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移動迷宮][Newt/Thomas]短篇集(4)

作者:冰瑚
衍生: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
配對:Newt/Thomas
分級:PG-13
注意:電影《移動迷宮3》的劇情!高虐警告!!以及我本來還想寫個HE的番外的但今天的san值已經歸零(只想做隻屍體
有一點關連的前兩篇:(2) (3)



《溫暖遺存》


四周無比喧囂,似乎還有些過於熱了。
Newt眨著眼,恍然覺得自己回到迷宮裡,回到溫暖的艷陽下,被茂盛的綠意給包圍。所有的人都不曾離去,少年們在草原上奔跑、嬉戲,大喊著他的名字,呼喚著他的注意。
他的目光落到不遠處,身材削瘦卻矯健的少年正朝他拚命揮手,那雙專注的眼睛在陽光下融成了他喜愛的顏色。
那大約是甜的、會令人眷戀上癮的味道。他想。

身體突然被用力地晃了晃,他回過神,再度對上那雙好看的瞳色,其中卻充滿了他不曾見過的哀傷與驚懼,濕潤得彷彿下一秒就會滑落淚水。
爆炸聲在不遠處響起,翻騰的火焰又席捲了一幢建築物,人群喧嘩、尖叫的聲音讓他幾乎聽不見Thomas想對自己說什麼。
他的思緒緩慢回歸,憶起了此時此刻的處境,想起他們還未逃離的混亂,以及他的身體正逐漸脫離自己掌控的事實。

Newt喘息著,忍著在全身上下流竄的那股疼痛感,抬起手,粗暴地扯斷脖子上的鍊子。
「你拿著它。」他將鍊子塞進試圖推拒的Thomas手中。
「Newt、等等,我們現在得走了──」
「我說拿著它!」伴隨著他有些失控地大喊,Thomas僵直在了原地,看起來就好像被嚇壞一樣。這是他的錯,他不該這麼兇Thomas的,然而此刻他的內心無比迫切,他希望──他必須讓Thomas拿著這個。

「……Please,Tommy please。」最後他甚至用了比平常虛弱許多的嗓音祈求,並且他知道Thomas一定會答應。
對方用微微顫抖的手接過那條鍊子,攙扶起他,用斷斷續續的、充滿哽咽的言語鼓勵他邁開腳步。

Newt將身體的重量託付於那雙攬住自己的手,他們的肩膀磨蹭著彼此,對方的頭髮擦過他的臉頰,他閉上眼睛。
他嗅到了綠葉的氣息,那是空虛的迷宮裡唯一能帶給人的安慰,那片翠綠的安寧與祥和,那些在經歷諸多磨難前他們所擁有過的短暫幸福。
時常在夜深人靜時,他無比想念的一切。

「Tommy……」
「撐著點、Newt!我們就快要到了──」
「嘿、Tommy……」
眼前的景象正在逐漸模糊,但是他還想、還想再注視那雙眼睛更久一點,他想念那其中的溫暖,也懷念那種如焦糖的甜膩顏色。

他還不曾對這個人說過,說過關於他有多麼喜愛著這雙總會倒映出自己身影的眼睛;他不曾說過,他甚至喜愛著這個人勝過這雙眼睛。
他想對這個人說謝謝,謝謝……讓他能夠始終陪伴在身邊,在這一路上,在最後。
他不曾後悔,也早就心滿意足。

此刻他還清醒著的每一分神智都在貪心地祈求,祈求時間能更多一點,祈求他還能握著Tommy的手更久一點。
只要……再一點,就好。



《餘燼》


Newt清醒時,發現自己正將Thomas壓在身下,而對方正全力抵抗著他的靠近。
「抱歉、」他立刻明白了此刻的處境,他開始驚慌,並且意識到自己最為恐懼的事終於發生了,「我很抱歉,Tommy。」
「沒關係的。」他聽見Thomas低聲的回應,對方的語氣充滿著安撫的意味,就連箝制他的手也放鬆了力道。

不,一點也不是沒關係。
別這麼輕易的就相信他,別這麼靠近,別再給予他能夠傷害的機會。
他一直喜愛著Thomas不符合這個世界的溫柔,直到此時此刻,他才發覺這樣的溫柔太過殘酷。

他的Tommy太過天真,就像Brenda說的那樣,總是學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
於是他幫Thomas做出決定,他抽出對方揹在身後的槍抵上太陽穴,他還來不及對Thomas說聲再見──對方就怒吼著揮開了他的槍。
不!

被打斷的挫敗讓他又憤怒了起來,那些流竄於血液中的毒液讓他燃燒,侵蝕著他的大腦,他的四肢再度不受控制,而在他糢糢糊糊的意識中,他看著自己撲向了Thomas,看著他們在地面上翻滾、糾纏。
他看著Thomas將他掀開,而他喘息著,在燒灼的疼痛中抽出了自己的短刀。
不!

他看到自己將Thomas壓到地面上,他看著自己的刀刃抵上對方的胸膛,一吋一吋的挺進,而他正瘋狂的嘶吼著,發出不知是歡愉或者哀傷的呼喊。
當刀刃觸到對方的胸膛時,他全身都開始了顫抖,卻仍然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他渴求、他渴望殺戮,他渴望鮮血;然而一部份的他卻在腦中為了對方而哭泣。
他再度被推開,卻依然不依不饒地朝眼前的這個人撲去,彷彿是為了回應那份從初見就開始的莫名執著。
不!

不該是這樣的,他對於Thomas,對於Tommy,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傷害這個人。
他再度和Thomas扭打在一起,他看著自己揮舞刀刃,一下又一下,直到兩人撞在一起,那動作幾乎形似一個擁抱,讓他忍不住想停留。
他停留在此,感受對方的手用溫和的力道圈著自己的背,而他的掌心觸到了這個人肩膀的熱度。

他望著Thomas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緩慢退開,那雙褐色的眼睛像是在控訴他一般,那麼傷痛。
但這就是最好的結局,也是他能憑藉自己的意志做到的最後一件事了。
當他鬆開手時,那柄刀刃已經被他牢牢地插在自己胸口,再也無法調轉方向去攻擊眼前的這個人。

腳步開始踉蹌,思緒逐漸模糊,他竭力地想朝對方扯開一個微笑,就像他們的第一次見面那樣,然而他又想,自己現在的樣子太過狼狽,大概無法再得到對方望過來時那種總是閃爍著喜悅微光的眼神了。
他努力牽動嘴角,卻發覺連最後一絲力氣都已失去,他只來得及用哽咽在喉頭裡的氣音呼喚出那個只專屬於自己的親暱稱呼。
「……Tommy。」

謝謝,
愛你,
以及再見。



《火光照耀》


海浪拍打著沙灘,晚霞是藍紫混雜著橘紅的美麗色彩,篝火照耀著每個人的臉龐,那些疲憊、傷痛似乎也在恍然間消褪了。
Thomas捏緊Newt的那條長鏈,在長久的恍惚後回過神,才發覺圓弧的銅管中藏著東西。他將之小心地取出,發現那是一封被折得皺巴巴的信。

這是Newt的字,是那個總是瀟灑恣意的少年會有的語氣,儘管字體有些笨拙,顯示著這個人大概很少拿起筆,但仍然讓Thomas用著彷彿拿到什麼珍寶那樣,放輕了撫摸的力道。
親愛的Thomas,這封信的開頭是這樣的,他垂下頭深呼吸,直到那股想要落淚的情緒稍稍緩和後,才展開來繼續看下去。
他看著。

這的確是Newt寫過的第一封信,同樣也是最後一封,他看著Newt寫了關於自己並不害怕死亡,而是害怕被遺忘。因為怕被遺忘,於是在每個晚上複誦那些離開的人的名字,在每個晚上回憶起那些曾經的過往。
他才知道原來Newt一直悄悄地懷念著迷宮裡的日子,而他在這一刻也發覺,自己是如此的想念它們,想念那些他們曾經擁有過的片刻寧靜。

他看著Newt寫到他們的第一次見面,看到Newt說了從初見就打算跟隨他的信念,這該是多麼的傻氣啊──看到這他忍不住就皺起鼻子,將信紙拿遠了一點,他可不想要這封信被愚蠢的淚水給弄濕了。
Newt寫了,對於這樣的選擇並不後悔,就算重來一次,也會做出同樣的決定,並且希望多年後的他,也能說出同樣不後悔的話。Newt希望他照顧好所有人,也照顧好自己。

你值得幸福。Newt這麼寫了。
他用手指在那個簽名上蹭了蹭,卻只能摸到紙張粗糙的觸感,這時他忽然深刻地意識到了,自己永遠地失去了甚麼。

眼前逐漸變得一片模糊,他決定在弄髒這封信前,小心地將它折好收藏。
這個夜裡他始終坐在篝火邊沒有離開,並且希望沒有人發覺正狼狽哭泣的自己,他知道FryPan拿著食物假裝路過了三次;知道Brenda在和別人談話的途中偶爾會擔心地望向自己;知道Minho在石碑上刻完字後長久地凝視了他一段時間。
但他什麼也不想做。

他望著搖曳的、逐漸升高又緩慢消散在空氣中的火星,彷彿這麼做就能讓他感受到暖意,心臟卻像被誰溫柔地捧在掌心那樣,緩慢又開始了跳動。
他擦乾眼淚,望向星空。

「Alby。」他輕輕呢喃,想起了那個在迷宮中領導著他們、試圖保護著他們的人。
「Winston。」少年高高瘦瘦,總是有著不服輸的勇氣。
「Chuck。」那個少年的年紀最小,卻擁有最柔軟的心。
「……Teresa。」他有些哽咽著,想到了少女柔軟的頭髮,以及最後與他擁抱的溫度。

他深呼吸,眨了眨眼睛。
「Ne……」他頓了頓,覺得喉頭無比乾澀,他幾乎沒有勇氣將這個名字唸出口,這個過程比所有他遇過的的挑戰都還要艱難。
Newt。他安靜地做著口型,反覆著、將嘴唇顫動的弧度練習了好幾遍。

「Ne……Newt、」聲音仍然有些顫抖,於是他再度嘗試,「Newt。」
他想起Newt的笑容,燦爛的、有些飛揚的樣子,眉頭的一邊總是微翹著,又或是緊蹙的模樣。
他聽見Newt呼喚他的名字,用總是溫和又有些縱容無奈的腔調。
Tommy。

「Newt。」
他無聲地落下眼淚,但這次,他終於可以在黑夜中閉上眼睛。




-tbc?
好的這個系列令我心力交瘁的短打總算迎來了結局(((
我第一次寫文寫到哭得不能自己(大哭
眼前一片模糊的根本就是我!!!
其實還想寫個番外的,
但今天大概就只能這樣的
而且又覺得番外出現在這張會破壞氣氛(((
於是就,
嗯,獨痛痛不如眾痛痛,
看我是多麼的愛著你們啊QAQ

评论 ( 13 )
热度 ( 74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