狂後唯一僅有的懇求了。
是對Newt而言最好也最壞的結局,
也是對Thomas最壞也最好的結局。


但因為這篇是同人所以不會在此完結,
所以還會給他們一個番外QwQ
請等我RRRRRR
然後放下手中的那把刀!!!!(跪地懇求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