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mas]五次Thomas差點親到Newt,一次他們真的親了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目前無差
分級:PG-13
注意:第一次玩五次一次梗,是電影3集衍生的劇情,大概是個小甜餅HE,但中間不確定(?




01.


Thomas恨這個工作。
他討厭拿著鋤頭挖地,討厭那些播種的工作,也討厭拿著砍刀對著大樹的根部猛砍,這簡直太過無聊了,在這個已經一成不變的迷宮裡,他最不需要的就是不停重複同一個動作。
他打了個哈欠,感受陽光熾熱的溫度,抬起手擦過額間。

「你的動作慢下來了,Thomas。」
他的腰間被輕輕一戳,這讓他瞬間站直了,掛著僵硬的表情扭過頭去,「我只是休息一下,Newt。」
「如果我計算得沒錯的話,這是你在十分鐘內的第三次了,」手中握著木棍的金髮的少年朝他扯了扯嘴角,說話的語氣充滿調侃,「才這麼點工作量就累了嗎?菜鳥。」
「別那樣叫我!」Thomas有氣無力地反駁著,握住戳著自己腰間的那隻木棍站穩,「我才沒有累呢。」
「那麼想必你很願意再去樹林裡一趟?我們的肥料不夠了。」Newt挑眉,抽回那隻木棍,撿起一旁的竹簍向Thomas扔過去。

Thomas很幸運地成功將它接住,雖然姿勢頗為狼狽。他幾乎是怒目地瞪視了Newt一眼,獲得對方爽朗的大笑。
這真的是太氣人了,就好像所有人裡他才是年紀最小的那個,明明Chuck才是最矮也最年幼的,他卻有種自己總被Newt當成未成年的感覺。而他不懂這為何會讓自己感到忿忿不平。
Thomas懷抱竹簍,跨著大步朝森林裡走去,這不可避免的會在中途經過Newt身旁。他已經能夠很清楚地看見對方燦爛的笑容與飛揚的眉毛了,還有那頭就像陽光般耀眼的金髮,噢──等等,他才沒一直盯著Newt看呢!

分心的後果很快得來報應,他再次在平地上摔跤,除了第一天來迷宮之外的又一次──天啊!他都已經猜到等等Newt會怎樣嘲笑自己了!
Thomas絕望地閉起眼,顧不得從他懷裡滑掉的竹簍,靜靜等待著臉頰與草地的親密接觸──但有人從旁邊拉住了他,或者說,差點成功地拉住了他。

他們用一種十分複雜又難以解釋的姿勢翻滾到了地上,待Thomas從暈眩中重新睜開眼,發現自己正將Newt墊在身下,而那個人的手還護著自己的頭,他的雙手就撐在那頭好看的金髮旁邊。
「沒事吧?Thomas。」Newt壓低聲音詢問他,那雙深色的眼中切實地透露出了擔憂的情緒,而那是Thomas第一次看清那雙眼中浮現出自己倒影的樣子。

他們的距離很近,近得Thomas感覺自己的鼻尖甚至擦過了Newt的,那帶給了他一陣不那麼明顯的顫慄。他很快撐著草皮,將自己與對方的距離拉開,倉皇地爬離開Newt身上。
他坐在草地上抹了把臉,又抹了一下。
「我……沒事,謝了,Newt。」

「你確定?」Newt懶懶地坐在草地上,歪著頭,用一種好奇的眼神望向他,並且逐漸挑起眉,「你看起來不怎麼像沒事,你的臉──」
「我沒事!」Thomas迅速地站起來,重新撿起竹簍。
「別激動,Thomas,只是你的臉真的──」
「我該去撿肥料了,現在!立刻就去!」他抬起竹簍,用遮擋著自己臉的姿勢,慌忙又踉蹌地轉身邁步。

「好吧,小心別再跌倒了,菜鳥!」
他聽見Newt在身後發出一連串的笑聲,而他完全能想像到對方將嘴巴咧開時那種迷人的弧度。
「順帶一提,你的臉真的很紅很紅──」

天啊!他就非得要喊出來嗎?Thomas氣呼呼地逃走時在內心咆哮地這麼想。
那是他們第一次差點親到彼此。


02.


他們在漆黑的商場裡狂奔,身後是那群所謂狂客的怪物不停發出的嘶吼聲。他們爬上手扶梯,被零散的一兩隻狂客給攻擊,被迫分開,又在甩開那群怪物後再度重逢成一個隊伍。
Thomas俐落地踢開那隻將Newt壓倒在地上的狂客,拉住對方的手讓他重新爬起。

「謝了!Tommy。」
他聽見Newt在他耳邊說。
他甚至來不及感到雀躍,為了這個有些出乎意料又彷彿無比自然的暱稱,他只能在下一秒推著Newt,呼喊著其他人趕快前進。

他們拐過長廊,在狹窄的通道中互相推擠著往前奔跑,說不清是絆到了什麼,又或者是他太過大意,在某個瞬間Thomas忽然一個踉蹌,幾乎要摔倒在地面上──
就在Thomas驚恐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害怕自己即將被成群結隊從後面追上來的狂客給淹沒時,他的臂膀被人撐住了。這個人在他停頓的時候就察覺到他的不妥,並且用巨大的力道將他拉回來,那股反作用力甚至讓他不由自主地往對方身上撞去。

在感覺臉頰被蓬鬆柔軟的髮絲給擦過時,Thomas猜到了對方是誰。
那股淡淡的青草氣息,混合著陽光的味道,是Newt。
他們甚至都沒有對話,很快又鬆開了彼此的手,沒有停頓地繼續向前奔跑。

Thomas的心跳仍然以幾乎無法負荷的頻率在劇烈跳動著,但他難得放任自己的思緒迷惘了那麼幾秒,困惑於胸腔中難以抑制的激動,究竟是生命遭到威脅時的驚慌與恐懼;又或者來自臉頰適才感受到了不同於頭髮的另一種柔軟觸感。
他在奔跑中喘息著,抬起一隻手碰了碰自己有些發熱的臉頰,卻始終沒敢往身旁看去。
他懵懂地在心中想著,這是第二次。


03.


Thomas在夜裡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他想著不久前發生的一切,憤怒著離他們而去的Teresa,憤怒著眼看Minho被擄走卻無能為力的自己。
是他太過蠢笨,太願意輕信一切,才讓他們陷入了這樣的境地。明明費盡千先萬苦地逃離迷宮,遠離了WCKD,在失去那麼多的人後,他們仍然失敗了。

Thomas數不清第幾次地翻身,在黑暗中咬住自己的唇,用力地。
寧靜中響起一聲輕輕地嘆息,這讓Thomas瞬間僵硬了。

「你真的得停下這些,Thomas。」
那是Newt,雖然因為壓低了音量而顯得有些模糊,但他仍然在第一個瞬間就辨認出來。Thomas深呼吸,小心地向右翻去,找到了就睡在他身邊的Newt。
那個人在漆黑中凝視著他,用那雙比平時要來得明亮溫和許多的眼。

「我很抱歉……吵醒了你。」Thomas呢喃,他竭力地放緩了自己的動作,讓自己面對著Newt。雖然感到抱歉,但Newt在這個難眠的夜裡也並沒有睡著的這個事實,不知為何讓他獲得了些許安慰。彷彿紊亂不堪的心跳在那雙眼睛的注視下,終於能夠開始平緩。
「沒關係,但你真的該睡了,畢竟今天的我們經歷了太多──」Newt安靜地挪動自己,朝著Thomas的位置靠近,他抬起手,輕輕放置在Thomas的肩膀拍了拍,「明天醒來,我們再重新計畫一切,好嗎?」
「……好的。」Thomas點頭,並且拉住那隻即將從自己臂膀處退開的手,遲遲沒有鬆開。古怪的是,Newt也彷彿對此察覺不到似地,只是就這麼專注地凝望著他。

空氣的流動逐漸變得緩慢,有什麼在他們之間發酵,寧靜的、柔軟的,似乎是等待了許久,又顯得如此親切而自然。
Thomas舉著Newt的手,輕輕地,緩慢地貼在自己臉頰邊,接著閉上眼。他聽見Newt凌亂了那麼一秒的呼吸,對方像是倒抽一口氣那樣,手指在隱隱顫動著,卻體貼地沒有掙開,仍然用指腹溫柔地貼著他的臉頰。
那觸感很舒服,也令人感到安心,就如同他一直在不停追尋的某樣東西,在此時此刻終於能夠緊擁於懷。

Thomas淺淺地抽動著鼻子,無意識地向前靠,往Newt的方向。他不知道Newt在同時也向他湊近,於是他們的額頭毫無防備地就這麼碰觸到。
Thomas有些慌亂地睜開眼睛,在那雙直視過來的深色眼眸中望見自己的倒影。
他就這麼傻愣愣地瞪大眼,半天沒有反應,直到耳邊傳來Newt刻意壓低的笑,他才察覺自己的臉頰正前所未有地滾燙著。
他往後退開一點,注視著笑得無比溫和的Newt,也跟著勾起嘴角。

第三次,而這幾乎能夠等同一個親吻了。在陷入矇矓的睡意前,Thomas如此想著。
在這夜,他們始終沒有鬆開彼此的手。


04.


「你還是在乎她對吧?就承認吧──別對我說謊!」
被用力抵在牆面上,被毫無防備地大吼時,Thomas幾乎做不出任何的反應。他搞不懂話題是怎麼一下子從尋找進入城市的方法跳到這裡來的,他不想提起Teresa,就只是單純地不想提起罷了。
他沒想到Newt居然這麼在乎女孩對於他們的背叛,在乎到用蘊染著憤怒的眼神直視著他,並且露出他從未見過的暴躁與凶狠。

Thomas混亂成一片的腦袋還在思考接下來該出口怎樣的話語,Newt卻先他一步,那隻手緩慢鬆開他的衣領,那雙深色的眼睛躲開了他的凝視,但他沒有錯過那其中閃過的慌亂與無措。
「抱歉。」
他僵硬地看著Newt垂下頭,低聲朝他道歉,看著Newt轉過身,對其他人重複了一遍道歉的話語,他什麼都做不到,只能就這麼望著Newt用疲憊到彷彿下一秒就會倒下的姿態轉身離去。

他恨自己在那一刻的遲鈍,也恨因為兩人突然過近的距離而瞬間心緒失控的自己。
Thomas看了看其他人和自己同樣愣住的神色,深呼吸,邁開腳步朝走遠的那人追上去。
他甚至沒有立刻意識到,這是他們與親吻的第四次擦身而過。


05.


「不!」
Thomas怒吼著用力地揮開Newt抵在太陽穴上的槍枝,即使這個動作再度帶走了Newt的理智,讓那人又變得瘋狂起來,他也絲毫不後悔。
他不能讓Newt在這一刻死去,他怎麼能,在知道明明有血清能夠使用的情況下,在得知了自己的血液就是解藥以後。不論付出什麼代價,他都必須讓Newt活下去。

他們在打鬥與掙扎中翻滾,他不停推開變得暴躁又具攻擊性的Newt,絞盡腦汁地想著該怎樣把變成這樣的人帶到WCKD總部去,他想著Teresa的話,想著應該在Brenda手中的延緩血清,他想著其他的人,想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會做出什麼。
而Newt再次朝他撲過來,這次手中握著一柄匕首。

對方用那柄武器劃傷了他的手臂,在他因瞬間的疼痛而倒地時,Newt沒有錯失這個機會地拎著那把刀朝他刺來。
他沒想到病毒讓Newt的力氣變得這麼大,讓他用盡了所有都難以抵抗離自己胸膛越來越近的刀刃,直到銳利的刀尖戳破他的肌膚,才讓他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嘶吼。他感到無比疼痛,不只來自身上,來自那些他們翻滾中磕碰的撞傷,還來自被匕首割裂的疼痛;最痛的在他的胸腔中,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幾乎燃燒起來的思緒。

這樣失去理智的Newt,這樣奮力於傷害他的Newt……Thomas近乎哽咽地想著,如果他都如此難過,那麼Newt的內心是否會比他更悲傷幾倍?
畢竟他清楚地明白,這個人是絕對不會傷害自己的。
那個冥冥之中存在於他們之間的承諾,在此時此刻就這麼被脆弱地被打破了。但這其實沒關係,Thomas對自己說,因為這不是Newt真正想要做的。

他奮力地推開Newt,在下個瞬間。
他們再度扭打在一起,期間Newt朝他一下又一下地揮舞刀刃,而他只能閃躲著後退,他想要抱住Newt,想告訴他──沒關係的,沒關係,他會好的,他們都會好的。

直到他真的將Newt摟進懷裡,同時聽到刀刃刺進肉裡的聲音,那令他開始顫抖,因為他察覺不到自己身上任何一處的疼痛,不,他怎能沒有感覺到呢?
Newt也同樣摟著他,用手抱著他的臂膀,那麼用力,讓他們的臉頰碰觸到了,那種熟悉的、柔軟的頭髮觸感自他眼角拂過,他們的唇,幾乎就停在彼此的臉頰上了,那麼的近,又那麼的遠。

他控制不住自己的顫抖,驚恐害怕的情緒幾乎將他淹沒,而他找不到浮上來的出口,他完全無法從中逃離。他想哭泣,想尖叫,然而他只是哽咽著,用緩慢極了的動作退開,他想看看──他只是想確認看看一切都沒事,卻仍望見了來自他心底深處最恐懼的那幅畫面。
即使被黑青色爬滿了半邊的臉頰,即使唇角沾染了血色,也依舊如此好看的一個人,他的Newt,在凝視著他,用那雙盈滿淚水的眼,而那隻鬆開的手顯露出了刀柄的位置,就插在胸膛的位置上。

他怔怔地看著,抬起頭,對上那個人的眼神,彷彿那其中還有許多沒對他說過的話語,那麼多──也令他那麼痛。
他沒有錯過那聲輕得幾乎聽不見的呢喃。
那是對他的暱稱,只專屬於Newt的。

他試圖攬住Newt往後倒下的身軀,卻沒有成功,他彷彿也跟著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他的目標、他的渴望,他所有追求的,一直以來前進的動力,在這一刻全都自他身體裡悄悄消散了。
Thomas趴伏在Newt身上,甚至不敢發出聲音,他的手輕輕撫過對方的肩,顫抖又微弱地將那件外套拉好,卻不敢去觸摸對方的胸膛。
他是如此地害怕著──為了他即將失去的一切。

他甚至不曉得自己哭了,直到他抬起頭,才發現同樣滿臉脆弱的Brenda就在不遠處。那個瞬間他任由憤怒燃燒了自己,憤怒於其他人的姍姍來遲,憤怒於城市的煙硝讓他們耗費太多時間,憤怒著對這一切毫無作用的自己。
他和Brenda對視,用眼神告訴她自己的決定,在她邁開腳步跟上前轉身。

他撿起了那把Newt曾經握在手中卻沒機會扣下板機的槍。
槍柄的位置上似乎還殘留著上一個人的體溫,他獨自走在街道上,在路過轉角時用手抹過臉,擦掉凌亂不堪的眼淚。
他什麼都沒想。
但他舉起了槍,用那冰冷的機質碰觸了自己的唇。

他一直沒有機會做到的,始終錯過的。
他在恍然間想著,第五次了,而直到最後,他都沒能和Newt完成一個真正的親吻。





06.


Thomas在混亂中清醒過來。
他的記憶仍停留在上一刻,在熾熱的、燃燒著火焰,轟然倒塌的樓頂,以及最後映入他眼中的Teresa,女孩朝他伸長手,卻彷彿早已預料到一切,面露平靜地面對著自己的墜落。
Teresa總是如此,她總能冷靜地看透真相,冷漠地走著自己想走的路,直到最後一秒,或許也不曾後悔過。

Thomas仰躺在床上,用手遮住了自己的雙眼,緩慢地蜷縮起來。
他想著Teresa,想起在城市裡的砲火聲,想起那些嘈雜與喧囂,他想起自耳邊呼嘯而過的風,想到Newt頹然倒下的身軀,想到那聲呼喚他的低喃。
他克制不住自己的哽咽,他想好好地撐過來的,但他無法,這對於他而言太疼痛、太殘酷了,那些他失去的人們,幾乎每個都離開了他的身邊,就連Newt──連Newt都不復存在。

他不懂這樣的自己為何還有醒過來的意義,就算他真的逃離了那一切,就算他拯救了剩餘的所有人,他也早就失去了自己唯一真正想擁有的。
而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終於發現,那對於他而言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

他就這麼躺在床上,放任淚水沾濕臉龐,放任自己發出瀕死般的啜泣,他甚至祈禱著沒人會發現這樣的自己,最好不要有人來安慰他,他不需要。
他哭著,同時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他拿手擋住了自己的臉,企圖忽視接下來不管出現的那個誰──
他察覺到腳步聲停在自己的床板前面,那個人似乎在躊躇,在猶豫著。
噢,夠了,就讓他自己一人待著吧。Thomas滿腦子咄咄逼人地想著,而他幾乎要這麼吼出口了,如果不是聽見了那聲呼喚。

「Tommy。」
很輕很輕的,就像是吹拂而過的風聲。

他頓了頓,以為那是自己的錯覺,於是他沒有拿下自己的手,他更加地咬緊了自己的唇,猜想自己現在的樣子大概非常地狼狽,希望別嚇到那個站在自己身前的不論是誰。
「Tommy。」
然而那個錯覺並沒有消失,他再度聽見了那聲呼喚,輕柔的、溫和又破碎的,那其中蘊藏的感情,就彷彿那個人還在注視著他時,想對他脫口而出的那些話語。
但這不可能,因為那個人不在了,因為Newt不在了。

他混亂又憤怒地翻過身,將自己的臉埋進枕頭裡,用牙齒用力咬著自己的手腕,模糊不清地喊:「走開──」
「Tommy,」那個聲音頓了頓,變得更加堅定,同時也更脆弱,「Thomas……」
「不、你不是他,你走開──」Thomas眨掉了淚水,用充滿鼻音的語調生氣地呢喃。
「Tommy,是我,」那個聲音依舊殘酷地這麼說了,「是我,Newt。」
「不,你不是,」Thomas喃喃自語著,感覺自己的心臟彷彿被捏成一團般疼痛著,「你不是,因為Newt死了。」

他說出了那個始終不願面對的事實,那瞬間最後的希望也像泡泡般輕巧地破滅了,他再度開始顫抖,開始哭泣,他再也不想管那個站在身後的人是誰,現在他只想讓自己好好地崩潰。
這個幻象太過殘忍,他不想給自己這樣的奢望,想像Newt還活著這樣的事,並不能讓他好過哪怕一點點,因為他知道自己終究會回到現實。
回到沒有Newt存在的那個現實裡。

「Tommy──」那個聲音顯露出了慌亂與無措,就好像真正在關心著他的Newt那樣,「別這樣,Thomas,我在這裡,我還好好的活著──」
「不!」Thomas堅定地反駁,再次告訴自己不要相信那個幻覺。
空氣開始了漫長的靜默,接著Thomas聽見疲憊而緩慢的嘆息,他感覺自己的頭頂被輕輕撫摸著,被修長的、纖細的手指撫過。

「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相信我是真的活著?」對方輕聲問。
「不!」Thomas虛弱地道,「不管怎樣,你都不是真的,你不是Newt。」
「如果你願意轉過頭來看看,就會知道我說的是真的了。」
「不!」Thomas再度拒絕了。

那個撫摸著自己的力道停頓了,這讓Thomas痛苦得想流淚,雖然他知道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真的太像了,就好像Newt真的還活著一樣,給予那些他所貪戀著的溫柔。
他聽見身後那人起伏的呼吸,感覺對方收回放在他頭頂的手──這讓他的胃絞成一團,幾乎要開口挽留──對方走了幾步,Thomas猜想,或許是那道幻影終於要離開了?

「Thomas,」那個聲音說著,太近了──就在他的頭頂,Thomas混亂地分出一絲心神思考,究竟是甚麼時候跑到那個位置的?
與此同時,他的肩膀被人握住,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整個人掀翻過來,他甚至來不及擦掉自己的眼淚,就這麼將自己最狼狽的樣子展露在那人的注視之下。

那是陽光,最燦爛、最耀眼,並且始終奪人目光的──美麗的金色。Thomas在恍惚中抬起顫抖的手,輕輕碰觸著那頭蓬鬆的髮,感受著穿梭在指間的觸感。
「……Newt?」他瞪直了雙眼,不敢置信地喘氣。
那個人輕輕挑著眉,用一貫溫和的微笑望著他。

「……但你不是真的。」Thomas深呼吸,搖了搖頭,哽咽著緩慢縮回手。
這下子那人皺起了好看的眉,並且再度嘆息,露出拿他無可奈何的神情。
「Thomas,我是真的。」
「不!」
「你知道這麼做是很幼稚的對吧?Thomas。」那個人看起來幾乎要被他的執著給氣笑了。

這就更像是真正的Newt了。Thomas內心難過地這麼想著,卻仍然堅定地搖頭。
「好吧──」那個人瞇起眼,咬著、或者說是舔了自己的嘴唇一下,那簡直就是Newt的招牌動作──Thomas有些如坐針氈地想著。
他開始意識到,或許自己的錯覺有些不太正確。

「你需要個證明對吧?親愛的Tommy──」
喔哦,Thomas看著那人揚起的微笑,腦袋裡響起了彷彿不太妙的警鈴。
「那麼如你所願……」

他怔愣地望著那張越來越近的臉,那雙深色眸子中自己的倒影,那個人的唇……柔軟的、溫暖的、有些乾燥的,緩慢地貼合到了他的唇上。
那是一個輕柔的吻,Thomas驚覺,他僵直了身體以及眼神,他甚至沒有在接吻的時候遵循應該閉起眼睛的那個隱性規則,他就這麼望著Newt充滿笑意的眼眸,然後意識到對方也沒有閉上眼。
「你應該閉起眼睛的。」Thomas在Newt退開時抗議著呢喃。

事實上,他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他只記得對方逐漸漾開在嘴角的微笑,以及自己在幾秒後撲上去抱著人大哭的同時又胡亂親上一通的舉動。
終於,這一次,Thomas親到了Newt,或者反過來,是Newt親了Thomas,或者該說他們都親了彼此。
然而不管那是怎樣的事實,都已經無所謂了。
因為Thomas又重新擁有了Newt。



-end

其實我是真的想寫個小甜餅的..........
只是中間的幾個橋段不可避免的會比較虐,嚶嚶嚶

我就是暫緩一下Reason的更新,等場次後再繼續嗷!
然後我還想寫個突發的無料或小料呢!大概也是個小甜餅?(被眾人亂砸一通表示再也不相信小甜餅這個詞

评论 ( 18 )
热度 ( 171 )
  1. alice叮当君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超棒!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