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Newtmas]短篇集(5)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清水大概是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有些電影衍生,有些AU,有甜有虐,是在噗浪上玩的跟風「空氣新刊」的點題!標題都是其他人給的,蒐集起來一起發喔~~




《到底是誰傲嬌》


Newt最受不了的一點,就是Thomas即使被無數次的叮囑了不要過度好奇,不要讓自己陷入麻煩,不要去做多餘的事──在大多數的時候,這些話基本沒有半點用處。
他看著又朝自己露出狗狗眼的Thomas,頭疼地揉起額角。

「你上次不是說了,再也不會幫Gally做在課堂上幫忙點名的事了嗎?還有,也不會幫Minho替他回絕那些女孩子,不會幫Chuck完成他的輔導作業……」Newt無奈地嘆氣,「這下好了,被歷史老師抓到,被那些女孩子賞巴掌,還害Chuck得到了前所未有低的分數──」
「嘿!那是因為Chuck在抄的時候寫錯字了,不是我做錯了習題──」Thomas不滿地抗議,直到接收了Newt凶狠的瞪視才乖乖閉上嘴。
「下次再讓自己陷入這些麻煩裡,我就再也不幫你了。」Newt翻著白眼,擰開藥水的蓋子,沾上紗布用力地往Thomas臉上那道淺紅的掌印貼去。

Thomas左閃右躲地發出痛嘶,卻在幾秒後發出傻氣的嘿嘿笑聲,被Newt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遍,擔心他是否連腦袋也被人給砸壞了。
Thomas吐了吐舌頭,才不會提醒Newt,這樣的話他早已對自己說過無數次,但下一次,當他再度讓自己身陷困難時,Newt依舊會前來拯救他。
Always。



《世界因你所拯救》


Thomas成了眾人口耳相傳的英雄,由於他貢獻出自己的血液,讓大多數感染閃焰症的患者得以從瘋狂中醒過來。那些傷害與殺戮在逐漸減少,即使天氣仍然熱得足以烤乾大地,也讓人們重新升起了對生活的期望。
他們都在說著,這個世界是被Thomas給拯救的。
不論是那些認識的、或者不認識的人們,都這樣子對Thomas說了。
Thomas總會安靜地聆聽,嘴角掛著若有似無的微笑,卻從未附和。

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是他拯救的,他並沒有那麼高貴的情操,也不曾想過要做拯救全人類的大英雄。
他只是為了某個人的死亡,在向自己的心贖罪。

拯救這個世界的人,是Newt。
一個他差一點點就能拯救,同時也是他真正渴望能從死神懷抱中帶回的對象。
但Thomas從未對誰真正說出口。



《小紅帽與大野狼》


小紅帽並不是真正有頂紅色的帽子,他只是有條很長很長的紅色圍巾,當在風沙中行走時,他習慣用圍巾包住頭,免得自己吃進滿嘴的難以言喻。
他的名字是Newt,而小紅帽則是大家調侃他時用的暱稱,雖然每次嘲笑他的人都會被他狠狠地反擊,但是人們總是有某種愈挫愈勇的性格,所以Newt逐漸地也妥協了。

「嘿!Newt,你看那是什麼?」戴著防風鏡也沒辦法遮住那兩道眉毛的Gally抬起手,眺望著遠處那個正在緩慢移動的一點。
「動物?還是人?」Minho將自己的槍枝上膛,語氣興奮,「如果是動物今晚就能加餐了!」
Newt瞇起眼望著那個逐漸朝他們接近的一團東西,示意其他人暫且埋伏起來。他拿起自己的弓箭向前走去,腳步輕盈,就像一個最好的獵人。雖然他的紅圍巾注定讓他無法在黃沙中隱蔽自己的身形,但那團東西並沒有因此嚇得逃離。

他緩慢地走近,直到近得能夠看清那個人。
沒錯,那是人──或者說,是個年紀不大的男孩,衣衫襤褸、渾身髒兮兮的,頭髮以及皮膚看起來都快被豔陽給烤乾了,那雙褐色的眼瞳中充滿了獸類的警戒,男孩甚至像個真正的動物那樣趴伏在地上,朝他露出齜牙咧嘴。

哦哇噢。Newt在腦袋中發出了一連串有些意義不明的呻吟,對於眼前的處境有些困擾。
雖然他們的身分是沙盜,但他們劫掠的對象只有那些富得流油的商賈或是販賣奴隸的走私人口,他們從不對無辜的群眾或婦孺們下手。

「真是個麻煩。」他嘖地一聲伸長手,有些粗魯地拎起男孩的後領,後者奮力掙扎,並且很快地用身上唯一具有攻擊力的武器──牙齒──用力地咬住了他的虎口。
「痛死了,快鬆口,小狼崽!」他用另一隻手貼近了男孩的面頰,在對方畏縮地閃躲時,貼上了對方的臉頰,用溫柔的力道,「……已經沒事了,放輕鬆。」
那瞬間他們的眼神對上了,男孩望著他愣了神,並且不知不覺地鬆開牙關,在望見他的微笑時,甚至像做錯事的小動物那樣怯懦地舔了舔他手掌的那圈牙印。
「嗯……好像其實是狗崽?」

他收留了那個在沙漠中流浪的孩子,之後眾人為他取名Thomas,但Newt從未那麼叫過他,他一直叫男孩Tommy,他的小狼崽Tommy。
男孩開始學會說話,學會跟著他們東奔西跑,學會使用各種武器,學會如何在乾燥的沙漠中生存下來。男孩越長越高,身材也越來越像一個真正的沙盜那樣,敏捷有力,除了他始終喜歡黏著Newt這點外。
而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後,狼崽終於成功地和他的小紅帽滾進了同一頂帳篷裡,在所有人都心照不宣並且翻著白眼表示啥都沒看見的眼神下。



《溫柔致死》


你太過溫柔,總是不懂得學會放下任何一個人。──這是Brenda曾對他說過的話。
或許現在就是那個時機了,就是Brenda對他說的,該放棄的時候。

Thomas覺得他的手重得幾乎無法扛起另一人,他的視線被還未流下的淚水給模糊,這讓他看不清眼前的路,他再次地讓Newt摔在地上。
「我很抱歉,Newt……撐著點,求你……」他用顫抖的手鉤住對方的兩腋,費盡全力試圖讓他們再繼續前進一點。
當那再度失敗時,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他無法──他不能就這麼讓Newt躺在這裡,他們必須去拿到解藥,只要拿到解藥一切就會好轉。
他不能失去Newt,他就是……不能。

當廣播剛響起時,他並沒有很仔細地聆聽,直到認出那是Teresa的聲音,對方斷斷續續的話語令他震驚,讓他手足無措,並且幾乎將他淹沒其中──卻也讓他升起一股微弱的希望。
他懷著脆弱的欣喜回過頭,對上的卻是那雙全然失去了情感與理智的眼睛。
Thomas的手腳冰冷,內心正在逐漸崩塌,他竭力地與試圖攻擊自己的Newt對抗──那非常困難,對方的力氣要比平常大上好幾倍──他們在地板上纏鬥,扭打著。

時而,Newt會恢復神智,用那雙滿含歉意與哀傷的眼睛望向他,輕輕說著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的,他總會如此回應。
接著他們又再度錯過,他揮開Newt的槍,抵擋對方想要咬他一口的衝動,在Newt幾乎將那柄插匕首進自己胸膛時推開,他躲開了接下來的攻擊,卻沒能躲開Newt拋下他的決心。

Tommy。
他聽見Newt的呢喃,看清了對方的眼神,釋然的、毫無遺憾甚至是欣喜的。
他哭了,那瞬間他終於明瞭自己做錯了什麼。

就像Brenda說的,他的太過溫柔,有時候是種殘忍。
因為他無法放下Newt,所以Newt才率先放下了他。
殺死Newt的並不是那柄倒轉的匕首,不是Newt自己,而是他。

是他的溫柔將Newt殺死了。
而他終究明白得太遲。



《貓咪咖啡店》


應了Teresa的要求,Thomas十分不情願地和對方來到最近開在大學附近,深受女孩子及愛貓人士喜愛的咖啡店。
咖啡店的坪數不大,但裝潢有種簡潔舒適的設計感,所有的座椅上都擺了軟墊,偶爾會有一兩隻貓咪伸著懶腰在那上面霸佔一個位置。
Teresa興沖沖地拉著Thomas在接近吧台的位置坐下,在選好餐點後催促Thomas去付帳,並且很快和一隻胖成球的橘色貓咪玩在一起。

Thomas拎過菜單,拖著腳步在櫃檯前數著零錢,直到他抬起頭──
他抬起頭,對上了一雙十分好看又令人印象深刻的琥珀色眼睛,那人甚至有著一頭蓬鬆柔軟的金髮,就好像適才Teresa逗弄的那隻貓咪,只是削瘦了許多。
那個人眨眨眼,朝他淺淺地彎起嘴角,「想要點什麼呢?」

「呃……噢!請給我這個和……這個!」Thomas慌忙地用手指在菜單上戳著,在對方接過那張紙時臉頰發燙,暗暗想著他們的指尖是否碰到了一秒。
「好的,這是找零。」那名店員對他說著,Thomas發覺那聲音有些低沉卻很悅耳,還是微微捲舌的迷人英國腔,「餐點都是現做的,還請稍後。」
「好、好的,謝謝。」

Thomas傻愣愣地點頭,用同手同腳的姿勢回到座位上,在對上Teresa狐疑地朝他望來的視線時,動作僵硬地抱起那隻橘貓將自己的臉埋進去。
他覺得自己迫切需要吸貓冷靜冷靜,否則很可能會朝著那頭好看的金髮下手。

Thomas不知道,在幾秒後他的臉會被那隻覺得自己被侵犯了的橘貓給抓傷,而這將引來那位火辣無比的店員前來關心,給他擦藥,並且他將會得知對方的名字叫Newt。
Thomas同樣不知道,在他離開店面前能夠成功要到對方的電話;他不知道,他們的未來還會有許多的、比他期望中更多的交集。

他當然也不知道,那個金髮少年此時此刻正悄悄看著他窘迫吸貓的樣子露出微笑。



《下雨天小倆口》


「Tommy!把你手上的一些東西交給我──」
「不用啦,Newt你撐著傘就好了。」Thomas有些手忙腳亂將購物袋拎好,同時朝身旁咧開微笑。
Newt皺眉,露出了不贊同的神情,但在看著Thomas的確沒再將東西掉落後,並沒有多說什麼。他背著自己的背包,右手撐著傘,而左手是空的。

Newt聽見Thomas愉快地哼著不成曲的調子,感受到了對方在雨天難得的好心情,雖然他不懂這有什麼好高興的──他朝身邊看去,同時讓傘面稍稍向另一人傾去,遮住了對方右邊肩膀上被雨淋濕的那塊。
這舉動沒有瞞過另一人,Thomas很快朝他瞪過來,發出抗議。
「Newt!別這樣,你也會淋濕的。」

Newt毫不在乎地聳聳肩,現在他的左肩也濕了一塊。
「不然我們手上的東西交換?」Newt知道Thomas是不會將那兩袋重得死沉的東西交到他手上的,對方總是有這種莫名的堅持,將他們身材上細微的差異與體力畫上等號。
對此Newt總會挑眉,暗嘲Thomas每次都忘記他們在床上時究竟誰才佔有優勢。

Thomas繼續瞪視著他──但那顯然沒什麼用──最終他們都妥協了。
他們盡己所能地貼近了彼此,Newt的右臂和Thomas的左手不再有任何距離,他們努力將自己的身形都藏到了雨傘之下。
這樣就誰都不會淋濕了。





-tbc
基本上我就是照著大家點題的排序寫得所以也這麼放.......
但是這樣簡直就是在心情三溫暖阿QQQQQ


溫柔致死那篇,
寫完後突然曉得了為什麼書裡的Newt選擇讓Tommy來殺死他,
因為他捨不得先放棄Tommy。(理解後哭成Thomas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