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5)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5)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目前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有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這次是HE的中篇。
BGM:Calum Scott - You Are The Reason
章節:(1)  (2)  (3)  (4)  (5)



待Thomas回到廣場時,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返回帳篷休息,只剩少數仍圍繞著縮小許多的篝火小聲談天,一些甚至就這麼直接睡在地上了。
Thomas繞過那些雙頰泛紅明顯喝高的人們,走回屬於自己的帳篷。他感謝大家分配給了他單獨的一個空間,有時候,當他沉浸在過往的一些情緒時,他發現自己比想像中還需要這個。

他拉開簾子,在黑暗中望進自己的帳棚內,裡面只有一張床板,簡單堆成的木桌,以及角落零散的包裹和一些食物。
他應該要睡了,在這個時間,或許其他人也早就都睡了。但他想了想,還是放下布幔,轉身,去往另一個方向。

Newt的帳篷離他並不遠,就在靠近森林的那側,對方似乎在帳棚裡點了燈,透過映照在布幔上時不時搖晃的光影,他知道Newt還沒有睡。
他停在帳篷前,輕輕咳了兩聲,向裡頭的人表明自己的到來。
「我能進去嗎?」他問。

裡面很快傳來動靜,影子晃了晃,接著是揭開的布幔。金髮少年一手撩高簾子,一邊偏頭望向他,神情混合著無奈與不出所料。
「你知道,我一向很難拒絕你。」
對於這樣的話,Thomas只能尷尬地撓撓自己的臉頰,順著Newt拉住他的力道走進帳篷裡。

Newt的「窩」明顯比他的要整潔許多,床板上的被褥看起來乾淨且整齊,還在晃動的搖椅上放著一本邊緣都捲起皺摺的書籍,似乎Newt剛才就坐在那上面。木桌上有一杯尚未喝乾的飲料,Thomas不太確定那裡頭裝得是否是Gally的特調酒類。
Newt將書本拎起,示意Thomas坐在唯一的那張椅子上,自己則坐到床板上,動作自然地曲起腿,用一手枕著膝蓋,望向Thomas時露出那種只會在思索時表現的蹙眉樣子;相較之下,將雙手乖乖地放在大腿上的Thomas就拘謹太多了。

「Newt,」Thomas望著對方,有些訥訥地張口,「我……我……」
遲遲得不到下文的Newt嘆口氣,毫不留情地打斷了Thomas。
「好了,我知道啦。」Newt用手揉了揉眉心,苦笑,「在你來找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會做出什麼決定了。」
「……抱歉。」Thomas小聲嘀咕。

望著Thomas明顯失落的模樣,Newt突然伸長手,揉了揉對方的頭髮,像在安撫毛茸茸的小動物那樣。
「雖然我還是有點生氣,但卻並不是那麼意外,」Newt在Thomas愣愣地看過來時緩慢縮回手,「對於你想做的事,或許我內心裡並沒有那麼反對。」
拯救全人類的這種事,過於偉大且不切實際,但誰叫他們還是愛做白日夢的青少年呢?夢想就該在還沒老到走不動的時候去實現。
Newt伸了個懶腰,對上Thomas還沒反應過來那種迷茫的神情,咧開嘴笑,「所以,我該什麼時候整理行李?」

Thomas一下子回過神,站立起來,動作大得讓搖椅也跟著晃動。
「你不能去!」他幾乎是大喊地說出口,隨後想到現在的時間點,又很快降低了音量,「Newt,你留在這裡,我自己去就行了。回到最後城市去,找到WICKED的人,讓他們製作出新的血清,這些我都能自己做到的!」
「別傻了!Tommy,你不能。」
「我可以的!」Thomas認真地反駁,他喘口氣,垂下頭望著自己的鞋子,將顫抖的雙手揹到身後,「我可以自己完成這些,所以你們……你……所有人都不准跟著我去。」

他閉上眼,彷彿又回到那座瀰漫著煙硝與火光的城市中,他聽見冰冷刺骨的風聲,聽見槍響,聽見那聲在耳邊微弱到令人心碎的呼喚。
「我不能、我不想再失去你們任何一個人了。」
他喘息著,好像用盡了所有力氣那樣彎下腰,蹲在地上抱著自己的頭,那種盤踞在胸口的疼痛感讓他就快呼吸不過來,無論怎樣捏緊手指告訴自己要冷靜也沒有絲毫的作用。

直到Newt拉開了他的雙手。
「嘿、Tommy……」Newt半跪在地上,將Thomas的手握在掌心裡,用力地、努力想要平定那股傳遞到自己身上的顫抖。Newt皺著眉,湊近看起來糟糕得一塌糊塗的Thomas,在不經意間用額頭摩擦過了對方的,他壓低了聲音,試圖安撫這個人:「沒事的,別這樣,別擔心……」
「Tommy,我在這裡,我會一直在這裡。」Newt先是抱住了Thomas的手,之後將他整個人都抱進懷裡,「放輕鬆,冷靜,沒事的。」
「你需要呼吸,好嗎?Tommy。」

Newt將Thomas壓在懷裡,將手放在對方拱起的背脊上輕拍,撫過了在這幾個月來纖瘦許多的肩胛,按壓著這個人繃得緊緊的後頸,他在Thomas耳邊低喃,一遍又一遍地對他說話,要他冷靜,說著自己就在這裡這樣的話。
Newt從沒見過Thomas這個樣子,不得不說這有點嚇到他了,同時也令他……心疼。
他側過臉,用臉頰貼著對方的耳朵,小心翼翼地摩娑著,直到感覺對方的顫抖逐漸變得細微,並且將全部的重量壓到了他身上。Newt在心底嘆息著,卻更努力地支撐住了這個人。

「你嚇到我了,Tommy。」Newt苦笑著抱怨,卻沒有鬆開攬住對方的手。
「對不起,」Thomas悶悶地說著,沉浸於Newt難得的縱容中,他忍不住也抬起手環住對方的腰,「我也不知道自己會這樣。」
「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不知道……」Thomas頓了頓,聲音突然變得無比失落,「我只是,太過害怕了。」
關於回憶裡的那一切,他所失去的,以及差點就會失去的。那些經歷對於Thomas來說太過痛苦,或許他身上的傷口正在逐漸癒合,但他知道自己內心裡的空洞更大,他不曉得該如何填補那些宛如被挖肉一般疼痛的地方,他甚至擔心那塊地方永遠不會好了。

Newt將Thomas扶到床上,兩人面對面坐著,但他仍然捉著Thomas的手,企圖以這樣的動作給予對方安心。
「你只是受到打擊了,Tommy,這需要一點時間痊癒,但你終究會好的。」Newt安撫地拍了拍Thomas的頭頂,對方的頭髮現在有些濕漉漉的,和那雙眼睛一樣,可以見得剛剛情緒失控時用了多少的力氣,「Minho撐過了,我也撐過了,所以你最後也可以撐過的。」
「我知道。」Thomas看看他,「我會的。」

「另外,你別想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甩開我們獨自行動,」Newt挑眉,用責備的眼神瞅著他,「我一定要跟著,不准反駁。」
「不!」Thomas用力地搖頭,同時甩開了Newt的手。對於這點他依然堅決,「你差點就死在最後之城了!Newt,我不會讓你再去的,你好不容易因為血清而免疫……誰知道那管藥劑會不會有期限?要是你再度感染──」
「那麼你就是我唯一的解藥,Tommy。」Newt用雙手固定住Thomas不停搖晃的頭,指尖貼著對方佈滿細碎雀斑的臉頰,那觸感令他下意識地想撫摸──但他努力忍住了,「跟在你身邊,對我來說才是最安全的,不是嗎?」

Thomas一下子啞然,這個事實他無法辯駁,畢竟目前可知的唯一抗體來自於他的血液,即使Newt選擇留在這裡,誰知道透過空氣傳染的閃焰症會不會再度將他感染呢?
微微側過臉,這個姿勢下Thomas的唇幾乎要擦過Newt的手指,他閉上眼,虛弱地呢喃:「我不能……」
「你可以的。」Newt鬆開手,用他獨有的好聽腔調低語:「我保證,這次我不會再拋下你了。」
「……你保證?」
「用我所擁有的全部東西發誓──」

Thomas睜眼,望進那雙專注凝視著自己的眼睛,無比深邃又溫柔,他記不起自己在多久以前就習慣了被這樣的目光給注視著,或許直到失去的那一剎,他才恍然驚覺這對他而言原來那麼重要。
「你知道,你所擁有的全部東西就只有幾套衣服,以及那個破舊的酒杯而已吧?」稍微恢復精神的Thomas故意在環顧這個簡陋的帳棚後,撇著嘴這麼說。

Newt用充滿笑意的眼神回望著他,沒說話。
不,我還有你。他在心底悄然回應了。



-tbc
好的繼續來更新ˊ艸ˋ
這章是,有點PTSD的Thomas呢。

晚點會來發個印調,
如果來得及的話這本想在3月的CWT出!

评论 ( 5 )
热度 ( 42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