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Newtmas、TRHP、歐美CP+日漫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DM/HP]Thorns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DM/HP
分級:PG-15
注意:原著向衍生,戰爭戰後捏造,於CWT47出的突發小料,場後公開~



【T h o r n s . 因為你而疼痛且深刻】


Harry和其他人走散了。

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和食死徒的交鋒,自從Hogwarts的決戰後,他們的戰線就此延長。Voldemort身負重傷逃走,而他們也失去了一位直到最後才認清真面目的臥底,他們最好的魔藥學教授。
和食死徒的游擊戰不停在各處發生,鳳凰會殘存下來的舊部因為Harry重新組織在一起,成員大多是Hogwarts的教授,那些不願向黑暗低頭的巫師,以及尚未從Hogwarts畢業的多數學生們。

這是場看不見盡頭的戰爭,Harry無數次跟隨眾人遊走在戰場上,用魔咒擊倒了一個又一個敵人,不知從何時起,他開始不再畏懼施展不赦咒,甚至還逐漸熟練了起來。
他的D‧A的夥伴們也同樣加入了這場戰爭,Neville變得勇敢,Ginny得益於Quidditch的身手變得更加矯健,Ron也成熟許多,Hermione幾乎擔任了軍師的角色,穩重而機智的凝聚了他們的力量。
食死徒的戰線在節節敗退,他們已經隱約能看見勝利的曙光。只需等待最後一次與Voldemort的決戰。這次,已經解決額頭上靈魂碎片隱患的他不會再退讓。

然而首先,他必須先找到其他同伴。

Harry裹緊了身上的灰色毛氈大衣,朝掌心呼出了一口。
他此刻正位在比Hogwarts還要北方的森林裡,這處在地圖上被Hermione用紅筆畫圈標記過了,是食死徒的其中一個據點。他們按照原定計畫在今天偷襲了這個地方,果真讓食死徒受到衝擊,慌忙地只能四處逃散。
Harry跟著其中一道罩著黑色斗篷的身影鑽進樹林裡,直到那個人消失於視線中,直到他再也聽不見夥伴的呼喚,才發現自己走得太過深入。

懊惱地施了個方向咒,Harry依照在他手掌中指明方向的魔杖,小心且隱蔽地行走在樹林裡。
天色漸暗,他必須在太陽下山前走出這裡,避免被其他同伴們誤會自己遭到了不測。
在繞過一小片灌木叢後,Harry突然聽見微弱的樹葉摩擦聲,無數次的戰鬥反應讓他立刻警覺地抬高魔杖,牢牢指向那處。

樹叢晃動,伴隨著一閃而過的金色,一道身影狼狽地滾了出來,跌坐在地上,發出嗆咳的聲音。
Harry瞪大眼望向那個人,神情逐漸變得複雜,捏著魔杖的手卻越握越緊。
「Draco……Malfoy。」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唸出這個名字。

對方顯然被這道聲音震撼住了,僵直身體,緩慢地抬起頭。
金色的頭髮不再如學生時期那樣嚴謹的梳在腦後,沾上塵土與落葉而顯得凌亂,灰藍色的眼睛充滿了陰鬱,卻仍無法隱藏住其中驚訝的情緒。少年緊抿著唇,精緻又英俊的面容繃緊了,透露出些許的惶然不安。
「Potter。」用乾癟的聲音呢喃後,Draco扯開了個十分難看的笑容,「哈、我還真是……倒楣透頂。」

Harry回以他一個假笑,隨後毫不留情地用魔杖給了對方一個「Incarcerous」,用繩索將他牢牢捆住。
看著Draco跌在地上吃了一口泥露出的那種狼狽樣子,Harry始終焦灼的心情突然就得到了舒緩。

「你怎麼會在這裡,Malfoy?」
「這話該是我問的,Potter,」Draco朝天空翻了白眼,扭過身體為自己換了個不難受的位置,「這附近可是有食死徒據點的,堂堂的救世主怎麼會獨自一個人出現在這裡?」
「哦,大概因為我們今天恰巧就攻擊了那個據點吧。」Harry從容地點頭,欣賞著對方瞬間變黑的臉色。他以為這位金髮少爺會再說些什麼來反駁,但對方卻只是就這麼仰躺在地上,視線望著天空,看起來茫然又頹喪。

自從Hogwarts的決戰後,他們就沒再碰面過了,Harry敏感地發現了對方的改變,那種沉鬱寡言的氣質,一點也不像以前那個總愛在他面前搶鋒頭的Slytherin。隨後他想,自己大概也改變了很多,不再衝動,不再熱血,他變得冷靜甚至冷酷,和以前也大不相同。
戰爭都改變了他們,那段彷彿揉碎著溫暖陽光的校園歲月,其實已經一去不回。

「起來吧,我要帶你回去,」Harry扯了扯繩索的一端,頓了頓,「你現在是俘虜了。」
Draco起身,默默地跟上了前面之人的腳步,沒有說話,甚至也沒有掙扎,反而讓Harry感到些許不適應。
想了想路途的遙遠,Harry決定還是繼續找話題,或許他還可以問出點食死徒的內幕呢?
「你怎麼會在這裡,沒有跟著其他食死徒一起逃跑?」

對上了那雙碧綠的眼睛,Draco很快撇開頭,幾秒後才回答:「我不知道鳳凰會來了。」
「你不曉得剛才的戰鬥?」這讓Harry有些驚訝了。
過了很久,久到Harry幾乎以為對方不想理他時,他才再度聽見Draco低沉的嗓音。
「我……是自己跑出來的,」Draco緩慢地說著,語句中糾結了許多情緒,彷彿難堪、忍耐,又有帶著深入骨髓的疲憊感,「我是……我只是想,逃跑,離開這一切。」

Harry停下腳步,感到胸腔中燃起了莫名的怒火,於是猛然轉身。
「什麼意思?」
Draco再度偏開了頭,不願和他對視,「我累了,也很煩。」

「所以……你就逃跑了嗎?」Harry生氣得全身開始顫抖起來,朝Draco大吼:「丟下所有的這一切,丟下魔法世界,丟下朋友和親人,只因為你想要逃走了?」
他的右手緊捏魔杖,重量很輕,卻輕得他無數次想要扔掉。救世主這份過重的責任一直壓在他身上,戰鬥、攻擊、被傷害、傷害別人,無數的人流下了淚水與鮮血,而他只能選擇一次次地走上前,成為眾人跟隨的對象。
從沒有人問過他願不願意,或許也不敢問。

而Draco Malfoy,這個最終跟隨家庭加入了黑暗一方的小食死徒,卻能輕而易舉地拋棄自己的身分,拋棄一切,只因為厭倦了戰爭。
如此的……令人輕蔑,卻又,讓他隱約羨慕著。

「閉嘴!Potter,你什麼都不懂。」猛地回過頭,那雙似乎蘊藏了風暴的眼睛終於對上了Harry的,Draco冷笑著,瞪視著對方,「你什麼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是個膽小鬼!怯懦又害怕的膽小鬼!」Harry朝Draco吼著,怒意讓他扯動了繩子,讓Draco又一個踉蹌,差點要跌坐地上。

「閉嘴!Potter!」終於也喪失了自己的風度,Draco毫無形象地吼回去,不顧金髮散亂地披在額頭上。
「你不曉得我失去了什麼!我的母親……我媽媽她……她死了、死了,我父親他活得無比痛苦,卻又不得不活著,活著作為黑魔王手下的一條狗……哈、」Draco笑著笑著,眼睛就沁出了淚水,「你知道什麼……Goyle他也死了,不是死在戰場上,是死在一個食死徒瘋子手上的,被酷刑咒折磨死的,那群瘋子已經喪失了人性,我一點、一點也不想變得像他們一樣!」
「……我寧可他當初和Crabbe一樣,死在萬應室裡面的火海裡,至少,那不會讓他痛苦太久。」

Harry僵直著身軀,張著嘴,開闔了數次,最終卻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
他們呆立在原地,沒有人打斷這彷彿冰凍般的死寂,Draco又再度垂下頭,彷彿剛才爆發吼叫的人並不是他一樣。
Harry這才終於認真地觀察了對方,這個總是努力維護矜持的金髮少年身上穿著看起來幾天沒換的衣服,身上都是塵土與落葉,大概是在逃跑躲避的途中沾上的,少年很蒼白,眼睛下有著濃重深沉的眼袋,那雙眼睛裡的沉鬱始終沒有減少一分。
Harry吐出一口氣,將魔杖插回口袋裡,卻沒有為Draco解開繩索。

「Fred……你知道的,Weasley家的雙胞胎之一,在Hogwarts的戰鬥中死了,上個月Jordan Lee被炸掉了下半身,還在St Mungo急救,還有很多、很多的,我們的同學,受傷,或者過世了。」Harry偏過頭,望著自己的鞋子,嘲諷似地勾了勾嘴角,「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才承受過痛苦,這場莫名其妙的戰爭……」
「我知道,」Draco清了清喉嚨,聲音卻仍然乾澀,「你的……教父,Sirius,我媽媽說過關於他的事。」
熟悉的疼痛感流入心臟,Harry已經很久沒想起那個男人了,他懷念關於對方的一切,溫暖的懷抱,與毫無顧忌地大笑。
這是他此時此刻最缺乏的東西了。

「對不起,Potter。」
他聽見Draco這麼說著,這是他以為永遠不會聽見從對方嘴巴裡說出的字眼。
Harry艱難地扯扯嘴角,「我也……對不起,Malfoy。」
有些彷彿流膿般的傷口,總會深刻地烙印在他們身上,一輩子都挖不掉。

他們在原地靜默了很久,Harry才再度拉著繩子繼續邁開腳步,即使如此,在天空開始閃爍星光時,他們仍然來不及走出森林。

Harry找了個稍微隱蔽的地點,升起一把火,兩人坐在火邊取暖。
肚子充滿了難耐的飢餓感,Harry卻只能舔著嘴巴裡的口水來止飢,他偷偷覷了眼身旁的人,發現對方似乎沒有這種困擾後,心情頓時有些不悅,直到他聽見一陣咕嚕嚕的聲響從對方腹部傳來。在Harry看過去時,Draco十分尷尬地垂下頭,耳朵卻是紅的。
這種有難同享的痛苦讓Harry陰沉的心情稍微好轉了一點。

拿著樹枝無聊地撥弄著火堆,Harry朝安靜的Draco望去,仍然不是很習慣對方的沉默。
「你原本想要逃到哪去?」
「……法國。」Draco輕聲說,「我母親在那邊有一門遠房親戚,雖然很久沒有聯絡了。」
「哦。」
Harry繼續戳著火堆。

「戰爭結束後,你還會回來嗎?」
Draco回頭望向Harry,面上有著顯而易見的困惑,「我以為你要把我帶回鳳凰會,我是……俘虜對吧?」
「……當然。」Harry抿起唇,輕哼,又頓了頓,「我只是說,如果。」
「……不知道。」Draco低語,「或許不會了。」
於是Harry猛地戳了一下火堆後,扔掉了被燒焦的樹枝。
「睡吧,明天繼續趕路。」

在躺下前,他沒忘記在Draco身上補了個石化咒,固定住對方的腿,獲得了對方一個嗤笑。
Harry朝Draco齜牙,隨後拉住繩子,翻身背對了另一人,閉上眼睛。
有些奇妙地,因為和同伴走散的那種焦躁,一直以來緊繃著的精神,與心臟深處始終找不到著陸點的空茫,在此時有些沉澱了下來。
那條繩子的另一端彷彿有種重量,讓他踏實地落到地面上。


*


次日清晨,他們繼續趕路,這次Harry似乎終於找對方向,樹林從茂密逐漸變得稀疏,隱約可以看見遠處的炊煙正裊裊升起,周遭的景色開始變得熟悉。Harry認出來已經到了他們拔營的陣地附近。
Harry停下了腳步,轉身,望向了Draco。

他們從起床開始後就只經歷了簡單的對話,諸如早安、你渴不渴、出發和要朝哪個方向等等,昨天那些深藏在心的對話,如同晨曦中的薄霧,被陽光一照,就逐漸消弭。
Draco安靜地回視著Harry,灰藍色的雙眼中沒有過多的情緒,依舊看起來陰沉,卻似乎有種認命了的處之淡然。顯然他並不擔心自己的處境,畢竟就算作為俘虜,成為鳳凰會的和成為食死徒的,待遇也有著天差地別。他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危,頂多只會憂心起下半輩子的自由,怕被審判後丟入Azkaban。

Draco動了動嘴唇,輕聲說:「該走了,Potter。」
他不願再繼續等待,他已經等待了太長太長的時間,等著父親母親在前方引領自己,等著跟隨食死徒的腳步前進,等著參與戰爭,等著那些折磨慢慢從記憶中消逝。
他再也不願等待。

Harry望著他,有些艱難地張開嘴,卻很快地舉起魔杖,發出咒語切斷了對方身上的繩索。
Draco猛地抬起頭,緩慢而又困惑地眨眼。

「你走吧。」Harry僵硬地將手放回身側,微微偏頭,「哪裡都好,離開這裡吧──做到我們所有人都無法做到的這件事。」
Draco怔愣地站在原地,眼神透著濃厚的茫然,他望著Harry,又像望著他身上傾洩而出的某種不知名的感情。
看著這樣呆立的Draco,Harry忍不住露出了這幾個月來第一次真實的微笑。
他想,他會永遠記住眼前這幅畫面的,他從學生時期就最討厭的對手,此時此刻這種完全傻掉了的模樣。

「再見。」
Harry毫不留戀地轉身,就好像甩掉了幾千斤重的包袱那樣,腳步也變得輕快起來。
一陣腳步聲跟上了他,隨後一股力量禁錮住他的左手,讓他下意識地回頭。

Draco就站在他身後,用右手拉住了他的左腕,很用力,甚至讓他感到了疼痛與灼熱,但奇異的,他並沒有試圖掙開。
「Potter──你,」那雙藍灰色的眼睛望向他,裡頭的情緒很複雜,卻也深刻,至少Harry覺得,他大概短時間內都無法忘掉那種近乎執著又彷彿燃燒般的眼神,「你……」
Draco哽了半天,仍然想不到在這種時機該說出什麼,感謝太過蒼白,期許對方順利也有些無力,畢竟眼前的這個人,還會投身於戰爭,仍會用自己削瘦的身軀走在最前方。

「再見,Potter。」
最後Draco鬆開手,也朝Harry露出了微笑,一個真誠的、在這樣寒冷的冬日顯得有些單薄的微笑。
他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Harry望著他隱藏進樹叢的背影,也轉過身,朝著他該去的方向,再度邁開步伐。
他想,自己大概很快就能忘記這場相遇,忘記凜冬裡樹葉的摩擦聲,也忘記那雙比天空還要灰沉許多的眼睛。


*


之後的幾個月,鳳凰會徹底陷入了緊鑼密鼓的戰事中,他們一股作氣掀翻好幾個食死徒的藏身處,將那些在逃的勢力一個個投入新的Azkaban──由巫師看守的監獄。
最近的幾場戰鬥中,食死徒似乎只剩下了核心的那些人員,那些Harry曾經在四年級,Voldemort復活的那場盛會中瞥見的身影。狼人Fenrir Greyback、Bellatrix Lestrange,以及讓他感覺有些複雜的Lucius Malfoy。
Harry注意到Lucius的臉色相較其他的食死徒顯得非常差,Harry十分好奇,猜測著這位父親是否知道自己兒子已經叛逃的消息。

最終的決戰發生在一個河谷邊,鳳凰會已經追擊了殘餘的食死徒整整三天,雙方都非常疲憊,但精神卻不得已的無比高漲。
他們都知道──這是最後了──戰爭即將結束。

河谷邊是稀疏的樹林與草叢,這讓Harry在開始就和其他的同伴們分散了,但一整年的野外生涯讓他無比清楚在這樣的環境中該如何伏擊並躲避敵人。Harry這一路上已經擊倒了不下十幾名食死徒,有些他見過,有些沒有。
期間他也曾遇到命懸一線的危機,被好幾個人圍攻或者埋伏,但古怪的是,他的敵人似乎總會運氣不好的絆倒或是被其他魔咒給掃射到,讓他往往能夠逃過一劫。

至此,他只有小腿處被一道切割咒掃射到邊緣,沒有流血,但褲管卻被割開了一條長縫。
Harry敏感得發現有人在注視著他,起初他以為是敵人,但在遲遲沒有感受到威脅後,他開始猜測,那或許是個不願露面的友軍。
他沒有多想,只是繼續直行。

沒過多久,一行人匯聚在了河邊,Harry遠遠的看到了紅色的頭髮,那是Ginny和她母親,他們在聯手對抗Bellatrix,敵人瘋狂的大笑讓樹叢裡的鳥兒驚得飛起,也讓周圍的人都發現了這裡的戰鬥。
Harry很快也加入戰局。

他為Ginny擋掉了一道酷刑咒,在疼痛翻騰中,努力睜開眼睛朝前望去。
他聽見Molly憤怒的尖叫,以及Bellatrix從大笑轉變成驚吼的尾音,他看見那個無數次在他噩夢裡出現,奪走他最後一個親人的女人倒下,神情停在不敢置信的震驚,那股撲面而來的惡意卻再也無法傷害他們。

Bellatrix死了。
Ginny發出啜泣,Harry看見她擁抱Molly,知道這是屬於她們母女的時間,是屬於他們的,哀悼失去兄長與兒子的恨終於能夠解脫的悵然。
Harry沒有停歇地繼續往前跑。

他碰到了面色憔悴的Lucius Malfoy,對方沒有在第一時間朝他射出魔杖,反而張口,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在還來不及發出聲音前,就被遠處草叢射來的一道昏擊咒給擊中了。
Harry瞇起眼望去,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他看著男人躺倒在地上的身影,想了想後,將其拖到一旁茂密的樹叢底下遮掩好。
作為對曾經的同學的仁慈,他不希望那個義無反顧追求自由的少年,在回來後連自己的父親都失去了。

Harry繼續向前,這次他遇到了好幾位教授,以及與教授們對峙著的Voldemort和其部下。
……終於。

Harry高舉魔杖,在敵人猩紅色的雙眼看過來時喊出了咒語。
他們攻擊著彼此,毫不留情地,Harry這次確確實實的使用了索命咒,但Voldemort的動作太過靈活,當他躲避不了時,甚至會拉過一旁的部下用來擋咒語。

周圍的尖叫、怒罵、哭喊混雜在一起,恐懼、害怕又或者興奮的情緒讓Harry的心跳越來越快。
他知道自己必須做到,他必須除掉Voldemort,他要結束這場戰爭。
他再次射出那道綠光。

這次,Voldemort反應比他慢了一拍,因為被不知從何處射來的咒語給率先擦過。Harry的魔咒終於結結實實的落到Voldemort身上。
那個蒼白枯瘦的身軀在所有人矚目中轟然倒下,周圍的食死徒們瞬間嘩然,隨即惶恐地開始用盡一切手段逃跑。
Harry跌坐在地上沒有動,只是看著他的教授們追捕那些倉皇逃竄的食死徒,他仰頭看向天空,發現那片籠罩頭頂的烏雲不知何時散開了,陽光一縷一縷地逐漸照亮這片陰暗的森林。

隱隱的亮色竄過他的眼角,Harry轉頭望去,發現那是最後協助他的魔咒射出的方向。Harry眨眨眼,神情若有所思,最後卻仍然沒有追上去。
彷彿是確定了什麼那樣,Harry扯開了一個略帶輕鬆的微笑。
戰爭,結束了。


*


在一切紛紛擾擾逐漸平息後,Harry不顧所有人勸阻地搬家到了高錐克谷,他買下原本的Potter宅,那個他沒有絲毫記憶的、屬於他和父母們共享過回憶的房子。
花了幾個月將宅子整修得可以見人後,Harry才再度開始接待客人。

偶爾Ron和Hermione會來和他共飲下午茶,跟他說說他們工作的魔法部最近發生了哪些事,或者其他朋友們又做了些什麼。
Luna繼承了父親的謬論家雜誌,並且專門給自己開了個小專欄,似乎還挺受歡迎的;Neville回到Longbottom宅,正在努力讀書,渴望接任Hogwarts的藥草學教授一職;Ginny被Quidditch國家隊選入,成為時常在不同國家飛來飛去的選手。
其他的人,都過得比他想像中要好。

Harry沒有固定的工作,但他兼任了魔法部的正氣師委外人員,偶爾他們遇上特別難纏的敵人時,會請來Harry作為協助。
其他的時間裡,Harry通常都窩在那幢房子裡,看看書,做做魔藥,偶爾賣出去賺點小錢。在畢業後他將魔藥做出了興趣,這大概得歸功於他從Snape那邊順走的那本課本。
他和其他Hogwarts的教授們已經為Snape平反,魔法部也為這位間諜頒發了榮譽勳章。他將那面金閃閃的物品放到了Snape的墳墓前,和他父母的相隔並不遠,現在的他可以時常來看看他們。

Harry在左腕處紋了一圈荊棘的圖樣,他的朋友們曾經好奇地問過這有什麼意義,但Harry只是神秘一笑,不做回答。
其實他只是想要這麼做,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理由。
他和Ginny最後沒有在一起,也沒有和任何人交往,持續地維持著單身。並非他不渴望另一伴,而是一種莫名的情緒,讓他想就這麼任性地等待下去。
他經歷過太多太多,那些疼痛、黑暗與無法對其他人訴說的惆悵,讓他與其他熱情洋溢的生命不能契合,Harry說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麼,只知道他還在尋找。

一年,兩年,三年過去了。
Hermione和Ron懷了第二胎,Ginny開始交往新的男朋友,Luna和另一半訂了婚,就連Neville也有了追求的對象。
Harry仍在等待。

然後某天,他的房門被敲響,他穿著絨毛的拖鞋趴踏趴踏地走下樓梯,拉開門,看見了燦爛的、宛若陽光的金色。
與此同時,他又回憶起了森林裡的兩道腳步聲,記起了對方掌心握著自己左腕的溫度,宛若荊棘般予人疼痛,卻也無比深刻。
Harry瞅瞅對方,微微歪著頭,微笑。
「好久不見。」





-END


【FREE TALK】

這次也依然出了DH的小短篇小料!這個故事主要是靈光一閃,想寫寫短暫的相遇,以及短暫相遇時靈魂碰撞過的那種小小的耀眼感。想寫寫有點頹喪且逃避的Draco,以及即使疲憊也依然堅持的Harry!
當然文裡面暗藏的小細節大概大家都猜得出來,沒錯那個在最終戰協助Harry的人就是Draco,大概是出於一種感謝又慚愧又矛盾的心情,Draco並沒有立刻逃離,而是對於給予他自由機會的Harry提供了幫助,但是他這種矛盾的心情大概也不想被Harry知道,所以始終沒有露面。Harry也算是瞭解Draco的人,知道他這種彆扭的少爺脾氣,所以從來就沒有打算揭露,但他仍然覺得,那場森林中的碰面因此變得有意義了起來。

被握住的手腕很疼痛,但也很深刻,Harry想記住那場錯過的相遇,因此才刻下了荊棘紋身,讓自己不要忘記Draco,也不要忘記那場戰爭,讓自己引以為戒。
他們或許都沒有想過再相遇後的他們能夠成為什麼新的關係,但是當記憶中有了曾經鮮明的色彩後,大概會很容易繼續塗抹出其他美好圖畫的。希望大家還喜歡這個小短篇!

评论 ( 4 )
热度 ( 6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