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4)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目前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有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這次是HE的中篇。
BGM:Calum Scott - You Are The Reason
章節:(1)  (2)  (3)  (4)  (5)




所有的事都在逐漸步入常軌,傷口復原的Newt因為傑出的捕魚技巧加入了捕獵組;而Thomas則因為腹部的繃帶尚未拆掉,只能待在營地裡協助種植組的工作。
他一邊漫不經心地將手中的種子灑落,一邊用羨慕的眼神望向那群走進森林裡的人,有Minho、Newt以及Aris等等,他們的眼神輕鬆且興奮,似乎捕獵這種事並不會難倒他們那樣。

的確,這裡已經不是迷宮,他們不必擔心牆外鬼火獸的威脅,不用被關閉圍牆的時間給限制,也不需要再背負那些莫名的未知與恐懼。
這種平靜的生活得來不易,他們犧牲了那麼多才來到這裡,才終於獲得了這一切。

「嘿!別偷懶,Thomas。」路過的Sonya瞅著明顯陷入呆滯的他,忍不住用沾滿泥土的手指戳戳他,「我們還有好多工作要做呢!」
Thomas不好意思地對她笑笑,很快繼續他的播種工作。在灑完所有種子後,他還需要將肥料平鋪進開墾完的泥土裡,最後澆上適量的水。
這比他想像中的要辛苦多了,Thomas在完成所有工作,抬起腰的那瞬間有些痛苦地這麼想著。雖然在迷宮裡他也曾經做過這些,但那時他的肚子上可沒有被子彈貫穿的傷口呢。

直到醒來後,Thomas才知道距離WICKED淪陷的那天已經過去了很久,他在飛行器、在航行的船隻、在新營地的床板上躺了整整十多天才重新睜開眼睛。Brenda告訴他這個的時候目光中甚至充滿了控訴,彷彿在責備他的沉睡讓他們因此而擔心。
Thomas將下巴擱在交疊於鋤頭的雙手上,凝視著不遠處的海灣,海平面與天空的交界處。

沒有人知道他正想著什麼,其實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但隱藏在內心深處卻始終有股躁動無法平息,那讓他無法安心地享受自己期待已久的新生活。
嘆口氣,Thomas決定繼續他的工作──將鋤頭狠狠地砸進泥地裡。


*


捕獵組的今天依舊收穫豐盛,他們甚至不需要去抓魚,就補到了三隻灰色的兔子,兩隻應該是雉雞之類的品種,以及一隻野山豬。
Thomas震驚地望著那個被倒吊在粗木棍上的龐然大物,眼神很快移到其他人身上。Aris的臉上有著明顯的擦傷,走路時一拐一拐的;Minho只有手肘處的衣服被撕裂了一塊;Newt則是捂著自己的右臂膀──那處很明顯被包紮過了,但依然有血絲滲透了繃帶。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些掛彩,但毫不例外都綻放著笑容,顯然是對這頭獵物很滿意。

對上Thomas擔憂的視線,Newt微微偏頭,朝他眨眨眼。
知道那是Newt在示意著自己沒事的意思,Thomas這才稍微安心了一點。

看來他們雖然躲過了無數的威脅,但這座森林裡的野生動物仍然是他們需要警惕的。既然有著野山豬,那就可能會有更加危險的生物,例如狼群或熊之類的。
即使如此,這也阻擋不了Thomas在得知他們今晚能吃到烤豬肉時,變得有些雀躍的心情。


*


同樣是個環繞著篝火的夜晚,在吃飽喝足後,一些人開始圍著火光跳起舞,其他人或者拍手附和,或者幫忙哼著不成曲的調子,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這幅熱鬧的景象默默讓Thomas覺得溫暖,彷彿只是這麼被火光照耀著,心臟的跳動也能變得無比柔軟。
他喝光了味道依然沒什麼進步的酒,悄悄起身,離開了廣場。

Thomas跟隨月光來到海岸邊,他踢掉了鞋子,讓雙足直接踩在細軟的沙灘上,那是十分微妙的觸感,他有些後悔自己此前居然沒有嘗試著這麼做過。
就像個淘氣的孩子那樣,他來回地在沙灘上留下足印,直到海浪拍打上來,洗掉那些他留下的痕跡。
他走得離火光有些遠了,但繁星依舊為他照亮著眼前的路,於是他繼續走著,直到接近岬灣附近,才小心地攀上一塊不怎麼平整的岩石,坐在那上面仰望月光。

今晚雖然不是圓月,但也已經接近了那個形狀,Thomas朝天空伸長手臂,彷彿這麼做就能掬起那彎令人嚮往的明亮。
接著他垂下頭,目光落在被照耀得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逐漸放遠了,直到接近天空的那個位置。

他又開始放空自己,像是什麼都沒想,又像是被紛雜的思緒給注滿了腦袋。
Thomas仍然在猶豫著,猶豫著那件他始終不敢說出口的事。他有些唾棄自己的膽怯,但也踟躕著思考自己是否真的能拋棄現在這般令人嚮往的平靜生活。
他下意識地想要嘆氣,直到被身旁的輕咳給驚醒。

「介意我加入嗎?」
Newt不知何時站到他身邊,光著腳──就像他一樣,雙手卻在還未得到回答時攀上了岩石,動作俐落地坐到了Thomas身邊。Thomas的視線掃過Newt的右臂膀,那處的繃帶已經重新換過,沒有再滲出鮮血,這讓他暗暗鬆了口氣,看來傷口並不怎麼嚴重。
一回過頭,就對上了Newt古怪的眼神。
「我從來不知道你擁有一顆如此多愁善感的心哪,Tommy。」Newt微微勾起嘴角,有點像是調侃那樣說著:「在月光下的海邊踩沙子這種事……」

Thomas一呆,隨即打斷他,開始結結巴巴地解釋起自己的行為,甚至揮舞起雙手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更可信一點,直到察覺Newt那雙眼睛裡隱藏的笑意,才終於悶悶地閉上嘴巴。
Newt望著Thomas笨拙的樣子又笑了一陣,才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海岸邊。
「Tommy。」
被捉弄過一番的Thomas這次只回了Newt一個哼哼,甚至都不想轉過頭去看他。
「我知道你的小腦袋瓜裡在想些什麼。」

聽見這種話,Thomas不得不將視線移過去,他有些驚訝地望向Newt,內心卻開始翻騰起緊張的情緒。Newt回過頭,朝他瞇起眼。
「我一直都知道你在想些什麼,當然,這個能力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Newt說話的語調像是嘆息,「我也嘗試過很多次,做了一些努力,才終於能跟上你的腳步。從在迷宮裡你就一直是這樣──這樣的,橫衝直撞,總是靠直覺在思考事情。」
「雖然我們最終獲得的這一切或許都應該感謝你的小腦袋瓜,但有時候我真的很討厭那裡面藏著的東西。」
Thomas連動作都僵硬了,他抿著唇,垂下頭,有些不敢直視Newt的雙眼。

「我並不贊同你的想法,Thomas,」這次Newt卻不給Thomas逃避的機會,他抬起手拉住Thomas的衣領,拉向自己,強迫那雙泛著倉皇情緒的褐色眼睛對上自己。兩人的距離很近,近到幾乎可以嗅到對方身上的味道,鼻翼能夠感受到彼此呼吸時的熱氣,Newt拉著Thomas不讓他逃開,一字一字地說:「不准你再去想那些你無能為力做到的事,Tommy。那些人不需要你犧牲自己去拯救,你已經救了夠多人了。」
「想想我們現在擁有的,想想,你真的準備要拋棄這些嗎?」
Thomas愣愣地看著Newt,看著他鬆開自己的衣領,跳下岩石,頭也不回的拋下他離去。

「我只是……」他喃喃地張口,又閉上。
他其實也不懂自己究竟想要怎麼做,他怎麼可能捨得離開這些最美好的事物?但是……
曾經的他以為自己已經做得足夠好了,直到Newt在他面前倒下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原來還有那麼多不足。
他可以做到的明明更多,如果他更早的挺身而出,或許所有人都不必遭受到這麼多的磨難,Minho不用被抓去進行殘酷的實驗,Newt也不用在生死關頭走上那麼一遭。
更多的人能夠活下來。

Thomas想到海灘邊豎立著的那塊巨石,想到那些曾經環繞在他身邊,卻再也無法望見他們身影的那些人。
他想到仰躺在地上,嘴角沾染著黑血的Newt。
假如那個時候,Newt真的死了,而他身上並沒有Teresa做出的血清。
Thomas抖了抖,在晚風中用雙手攬住自己的身軀,感受著那股孤獨所帶來的寒冷。

「我只是覺得……」
這或許是他,必須要做的。



-tbc
Tommy只是被Newt嚇怕了,
在得知自己能夠拯救最想要拯救的人時,
那個人卻已經沒辦法再去拯救,
這樣子的事實太過殘酷。

所以Tommy只是想著,若是他更早一點站出來──這樣子的假想。
現在Newt活下來了,
但世界上或許還有很多很多的Newt,和很多很多的Tommy,
他們還在等待被拯救。
我覺得這是促使著Tommy產生這樣子想法的原因啦。

畢竟電影最後也是留了這樣的懸念給我們──
Tommy面朝大海拿著血清思索的模樣。

评论 ( 2 )
热度 ( 54 )
  1. valocasia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everCodeOMG
    我喜欢这个论点。最后Thomas并不是安然地呆在避风港,而是可能为了弥补去做一些其他的努力,可能还会...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