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POI][RF]極短篇*3

作者:冰瑚
衍生:POI
配對:Reese/Finch
分級:PG-13
注意:各種短打,有些來自互動命題





《裝傻的福利》(是之前情人節的短打)


「Mr.Reese,請問這是?」男人停下飛快在鍵盤上躍動的手指,呆愣地將鏡片後的視線移到那個突然出現在桌面上的小方盒。盒子精心地用銀色絲帶綁過,低調的奢華感。
「禮物。」從容地靠回牆邊,男人仔細地抽出手帕,擦拭手中那把沉重的槍枝,那把槍在今天擔任了重要的任務,解救名單上的兩位人物。男人抬眼,用深邃的灰綠色眼睛凝視僵直在桌前的另一人,嘴角掛著一貫慵懶溫和的淺笑,「送給你的,Finch。」

迅速地推了推眼鏡,他的視線在對上男人的眼神後迅速地移開,重新回到著電腦螢幕上,平靜地回答:「Well,謝謝你的……答謝禮,作為你的BOSS,我會收下的。」
語氣是很平靜,但要同時忽略僵硬在鍵盤上的手指和微紅的耳朵對於觀察力向來細緻的人來講顯然頗為困難。男人繼續有條不紊地擦拭手中的武器,一邊愉悅地分神。

他將裝傻的福利讓給對方,畢竟他們都清楚地知道今天究竟是什麼節日。
February  Fourteenth.




《Observation》


John Reese的老闆喜歡戴著低調老土的眼鏡,似乎努力想將情緒隱藏在薄薄的鏡框後,總是穿著整齊的西裝三件套,包裹住時刻緊繃的身軀和屬於他的一切秘密。
他的老闆有些奇特的、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的習慣。

當他專注於某件事時,會瞇起三分之一的眼睛,配合著幾乎不可見的皺眉,抿唇的角度強硬又剛直,彷彿肩上承載整個世界的壓力,卻仍在奮力抵抗著。
對於不知所措或難以預料的情況,他會瞪大眼,身體僵直成一個幾乎在下一刻就會繃緊斷裂的弧度,雙手收在身體兩側,脫口而出的話語速度比平常還快,語調也更高。

當他心情愉悅,他的嘴角兩邊會內收,一個簡單的微笑會浮現,就像孩童在感受到喜樂時的反應,如此純粹又可愛。
當他思索難題時,會不自覺地用兩手撐頰,緊盯著屏幕,讓閃爍的藍光倒映在他的鏡片上,渾然不覺這種動作或許屬於那些青春洋溢的少女。

他的老闆,有時會卸下肩胛緊繃的力道,露出鬆口氣的安心神情,那雙介於灰色和綠色間的朦朧雙眼會直直盯著前方,迷霧散去。當他的老闆終於看見他出現時。
每當此時,John Reese以為自己早就僵硬的內心,又會再次隱隱抽痛。
面對那樣小心翼翼的、努力克制著依賴的眼神,他如何能抗拒或逃脫。

於是今日也與往常的每一天相同,當他選擇踏上樓梯,進入那座廢棄的圖書館,看見那個坐在電腦前微微側頭,對著他說早安的人時。




《Winter》


冬天,紐約的氣候往往比感受到的還要寒冷,只要走出戶外,隨意呼吸都能夠吐出白霧。
他其實不甚喜愛這個季節,更多的是因為每到此時,他難以載重的脊椎總會不時地發出抗議。雖然他大半的工作都能在室內進行,然而還是會有那麼一、兩次,必須要穿上厚大衣、圍起圍巾走上街頭。

『Finch,我說過,你只要好好待在圖書館就行了。』
聽著耳機中傳出的、無奈又焦躁的低沉嗓音,他只是更加堅定地用手將圍巾打成結,然後牽起在一旁盼望已久搖著尾巴的軍犬。

「Mr.Reese,要是我不行動,我們的其中一位POI將會在十分鐘後落入無法挽救的地步。」他鎖上鐵門,小心翼翼地踏著樓梯往下,「我必須去阻止她。」
『Finch,你可以等我。』

他搖頭,就算明知對方看不見。從耳機中傳來的好幾聲槍響已經明確地告訴他,此刻他的特工根本脫不開身。
「我可以搞定這邊的,請放心,Mr.Reese。」說完,他選擇暫時關掉通訊耳機,踏進空氣冰冷的街道,去尋找那位目標人物。


*


他們的目標總算避開困境,Finch即時阻止那位女士將自己手中握有的籌碼拿去和毒販交易,免去一場策劃下的謀殺。
那位女士對於Finch的出現感到無比驚訝,卻又感謝他(或者他們)救回自己的孩子。

Finch婉拒對方的金錢酬謝,只是叮囑她務必將那份資訊交給警方後,拖著緩慢的步伐走向等在不遠處的兩個人和一隻狗。
「做得很好,兩位,你們再次成功完成了任務。」
Shaw不甚在意地聳肩,彎腰將Bear親密地揉進懷裡。
Finch眨眼,對上來自特工的視線,那雙深沉的灰綠色。Reese沒有說話,但Finch卻覺得莫名沉重,待他回過神,Shaw已經牽著Bear走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他呼出一口白霧。
「Mr.Reese,我沒事。」

「我知道。」Reese換了個位置,站到Finch身側,輕輕捉住他的手臂,以一種支撐的力道,「也許,你別站得這麼僵硬會更有說服力一點。」
「我只是,我……」喉嚨有些乾澀,他嘆息,將重量移到另一人身上,「謝謝你,Mr.Reese。最近的止痛藥剛好吃完了。」
「我有時間,Harold,剛好足夠去一趟醫院。」

他們邁開步伐,走向等在前方的人。
「我想那是個好主意,John。」

冬天實在不是一個足夠好的季節,冰冷又潮濕,對他的背脊而言同樣地難熬。但至少在此刻,有人能夠陪伴著他走過寒冬,陪著他等待那一陣陣麻木的刺痛消退,等待蒼白又空虛的日子被新的事物填滿。
如此,這個季節也不再顯得多麼令人討厭。





-end
完成於2014/3/6

评论
热度 ( 9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