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 Behind The Story(3)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完全的小說劇情衍生,我把所有我想寫的原著Newtmas部分都寫了一遍,關於Newt在其中的角度,以及Newt的想法。就像原作者說的那樣,我覺得Newt在原著中不是直的,而我想寫寫看那樣的Newt。本篇是第二集內容,之後還會有第三集和前傳或許......文章前面的數字是[集數-章節]

重...發...一...次.......
章節:(1)  (2)



2-40

Newt不記得自己是如何跪倒在Thomas身邊的,他在聽見槍響時回頭,但那已經太遲,他只看見了綻放在Thomas肩膀上的血花,而他只能僵直在原地愣愣地看著這一幕。
第二聲槍響震動了他的耳膜,他朝樓梯上望去,看見Minho和那個持槍的金髮男人滾成一團,槍枝落到了地上。Newt在確認Minho並沒有中槍並且正佔據著上風後回過頭,繼續望著躺在地上的Thomas。

「他開槍打我。」Thomas眨著眼睛,傻愣愣地這麼呢喃了。
Newt覺得他大概更想哭一場,或是乾脆呻吟出聲,Thomas的表情無比扭曲,看起來正在忍受那種可怕的疼痛。Newt想開口安慰他,或者說些什麼都好,但他害怕一開口就會讓人聽出他聲音的顫抖,他只能就這麼看著Thomas,希望能承受對方正在承受的痛楚。

Thomas發出了劇痛的慘叫,在Newt用襯衫為他止血時──那讓Newt差點就要放棄一切,但他仍然撐住了,即使他無法克制自己手臂的隱隱發顫。
「我可以把他的子彈挖出來,不過我需要火。」那是湊到他身邊的Jorge。
「我們不能在這裡弄。」他深吸了口氣,說。這裡並不安全,而且環境太過糟糕,Thomas可能會受到比槍傷更嚴重的傷害──傷口感染之類的。

解決了那個金髮男人的Minho回到他們身邊,他們決定先扛著Thomas離開這裡,那些暫時撤退的狂客很有可能還會追上他們,此時多一刻的停留都多上一分危險。
他抬起了Thomas的背,很多人也跟著伸出手來幫忙。
他們開始奔跑,而就像他預料的那樣,後面開始有狂客追上,Minho帶領一批人負責殿後,他和Jorge在前方帶路,朝他們早該去往的的山脈前進。

當他們第一次停下時,Jorge用燒紅的匕首挖掉了深入Thomas肩膀的那顆子彈,Newt注意到Thomas短暫地清醒了幾秒又痛暈過去。
他捏住Thomas的手,不想放開。
等終於甩掉了身後的那群狂客,天色已經變得昏暗。Jorge做出了原地休息的決定,所有人都拿出床單準備就地躺下,他將自己的蓋在Thomas身上,艱難地睡在這個人身旁。

偶然間醒過來時,他看見湊在Thomas身邊哭泣的女孩,那女孩握住了Thomas的手,就是他在白天裡捏過的位置。
Newt翻了個身,讓自己背對他們,而那陣擾人的啜泣終於停止。
模模糊糊地,他感覺那個女孩似乎起身離開了,那讓他鬆了一口氣。他沒有再轉回去面對Thomas,但他仔細聽著這個人因為受傷而短促而不穩的呼吸聲,安靜聽著,直到他再度陷入沉睡。


當早晨來臨,他們都醒了過來,並且開始商討接下來的行程。沒人試圖去叫醒仍在昏睡中的Thomas,事實上Thomas的情況很不好,面色慘白並且發著冷顫,對此所有人都很擔心。
Minho說他們該轉回去尋找藥品,Jorge則說那並沒有什麼實質的用處,而他支持Minho的決定,所有人都在爭執著,但他們卻討論不出一個確切的結果。

打斷他們的是一種逐漸變響的嗡鳴,那似乎是某種機器運種的聲音,他們開始四處張望,直到在遠處的天空發現一個逐漸變大的黑點。
「那究竟……是什麼?」Minho驚訝地替所有人問出口。

那是一架巨大的飛行器,外型就像船與飛機的結合,並且有著旋轉的巨大風扇,而Jorge說那是「大堡」。
「那是WICKED!」Jorge對著他們大吼。

他們此刻已經很難聽見彼此的聲音,眾人陷入慌亂之中,有些人猶豫著跑遠了,有些則崩潰地坐在地面上,Newt望著滿臉憤恨看起來像是想上去與那架飛行器上的人打一架的Minho,又將視線移到躺在地上發抖的Thomas,那個女孩跪在Thomas身邊,正在試圖對他說些什麼。
「為什麼WICKED會來?」Newt喃喃地問出口,但沒有任何一個人回答他。

那艘「大堡」的門打開了,從那之中降下了堅固的繩索,讓眾人不得以的向後退了幾步,Newt走到了Thomas身邊,Minho也擠到他們身側。
幾個全副武裝,戴著防毒面具,穿著綠色連身服的人順著繩索滑落,他們高舉看起來頗具殺傷力的武器,這讓渴望衝上去復仇的幽地鬥士們猶豫了。

「我們來帶走Thomas。」其中一個人開口了,透過面罩讓那聲音有些失真,充滿了金屬般冰冷的機質。
「想都別想!」Minho惡狠狠地瞪著他們,Newt也站到了他身邊,Aris、Frypan還有更多人也站在他們身後。
「我們必須帶走Thomas,不然他會死。」另一個人朝他們舉起槍,語氣充滿不耐,「別讓我再說第二次,滾開!」

Minho看起來仍想衝上前與他們拚命,但Newt拉住了他。
Newt的目光移向躺在焦土上痛到意識模糊的Thomas臉上,又轉回來,對上Minho向他怒目瞪視的眼神。他緩慢地對Minho搖搖頭,用很輕的語氣說:「讓他們帶走Tommy。」
「你究竟在說什麼傻話?」Minho生氣得看起來想向他揮舞拳頭。

「Tommy會撐不下去的,」Newt極度冷靜地說道,如果忽略了他捏著Minho肩膀的手指正在顫抖的話,「他必須看醫生,而WICKED會治好他的。」
「這是你說過最瞎卡的話了,Newt,」Minho深吸了一口氣,又緩慢地吐出,同時抬起手抹了把臉,「……我知道了。」
Minho向其他人揮揮手,驅趕幽地鬥士們散開,讓那些穿著連身服的人走上前。Newt仍站在原地沒有動,但他用最銳利的視線瞪著那些人,彷彿這麼做就能威脅到他們。那些人走到Thomas身邊,將女孩推到一旁,粗魯地扛起了Thomas。

在聽見Thomas的痛呼時,Newt下意識地呢喃:「輕點。」
但他知道沒人能聽見他的聲音。

他看著那些人將Thomas扛到「大堡」底下,用簡易的夾板做成擔架,讓那些繩索將Thomas拉回飛行器上。
Newt看著他們撤退,看著他們駕駛著飛行器逐漸飛遠,最後消失在天空中。

他眨了眨酸澀的眼睛,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空了那麼一角。他知道那該如何填滿,但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做出這樣的期盼。
他不曉得Thomas還能不能回到他們身邊,他害怕WICKED會再度消除Thomas的記憶,消除那些他們擁有的過往,對此他無比惶恐也感到絕望。
但最終,他只想Thomas活下來,即使他們從此將活在不同的世界角落。


2-42

他們沒有為了Thomas停下前進的腳步,照Jorge的原話,WICKED始終都監視著他們的行動,假如真的會將Thomas送回來,那麼肯定會選擇他們落腳的地點。

眾人沒有異議地繼續朝山脈前行,Newt懶得去算這中間究竟經過了多少天,總之,在他們落角於焦土中的某間小屋時,終於又聽見了那種機器運轉的聲音。
Newt率先跑出小屋,Minho緊跟在他後面,接著所有人都出來了。
他們站在烈日底下仰望天空,看著那艘「大堡」再度出現,艙門打開,一個擔架緩緩落地。

那是Thomas,是Thomas,在意識到這點後,所有人都激動地湧上前,Newt在推擠中牢牢地佔據了Thomas右手的位置。
「你還好嗎?」他問。
「他們對你做了什麼?」Minho大吼著問。
「那些是什麼人?」Frypan的語氣中有著分不清是好奇或是恐懼的敬畏。
「搭『大堡』好玩嗎?」Jorge的關注點明顯與其他人不同。

「你的肩膀還好嗎?」Newt再度問了一次。
但Thomas顯然被一口氣這麼多的問題給困惑了,他首先要Minho幫他解開仍然綑在身上的繩索,接著才跟他們走進小屋裡,緩慢將事情經過給說出來。

簡單來說,Thomas中槍這件事並不在WICKED的計畫之中,不是他們應該經歷的變項,而他們不能讓Thomas死於槍傷感染,這讓WICKED決定在實驗中途現身。
然而即使Thomas十分努力地弱化自己在這其中的重要程度,Newt仍然感覺得出,WICKED對待Thomas的態度特別的不同,從前的各種事情就已經能察覺到這樣的徵兆,而這次的救援更是讓這個事實更加明確。

對於WICKED來說,Thomas是特別的。
Newt捏緊了拳頭,不曉得自己意識到的這點究竟是好是壞。



<啥都沒有但就是被屏蔽的後續走石墨>







-tbc
幸好我分了兩半寫,下半部依舊大爆字啊啊啊!!!
以為Tommy掉線就會少寫的我仍然太天真惹!!

是說我真的很討厭第二集的一些東西啊啊!!!屍體和燈泡人都好可怕!!!!!


然後對啦分享原著裡很萌很好笑的地方:
在Teresa和Brenda見面的修羅場上,
Thomas一心只想著要找Newt講話而且也這麼說出口了──
(瘋狂大笑)
覺得Teresa和Brenda內心大概很是崩潰了!

评论 ( 6 )
热度 ( 30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