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 Behind The Story(4)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完全的小說劇情衍生,我把所有我想寫的原著Newtmas部分都寫了一遍,關於Newt在其中的角度,以及Newt的想法。就像原作者說的那樣,我覺得Newt在原著中不是直的,而我想寫寫看那樣的Newt。本篇是第三集內容,之後還會有前傳或許......文章前面的數字是[集數-章節]

章節:(1)  (2)  (3)




3-4

這天WICKED照常將他們聚集起來,帶領他們到演講廳去。每當這個時候通常他們又要聽上一場歷史課或是生物學,那些演講者會用很長的時間來闡述這個世界的歷史或者閃焰症的各項介紹,剛開始那還能吸引到他們的注意,但在幾次之後他們就沒怎麼繼續聽進去了。
總是那些千篇一律的論調,關於這世界是多麼地令人絕望,以及在這其中WICKED所做的一切又是多麼地偉大。
沒有人會真的將這些洗腦的言論聽進去,至少在經歷過那麼多的試煉、痛苦與失去後。

他們坐在椅子上閒聊,分心地想著這次的活動又會是什麼,直到那個他們已經很少看見的鼠哥推開門,將所有人的視線引過去。
那是Thomas,看起來剛沐浴過,頭髮還有些潮濕地貼在額際,衣服乾淨整潔,掛著僵硬神情的Thomas。

是Thomas。
在意識到後,所有人都站了起來,Minho大聲地喊出歡迎,就像害怕還沒有人發現這個事實一樣。他和Minho走到Thomas身邊,陸續地捏了捏這個人的手腕與肩膀來確認他真的沒事。

「Tommy,至少你還沒翹辮子。」他握緊Thomas的手,不曉得在這其中究竟用了多少的力氣。
他有些挫敗自己說不出更好聽的話,那些讓他在這二十幾天裡輾轉反側的思念,那些焦慮與擔憂。在真正見到這個人的時候,他總是無法將那些說出口。

但幸好,這個人終於又再度回到他們身邊。
那隻在他胸腔中露出利爪發出暴躁低鳴的野獸,彷彿又獲得安撫般低下了頭,暫時地。


3-5

當鼠哥佔據演講台的位置,對他們說出那番可以讓他們恢復記憶的話後,台下立刻陷入一片混亂,所有人都忙著發表自己的意見,而直到那個人從容地走下台,眾人仍然未能從這個話題中掙脫出來。
WICKED能讓他們恢復記憶?
這聽起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而Newt無法不去想像這其中不會有另外的陰謀詭計,他不信任WICKED,也不願將自己的腦袋交給對方,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再度對大腦的記憶又動上什麼手腳。

即使鼠哥用他們前半生的回憶,用那些他們已經遺忘的家人和朋友來試圖釣起他們的興趣,Newt也堅定著自己的想法。
他看著Thomas湊過來,對他和Minho耳語,說他們絕對不能做這個恢復記憶的實驗。
Minho很快地覆議,而他也表示支持。他們決定挑選一個最佳的時機來給予這些人反擊。

但整個演講廳裡似乎只剩他們還保持著足夠的理智和清醒,大部分的人在交談中選擇了願意恢復記憶的決定,那令他感到憤怒與不解。
他不懂其他幽地鬥士們的想法,不懂他們在經歷過這一切後,為何還能夠嚮往WICKED真的願意賦予他們一絲的好意,他對此根本不抱希望。

他們跟著鼠哥走出演講廳,在長廊上步行了很長一段路,而路線的複雜程度讓Newt懷疑對方可能是故意的。
直到Newt再也記不清楚來時的方位,鼠哥才用通行證開啟了一扇巨大的金屬門。那是一間巨大的實驗室,裡頭充滿讓人畏懼的實驗器材與病床。

那個人對他們解釋了接下來的手術,關於他們將會在這其中移除何種東西。而Teresa數度向鼠哥確認了對方所說的移除物,這讓所有人都知道了,在這場手術過後,Thomas、Teresa和Aris將再也無法使用他們的心電感應來與彼此交談。
Newt看向Thomas,想知道對方的反應,但那雙褐色的眼睛比他想像得要平靜,那裡面甚至閃爍著讓Newt困惑的期待。

他現在是真的很好奇Teresa和Thomas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似乎在這兩人與他們重逢後,某些一直存在於他們之間的默契或親暱就逐漸地減少了。然而這樣微小的希望還不足以讓Newt掙扎著做出衝動的事,他捏緊自己的掌心,克制住那股勃發在血液中,他越來越難理解的焦躁。
他以為這是自己在面對無望的感情時才會有的難耐與痛苦,他以為自己還是正常的,直到聽見鼠哥接下來發表的言論。


3-6

「──以下這些人對病毒不能免疫:Newt、Jackson……」

他聽見了自己的名字。
他以為自己是在作夢,或者只是分心了那麼一秒所以並沒有聽清楚,但當他抬起頭,看著Thomas面色慘白、露出彷彿即將失去一切般脆弱的表情時,他知道自己並沒有聽錯。

他的內心裡升起了密密麻麻的痛楚與恐懼,對於自己將要面臨的死亡;或者那將比死更慘,他會徹底地陷入瘋狂。
他看著Thomas望向自己的眼神,從那雙褐色眼瞳中感受出溢滿的情感,那讓他有些雀躍、欣喜卻也無比地澀然。他在這瞬間終於能夠確認,原來自己對Thomas而言也是如此地重要。
然而他再也得不到更多。

「Tommy,振作點。」他強撐著笑容,對Thomas說。
他在Thomas焦慮地吐出一長串話時將他打斷,他說謊了,說自己並不擔心閃焰症,說能夠活到現在就很好,還說著在這樣的世界裡繼續活下去也並不是什麼開心的事。

他看著Thomas僵硬的神色,知道對方也並沒有相信他所說的,但眼前的這個人還是妥協了,Thomas試圖用一個愚蠢的玩笑來為這個悲慘的話題畫下終結,那真的很傻,還特別的可笑。然而他無法笑出聲。

他懷疑自己今後還能不能繼續擁有微笑的能力──在知道自己被病毒深深地感染,並且總有一天會喪失理智成為狂客後。他還有那麼多的事還沒做到,他們還未能獲得平靜的生活,他甚至無法再與Thomas來一次篝火旁的談心,那些他所思戀懷念的一切,他都將失去。
他靜靜地聽著鼠哥繼續解釋實驗進行的方式,恍然發覺眼前的事物都在逐漸變得遙遠;或者該說,是他變得遙遠起來,就好像有層薄膜將他與其他人隔離開,而他無法再次融入其中。

他看著Teresa和Minho、Thomas的對話,聽著他們討論這項恢復記憶的實驗,他走上前,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他說自己不願意做實驗,因為那該死的閃焰症,他做手術將會有比別人更嚴重的風險──然而他自己知道究竟最重要的是什麼。他不願再被WICKED欺騙,縱使過往的記憶中有什麼值得他回想起的,在這個不知何時就會邁向瘋狂的時刻,也已經什麼都不重要了。他只想好好珍惜現在所有的,好好珍惜他所擁有的、到目前為止存在於他腦海中的Tommy。

他拉住Thomas和Minho的手臂,將他們帶離人群,來到相對安靜的牆邊。
Thomas看著他們,看著他,說他們應該要離開這裡──在機會來臨的時候。


3-7

他們來不及繼續討論那個計劃,就被鼠哥帶進另外一個房間,在這裡他們終於知道了鼠哥的名字叫作Janson。接著許多人開始接受手術,意外地,他們在房間裡看見了Brenda。
那個女孩穿著和WICKED工作人員相同的服裝,在看見Thomas時激動地走上前,與對方擁抱了。
那令Newt下意識地屏息,沒有發現自己的目光膠著在Brenda幾乎碰上Thomas耳朵的嘴唇上。他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悄悄話,但他想像得出Brenda會說的內容,無非是關於多麼慶幸他們能夠再見面的欣喜。

他很奇怪自己的鎮定,就好像在獲知自己的病症之後,他開始不在乎某些事,他不在乎Thomas會和Brenda或者Teresa在一起,他只知道Thomas會繼續活下去,而他將要瘋狂地死去。
那讓他緩慢地放棄了在一開始就未抱持過希望的期待,就好像曾經絢爛的泡泡,終究會在緩慢升空中迎來破碎。

Newt看著Teresa走近Thomas,像是想與這個人對話,但沒多久又被冷漠的Thomas給氣跑,這讓他一度想笑──他有些奇怪自己為何在這樣緊張的情緒中還能思考著這些莫名其妙的事──但當他們即將行動時,幾個警衛手持武器走進實驗室,並且將那些看起來十分危險的槍口指向他們。
他們錯失了那個反擊的機會。


3-8

他們被那些警衛推桑著走進另一個間,那是一間狹小的宿舍,除了上下舖外居然還附帶著廚房。警衛們在出去前將門鎖上,同時警告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Newt注意到瞪視著門的Thomas表現得有點奇怪,這個人使盡全力並且用了各種方式想要將門打開,那雙眼中流露出零星的絕望與恐懼令Newt警覺。

他想起Teresa說的話,在他們後來幾次的追問下,Teresa曾經透漏過一點Thomas被WICKED帶走時的情況,說那段時間裡Thomas大約是被單獨囚禁在某個房間裡。
Thomas是在害怕。
意識到這點後,Newt走到Thomas身後,開口要Thomas放棄敲開這該死的門,同時也是提醒對方房間裡面並非只有他單獨一人。

Thomas很快回頭,用那雙褐色的愣愣地注視著他,那其中潛藏著某些難以名狀的脆弱與依賴,而那樣的目光幾乎要讓他的心融化。
Newt對Thomas露出一個安撫的笑容,他知道這個人已經恢復了冷靜,而在他還想要說些什麼時,Minho的話語打斷了他們的對視。
當那雙眼睛移開視線後,他莫名地有些悵然若失。

他們三人輪流抱怨了眼前的情況,接著坐在房間裡討論著沒有意義的話題,關於他們錯過的時機;關於Brenda說的那些話;關於他們若是遵照WICKED的指示走,將會獲得怎樣的結果。
然而這個世界離恢復正常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至少那不會發生在他們現在的生命裡。他們該為自己的小命著想,至少,為眼前的這兩個人。
Newt已經下意識地將自己從那個存活名單上劃掉了,古怪的是,他並不為此感到困擾。

他們吃了點WICKED送來的食物,在這之後決定早點上床睡覺,養精蓄銳,好應付明天可能會面臨的其他狀況。
因為只有兩張床,Minho自願睡在地板上──但要他和Thomas上繳自己的棉被──這很合理;Thomas選擇了下鋪,他只好爬上Thomas頭頂的那個位置。

燈熄了,他聽著黑暗裡有人拉扯棉被、輕輕翻身的聲音,他放緩了呼吸,小心翼翼地挪動著,直到攀上床沿。他探出頭,望向睡在下方的兩人。
Minho的睡姿有些放蕩不羈,大半的棉被幾乎都沒蓋在身上,並且似乎已經迅速地入睡了,這讓Newt著實有些佩服;而Thomas,Thomas蜷縮著身體,面朝內側的牆壁,讓他無法看清對方的表情。

他想像那個人是否還在害怕,是不是又會像他曾經看過的那樣,在睡著時偷偷地哭泣,他看著這樣的Thomas,覺得他們之間的距離似乎前所未有的近,卻又仍然無比遙遠。
Newt躺回床鋪上,將雙手安放於胸前,他聽著自己的心跳,想像他和Thomas之間的高度差距消失,而他們將能夠抵足而眠。
他閉上了眼睛。


3-10

隔天,當門被推開來時,Newt已經睡醒一陣子了,他只是就這麼站在床邊,想安靜地看著Thomas久一點。

Janson大聲地宣布關於他新的決定──他們所有人都必須做恢復記憶的手術,否則事情將沒辦法繼續進行下去。
Newt是真的發怒了,他受夠了這所有一切,受夠了WICKED的假意與虛偽,他痛恨這個地方,而他恨不得一拳砸扁這個鼠哥的臉,他才不在乎這是不是有閃焰症在他體內作祟的原因,至少復仇令人快樂。

在一片混亂中他們試圖反抗,Thomas喊出了那個時機,然而結果並不怎麼好,Janson帶來的警衛人數比他們多,在最後他們仍然被那些武器制服。
Janson要Thomas先去做那個該死的實驗,而他只能看著Thomas在奮力抵抗中被拖走,他和Minho被其他的警衛壓制著,動彈不得。

那一幕幾乎讓他絕望了,他無法想像他們即將面臨什麼。回來的Thomas還會是他認識的那個Tommy嗎?或者這不過是WICKED耍的另一個花招?他們其實企圖從他們身上得到某些東西?
Newt頹然地坐倒在地上,凶狠地瞪視著那個鼠哥。

「你們可以鬆開他們了,但是武器不能放下。」Janson在這個小房間裡發號了施令,剩下的那三個警衛聽話地鬆開壓制著他和Minho的手。
「我知道你們很生氣,但相信我,WICKED所做的一切都是好的。」Janson頓了頓,像是假裝自己並沒有為他們的反抗而氣憤那樣,露出了醜陋的假笑,「就像你,Newt,假如我們能夠找到治療的方法──」

「閉嘴!我不在乎那些!」Newt衝著鼠哥咆哮,那些指著他頭的武器舉得更高了些,但他真的不在乎。
在這一刻裡他不在乎那些所謂榴彈槍的威力,他不在乎自己身染重症,他不在乎自己或許會死亡──他只想確認Thomas的安危。

Minho來到他身邊,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不確定那究竟是一個安慰或是要他冷靜下來的示意,但他的確停止了大吼。
那沒什麼意義,只會讓體力消耗得更快。
他讀懂了Minho朝他眨眼的意思,他們還不能放棄,只要找準了機會,他們必須反擊。
他們必須找回Thomas。


3-12

Thomas帶著Brenda回來了,他們用榴彈槍擊倒了兩個警衛,而他和Minho很快反應過來,將剩下的那個給制伏。
他們從Janson手中搶到卡片鑰匙,而Thomas發射了榴彈槍──朝著Janson──Newt很可惜這不是自己出的手,但他在路過鼠哥癱軟的身體時不忘狠狠地踩上兩腳。


3-13

他們在走廊上又制伏了另一批警衛,同時抓到個女警衛作為人質。
現在的情況有些古怪,WICKED似乎陷入了另外一團混亂,但他們沒有時間細想,只能繼續朝著停機坪前進。


3-14

在警鈴響起時,那個女警衛從他們手上溜了,但這並不影響計畫。他們首先來到兵器庫,然而和他們想像中的不同,這裡沒有半個人看守,甚至門還是打開的。
這或許是WICKED的另一個計劃,也或者可能是更糟糕的情況──Newt走進武器室,注意到架子上剛被取走物品的痕跡。
模糊地,他感覺出了點什麼,他猜測或許WICKED遭遇到了緊急的情況,那讓他們急著來這裡領取武器並且趕往女警衛說的另一個方向。
這很合理,同時也是可經推敲的。

他將這點指出,然而卻沒人能明白他的意思,Minho甚至回了句有什麼重要的這樣的話。那讓他有些暴躁了起來,讓他下意識地罵了Minho的蠢腦袋。
他看見對他投以震驚眼神的Minho,聽見了Thomas有些無措地詢問。

而他無法控制那股翻騰在胸腔中的焦慮與憤怒,他將那些全數發洩出來──關於他生氣Thomas總是沒頭沒腦地帶著他們四處亂竄,卻沒一個周詳的計畫;生氣於Minho總是長著顆腦袋卻不願意去用。
他知道自己說的話很傷人,但他無法控制──

意料中的,Minho也朝他發火了,畢竟這個人的脾氣一向不怎麼好。
他深呼吸,企圖平息胸腔中那股憤怒混雜著委屈、傷心、絕望的情緒,他看著Thomas望過來的那雙褐色眼睛,他知道這是自己的錯。
他說了聲抱歉,接著轉身走出武器庫。
他需要冷靜。


3-14

他在門外來回踱步,試著讓呼吸平緩,讓一頭熱的腦袋平靜下來。
那種感覺很奇怪,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一點一點地啃咬著他的理智,讓他變得暴躁而易怒,他能輕易地脫口而出某些傷害的話語,即使在內心裡他對此感到愧疚,也無法控制住當下的情緒。
他的手偶爾會不自覺地抽搐顫抖著,而他痛恨這種感覺,這總會令他想起自己已經身患絕症的事實。

他想要不顧一切地破壞,能讓他發洩出胸腔中的那股怨氣就好──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他強迫自己想起Thomas的眼睛,那雙褐色的、專注地、受傷的眼神。
他的心猛地一沉。
他想起自己剛剛也對Thomas說了難聽的話,即使他並不真的想這麼做。

這一刻他開始恨起自己,他終於理解了狂客口中的「癲狂」與「喪心病狂」這兩者的不同定義。或許他正在逐漸變得癲狂,而總有一天,他會變成理智全無的喪心病狂。
他在這股濃厚的絕望中逐漸冷靜,慢慢地,他從那種憤怒的狀態中回到現實,或者只是說,變得心死。

他認清了自己的處境,並且決定開始接受它。
至少要把其他人都救出這裡,Newt想,至少到那時候,他才能毫無顧忌地任由自己的心逐漸腐爛。


3-15

他回到武器庫,想好好地和他的朋友們談談,但Minho該死的嘴又將這機會給毀了,似乎這個人永遠不曉得什麼時候該說怎樣的話,總會輕而易舉地挑起旁人的怒氣。
他懷著那股深沉的痛苦與憤怒朝Minho揮拳了,並且理所當然地受到對方的反擊,但他半點也沒想就此停下這場毫無意義的戰鬥。他們像兩個分不清現實的孩子那樣在地上翻滾著扭打,直到Thomas和Brenda將Minho從他身上扯離。
他看著他們,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恍然覺得有條線就隔在他和其他人中間。

他再次道歉,用踉蹌的腳步拖著渾身疼痛的身軀轉身。
他不想再回到那個房間去了,那個狹小空間的氣氛總會令他發狂,他在附近的牆邊頹喪地坐下,想要穿越時空回去將五分鐘前的自己揍上一頓。
他知道自己又再度搞砸了,雖然他明明不想這麼做的,但他就是……無法控制。

就當他陷入了反覆的煩惱與懊悔中時,耳邊傳來刻意壓低的腳步聲,一個人在他身邊坐下。Newt甚至不需要回頭就知道那會是誰。
「什麼都別說。」他呢喃。

但Thomas永遠學不會善罷干休,這個人幾乎也從來沒聽過任何人的話,一直都只會愣頭愣腦地橫衝直撞。有時候Newt真的不曉得自己究竟是看上了這個人的哪一點。
他知道Thomas在試圖開導自己,雖然這方式很笨拙又令人煩躁,但他總是不願讓Thomas難過的。

他說了自己會沒事,他會把他們都給弄出去,他希望Thomas別擔心。
然而Thomas捉住了他的語病,他聽出了「他們」這個詞與中不包含著他自己。
有時候他真的恨Thomas偶爾會浮現的機靈,又愛又恨,但不得不承認被這麼關注著時,他會有種自己是Thomas最重要的人的錯覺。

他忽然間想起自己遺漏的是什麼,他對Thomas說自己要離開幾分鐘,不顧對方在身後的呼喚走遠。
Newt拐過彎,走進接待室,他在這一團亂中找到了紙張和筆。

他有些恍惚地望著紙上的空白,顫抖地寫下了Thomas的名字,一個,又一個,然後他將這張紙揉掉,又扯了張新的。
他寫了一個「我」,又寫了一個L字母,但他仍然停下了,他再度揉掉這張紙。
Newt倚靠著牆面緩慢滑落,放任自己的頭靠在雙膝間。

他無法將自己真正想寫的東西告訴Thomas,他無法想像Thomas在看見這些文字後的感想,而他最不願的就是讓Thomas為此而痛苦。他希望自己的死亡是輕描淡寫的、是勇敢的。
他希望──
Newt近乎絕望地發覺了,他仍然希望Thomas為他而痛苦,他想要,想讓Thomas記住他。
他希望由Thomas來決定自己的死亡。

他不要死於那該死的閃焰症,他不想死在瘋狂中,他想在還記得一切,還記得他所有的朋友,還記得他愛上的這個人時死亡。
他想死在那雙褐色眼睛的注視之下。

Newt扯了扯嘴角,他用左手壓著那張白紙,用顫抖的右手寫下一段話。
「Tommy大概會恨死我了。」他喃喃著,舉起手摀住了雙眼。
他沒有哭出聲,但在內心裡,他早已無法控制地落淚。

待他終於脫離那股悲傷的情緒後,他走回武器室,將Thomas喊出來。
他將那封信強硬地塞到Thomas手中──鬼知道為什麼接待室裡連信封這種東西都有──並且要對方在時機成熟的時候打開。

他在Thomas望過來的眼神中看到哀傷、迷惘與無盡的挫折感,他知道Thomas確實地為此困擾了,對此他感到有點抱歉,但他不會後悔。
就彷彿他已經做完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一樣,他不會再感到後悔。




-tbc
第三集都是...高虐.....
(邊寫邊哭都哭濕了我的書

3-8意外地發現小萌點,Tommy在小房間裡被關起來時非常害怕,並且想起了被禁閉在白色房間裡時的恐懼,直到Newt開口將他喚回現實──當望著Newt時,Tommy才終於不再害怕。

嚶,好萌!
求大家就算很虐也不要拋棄我,
繼續和我一起發現小說中的小萌點Q艸Q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