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 [Newt/Thomas]You Are The Reason(1)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目前無差
分級:PG-13
注意:有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這次來寫HE的中篇ˊ艸ˋ,治癒一下自己哭乾的眼淚。
BGM:Calum Scott - You Are The Reason

章節:(1)  (2)  (3)  (4)  (5)  (6)




首先喚醒他的是鳥類的鳴啼,那是他不曾聽過的聲音,雖然嘈雜,卻輕易地讓人感受到活潑的生命力;接著是微風,帶了點腥鹹的氣息,像是──他不曉得該如何形容,但他發覺自己並不討厭。
Thomas緩慢睜開眼睛。
陽光比平常來得晃眼,他必須很努力才能將視線對上身前那道逆光的影子。

「Good Morning,Sunshine。」
低沉好聽的腔調在耳邊響起,伴隨那種熟悉的耳膜震動感。

他費了好大的勁才將自己從頭昏腦脹的衝擊中拉回來,這次他看清了眼前之人的模樣,蓬鬆的金髮,精緻的面容,總是挑起眉毛瞇著眼的微笑。
他怔住,腦袋變得一片空白,無法思考,眼眶卻在瞬間濕潤了。
「Ne……wt?」他嘶啞著嗓音問。
「如你所見。」對方朝他眨眨眼,頓了頓後,微微偏了頭,「就這麼點反應?」

「不……我只是,沒想到能再見到你。」Thomas不自覺地哽咽,聲音變得虛弱,「我不曉得原來天堂是這個樣子的。」
眼前的人再度眨眼,卻很快地咧開嘴,露出輕鬆的笑容,「哈!是的,我也沒想過天堂會是這樣子。」
說著那雙手就朝他伸來,狠狠地在他臉頰上一擰,讓他忍不住發出痛呼。
「嘿!Newt!」

「好了,傻子,快醒醒吧!」這次Newt放輕力道,拍了拍他的頭頂,「你沒死,我也沒死,很遺憾的不能告訴你天堂該是什麼模樣──但是這個地方卻和我想像中的天堂相差無幾了。」
「什麼?」Thomas愣愣地張著嘴,臉上有著顯而易見的困惑,當然,他內心的疑問更多。
在他的記憶中,面前的人早已在那座城市裡閉上眼睛,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而他只能選擇撿起槍獨自走向一場未知。
他開始想起一切。

他想起Newt好看的臉被青黑色爬滿的樣子,想起對方失控地朝自己撲過來,想起那把插在對方胸口的刀子──
他一下子坐起身,不顧自腹部傳來的劇痛撕裂感,緊張地摸上Newt的胸口,扯開那件深色的襯衫,試圖將裡面單薄的內衫拉起來──當然,這被阻止了。
Newt發出挫敗的咕噥聲,拉住了Thomas的手,Thomas以為自己能掙開的,但重傷初癒的他顯然失去了這種力量。

「哎,我就知道我會搞砸的,偏偏Minho他們說讓我留在這裡照顧你。」Newt懊惱地皺起眉,強硬地將Thomas的手塞回棉被裡,撇撇嘴,「不用擔心,我的刀傷可比你的槍傷淺多了。」
一邊說著,Newt一邊自己拉起那件衣衫,白皙的胸口中央有著深色的疤痕,似乎才剛開始結痂。Thomas沒忍住,再度抬起手,用小心翼翼的力道摸了摸那道傷痕。手指下的觸感凹凸不平,這讓傷口看起來更加猙獰,莫名就讓Thomas鼻頭微酸。
他又想起那一幕,恨不得以自己代替眼前之人的那幅景象。火光和轟響都十分遙遠,唯有對方輕喃自己名字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個人用十分緩慢的速度在他眼前倒地,輕得就好像失去了靈魂的重量。
那個時刻,Thomas感覺自己的某部份也跟著一起被帶走了,並且他以為將永遠找不回來。

「別碰,很癢的,光是忍住不抓就已經讓我身心俱疲。」Newt毫不留情地拍開Thomas的手,將衣服拉扯回原處,「我可不想因為傷口裂開再被Brenda碎碎唸,你永遠想不到女孩子囉嗦起來是什麼樣子的。」
Thomas沒聽話,這次他乾脆地整個人撲上去,將自己掛在Newt身上,雙手使勁攬住對方的背,臉頰埋進對方肩頭。

「你沒死。」他用悶悶的聲音說著,將自己終於忍不住的眼淚抹在對方的襯衫上。
「你也沒死,Tommy。」Newt拍拍他的背,一下,兩下,直到再也忍無可忍地將他扯開,露出嫌惡的神情望向自己的肩膀,「你竟然把鼻涕也抹上去了!」
被推開的Thomas只是露出傻笑,並且很快再度摟了上去,對此Newt發出無奈又混亂的低咒,這次卻沒有再將他推開。

「你可得悠著點,我們都是重傷初癒的傷患。」Newt費了很大的勁才讓自己的雙手重獲自由,這次換他掀起Thomas的衣襬,不期然地發現繃帶下的傷口又開始滲血,立刻就嘖的一聲,皺緊眉頭,「你又流血了,Thomas。快起來讓我重新包紮。」
Thomas傻愣愣地退開,坐回床上,望著Newt用嫻熟的動作拆開染血的繃帶,拿起一旁早就準備好的替換。
他輕輕地抬起手,將掌心貼上Newt的胸口,對方頓了頓,看了他一眼,卻沒有停下包紮的動作。

「為什麼……?」Thomas用虛幻的語氣呢喃:「你是,怎麼?」
「想問我如何活下來的?」Newt將繃帶拉緊,伴隨Thomas的痛呼打了個漂亮的結。Newt揚起頭,對上那雙充滿困惑與迷惘的眼睛,「是你,Thomas。」
「你帶著最終的解藥出現了,不是嗎?」
「但是……」

「在你走之後,Minho他們決定將我的『屍體』抬回運輸機上,就是那時候Brenda才發現我還有微弱的呼吸,那個女孩最後還是將血清給我注射了。」Newt微笑著,那笑容很是燦爛,也透漏著一股劫後餘生的慶幸與脆弱,「要不是這樣,我大概也撐不到你拿著解藥出現。」
「那個解藥……」Thomas仍然有些混亂,但卻開始明白過來,「你是說,我身上帶著的那管血清?」
Newt點頭,Thomas則露出了難以形容的神情,像是解脫般的欣喜,又藏著那麼點哀傷。

「我想……我該謝謝Teresa,對吧?」Newt望著Thomas,緩慢地說,「是她做出的解藥。」
Thomas模糊地應了聲,回憶起被火光與煙霧圍繞的頂樓,想起女孩的淚水,以及褐色的長髮拂過自己臉頰的觸感。
「當我醒來時,他們說她沒能逃出來,」Newt頓了頓,「我很抱歉。」
對此Thomas搖搖頭,「沒有什麼好抱歉的,Teresa她……那時候,她後退了。我想那是她的選擇。」

對於Teresa的感覺是無比矛盾且複雜的,他愛這個女孩就像愛著最親密的家人,因此在遭到背叛時才格外的痛恨。他從來堅信自己對抗WICKED的決定是對的,直到Newt在他面前倒下,他才開始理解女孩的信念。他總是更自私一點,他只希望自己身邊的人平安,而Teresa,那女孩一向看得太過遙遠。
只是這次,他感謝著固執且堅持的Teresa,感謝她從自己身體裡提取了血液,並且將那管血清交給自己。
他想起最後的那幕,在大樓倒塌前,Teresa看向了他,大概是想對他說些什麼。那雙眼中含著淚水,他卻從她臉上看見了釋然的情緒。或許這個女孩始終將他們放在心上,只是藏得太好了一點,她仍然在意著他們,因此無法原諒傷害了他們的自己。

「Tommy?」Newt湊近,輕輕拍著他的肩,眉頭微皺,「你……需要給你一點空間嗎?或許我能去看看Gally他們今天打算在農地裡種些什麼?」
「不!」Thomas反射性地拉住了Newt的手,握緊又放鬆了力道。
「我只是……」他向前傾身,額頭貼上了Newt的肩膀,「我想,我只是有點想她了。」
「我知道,」他聽見Newt在他耳邊輕柔的低語,「我有時也很想念他們。」

他們安靜地倚靠著彼此,耳邊只有彼此的呼吸聲。這大概是某種心照不宣的儀式,一種祈禱,讓他們憶起那些失去的,也藉此放下那些過去。
Thomas將Newt的手指捏在掌心,這才發現對方的手指比他要細瘦骨感,卻更加地修長,對方的肌膚溫度微涼。這讓他下意識地加重了力道,企圖用這樣的方法將自己的體溫傳遞過去。
Newt發出了輕笑,就在他耳邊,那股好聽的嗓音震動著他的耳膜,讓他的呼吸亂了幾秒。

「Tommy。」
「什麼?」
「我還活著,真好。」
Thomas閉上眼,感受著眼眶泛起的濕潤,爆炸帶來的火光與喧嘩逐漸變得模糊,緩慢褪去了存在感,那股一直盤踞在胸口的驚慌與恐懼也終於開始消散。
他輕輕地嗯了一聲,給予Newt肯定的答案。





-tbc
好的!這次的目標就是甜回來!
以及想走一波劇情,
好想努力打字但是天氣好冷啊啊啊(手指快凍僵

评论 ( 16 )
热度 ( 13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