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 Behind The Story(2)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無差
分級:PG-13
注意:完全的小說劇情衍生,我把所有我想寫的原著Newtmas部分都寫了一遍,關於Newt在其中的角度,以及Newt的想法。就像原作者說的那樣,我覺得Newt在原著中不是直的,而我想寫寫看那樣的Newt。本篇是第二集內容,之後還會有第三集和前傳或許......文章前面的數字是[集數-章節]
前面的章節:(1)




2-2

Newt是在混亂的嘈雜中醒過來的,彷彿上一刻他的意識還安詳地飄盪在空中,下一秒就被猛烈地揣回令人絕望的現實裡。
許多的幽地鬥士都醒來了,他們有些人在尖叫、有些四處逃竄、大多數的人正面露驚恐地望向窗子──Newt在轉身時才終於明白他們究竟在害怕什麼。

窗外站著很多人,但那幾乎無法被稱為「人」了,他們外露的皮膚上布滿猙獰恐怖的傷疤,有些甚至爆開成噁心的膿腫,那些人的目光中沒有理智,只有無盡的瘋狂。
那些人在大吼,而那聲音令Newt感到頭就像被人用錐子鑿過般地疼痛,導致他花了點時間才終於聽清他們喊的是什麼。他們尖叫著自己是狂客,尖叫著關於殺戮或者被殺的渴望,但更多只是在發出悚然而荒唐的大笑。
──這簡直太瘋狂了。

他轉回頭去,鬆了一口氣地發現Thomas仍在掙扎著沉睡,雖然看起來非常想要脫離那個大概不怎麼美好的夢境;睡在上面的Minho已經跳下床,兇狠地瞪視著眼前的一切。
Newt迅速地離開令人眷戀的被窩,靜靜等待Thomas加入他們之中。


2-4

Newt有些後悔自己按下了電燈的開關。
眼前的這一幕宛若最深沉恐怖的夢境,數十具不知道死去多久的屍體被吊在天花板上,而他們剛剛就走在這些之中,甚至還撞上了他們。這個認知令Newt感到暈眩般地噁心,他看到Thomas踉蹌地朝他走來,面色蒼白而慌亂。
他捏著Thomas的肩膀,企圖喚回對方的注意力,卻從對方口中得知他是在擔心那個女孩。
那瞬間Newt的內心有些複雜,但他強壓下了那些在此時不該有的情緒,開始跟上眾人尋找的腳步。

他們敲開那間Teresa沉睡的房間,Newt在進門前瞥見了門上的字,而那不知為何讓他的心猛然一沉。
叛徒。這個字眼的定義太過詭異,Newt沒有太過放在心上,只是打定了主意以後必須多觀察那個女孩的舉動。他還沒有完全地相信她。
他們沒在廁所等到Teresa,出來的是個和他們相同性別的男孩。
男孩叫Aris。


2-6

從這個名叫Aris的男孩口中,他們得知還有另外一組和他們一樣的迷宮實驗,不同的地方只在性別。而當Thomas與Aris突然間陷入長久的互相凝視時,Newt不得不打斷他們。

「他也可以。」Thomas說。
Frypan發出了困惑,Minho為他解答──Aris和Thomas同樣也能心電感應,他們能在彼此的腦袋中對話。
「真的嗎?」Newt幾乎是瞪視著Thomas,獲得對方不太情願的點頭。

他的心情因此變得更糟了,原本有一個能和Thomas說悄悄話的Teresa就已經夠令人厭煩,現在又多了個男孩。
Newt發覺自己有些無可奈何地羨慕著他們。


2-6

他們首先在Aris的後頸發現一串文字,接著是Minho的,越來越多人去掀自己或者其他人的衣領,Newt在第一時間拉下了Thomas的。
WICKED資產。A組,實驗對象A2,被B組殺害。

Newt怔愣地鬆開手,一股惶然的恐懼讓他不敢挪動腳步,他恨不得自己忘記剛剛的那行文字,但他無法,那幾個字重重地刻在了他的腦海中,甚至連文字旁散落的那些細小的痣的位置他都記得無比清晰。
他看著Thomas轉了一圈,陸續地看了很多人的刺青,直到對方再度轉回來,他們對上彼此的視線。
「我的寫什麼?」他輕聲問Thomas,並且發現自己並不是那麼在乎。

他任由Thomas拉開自己的襯衫領口,任由對方湊近──那股溫暖的鼻息就噴灑在他的後頸,他必須費很大的勁才忍下顫慄。
「你是實驗對象A5,他們說你是『黏膠』。」
對於這個定義Newt有些困惑,而Thomas說出了自己的猜測,那個人覺得他就像凝聚了所有人的膠水……這有點甜蜜,Newt幾乎是扭曲地感到隱約的快樂。

接著Thomas問起了自己的刺青,這讓Newt垂下頭,不敢對上那雙褐色的眼睛。然而他一直都無法拒絕Thomas的要求,在最後仍然將那串殘酷的文字告訴了對方。
他想告訴Thomas不必擔心,因為他不會讓那發生的,永遠不會。


2-9

那些屍體突然出現,又在短短的時間內消失得一乾二淨了。
這些接踵而來令人難以置信的荒謬讓Newt疲憊不堪,他放棄了跟隨其他幽地鬥士們在房間裡四處亂轉的舉動,那根本就是徒勞無功,他們沒能找出任何有用的線索。
他在最後回到房間裡,找到了蜷縮在床上的Thomas。

Thomas用一種缺乏安全感的姿勢抱著枕頭,眼睫有些濕潤,Newt猜想這個人大約背著他們偷偷地哭了一場。不知為何,在這個時刻知道Thomas還能夠哭出來,還能夠疲倦地入睡,讓他緊繃的精神有了片刻的安寧與放鬆,這讓他知道Thomas還沒有到達崩潰的地步。
而只要Thomas還能繼續前進,他就願意跟隨。

他坐到Thomas的鄰床,他原本的床位上,沒有睡,只是就這樣看著Thomas的睡顏。
他想了很多很多,但在那些東西緩慢淡去後,他又發現自己其實什麼都沒在想。
時間似乎過去了很久,直到Thomas的眼睫開始顫動,微微蹙眉,看起來就快醒來時,Newt才再次站起來,站到Thomas床邊,表現得就好像他才剛剛發現這個人一樣。

「很高興知道你還記得要小睡片刻。」在那雙褐色的眼睛含著矇矓睜開時,他壓低聲音,幾乎是柔和地這麼說。


2-10

他們經歷的所有一切都為了愚蠢的實驗,而那些就是所謂的「變項」,與鬼火獸的戰鬥是變項,所有人的死都是,都是為了獲得實驗的數據。
Newt發現自己冷靜甚至是冷漠地聽著這個被Minho戲稱為鼠哥的人進行的可笑演講,他發誓假如自己手上擁有武器,而他們和這個人之間沒有隔著那道該死的透明牆,所有人都會選擇一擁而上殺死對方。

但他拉住了想這麼做的Thomas,在那個鼠哥提起Chuck的時候。只因他知道他們沒有半點勝算,而此時也並非報復的時機。
Newt聽著那人繼續訴說,關於末日及閃焰症,關於他們全都被感染了病毒,以及明日他們都將繼續開始第二階段的試驗這件事。那令Newt開始感到焦躁不安,彷彿他又回到迷宮裡那段找不到出口的迷惘之中,他知道他們即將再度陷入那種棘手而殘酷的困境。

他看看坐在他右邊,看著強忍著憤怒與害怕卻仍直直瞪視著前方的Thomas,他緩慢地放下那顆緊繃的心。
他莫名地就相信了,他們總會找到辦法的。


2-12

在所有人都陷入了與彼此的爭吵及質疑中時,Newt注意到轉身離開的Thomas,他從眼角餘光追著那道身影,直到發現對方躲進了廁所裡。
Newt嘗試應對其他人的疑問,Frypan緊張得喊著必須將所有食物都帶上;Jeff用扭曲的表情對他訴說著自己的害怕;Winston正在與旁人激動地大吼,所有聲音嘈雜成一團,那讓Newt的頭又開始疼了起來。

他注意到Minho注視著眼前的情況撇撇嘴,轉身離去,他看著對方走進廁所。
他想像Minho會在那個窄小的空間裡與Thomas談些什麼,或許唏噓眼前這混亂的情況,或許計畫著接下來他們該如何度過難關。而他發現自己也想加入。
他扔下其他人,轉身走進廁所。

Thomas和Minho靠著牆,望向走進來的他,他們看來正在進行著很普通的對話,而發現這點事實不知為何讓Newt的內心隱隱地鬆了一口氣。
「你們倆躲在這裡做什麼?」他自然地加入他們中間。

他們提到Thomas模糊不堪並且實際上沒什麼幫助的記憶,討論了關於明天的行程與安排,在最後,Newt提議讓Minho接過領袖的位置。
那並非輕率的決定,在Alby離開他們後,Newt就一直隱約有這種想法了,而他知道Thomas也會同意。相比於他,Minho總是更確定自己要什麼的那個人。
Newt看了眼雖然聽著他們的對話,思緒卻明顯不知道飄往何處的Thomas,在沒人看見的角度裡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2-15

Newt順著Thomas的聲音跑去,他有些氣惱這個人在情況未明時奮不顧身的舉動,但他沒辦法去指責。
他摸到了Thomas所說的金屬圓球,上面浸染了濕黏的液體,一股腥氣鑽入鼻翼,那是血液沒錯,那個少年死了,被這種怪異的金屬球給殺死。

他將自己觀察的結果告訴其他人,並且欣慰Minho下了個讓他們立刻往前跑的命令。Newt覺得這地方簡直詭異到極點,不論是頭頂那些莫名其妙的警告,或是金屬球這種未知的攻擊,都讓他判斷這裡不是個能安心停留的地方。
他們用盡全力向前奔跑,不久後又有一個少年被擊中,但他們沒人停下腳步。
而Newt只能悲傷地慶幸著那並不是與他關係親近的人們。


2-17

Newt和Thomas越過被攙扶著的Winston,走到Minho身旁,他們清空了布包,用床單包裹住全身,避免被熾熱的陽光給灼傷。
Minho第一個跨出地道,而Newt拍了Thomas的背,讓對方先走,他望著那道被床單包裹住的背影,不知是否因為那些光線太過刺眼的關係,有那麼一瞬間讓他的眼睛想要流淚。

目光所及是一片遼闊而平坦的焦土,沒有任何生物,也望不見綠色植物的蹤跡。即使Newt不曾恢復過記憶,他也知道這不是他印象裡地球該有的樣子,這裡簡直就像是地獄。
於是當Minho發出詢問時,他用這個形容詞調侃了回去。很快他的注意力被蹲在地上的Thomas給拉走,這個人像小孩似的舉動被Minho毫不留情地奚落了,而他沒有錯過那雙褐色眼瞳中閃過的難為情,這讓他覺得好笑的同時又有那麼點可愛。

Minho用肉眼為他們目測了安全區的距離,隔在他們與山脈之間的是座城鎮,Newt暗自祈禱那裡面不會塞滿狂客。不知道為什麼,他打從心底厭惡著那種存在。
其他人也學著他們的樣子陸續踏上這片土地,開始朝著他們的目的地前進。
他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停留及猶豫了。


2-20

那個方形的建築就好像是突然間出現在那裡的,Newt不敢置信在這之前他從未注意過。
一直縈繞在空氣中的女孩尖叫就像被按下暫停鍵那樣靜止了,與此同時,從建築物後方走出一位黑髮女孩,那很像……很像是Teresa。

「我去。」在他們還搶著爭論眼前的情況時,出乎意料卻又在Newt的預想之中,Thomas率先開口,他說出了一番犧牲式的言論,要眾人先讓他上前去看看情況。
「這簡直愚蠢,」Newt在Minho贊同這個意見時提出了反對,他害怕Thomas真的會自己一人過去,「我跟他去。」
「不!」Thomas仍然堅持,堅持要等他發出求救訊號時再讓其他人前去救援。

一股難受的情緒焚燒著Newt的胸腔,他跨前一步,還想再對Thomas說些什麼,但那人的動作更快,Thomas沒有再回頭,用幾乎是跑著的速度朝那間小屋奔去。
Newt停下了跟隨的腳步,但沒有停下用目光注視著那人逐漸遠去、縮小的背影,就好像他一直以來只能做的那樣。

Minho走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什麼也沒說。
那讓Newt有些焦慮著Minho是否得知了些什麼,但對方很快轉身離開,開始安頓其他人,只留下他有些迷惘地佇立在原地。


2-21

Thomas是跑出來的,那個人的面色難看至極,有淚水沿著那張沾滿風沙的臉流下,Newt不知道自己原來能夠看得這麼清楚。
Thomas朝他們大吼著,要他們離開這裡,因為他們此刻正深陷險境;Minho要Thomas解釋清楚,但那個人沒有再開口,也沒有等待他們,只是就這麼一直向前奔去。

Newt沒有猶豫地撿起布包跟上,他聽見Minho一邊低咒著一邊邁開腳步,越來越多人跟隨著他們,跟在那個不曾減速的Thomas身後奔跑。
他們在這片焦土上跑著,不知道究竟跑了多久,他很訝異自己居然會有如此的體力。Minho不知何時超越了他緊跟在Thomas身後,但他也始終沒讓Thomas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
在Thomas終於停下來,跪倒在地上後,他才落後了幾步追上他們。

直到雙腿不再運動,Newt才察覺到自己胸肺中燃燒著劇烈的疼痛,他大口地喘氣,甚至沒辦法去詢問Thomas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但他沒有放棄用目光關注著他們。
他的腿不太舒服,因為奔跑而急促的呼吸也讓他感到暈眩,但他強撐著沒有倒地。他聽著Minho和Thomas的對話,聽著在那間小屋裡發生的事情。

Thomas有些話沒有說出口,Newt從那雙略為閃躲的褐色眼瞳裡看出來了,有些秘密發生在Thomas與Teresa之間,而Thomas不想說。Newt能夠理解,但卻無法阻止他的心為此而隱約地感到疼痛。


2-24

閃電落下的那一刻,Newt被那股強烈的震動晃倒在地,眼前的世界成為了刺目的白,恐怖的轟鳴震得他耳膜發痛,那瞬間的世界只剩下嗡嗡的鳴響,他聽不見自己的大吼,也聽不見所有人的聲音。
Thomas扶起了他,他朝Thomas道謝,但他很確信對方並沒有聽見。他看著視線裡的Thomas接著扶起其他人,並且推著他們前進,所有人都在奮力地往前跑,與此同時還要躲開不知何時會擊落在身旁的閃電。

他無法轉頭去看Thomas有沒有跟上,但他知道對方會追上來的,他知道Thomas會沒事,他這麼祈求著。
狂風捲著沙塵,幾乎讓他們難以看清眼前的路,他不停大吼著要其他人跟上,他們艱難地穿梭在那些亮光與轟鳴中,每當落下一道新的閃電,又會有人脫離隊伍,但Newt無法回頭去看他們,死亡正緊追著他們不放。

他看著最先跑到建築物旁的Aris用手肘撞碎玻璃,帶領一些人鑽進去,而在Newt抵達門邊時,Thomas也到了,他注意到對方正攙扶著失去意識的Minho。
在他們終於都踏入昏暗的室內後,天空立刻落下傾盆大雨。

Newt還未從那段驚心動魄中回過神,他只草草地確認了大家的位置,確定Thomas就坐在自己附近,之後他靠著牆坐下,將頭埋進雙膝間。
他的聽力正在逐漸恢復,雨聲、喘息與不知是誰發出的痛吟混亂地交織在一起,那讓Newt開始頭疼,他強迫自己不再去想任何東西,他強迫自己閉上眼,不去想眼前和往後的一切。


2-25

Newt是最早醒來的,他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正處於殘破不堪的建築物內,外頭還在下著彷彿能將人砸傷的大雨,而其餘的人仍沉睡著。
他下意識地開始尋找Thomas,之後在自己左腿上找到那顆毛茸茸的頭顱。這不知是何時發生的,起碼在Newt睡著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

他靜靜聽著滴滴答答的雨聲,聽著那些雨水落在建築物、石塊以及水漥中的聲音,聽著周圍其他人的呼吸聲,Frypan睡到發出難聽的鼾聲,而Minho被雷擊中的傷顯然還沒好,偶爾還會發出疼痛的呻吟。

他垂下頭,望著Thomas皺著眉頭不甚安穩的睡顏許久,久到他幾乎以為自己會將手指放到那人的眼睫或臉頰之上,但他開始麻痺刺痛的小腿清醒了他,這之後他小心地將自己的腿抽出,用輕緩的、不打擾到對方睡眠的動作。
Thomas睡得很沉,並沒有發現自己的枕頭從柔軟的腿部換到了堅硬的地板上,這令Newt升起了一點點的罪惡感。

更多的罪惡感升起,他想到那些在焦土中與他們失散的人,那些被閃電的火光擊中,被劈得焦黑,再也沒能跟上他們的那些人。
Newt緩慢地、沉重地讓自己陷入渾沌的泥沼中,而這種感覺他十分熟悉,他曾經好幾次都感受過,最嚴重的那回,他付出了一條完好的腿作為代價。那是對於自己的無力、對未來的徬徨、對那種不知解答的空虛感,以及無邊無際的恐怖感到害怕。
他凝視著虛空中的一點,放任自己的情緒沉淪,讓那股黑暗與冰冷將他包圍。

直到Thomas醒來。
他聽著那人用笨拙的話語試圖安慰他,將他從陰暗中拉回來,這實在有些蠢,但不可否認,挺有用的。
彷彿只要注視著這個人,聽著這個人說話的聲音,對上那雙執著又堅定的眼睛,他就能夠繼續湧現出走下去的力量。


2-27

Newt握緊拳頭,看著Thomas跟那個名叫Jorge的狂客逐漸遠離他們,他感到自己的胃像被人捏成一團般難受。他轉回頭,幾乎是怒目瞪視地看了一眼蹲坐在身旁的Minho,對方假裝不在意地聳聳肩,眼神裡卻閃過了抱歉的情緒。
要不是Minho衝動地和對方的首領打了一架,他們不必面對這些,或許他們能和這些還未陷入徹底瘋狂的狂客擁有一場談話,至少知道此刻的他們究竟陷入了怎樣的處境。
Newt感到焦躁,與此同時還有一股令人煩悶的怒氣。他不只對Minho生氣,他還氣就這麼讓Thomas跟著一個不知底細的人離開的自己,即使他知道Thomas做的沒錯。

等待總是煎熬的,Newt趁著這個時機將那些圍住他們的狂客看了一圈。
這些狂客大多衣衫襤褸,身材削瘦,看起來不曾飽足過一餐,但他們的手上卻握有更真實而有力的武器。
他們打不過這些狂客。Newt意識到了這點,他打了給眼色給Minho,示意對方待會不要再做事不經大腦,但他不確定Minho回給他的白眼是否真的表示理解。

十分鐘後,Thomas跟著那個Jorge走了出來。


2-29

Newt難以理解剛才的一切究竟是如何發生的。上一秒他們還坐在地板上吃著意想不到美味的罐頭,他正聽著Thomas和那個女孩對話,他不是那麼地專心──因為他的思緒還停留在女孩親暱地在Thomas臉頰上留下的那個吻──接著是一震天搖地動,從上方傳來了轟響,建築物及水泥塊開始崩塌,煙霧霎時間湧向所有人。
Newt聽見Minho大吼一聲快跑,他們所有人都跑向那條就快碎裂的樓梯,在途中轉往一條尚且完好的走道,一直跑到地板不再震動、耳邊不再傳來巨響後,他們才終於停下腳步。

「所有人都出來了嗎?」Minho扶著走道的牆吼著問,在這長廊的盡頭有顆閃爍的燈泡,這讓他們不至於全然地陷入黑暗。
Newt撐著膝蓋,來回掃視著四周,但他始終望不見那張熟悉的面孔,一股惶然的恐懼襲捲了他,讓他發不出聲音。
「Thomas在哪裡?」Minho替他問出口了,但沒有人回答,只有一片寂靜。

就在他們手足無措地瞪大眼看著彼此時,不遠處傳來了腳步聲,所有人都回過頭去看著那條走廊,希冀那會是他們期待的那個人──但不是,走出來的是那個狂客首領,是Jorge。
「你們都沒事吧?」Jorge的神情看起來就好像他剛剛和誰打了一仗。

「或許你該告訴我們這個問題的答案!」Newt發現自己極度冷靜地開口,同時跨前了一步,但Minho很快擋住他的動作,對方看他的眼神就好像他突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樣充滿驚愕。
「冷靜點,Newt。」Minho捏著他的肩膀,之後轉頭看向Jorge,「Thomas不見了。」
Jorge挑起眉毛,看了看他們這群人,「我逃開前看見了Brenda的背影……她走了另外一條路,我想你們的Thomas正和她在一起。」

「我們怎麼能保證你說的是真話?我們怎麼知道Tommy真的沒事?」仍然是Newt開的口,這讓Minho按著他肩膀的力道更重了點,但他不那麼在乎。
「很顯然我無法保證,」Jorge聳聳肩,「但假如你們想知道的話,我和Thomas談了一場交易。他要我帶你們抵達WICKED說的那個安全區,而你們──你們則會讓我獲得閃焰症的解藥。」

「我們不走,我們在這裡等Thomas回來。」Minho鬆開了Newt的肩,將手環在胸前,像是堅定自己的選擇那樣點著頭,周圍的其他幽地鬥士們也附和了。那讓Newt感到微妙的欣慰。
「別傻了!我們不可能在這裡等任何人!」Jorge翻了個白眼,表情有些無可奈何的惱怒,「如果你腦袋清楚的話,就會知道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爆炸──有人想要我們死!而我可不會留在這裡等待那些人繼續攻擊我們,不論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這似乎也很有道理,Newt看著幾個男孩對視著,彷彿更贊同Jorge的意見。

「我們不能留在這裡。」Jorge用已經決定了的語氣宣布,「我們會繼續前進──嘿!別生氣,我很肯定Brenda會帶著你們的Thomas繼續上路的,Brenda就像我一樣熟悉這裡的路線。」
Jorge舉起手擋住Minho想要衝上前的動作,同時晃了晃手中的劍,不知何時那人手裡握住了一柄劍。
「而且你們也沒有太多的時間留在這裡等候,不是嗎?」Jorge用假笑的表情說完後,立刻轉過身,往長廊深處走去。

Newt簡直想要一拳揍上那張臉,但Minho再度阻止了他,彷彿在Newt失去冷靜時,Minho就成了更理智的那個人。
「我們必須跟上那個人,」Minho對Newt說,他看著那雙黑色的眼睛中閃過掙扎與痛苦,「我們要……相信Thomas。我相信他會追上我們的。」
而Newt緩慢地鬆開了拳頭,在幾秒後,他沉默地跟上大家的腳步。


2-30

那十分艱難,在目光所及之處裡不再有那個人的身影,這讓Newt做任何事情都有些惶然,就好像他失去了勇往直前的信心與堅定。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Thomas還活著,祈禱那個人會再度跟上他們。

他所祈求的只是如此卑微的事情,他甚至願意為此放棄內心裡那些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奢望。


2-32

Jorge開始指揮他們,教他們如何在城市裡避開那些徹底「喪心病狂」的狂客,教他們如何在殘破的建築物中尋找物資及武器。
這讓Minho十分地不爽,這個人總會私下找他抱怨,而他只會聽著,然後在剩下的時間裡練習如何更靈活地轉動手中的刀刃。

以及用僅剩的理智克制地回想起Thomas的聲音,回想他的一舉一動,回想那雙褐色的眼眸。
他發覺自己的耐心正在迅速地流失,一股莫名想要撕毀一切的憤怒潛伏在更深處,渴望著掙脫束縛展開獠牙。


2-34

他們仍然沒有找到Thomas或那個女孩,即使他們已經花上許多的時間探勘城市裡的地形。
但仍然沒有,整整一天過去了,似乎他們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2-39

第二天上午他們終於有了好消息,在外出查探時,Frypan看見被三名狂客帶走的Thomas,然而他們不能輕舉妄動,因為其中一名狂客有槍。
「我知道他們是去哪裡。」Jorge說,「我們需要計畫。」
於是Newt忍下了想要立刻衝過去解救Thomas的念頭,他們詳細地規劃了救人的步驟,將所有能找到的武器都翻出來。

然而實際上的救援行動並沒有用上那些,所有在那間房子裡的狂客都喝得醉醺醺的,因為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那些人甚至沒有發現他們潛入的腳步,他們很順利地打倒那些傢伙,讓他們倒成一片。
由他們負責看守這群狂客,Minho下樓去將Thomas帶出來。雖然Newt很想接過這個工作,但他知道Minho的身手更好,而他相信Minho。

他的目光在這些東倒西歪的狂客與樓梯口不停來回,直到望見那道熟悉的身影緩慢地走出來。
Thomas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團混亂,臉色蒼白、步履虛浮,Newt猜這人大概是喝了狂客們的飲料,以致於此刻的神態和這群宿醉的狂客幾乎沒有兩樣。
但那仍然是Thomas。

直到確定了自己不會激動得哭出來,Newt才終於邁開腳步朝Thomas走去。
他微笑,朝Thomas溫和地說:「很高興你沒死,Tommy,我真的很高興。」
同時他很高興自己沒有顯露出更多的異樣。





-tbc
因為....大爆字...所以再分個兩回...乾脆還是改成數字章節了!!
好多好多想寫的東西啊啊啊以為會比第一集少的我錯了!!!!

假想著這樣對Tommy很在乎但又要一直壓抑著在乎的Newt感覺好虐阿...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