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SS/HP]重複呼喚的那個名字

篇名:重複呼喚的那個名字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分級:PG-13
注意:題目來自互動命題。虐有。先前作為教授生日賀文發的...(被煮掉






今天是那個他最痛恨的日子。

曾經在腦海裡閃過的,是和某人一同慶祝的畫面,或許不熱鬧,但卻是溫馨的。
在閃爍橘紅色火焰的壁爐旁享用晚餐,一邊進行平靜或針鋒相對的討論,深紅色的絨布沙發很適合坐臥,睡前再一同閱讀幾本書。美好的、奢侈的想像。

他從未對任何人說出口的,只封存於腦海中,甚至來不及印證的想法。
或許對那個人,他並不只是怨恨。
然而現在一切都早已無從驗證。

他穿越那片樹林、小路,來到那個被清理得乾淨的園地。森林中央的那片空地上種滿花朵,每年的春夏之際總會隨風搖曳綻放,無比美麗。但現在這個季節裡,這裡就只有乾草,以及未化的融雪堆積。
他艱難地穿越積雪和雜草,來到中央的土堆前。那塊被精心雕刻的石碑被幾株調皮的藤蔓攀爬上,他不懂這些植物是如何頑強地在寒冬中生存下來的,就如同那個人,散發著堅韌不屈的生命力。

他用力將那些藤蔓扯掉,讓石碑上的字重新顯現。

致 魔 法 界 最 偉 大 的 英 雄

他忍不住嗤笑。
明明就是魔法界最愚蠢的笨蛋。

「Harry Potter。」
他用手指撫摸那個被風雨洗刷得斑駁的名字。

當他從漫長的黑暗中清醒,迎接他的,是嶄新不同的世界。他從一名人人唾棄的食死徒變為忍辱負重的戰後英雄,人們尊崇他、敬愛他,就連學校裡那些平常面對他時總是畏縮的學生也會願意對他微笑。
這一切,是那個在此刻只能孤獨躺在此處的,那名男孩所給予的。
甚至還來不及體會生命中最燦爛美好的時光,就迫不及待地將性命獻給他,然後和黑魔王同歸於盡。

所有人都為那個人的所作所為感動,他卻只感到厭惡憤怒。
是他,應該被眾人遺忘,獨自躺在土堆裡枯黃腐朽的,本該是他。
那雙碧綠的眼,卻再也看不見。

「Harry Potter。」
當他發現時,他已經在想念那雙眼睛,那雙無時無刻追逐著自己,燃燒的憤怒火焰的眼。他想念那個男孩在課堂中公然反駁他的聲音,或是男孩懷著秘密驚惶閃躲的樣子,他總是能精確抓到男孩遺漏的每個小辮子,因為那雙眼睛,那雙眼,總會洩漏一切。

他辭掉教授的職位,獨自隱居到偏遠的地方,任何人來訪都不願見面。
他不願看見任何會讓他想起男孩的東西,然而那些記憶卻總是如影隨形。

他開始想像,男孩長大後該會是什麼樣子,男孩對著他微笑(縱然那從未發生過),或是男孩生氣發怒的模樣。
他居住的地方太過空曠,卻讓他能夠恣意想像另一人存在的身影。
他們會一同在廚房裡烹煮食物,爭辯調味料的多寡或食材的種類,討論究竟牛奶還是咖啡比較美味,最後他總會輸給男孩。

然而不論他如何想像,今日卻是他最痛恨的日子。
這樣的日子裡,男孩本該也陪伴在他身邊,為他慶祝,他們一同品嘗平時他最厭惡的甜蛋糕,然後,或許,男孩會願意給他一個吻。
想像總是在此嘎然而止。

因為他終究會明白,自己長久以來渴望的究竟是什麼,然後才會意識到,此刻男孩真正身處的地方,是在這座遙遠的、冰冷的森林裡。
於是這天裡,他總會出現在此,縱使他最不願意靠近的就是那座擁有他們七年回憶的學校,但誰讓那是讓男孩眷戀的家呢?

男孩就在葬在比鄰校園的這座禁林裡,以安靜永久的姿態守護他的家園。
孤單、寂寞的。

「Harry Potter。」
他的手指離開墓碑,目光在那座蒼白的大理石上稍作停留,轉身,沿著來時的小徑離去。

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所有隱藏的癡戀想像,以及在那顆沉寂冰冷的心底逐漸一吋吋埋葬掉的奢望。
他所重複呼喚的那個名字。




-end

是之前給教授的生日賀文喔喔喔!!!Q艸Q
雖然又不小心就虐了RY

评论
热度 ( 11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