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7)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正文無差,番外斜線有意義
分級:PG-13
注意:有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是HE的中篇。大陸預售到今晚截止!通販資訊→走這
BGM:Calum Scott - You Are The Reason
章節:(1)  (2)  (3)  (4)  (5)  (6)  (7)





Gally帶領其他人回到圍牆外,在小巷中穿梭,沒多久就來到一幢小屋前。和之前Gally綁架他們去的那個停車場基地不同,這個地方顯得更加隱密也更私人。
在他們敲響門板後沒多久,一位年紀偏大的婦人面露警惕地打開門,在發現Gally時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訝。

「我以為你已經死了,Gally臭小子!」
「大概死神並不想收留我吧?」少年聳聳肩,咧開嘴笑得開心,並且顯而易見的放鬆了下來。

其他幾人悄悄互換了眼神,暗自猜想著Gally和這位婦人的關係,卻很快被拉入屋內。
這間房子的布置雖然簡陋,卻能發現一些十分溫馨的布置,像是手縫的座墊,圓角的矮凳等等,廚房的火爐上似乎正燒著什麼東西,傳來濃厚的食物香氣。這讓幾個人都下意識地嚥了口水。

「Eden夫人是我剛到這裡時幫助我許多的人,」Gally在他們各自手捧一杯熱茶,找到位置坐下後開口,「她擅長烹調,有時候會為組織送食物過去,在我還迷茫得像個孩子時開解了我。」
Minho在他說到「像個孩子時」毫不客氣地朝FryPan擠擠眼,兩人一起側過頭偷笑,很快又在Gally的瞪視下拉直了嘴巴。
「雖然她煮的食物很好吃,但更好的卻是醫術。」Gally在最後結論,同時點出帶他們來這裡的目的。

在失去了WICKED的研究人員後,或許他們需要找到個醫術高明的人來製作血清,雖然還不曉得這位Eden夫人的能耐,但他們願意相信Gally。
在安撫其他幾人後,Gally獨自進了廚房與Eden交談,說明他們的來意。時不時能夠聽見兩人爭辯的聲音傳來,那位婦人偶爾會語氣銳利地大喊幾句,偶爾又似在苦惱的抱怨,聽得其他幾人有些心驚膽跳的。
Thomas捏著手中的茶杯出神,在感覺肩膀被輕輕碰觸後偏過頭,對上Newt關心的視線。

「你怎麼了?」
「沒什麼……」Thomas頓了頓,緩慢地說:「我只是沒想到,這一路會這麼順利。」
「沒有浪費多餘的子彈似乎讓你有點失望是吧?」Newt毫不客氣地調笑,卻在之後收斂了神色,「傻瓜,我們還不曉得血清能不能真的做出來呢。假如在這裡不能成功,那麼或許我們必須與更高層的人員做接觸,那會是個更困難的選項。」

Thomas知道Newt的意思,畢竟掌握這座城市的人手裡肯定會有更多資源,醫療、技術或者傾頹的WICKED曾經擁有過的資料。但那些處在高位的人總有某些缺點,太過執著或者冷酷,他們無法保證那些人在得知Thomas的血液是唯一的解藥後,會不會做出其他瘋狂的事。
就像曾經的WICKED,那個女人Ava,或者野心家Janson做的一樣。

廚房裡的爭論似乎終於告了一段落,Eden跟在Gally身後走出來,面色嚴肅地望向他們,準確地說,望向Thomas。
Newt動作細微地挪動了自己的手,讓自己的小指覆蓋到Thomas置於坐墊的手上,這讓渾身僵硬起來的Thomas悄悄鬆了口氣。

Eden移開目光,望向窗口,望著窗外斷垣殘壁的景象,深深地嘆了口氣。
「我沒想到,你一回來就帶給了我這樣的難題,Gally。」她緩慢地說著,語氣顯露出與外貌不符合的蒼老,「但你們希望得到的東西,我的確能夠做到。」
她將頭轉回來,面對著他們,彷彿透過他們回憶著更加遙遠的東西。
「畢竟,我也曾經是他們的一員。」


*


Eden曾是WICKED的一員,這是個震驚所有人的消息,就連Gally也面露錯愕。幾個人因此提起了警惕。然而很快地,在Eden的盛情款待下,確切地說,在享用過一頓無與倫比的晚餐後,他們決定嘗試著接受這樣的安排。
Eden夫人自己與Brenda睡在一起,將剩下的兩間房留給他們。於是Thomas、Newt和Minho一起,其餘的則住在另外一間。因為沒有多餘的床鋪,他們三人將被子鋪在地上,決定就這麼席地而睡。

這天他們跨越了塞滿狂客的隧道,奔馳一路,並且步行過大半的城市,所有人都早就精疲力盡。睡在窗邊的Minho在向他們道晚安後,很快發出模糊的鼾聲。
被夾在中間的Thomas靜靜地凝望著天花板,發現自己居然毫無睡意。在煎熬了不知道多久後,他最終還是悄悄坐起,嘗試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離開房間。

在客廳裡轉了一圈後,他推開並沒有上鎖的大門,走上已經杳無人聲的街道。
夜晚的巷子裡很安靜,似乎所有的人都在沉睡,之前只在城市裡施行的宵禁似乎也延伸到了城牆外,黑暗中,只剩天上的月光與星辰還醒著。
Thomas獨自一人來到圍牆邊,沿著幾乎被摧毀大半的階梯向上爬,他將手掌貼在牆面,撫過了隨風搖擺的藤蔓。那種粗礪的觸感令他想起了迷宮的夜晚,彷彿只要閉上眼,就能再度聽見其他人喧鬧的笑聲,感受到溝火的溫暖。
他慢慢爬上圍牆的最高處,在一個看起來不那麼危險的平台上坐下,面對著閃爍著燈光的城中心。

他們的計畫很快就能成功,很快,他就能夠用自己的血液拯救這個世界上殘存的人類。明明該是令人欣喜的事情,卻只讓Thomas升起一股迷茫。
他以為自己該開心的,但事實上,他的內心仍有種深深的空虛感,一直以來他以為那是來自於負罪感,但或許不只如此。彷彿有什麼情緒在催促著他、在告訴他,他仍然有什麼事沒做到那樣。
在完成這一切之後,他就能夠開始心安理得地享受幸福與平靜嗎?

他閉上眼睛,不期然地想起那些已經離開的人們,他想起Alby,想起Chuck,想起Teresa,想起他們的笑容與他們痛苦的神情,與他們呼喚著他名字的聲音。
他也想起了Newt,想起Newt在他面前倒下的那個畫面,彷彿再度體驗到了當時椎心刺骨的疼痛,無論他怎樣伸長手臂,都搆不著的那道身影。
Thomas開始不自覺喘息,肌肉緊繃起來,他試圖讓自己從那股情緒中逃脫,但顯然並沒有多大的效果。自心臟蔓延開來的疼痛令他難以忍受地蜷縮起來,他甚至將手掌用力地砸在地上,混亂又模糊地喊著什麼,努力想讓自己清醒。

他不能再這樣了,他不想讓其他人擔心,他不希望再被Newt看見自己的這副模樣,多麼狼狽又可悲。
但在被那股比洶湧的大海還要深沉的情緒給襲擊時,他差點還是懦弱地哭了出來。然而下一秒,有人來拯救他了。

那個人摟住他,雙手輕輕拍撫他的臂膀,在他耳邊焦急地呼喚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用那種熟悉的好聽腔調。
「Tommy,嘿!我在這裡,我一直陪著你,好嗎?」
「清醒過來,Tommy。」
「冷靜點,放輕鬆,Tommy。我需要你正常的呼吸。」
「看看我,我就在這。」
「Please,Tommy……Please。」

這下他真的流出了眼淚,他大喊著NO,一邊捉住來人的袖子,將自己整個人掛上去。
「別留下我,Newt,求你,」他顫抖著,雙手緊緊地摟住這人,彷彿這麼做就能讓對方不再消失,「別死,別走,別……」
對方明顯地僵硬了一下,卻很快地又將Thomas抱緊了,這次那個好聽的聲音也開始哽咽,就在他的耳邊,「我很……抱歉,Tommy。我不會再這麼做了,記得嗎?我保證過了,我不會再留下你一個人。」
他記得。

他記得那個夜晚,在只有他們兩人的帳篷裡,Newt用那雙眼睛直視著他時,對他說出的話,那時Newt的手掌貼著他的臉頰,那力道很溫柔,並且讓他感到安心。
「Newt。」他模糊地呢喃著。
「我就在這,Tommy。」

他開始清醒,並且重新找回了對身體的掌控,他不再顫抖,卻仍然不想離開這個擁抱。這動作實在太過親密了,他知道,但不論是對方放在他後頸的手掌,或是幾乎貼在他耳邊的低語,都讓他難以抵抗,也絲毫不想抗拒。
因為這是Newt,是Newt。
是他敢放心將身後交付的對象,是知道無論如何都會追隨在側的身影,是那道始終筆直注視著自己眼神的主人。
「Newt。」他輕聲呼喚,同時將緊閉的眼睛睜開。

他望見星辰閃爍的夜空,月光明亮又美麗,離他前所未有的近,這是他幾乎從未見過的景色。
他的心臟開始了跳動,他又能再度呼吸。





-tbc
差點忘記大陸通販就預售到今晚啦!!!!
趕緊來扔一發更新><
這章是.....有PTSD的Tommy呀!!

评论 ( 7 )
热度 ( 45 )
  1. valocasia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everCodeOMG
    有时候我也会很过分地想,就应该让N看看失去他给T带来了多大伤痛,让他好好看看,这样他就不会再拿自己冒...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