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2)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目前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有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這次是HE的中篇。
BGM:Calum Scott - You Are The Reason
章節:(1)  (2)  (3)  (4)  (5)




Thomas跟在Newt身後,走出了搭建得有些簡陋的帳篷。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望無際的海平面與綿延的沙灘,礁岩上攀附著綠苔,更遠一點是茂密的森林,不時能夠聽見飛越過天際的海鷗鳴啼。人群在海灘與森林之間來回走動,做著各自的事情,有些正在搭建更多的房子,種植作物,又或者只是坐在地面上談笑著。
Newt帶他穿過樹叢,撥開遮擋住視線的葉片,讓其他人也發現了他們。

Minho是第一個衝過來的,少年將眼睛笑瞇成了一條線,在他肩膀上用拳頭輕輕搥了兩下,接著Minho和Newt將他夾在中間,兩人一起緊緊地擁抱了他。這個舉動就好像他們在WICKED總部裡重聚時做過的那樣,不過接受這個擁抱的人換成了他。
Gally和Brenda很快出現,FryPan及Aris跟在後面,他們輪流與他擁抱,不遠處則站著微笑的Harriet以及Sonya。
Thomas環顧四周,下意識地深吸了一口氣,現在他已經逐漸習慣這種帶有點腥鹹的微風,並且決定從此刻開始喜歡上。

在歡迎的儀式後,Gally想讓他們加入建造新居所的工作,但Brenda以兩人都受傷初癒為由替他們拒絕了。倒不是說Thomas抗拒著勞動,畢竟在迷宮裡更加辛苦的都做過了──只是,他還沒調整好心情,這樣太過悠閒與和平的氣氛,他想自己或許還需要好好適應一下。
像是猜到了他內心微弱的侷促,Newt接過一隻長茅,將他拉離開人群,美其名是探勘森林與打獵,實則是眾人都心照不宣的散心。

他們穿過草叢,開始踏入大樹盤根交錯的地帶,這是Thomas從未見過的地形,空氣是濕潤的,昆蟲總是在他的視線內爬來爬去或者四處飛舞,那種藍紋的斑蝶Thomas甚至從未在書本上見過。
他忙著四處張望,也因此在第二次差點被崎嶇不平的地面給絆倒時,才意識到Newt一直沒鬆開他的手。每當他踉蹌或歪斜時,兩人接觸的地方總會傳來一股力量,將他給穩穩地撐起。
不自覺地,Thomas也收緊了手,回握住對方。

Newt偏頭對他笑,微微瞇起眼的那種,「總算回過神了。如何?我口中的天堂。」
「不可能更好了。」Thomas由衷地讚嘆,這裡的一切都讓他喜愛,欣欣向榮,充滿希望。
「可別太早下定論了。」Newt聳聳肩,扯著他偏離小徑。

在爬過一座小山丘後,他們撥開了眼前遮擋的茂密樹叢。
──那是一座瀑布。Thomas終於能肯定了,這一路上他聽見了流水聲,也感受到潮濕的氣息,現在答案終於揭曉。
瀑布大約有十幾尺那麼高,從最頂端開始分支,最後匯流進底下的碧綠的湖泊。走近幾步後還可以看見水裡優游的魚類,而湖水清澈見底。

Thomas看得入迷,沉浸在這幅從未見過的美麗景象中,直到身旁的人開始扯起他的褲腳,才將他的神智拉回現實。
「你在做什麼?」
「幫你捲褲管呀,親愛的Tommy。」Newt半跪在岩石上,認真地將他的褲腿一層層捲上去,直到膝蓋之下,「鑒於你上半身的傷口還沒癒合,就只能站在淺水處幫我撈幾條漏網之魚了。」
Thomas茫然地眨眼,發出困惑的鼻音,但Newt很快用行動為他解答。

金髮的少年扔開鬆垮垮的襯衫,接著抬起手,掀起貼身的內衫,直到拉過頭頂將之脫下,在陽光照耀下露出勁瘦有力的上半身。
Thomas的目光在對方的胸膛上停了兩秒,那處有著醜陋疤痕的地方,卻又很快地移開了,不知是否因為陽光太過刺眼,眼前的人竟然讓他感到有些目眩神迷。
他舔了舔乾燥的上唇,再度望過去時,面前的人正歪著頭凝視著他,嘴角勾起的笑容特別燦爛。
他看著Newt將手放在褲頭,然後──繫緊了腰帶。
這不知為何讓他鬆了口氣,卻彷彿缺失了什麼般滾動了喉頭。

他看著Newt跨進湖裡,向前幾步後,一頭栽進湖中心,那動作簡直就像失足跌落一般,讓Thomas嚇得也跟著踏入水中,不忘一邊大喊對方的名字。
伴隨嘩啦的水聲響起,Newt自湖中站起,甩了甩濕透的金髮,挑起眉望向Thomas。
「嘿、別擔心,我只是在抓魚。」濕漉漉的少年舉起手,向他展示被他捉住的那條大魚。
Thomas僵硬地點頭,目光落在那條不停扇動著魚鰭的生物上,低語:「我知道。」
但他仍然會擔心。

將自己顫抖的雙手揹在身後,他裝作正在尋找魚群那樣,把視線移開。
Thomas緩慢將手伸進水裡,感受著湖水冰涼的觸感。湖底的石頭平滑,布滿青苔,他必須小心保持平衡才能保證不摔進水中。
他踩著水花,將兩三條魚趕至岩石邊,試圖製造一個死角來抓住魚群,但很顯然,這份工作是需要技巧的。在Newt第三次將魚拋向岸邊時,Thomas仍然連一條魚都還沒成功抓到。
他喪氣地隨便找了塊被曬得發燙的岩石坐下,就這麼凝視著在水中忙碌的Newt。

對方游泳的身姿矯健,拉長的手臂肌肉沒入水中,腹部緊實的線條延伸至褲腰,頭髮因為綴著水珠顯得閃閃發亮。
Thomas撐著下巴,不自覺地就嘆了口氣。
他有多久沒像這樣,就只是單純享受著寧靜,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擔驚受怕,也不用煩惱明日的生活該如何開始,如何結束。
這樣的日子……

他闔上眼睛,睫毛輕顫。
這樣美好的日子,簡直就像最奢侈的美夢,令人不敢置信,也害怕一切不過是虛幻的泡影,一睜眼就會破碎。
他擔心這樣的安逸會很快讓他沉淪,讓他忘記那些過去的傷痛,忘記他失去的那些,以及他應該承擔起的責任。

突然,冰涼的觸感貼上他的右腳踝,讓他一個哆嗦,睜開了眼睛。
「Tommy?」Newt就這麼漂在他腳邊,仰頭望向他,將好看的眉毛皺成一團,「你怎麼了?」
「我沒事。」他頓了頓,「只是在想……我好像不會游泳。」
「這挺簡單的,只要跳下來,揮揮手,就會知道該怎麼前進了。」Newt瞅瞅他的腹部,「當然,得等你的傷癒合以後。」

「我打賭到時候我能學得比你還快。」Thomas咧開嘴笑。
「這可不一定,」Newt挑眉,「搞不好到時候你會哭著不敢下水呢!」
「嘿!那才不可能是我!」Thomas撩起水花潑向Newt,後者立刻反擊。
顯然紐特的位置更佔據地理優勢,很快讓Thomas閃躲著求饒。即使如此,待兩人回到岸邊,所有的衣物都早已濕透。

「早知道我也把上衣脫下來算了。」Thomas無奈地捏起衣角扭轉,發出嘆息。
對此Newt只是發出一陣笑聲,在穿好衣服後俐落地將那幾條魚用草繩綁成串,拎在手中。他踩著步伐走到Thomas身邊,輕拍他的肩膀。
「下次,總還有機會的,Tommy。」

Thomas仍然嘟囔著,試圖將上衣再擰乾一點,同時慶幸著自己的褲子沒有像Newt的一樣濕掉,他的手摸進口袋,觸到被皮繩綁著的銅管。
那是Newt交到他手裡的東西,或許現在他應該要還給對方了,但是……但是,他還想再持有這樣物品一段時間。

沒有人知道,他最終能夠活下來,是這個東西帶給他的勇氣。
在他爬上頂樓,與Teresa身陷火海之時,他的意識因為失血過多而模糊不清,卻仍清楚記得自己握緊了兩樣重要的物品。一個是拯救了Newt性命的血清,一個則是Newt於生命垂危時交予他的重要之物。
他還不懂這樣東西的意義何在,所以在他找到之前,他想再保管著這樣東西,久一點。

Thomas抬起頭,對上Newt轉過頭來催促自己快跟上的神情,扯開了笑容,邁開腳步追上去。
陽光如此燦爛,樹葉隨風摩擦的聲音彷彿在輕快地唱著歌,他的內心唱著歌,腳步唱著歌,歌頌著又一次獲得的生命,與身旁失而復得的生命之重。
若這僅僅只是一場美夢,他希望永遠都不要從中醒來。




-tbc
好想睡....行李還沒整理我我我....
禮拜日要去日本玩啦所以可能更新要慢幾天了>口<!!!
環球!!!耶!!!(興奮
雖然很興奮但無法停止沉迷寫文沉迷Newtmas好可怕啊!!!

评论 ( 7 )
热度 ( 7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