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all/HP]短篇+極短篇集(1)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個別有TR/HP、SS/HP、LM/HP、DM/HP、RAB/HP
分級:PG-15
注意:題目都是在噗浪上玩互動命題或突發來的短篇,蒐集起來一起發。雖然是短篇但有時候會爆字OTZ





《一半算是真心話》[LV/HP]

「我恨你。」男孩說著,瞇起碧綠的眼直直瞪著眼前的男人,高舉魔杖指向對方。
男人踏前一步,手腕輕輕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魔杖撥開男孩額前的碎髮,指在那道閃電疤痕上。
「我也恨你,」男人溫柔又緩慢地低語,「恨到想殺了你。」




《送不出手的禮物》[SS/HP]

他總是精心準備禮物,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在每年的一月,那個寒冬尚未離去,暖春還未到來的日子。
等那天過去,屋裡走廊底端的儲藏室又會多了新的東西,滿滿堆放著他從未送出的禮物。
那個人還在的時候,他不敢送,怕會收到各種惡毒難聽的批評。現在卻再也送不出去了。




《你想要我怎麼做》[LM/HP]

「選擇吧,男孩。」男人勾著一種讓人恨得牙癢癢的微笑,優雅地端坐在沙發上,用蛇杖輕敲地面,閃著光澤的金色長髮幾乎刺痛了對面人的眼。
「我都不要!」
「不選擇左邊,也不選擇右邊嗎?」男人起身,走到屬於他的俘虜身前,抬起男孩的臉,露出那種邪惡卻仍舊充滿魅力的淺笑,「那麼,究竟要我怎麼做呢?」

──左邊擺著女僕裝,右邊擺著貓耳裝。
綠眼的男孩終於忍不住咬牙切齒,「──那就不要做!」




《同居開始》[SS/HP]

「Snape,你的魔藥味道都薰到廚房去了,快去弄乾淨!」
「Potter,不要把你該死的掃帚扔在床單上!」
「Snape,快去洗你的頭!看我做什麼?別想這次我會妥協!」
「Potter,最後一次警告你,髒衣服不要到處亂扔!」

「Snape,我已經開始後悔了!」
「Potter,告訴你,我也一樣!」

片刻後。
「好吧,我想這事可以重新商量的,Severus。」
「哼,小混蛋,你早就失去後悔的權利了。」




《身心俱疲》[LV/HP]

「我累了,我期盼著這趟旅程的終點。我討厭看著所有的人都離我遠去,更討厭看著那些始終支持我的人因為我而失去生命。」男孩眨著碧綠的眼,疲憊得彷彿即將倒下睡去,「做你希望做的事吧,因為我再也沒有力氣繼續下去了。」
「男孩,你決定逃避嗎?」他冰冷的語氣中含著肅殺與怒意,像在生氣這個始終奮力迎戰自己的人失去了那些曾熊熊燃燒的堅定。
「不,我只是想結束這一切。」

男孩閉上了眼睛。
「As you wish.」男人舉起魔杖。

──從此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救世主,卻也,沒有了黑魔王。

「我也累了,」男人輕輕用手指撥弄懷中男孩的頭髮,隨著搖晃的海風輕嘆,「所以這次,我會帶著你一起走。」




《贏不了你》[DM/HP]

「哈!我終於贏過你了,疤頭。」金髮的男孩頭髮上沾著泥濘,失去了以往那種光鮮亮麗,灰藍色的眼睛透著一股疲憊,嘴角勾著嘲諷的笑意,「你再也不能反駁我了,對吧?畢竟,這次你真的輸了。」
他用力地揪緊了懷中的那頭黑色亂髮,在男孩慘白的臉上留下泥巴。他懷中的那個人,那個黑髮綠眼,總是戴著一副醜陋眼鏡的男孩,卻再也不能跳起來用生氣的語氣與他爭吵。

「雖然總算贏過了你……為何,卻還是覺得我輸了呢?」他惡狠狠地笑了幾聲,低下頭,緩緩將臉埋在男孩的胸膛,狼狽的笑聲化成模糊不清的嗚咽。




《等價交換》[LV/HP]

「氣死我了!Harry居然真的那麼做了!」Hermione憤恨不平的把剛出爐的新統計表扔在新任的魔法部部長桌上,讓原本就搖搖欲墜的文件山顯得更加岌岌可危。
「Granger,別對著我發脾氣,又不是我鼓吹Potter這麼做的。」昔日無比注重儀態的Draco Malfoy如今只是很不雅的翻了個白眼,對自己秘書第二十七次的抱怨感到無奈。

「我現在是Weasley,Weasley!」Hermione把幾件剛剛完成的文件從山堆中挑出來,踏著足以蹬穿地板的重重腳步離去,「不行!我一定要阻止Harry這麼做,天啊!這根本就不是等價交換……」
那個被留下繼續和文件奮鬥的部長只能聳聳肩,小聲嘀咕:「我覺得很划算啊,用一個救世主交換整個魔法界,從此世界上還再也沒有黑魔王了,我可是舉雙手贊成。」

於是某個視自己為救世主姊姊的尖銳女聲從門外傳來,刺痛了可憐魔法部長的耳膜:「Draco Malfoy──不要以為我沒有聽見──我可是死也不會把Harry嫁出去的!就算為此必須要踏平那張該死的蛇臉!」




《冒失的聖誕老人》[TR/HP]

黑髮黑眼的男孩瞪著那個扒在自己簡陋窗戶上的可疑人物,正猶豫著是否要喊院長過來。雖然那個陌生人穿著的大紅衣帽怎麼看怎麼像童話故事中的某個角色,並且今天也的確是那個應該在床頭掛上襪子的節日,但是……好吧,原諒他實在對這種騙小孩的把戲不怎麼感冒。

「嗨!Tom。」那個男人狼狽地從窗戶外爬進來,跌坐在地上,臉上綻開了燦爛的微笑,那雙碧綠的眼和英俊乾淨的面容卻怎樣看都不像所謂的聖誕老人。
「你是誰?」男孩警惕地瞪著來人,正在考慮是否要使用自己的某些能力來驅趕這個看起來很像剛從精神病院逃出來的傢伙。要不是因為這個男人的笑容太讓人放鬆戒心了,他肯定會做些什麼的。
男人眨眨眼,那是一種天真的眼神,「我是來送你聖誕禮物的,Tom。」

「……禮物呢?」男孩忍不住吐槽那個明顯兩手空空的聖誕老人。
男人起身,拍乾淨身上的灰塵,勾著微笑向前一步,將那個渾身緊繃的男孩摟進懷裡。

「禮物就是我,親愛的Tom。祝你聖誕快樂!」




《無法兌現的承諾》[LV/HP]

『你會一直愛我嗎?』『會的。』
綠眼的男孩曾經問了男人這個問題,那個男人先是沉思一番,最後彎下腰,將那個自己養大的孩子抱起,做出回答。

『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了讓你屬於我。』
綠眼的男孩在哭泣,他潔白的額頭上多了一個醜陋的印記,為此痛了整整三天三夜,男人卻始終堅持刻下這個烙印。

『原來我們是仇人嗎?』『不,我們是彼此的命運。』
綠眼的男孩用憤怒隱藏了淚意,他高舉魔杖,面對那個他曾深深眷戀又曾深深痛恨的男人。

『你一直都在騙我。』『……』
綠眼的男孩摟緊躺在他懷裡早已冰冷的軀體,忘記了如何用淚水洗刷心中的悲傷,為了男人曾經許下的,卻始終沒有實現的承諾。

『Avada Kedavra!』『……我愛你。』
男人無法再繼續愛著他的男孩了。



《萬聖節》[TR/HP]

少年侷促地站在門前,努力壓平自己亂翹的黑髮,一邊緊張地擺弄暗紅色的披風。
「……」男人椅在門邊,挑眉看著他的動作,沉紅的眼底閃過一絲興味。

「那個,Trick or Treat?」少年終於深吸口氣,仰頭,露出尖銳的犬齒微笑。
「Well,難得救世主大人光臨,似乎我應該要給些報酬的……不過,」男人輕笑,俯身,用修長的手指勾起少年的下頷,對上那雙閃躲的綠眼睛,「我選,Trick。」
那隻扮演得不稱職的小吸血鬼還來不及反應,就被本質是黑魔王的男人抓進屋裡,鎖上房門,愣住了在附近還等著要糖果的其他小孩。

至於來自吸血鬼的Trick……看來至少在今夜是無法實現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5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