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耽美][原創]綠粹

篇名:綠粹
作者:冰瑚
分級:PG-13
注意:架空設定






森林裡,蓊鬱的樹叢以及高至天際的大樹構成美麗的風景,中央有一片清澈見底的湖泊,湖邊開著淡色的小花,隨微風輕輕晃動,寧靜的氣息化為細碎的光點灑落大地。
突然,空氣中產生了淡淡的波動,一個人影出現在大樹旁。

那個人有著雌雄莫辨的美麗容貌,平坦的胸部與喉結卻可以辨認出那人的性別。他有一頭淡淡月白綠的長髮,拖在草地上,卻不見絲毫雜亂,深綠色的雙瞳透著淡然。
男人平穩的抬起左手,掌心向上,一個小光點落在男人的手上,接著幻化為另一隻手。
比男人矮上半顆頭的少年出現在男人身邊,右手放在男人的左手上,側著頭,露出淡淡的微笑。
少年有著淺綠的短髮,眸色是碧玉般的青翠,精緻的面容上漾著笑。

少年拉著男人的手,輕輕貼在臉上,細細摩娑。男人看著少年的動作沒有阻止,深色的眼眸閃了閃,帶著溫柔和寵溺。
「我終於也化形了,等了好久。」少年嘆息,聲音輕得飄散在風中,「好想碰觸你,纏著你,永不放開。」
男人低笑,另一隻手摸著少年的短髮,細碎柔順,茸茸軟軟的,就好像細藤新長的嫩葉。
「你早就已經將我纏得死死的了,不是嗎?」

少年看著男人的眼,沉浸在那種溫暖的眼神中,輕聲呢喃:「總是覺得不夠,像這樣子的觸碰,遠遠不夠……想要好多,很多。」
男人摸摸少年的頭髮,輕輕擁住他。
「我總是太貪心了,」少年笑著說,翠綠的眼眸輕眨,「但是你也總是對我太好,因為你太放縱,我才會更貪心。」
男人看著少年似乎是煩擾的神色,手指輕輕劃過少年精緻的面頰。
「對你更好,你才不能離開我。只能依靠著我,永遠,不好嗎?」男人低語,「你看,我比你還要貪心。」

少年笑了笑,將頭埋在男人的懷抱裡。
「沒關係,因為我很喜歡你,喜歡得很貪心。」
「你只能喜歡我,」男人的聲音依舊是那樣低沉淡然,「就像我只會喜歡你。」

兩個人繼續擁抱著,直到少年的身影淡了,化成光點消失在空氣中。

男人歎息,走了幾步,來到了一棵參天古樹前,大樹的葉子和其他的樹木稍有不同,顏色是接近白色的綠,淺淡的顏色,像是時空中遺留的光點碎片。
男人伸出手,輕輕撫摸著纏繞樹幹上的細籐,細籐有著翠綠的葉子,執拗頑固的將大樹纏繞。男人的手指撫過細籐新長出的嫩葉,葉子抖了抖,落下了一滴露珠。
男人輕笑,壞心的又對著細藤的葉子戳戳摸摸,細藤的葉子憤怒輕抖後,又彷彿累了一般動也不動了。

「再努力一點吧,我總是會等你的。」溫柔的歎息著,男人的身影也隨風消散了。

*

男人是這片森林裡唯一的一棵精靈樹,靠著充滿靈氣的湖泊,生長了數千年,也是最早能夠化形的智靈。
大樹看著森林的變化,雖然每天都有著不同的景色,但總是會疲倦的,他渴望著另一個智靈的出現,他渴望著有其他「人」的陪伴。

漫長的歲月就這麼過去了,不知在何時,大樹的身上纏上了一株小小的藤蔓,細細的嫩葉剛長出來,帶著茸茸的觸感。
大樹起初感覺很怪,不習慣這麼一個小東西纏著自己,化成人的時候,就對那個小東西戳呀戳的,直到細藤的葉子全部委屈的捲起。大樹渾然不覺自己的這種動作可以稱之為欺負,反而對著小東西萎靡的樣子感到奇妙的滿足。
直到大樹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的目光一直追著這棵小小藤蔓,看著它冒出嫩葉,看著它伸長枝枒,看著它在自己偶爾欺負下慢慢往上爬,逐漸纏繞著自己。明明只是棵小小的藤蔓,卻有著不屈的毅力。
大樹開始對著小藤說話,講這個世界的事,講他每天從樹頂瞭望的天空,還有遠方帶來的海水鹹氣,講著所有動物的語言,講著許多大樹所知道而細藤所不知道的故事。
大樹知道小藤對自己說的話有回應,每次的觸碰,也都會被小藤微弱的抖動抗議著,脆弱而可愛的生命。這樣細小的生命,逐漸融入了大樹的生活中,分離不開。

某一天,化形成男人的大樹對著細藤說:「我會等你化形的。」
細藤的回應是抖了抖,捲起了翠綠的葉子。
男人笑著,他知道,那是答應的意思。

*

細藤第一次的化形,是在男人的注視下。男人很早之前就知道了細藤大概快要化形了,那種微弱的能量正在形成,於是早早的在外面等著,看著。
那時候是夜晚的森林,月光透過樹葉間灑落,在湖面上形成了破碎的倒影,風中有著花香淡淡的甜味,正好是春季。空氣摺出了淺淺紋路,然後少年出現了。
幾乎和男人一樣美麗精緻的面容,卻更為稚嫩,碧綠的眼瞳有點困惑,一會摸摸自己的手,一會摸摸自己的頭,一會伸伸腳,一會彎下腰。

男人看著,然後走上前,朝著少年微笑,期待著少年的擁抱之類的。
少年盯著男人看,碧綠的眼眸浮現出了情緒。
少年哼了一聲,狠狠地走向前,踩了男人一腳,然後轉身,消失了。

男人在原地愣了很久,不明白內心浮現出的這種又痠又麻又癢的情緒是什麼,他有點無奈,卻還是笑了。
他想像了無數種小藤化形的樣子,直到看見少年,才發現現在的這樣,最好。
他想,少年會踩他,大概是因為平常受欺負了,所以把一次的委屈全部發洩出來。
真是,有種……說不出的可愛。就像細藤嫩嫩綠綠的葉子,活潑充滿生氣。
他開始期待少年下一次的化形。

*

細藤一開始決定纏上這棵樹,是因為他發覺這棵樹的葉子和其他樹木不同,是很漂亮的月白綠。後來他才發現,這是一個多麼錯誤的決定。
他纏上的這棵樹真的和其他樹很不同,是棵很聰明的精靈樹,可以化成人類的樣子,卻對著他拚命欺負。那陣子一直讓細藤覺得委屈,以致於第一次化形的時候,狠狠的踩了那個長得很好看個性卻很惡劣的男人一腳。

那之後,大樹對細藤很好,用靈氣蘊養他的葉子,化形後就一直看著他,像是在期待他的化形。當然偶爾還是會壞心地逗弄他剛長的嫩葉,讓他生氣。
男人似乎很喜歡少年的樣子,那樣溫柔的眼神,漸漸也讓細藤喜歡上了。細藤努力的吸取天地靈氣,慢慢的進步,增加可以化形的時間。
不知從何時起,他的眼中就只剩下了大樹和男人溫柔的眼神了。
他沒有遇到過其他的任何人,但是他從來不覺得寂寞,因為自他抽芽,大樹就已經開始注意他了。

少年喜歡男人專注於自己的眼神,少年喜歡男人溫柔的擁抱,喜歡男人身上淡淡的樹木清香。

「你喜歡我像我喜歡你一樣嗎?」某一天的少年這麼問了,他靠著男人的肩膀,和男人並肩坐在湖泊旁,看著月色夜景。
男人聽了後微笑,擁住少年,「我喜歡你比你喜歡我還要更多一點。」
「那以後我們的喜歡一樣多,好不好?」
「好。」

男人笑了,少年也笑。
他們總是會一直在一起的,因為男人是樹,少年是藤,他們互相纏繞著,永遠不會分開。







-end
完成於2012/2/21

參加某論壇的徵文,應該已經可以放出來了。

评论
热度 ( 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