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3)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目前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有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這次是HE的中篇。
BGM:Calum Scott - You Are The Reason
章節:(1)  (2)  (3)  (4)  (5)





傍晚時,他們在海岸邊升起了溝火,所有的人圍成圈,望著火光繚繞,星火飛舞在晚霞中的樣子。
Vince說了一番關於這個庇護所的話,說著他們費盡了千辛萬苦總算尋得的這個家,說了若是他們打算尋求平靜,歡迎來到海邊豎著的巨石前。

Thomas將鋼杯拿在手中,卻沒有往嘴邊湊,他望著溝火,望著一些人開始往石頭邊走去,他偏頭,對上了Newt正專注朝他看來的視線。
金髮的少年望向他,用一種洞悉一切的眼神,就好像一直以來的那樣瞭解著他。
「你該去的,你知道。」他聽見Newt輕聲說。

他握著杯子的手緊了緊,最後將它往Newt手中遞去。他在Newt鼓勵的眼神下起身,邁開有些僵硬的步伐走上前,他等著前面的女孩拿著錐子刻完字,然後將工具接過。
尖銳的那端觸上了岩石,他輕輕敲著鐵鎚,讓白色的劃痕在表面上逐漸形成一串字母,那是一個名字。
Teresa。
Teresa。他在心底唸著這個名字,想起那個褐髮的女孩,女孩的微笑、驚慌失措與哭泣的樣子。他睜開眼睛,然後將它放下。

鐵鎚與錐子傳到下一人手中,他走回Newt身邊,拿起鋼杯喝了一口,那是熟悉的難喝味道,大概也同樣來自Gally親自釀造。不久,Minho也擠了過來,他們三人一起仰頭,安靜地望向星空。
那些悲劇與傷痛正在緩慢地遠離,Thomas喝著酒,感受那股在腦袋裡縈繞的暈眩感,他突然往後倒下,仰躺在草原上。

「Thomas?」
「Tommy?」
他聽見Minho和Newt緊張的詢問,但他沒有出聲,大概是太累,又或者是太過安詳,他的眼睛已經緩慢地閉上。

耳邊是Newt和Minho的竊竊私語,在他們發現Thomas只是睡著後,似乎狠狠地嘲笑了他一頓。但接著,他的右邊肩膀傳來一陣摩擦,有人躺下了,對方柔軟的髮絲擦過了他的臉頰,那是Newt。
他聽著Minho又嘮叨一陣,大意應該是責怪Newt太過寵他,如果他沒聽錯的話──但左邊也很快又有人躺下,甚至還帶著些不甘寂寞地撞了撞他的左邊肩膀。

這讓他下意識地想笑,但他很快想起自己睡著了。是的,他睡了,在最好的夥伴環繞之下,在溝火旁,在晚風中,在知道他們從此能夠過上安全無虞的生活之後。
晚安。他對身旁的兩個人輕輕在心底說。


*


太熱了,他喘息著,在黑暗中奔跑,在樹叢間。火光逐漸逼近,燃燒起了森林裡的樹叢,他聽見眾人驚慌的叫喊,他想要喊出其他人的名字,但他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奔跑,不停地向前跑著。
他跑過蜿蜒的、爬滿樹藤的高牆,跑進黑暗的長廊,喧囂正在漸漸遠去,只剩他一人的喘息聲,但他知道自己必須繼續跑下去。
他跑出長廊,跑進漫天的黃沙之中,在狂風吹來時他幾乎猶豫著要停下了,但卻很快再度邁開步伐。他踩著鬆軟的沙塵前進,偶爾會滾落沙丘,乾燥的風讓他的臉頰及雙手刺痛,但他沒有停下腳步。

他繼續走著,直到聽見機械運轉的聲音,他走進了喧鬧的人群,飛行器在頭頂盤旋,他一腳踩空,突然掉進窄小的圓形隧道,底部有著淺淺的積水,那是一座看來眼熟的下水道。
他踩著腳步前進,一步一步,最後攀著階梯走出地道,他再度回到夜空下,被高聳的建築物與城市的燈光所環繞。
但他仍未找到自己所要尋找的。

他踉蹌著邁開步伐,前進,轉彎,腦中不去思考任何東西,就讓他的身體、讓他的腳步帶著他往前走。
他轉進一座空無一人的車站,風呼嘯地捲過印刷著標語的紙張,不遠處傳來爆炸的轟響,火光似乎十分遙遠,卻也看起來很近。
張開嘴,他想要呼喚某個人的名字,卻發覺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

他開始頭疼,痛得必須用雙手抱住自己的頭,他彎腰,開始吶喊,眼淚也跟著滑落,在他終於鬆開手時,發現自己的右手正握著一柄小刀,銳利的尖端沾染著深色的血跡。
心跳開始顫動,他喘息著抬起頭,那個人就這麼映入了他眼中。

金髮被灰塵弄髒了,衣服因為經歷過混戰而凌亂不堪,對方的嘴角淌著血跡,那雙總是令他感到安心的眸子,此刻卻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Tommy……」他再度聽見那句宛若耳語的呢喃。

「不……不!不!」他衝過去,想要接住對方軟倒的身軀,卻依然遲了一步。
他攬住那人的肩膀,努力想要將那人摟進懷裡。對方的體重很輕,枕在他的肩上的重量幾乎讓他感受不到,他用額頭蹭著對方的,試圖感受到一點溫度,但傳過來的卻只有冰冷,於是他開始哭泣,直到眼前的所有一切都變得模糊。

他睜開眼睛,再度回到星光閃爍的夜空下,那聲來不及發出的哭喊哽在的喉嚨裡,他悄悄慶幸著自己並沒有真的喊出來。
在試圖讓情緒平靜下來的同時,Thomas翻了個身,轉向自己的左邊。

他凝視著Newt安詳的睡姿。對方是側睡的,臉正巧轉向了他,蓬鬆柔軟的金髮遮住半邊的額頭,鼻翼隨著呼吸淺淺顫動,似乎因為喝了酒,臉頰還有些未褪去的紅暈。
他抹了把臉,在努力不驚動其他人的動作下起身,坐到離火光更近的沙地上,愣愣地看向睡在不遠處的兩人。

這不過是個夢境,Thomas對自己說著。他必須習慣現實,因為Newt還活著,還在他身邊好好地活著。
Thomas深吸一口氣,仰頭望向星空,努力讓自己忘掉剛才那個幾乎讓他崩潰的夢境。他的手因為夜風微涼伸進了褲袋,卻不期然地摸到某樣東西,於是他小心地將之取出。

自從回來以後,他還沒有認真地看過這個東西,在當時的情況下他更加不可能好好地研究。
他攤開手掌,目光落在那個銅管上。鍊條是皮繩做的,很簡單地在銅管上打了個結,他看不出來這樣東西原本該是取自何處,但不妨礙他猜想。
這實在很像子彈殼,像取出了彈藥,拔下彈頭的外殼。他摸索著邊緣,突然摸到了不一樣的觸感。

Thomas微微蹙眉,小心地將那張揉皺後捲起的紙取出。
他只看了第一行就忍不住停下,深吸一口氣後才繼續。
他沒想到,Newt交給他的最後一樣東西,原來是一封遺書。

原來對方那麼早的時候就已經預料了自己的死亡,原來那個人早就坦然地接受一切,並且希望他們也能夠接受。
Thomas望著Newt的字跡,感到鼻頭發酸,而眼角有些濕潤。
他想像不到──無法想像,假如他真的失去了Newt,失去了那個總是跟在他身邊,給予他支持鼓勵,安撫暴躁無助的他,或是在他激動時狠狠地潑上一桶冷水,他無法想像──失去了Newt的自己,會如何活下去。
就好像從此失去了快樂的能力一般,他不相信自己能夠真的幸福起來。

他感謝著神,即使他從來都不相信──他感謝一切,感謝沒有將Newt從他身邊奪走的萬物之靈,或者不管那是什麼。
他感謝,命運讓Newt活著,讓他活著,讓他們都還能夠活下去。
Thomas小心翼翼地將信重新摺好,放回它原本該在的地方,然後將鍊條重新放回褲袋裡。

他不知道現在的Newt是否仍期望著他看見這封信,因此他打算假裝剛剛的一切都沒發生,他沒有看過Newt的遺書,沒有發現這個人悄悄藏好的所有心思。
只是他內心深切地明白,這封信帶給他的衝擊將永遠不會消失,而他會幸福快樂地繼續活下去,和Newt一起。

Thomas用輕盈的腳步走回他們身邊,瞅著Newt和Minho中間那個看起來有些孤寂的空地,之後緩慢地躺下,將自己塞回去他們之間。
Minho發出了模糊的抱怨,扭動著身軀為自己調整了更舒適的位置。
而Newt,這個人幾乎沒有發現他的離開與他的返回,只是下意識地,在他的凝視下,也或許是在夢中,綻開了個淺淺的微笑。

這次Thomas不想再夢見任何悲傷的夢境了,於是在他閉眼前,輕輕地碰觸到了Newt置於他胸前的手,將自己的無名指和小指搭在Newt的手背上。
彷彿只是這樣微小的碰觸,就能讓他的呼吸放緩,讓他獲得足以平靜心跳的安寧。
他再度閉起眼,祈禱這次的夢境裡有Newt,有所有人,而他不必再去費力追尋。




-tbc
好的我從日本回來啦!
日本好冷風好大皮膚好乾,但回來台灣覺得還是一樣冷呀啊啊!!!
環球超棒的!感覺整個沒玩夠嚶嚶嚶QQQ

然後回來正題←
這章沒啥進展,就是給Tommy之後會有的反應做個小鋪墊,
以及總算把信看完啦ˊ艸ˋ悄悄躲著大家看的,看完還得裝作沒看過呢!
雖然覺得讀信的公開處刑設定也很有趣(疑
但這樣的劇情設定自己也很喜歡(一切等著之後看

评论 ( 5 )
热度 ( 58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