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SS/HP]Little Patch of Green

篇名:Little Patch of Green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
分級:PG-13
注意:Lily Potter視角






Lily Potter全心全意的愛著自己的家人,雖然自己的丈夫偶爾情商智商低落到令人不堪其擾的地步,但,是的,她還是很愛他。作為一個母親,她也同樣愛著自己的孩子,有著自己的綠眼和丈夫黑髮的孩子。
縱然現在她已經無法再將他的孩子緊擁於懷。

是的,現在的她只是一幅魔法畫像,掛在Potter莊園最大的那面牆上,她的丈夫就掛在她旁邊,雖然他們一直都待在同一幅畫裡。這面牆上還有數百福的畫像,全部都是Potter家的祖先。

Lily雖然身為一個標準的Gryffindor,卻擁有比身邊的人還要細膩的心思,她不可否認這和她幼年時期交的那個彆扭好友有關。為了和一個Slytherin交往,偶爾就必須學會讀那些繞繞彎彎的心思。
所以當她第一次見到她的孩子(作為畫像的第一次),她不像James那麼欣喜若狂,她當然也開心,但是她卻哭了。
她的孩子長大了,是個Gryffindor,但是卻有著拘謹僵硬的笑,偏瘦的身軀不像James那麼緊實充滿力量,而是透露著不健康的瘦。哦!這孩子明明都已經十八歲了。

Harry Potter靠著自己的力量重新找到了Potter莊園,發現了他們的畫像,也打開了莊園的一切禁制。這些年裡發生的事,Lily終於可以透過穿過畫像去其他地方得知。
她的孩子是魔法世界的大英雄,因為他們的犧牲,使她的孩子成為了與黑暗對立的存在。每一年在Hogwarts的日子,其他的孩子在歡快的玩樂,她的孩子卻必須想著如何除掉他生命中最大的敵人。

Lily Potter和她的丈夫不同,他的丈夫知道後只是覺得欣慰與驕傲,Lily卻感到憤憤不平。憑什麼她的孩子享受不到快樂的童年,還必須面對那麼多的戰鬥,那些曾經的心驚動魄,每每傳進Lily耳裡都會讓她狠狠的掐著手心,就算那根本不會帶來痛覺。
她的孩子有著和她很像卻又不同的綠眼睛,比她的綠還要濃,隱藏在其中的東西也更多。Lily偶爾會從那雙綠眼睛裡看到淡淡的惆悵,淡淡的怒意,和淡淡的悲傷。她知道,因為這個孩子經歷過的太多。

Lily看著那雙綠眼睛,看著那個孩子用像是已經擁有全世界的眼神望向他們,只覺得無比心痛。因為她無法回應那樣充滿期待的眼神,她終究還是無法擁抱他。
Lily Potter渴望有個人能夠愛她的孩子,她希望有人能夠抹去那雙綠眼睛裡面的沉重色彩,讓那雙眼睛再度閃耀光輝。
她每天都如此祈求著Merlin,縱然她只是一幅對此無能為力的畫像。


*


Harry作為現任的Potter家家主是很忙碌的,因為打開Potter莊園的同時也等於繼承了那筆龐大的家產(和那個Lily和James留給他的小金庫不同),Harry必須學著怎麼管理一切。在這個已經沒有更年長的Potter還活著的情況下,Harry只能自己學習摸索一切,雖然他可以向畫像尋求一些幫助,但那畢竟還是不夠的。

Lily看著自己的孩子埋首在文件堆裡逐漸消瘦的身軀,氣得幾乎要把James的腳趾頭踩斷。
「我不管!一定要找個人來照顧Harry,這孩子根本就不會照顧自己!」Lily生氣的扯著畫像裡的沙發毛邊,對James喊。
「嘿!冷靜點親愛的,」James小心的躲過那個扔過來的抱枕,傻傻地笑著,「好吧,我也覺得該幫那小子找個伴侶了,你看他都已經畢業那麼久了──」

Lily虎視眈眈地盯著James,昂起下巴讓他繼續說。

「我記得,之前Harry說過他在和一個紅髮的女孩交往──」
Lily翻了個白眼:「你是說甩了Harry巴掌接著甩了他的那個女孩?得了吧,我才不相信那種粗魯的女孩能夠好好照顧Harry。噢!拜託你別露出那種吃驚的眼神!那都是多久以前發生的事了,要是你肯把注意力多放在我們孩子身上一點你就會發現了……」

在經過漫長的討論後──期間James的腳趾頭經歷了無數次蹂躪──他們得出了結論,那就是他們的孩子目前根本沒有正在交往的對象,可是Harry都已經快要二十歲了,再這樣下去,Lily實在害怕看到她的孩子孤老終生。
雖然James一直說著其實沒有那麼誇張,但是Lily還是堅持,她必須要幫Harry找個好對象。她不想有一天看到她的孩子倒在莊園裡,他們這群畫像卻對此無能為力。

不得不說,Gryffindor就是個堅持的行動派,Lily Potter立刻就去拜訪了他兒子在學校期間最好的朋友,現在的Weasley夫婦。


Hermione Weasley小心翼翼地把壁爐上的那幅畫像拿下來放在餐桌上,對著她最好朋友的母親露出微笑(雖然那幅畫裡本來是Weasley家的某位祖先,但是被這位強悍的母親暫時趕到別處去了)。
「您好,Mrs Potter,很抱歉最近沒有時間去拜訪您。」Hermione抱歉的朝那位依舊美麗的紅髮女士微笑,同時有點羞澀的摸摸自己已經開始脹起來的肚子。

「妳可以叫我Lily,」她搖搖頭,露出微笑,「我很明白身為孕婦的一些小麻煩,不要太在意。我只是想要來詢問一些有關Harry的事情。」
於是Hermione露出了疑惑又有點緊張的神情,她知道自己最近實在沒有多餘的精力去關心他的好友,所以對於他的近況也很擔憂。在戰爭後,這個她認識七年的摯友彷彿也跟著被改變了,變得有點疏離人群,並且把自己一頭拋進家族事業中,甚至因為這樣跟Ginny分手。這點讓她的丈夫抱怨了一整個禮拜才好不容易平息。

Lily嘆了口氣:「妳知道,我只是擔心Harry再繼續這樣下去。現在的他太過不在意自己了,就好像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喚醒他的熱情。我跟James在想著應該幫他找個伴,既然他自己不走出莊園,就必須有個人來把他帶出去。」
Hermione認同的點頭,卻又開始煩惱起來。事實上,目前的Harry根本沒有這樣的對象。
「我只是想請妳幫忙注意,」Lily露出明瞭的微笑,「Harry會對哪些人或哪些事表現出興趣或在乎,或許我可從那裡入手。」
Hermione爽快地答應了,並且又和Lily聊了一些Harry的情況。

對於Harry這樣逐漸的離群索居,Hermione的確也很擔憂。她不希望自己的好友在戰爭後就這麼失落下去,她知道那場戰爭對所有人都過於殘酷了,Harry還無法從中挺過來,他總是認為那些生命的逝去和他有關,如果他能夠再強大一點……。Hermione嘆氣,他的好友甚至到現在都還不能接受到他們家拜訪,就是因為對Weasley家懷有的濃厚歉意。
「我會注意的,Lily,」Hermione說,「我也希望他能夠快樂。」


*


雖然Harry幾乎把自己泡在Potter莊園裡生活,但是每個月都會固定離開一些日子,有時候是幾天,有時候是一個禮拜。一直都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裡,他從來不讓任何人(或畫像)同行。直到Lily生日的那天,所有人才知道他究竟做什麼去了。
他把一個全身穿得黑漆漆的男人帶進了Potter莊園,無視那個男人憤怒得要殺死他的視線,把他帶到Lily的畫像面前。

Lily呆愣地看著男人,對著身後大呼小叫的James只是用了一個肘擊讓他安靜。她從沒想過能夠再看見這個人,縱然他的容貌已經和她最後一次見面時不同,顯得更滄桑、更不健康了。
「……好久不見,Severus。」

那個臉色透露著蒼白和痛苦的男人看著她,只是顫抖著嘴唇,說不出半句話。
Lily注意到Harry看著他們,卻很快地又移開了視線。


*


他們用了一些時間交談,Harry很貼心的把Lily的畫像抱到書房,並且把James困在自己的畫像裡免得打擾他們。
Lily不知道Harry是怎麼知道她和這個老友的事情的,但是她很欣慰,終於能把當年的事情說開。當年的她和Severus都還太不成熟,一場吵架後,兩個人就徹底的分道揚鑣了。Lily從自己的記憶中確信她其實一直都很後悔這件事。
Harry真是個貼心的孩子,Lily想著。

她聽完了老友的坦白和懺悔,對於那些陳年往事,她選擇原諒。她可以看出這幾年她的好友顯然並沒有善待自己,而是任由那些愧疚把他自己壓垮。
「這樣就夠了,Severus,你被那些回憶折磨得太久了,」Lily嘆息著,「你看,我的孩子都已經長到甚至超過了我們當初吵架的年紀,還有什麼是不可原諒的?至少,他還活著,你也還活著。並且我很開心我們的友情能夠繼續下去。」


*


Lily真的很高興Severus還活著,他從那些戰爭的紀錄裏面得知這個男人差點死在蛇毒下,是Harry救了他,把他送到St Mungo治療,這個過程持續了整整兩年多,Severus才終於能夠離開病床。
Lily也知道了,原來Harry每個月固定消失的日子就是去了St Mungo,在那裏幫忙研究那些蛇毒造成的傷。她是從Severus口中得知這些事的,男人的形容是每個月都要忍受那隻小巨怪例行的吵鬧和煩人,但是Lily看得出來,那是Severus感激卻又不知如何回應的表現。

Lily很高興從此來Potter莊園拜訪的人又多了一個,當然,她從來不會把James的抗議當成一回事。
對於Severus Snape成為Potter莊園的常客這件事,Harry的接受度顯然大得多了,畢竟他和這個他曾經的教授相處了兩年多。
Harry已經習慣面對徘迴在最大那面牆前面的黑色身影了,他能夠平淡的和這個男人打招呼,無視那些彷彿利刃的眼神或是冷嘲熱諷的話語。

Lily不清楚他們曾經在學校裡是怎麼相處的,但是她卻覺得有點彆扭。
似乎只有男人來的時候,Harry才會願意在下午空出一點時間到廚房裡拿甜點果腹,並且總會順便經過大廳。但是當Harry面對Severus時,兩個人卻明顯沒有什麼話可講,通常Harry會打聲招呼,在接到冷冷的哼聲作為回應後就會迅速離開。
但是在Harry離開後,Severus和Lily的交談就會變得不那麼認真,Lily偶爾會發現那雙黑瞳茫然恍神的樣子。

Lily覺得他們的相處方式總是讓她憋得慌,很想──很想從他們頭上一巴掌打下去的那種。唉,每當如此她總會憂愁自己是否已經老了。


*


Lily偶爾會對Severus抱怨關於她孩子的生活模式,雖然男人總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但是她知道他都聽進去了。下一次男人來拜訪的時候,會用著一臉不屑的表情扔給家庭小精靈一些體力藥劑、睡眠藥劑。

對此,Lily總是忍不住想微笑。
但是Lily沒辦法讓Harry喝下那些藥劑,看在Merlin的份上,她終究還是一幅畫像!家庭小精靈們也不敢強迫主人喝下那些藥劑,因此這個重任Lily就只能再次交給Severus。

所以當Harry僵著臉,綠眸裡閃爍著憤怒的光芒在大廳裡和Severus對峙著,最後終於受不了男人那種冷嘲熱諷的語氣,拿起藥劑猛灌的樣子,那一幕讓Lily異常感到欣慰(她又再次忽略了自己丈夫自身後傳來的大喊大叫)。
Lily想,Severus或許是那個能夠把Harry帶出莊園的人。Harry不能一輩子關在這座只剩下畫像和小精靈陪伴他的空房子裡,他還很年輕,還未體會過世界上更多的美好美麗,還未體會過更深刻的真摯情感。

Lily出神的看著Severus和Harry吵起來的樣子,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


那天發生的事是一切的轉折點。
那天的Lily和往常一樣窩在沙發上織著毛衣,James則不知道晃到哪個朋友家的畫像裡去了。就在這時,大廳裡傳來了碰的巨響,引起了Lily的注意。

因為距離遙遠,Lily只能大概看到剪影。她看見Harry跌倒在地上,看起來狀態不好,在他身旁站著的那個全身黑的人,很明顯是Severus。
如果她沒看錯的話……Harry,在哭。她看著Severus撈起那個哭倒在地上的人,半拖半抱地將他帶到樓上的房間裡去。Lily甚至沒有注意到剛織好的毛衣就快要被自己扯裂了。
Lily第一次看見情緒那麼外露的Harry,自從Harry住到莊園,他只看過微笑的、無表情的、淡淡惆悵的Harry,這是Harry第一次這樣放縱大哭。

Lily盯著通往二樓的樓梯口,等待Severus下來和她解釋情況。但是她錯了,男人一直沒有下樓。這讓Lily再次感到迷惘。
第二天的早上,Lily才看見Severus。沒有吵醒正在打瞌睡的James,Lily來到了玄關的空畫像攔截了Severus離去的腳步。

「Severus──慢著!昨天Harry他是怎麼了……」
男人用僵硬的眼神瞪著她,接著瞪向自己的袍角,彷彿那裏突然生出了一朵美麗的花那樣專注。男人的臉色有點蒼白,像是一整夜沒睡好,眼下透露著淡淡疲憊的青色。
「沒什麼,只是那個小子在發酒瘋。」

Lily愣了愣,搖搖頭表示不相信。

「真的,」男人強調的又說了一遍,最後嘆息,用手指揉著自己的額角,「……他只是遇見了不開心的事,去酒吧喝了一整晚的酒,只剩下最後一點理智呼喚他的守護神來叫我。我只是順路把他從酒吧帶回來,什麼事都沒發生。」
「但是……你在上面待了一整夜……」Lily擔心Harry的身體是不是怎麼了。
「……他喝醉了,抓著我的衣服,」男人皺起眉,「我只是沒辦法離開。」

Lily還是用著擔憂的眼神看他,但是她發現Severus是真的渾身透露著疲憊,這個男人大概也整夜沒睡,在照顧她的兒子吧。
「……謝謝你,Severus。」她最後說。

男人胡亂地點頭,拖長了腳步快速地離開Potter莊園,翻滾的袍角在他身後留下了暗沉的色彩。
Lily看著男人的背影,瞇起了那雙綠色的眼睛。


一直到下午,Lily才在樓梯口發現有點瑟縮的那個身影。
Harry先是躲在樓梯角,掃視了一遍大廳,似乎確認什麼後鬆了一口氣才慢慢走下來。他一如往常地跟畫像們打招呼,笑得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Lily卻敏感的發現那雙和自己相似的綠眼睛裡透著一點迷茫與失望。
「Harry,」Lily招手,把Harry喚到一個比較不吵鬧的畫像角落,「親愛的,你感覺還好嗎?Severus說你喝醉了,你昨晚……」
「我沒事的,媽媽……」他用手指抓著那頭亂髮,眨了眨眼睛,「Se……Snape教授早上給我喝了醒酒藥劑了。」

Lily仔細地觀察著他的臉色,想要從那上面抓住些什麼,面對那麼銳利的視線,Harry有點尷尬地垂下頭,用手指揉著衣角。
Lily嘆了口氣,「好吧,我只是想確認你是不是沒問題。你知道的,寶貝,我是你的媽媽,你什麼事都可以對我說,好嗎?不要一個人埋在心底。」
Lily猜想Harry大概不記得他昨晚在大廳裡哭泣的事了,但是她不曉得要怎麼提,或許那是Harry不想讓別人碰觸到的脆弱。
那是她的孩子,她卻沒有辦法抱著他給予安慰。


*


Severus還是經常的拜訪Potter莊園,只是不再只在Lily的畫像前亂晃。他有時會怒氣沖沖地跑上樓梯,跑進Harry的書房抓著那孩子的衣領,把他丟到戶外;或是在知道Harry幾乎一整天沒吃東西後,拿著好幾罐魔藥和食物一起走進書房裡,最後拿出來的通常是原封不動的魔藥。
Harry對於這樣子的Severus似乎沒有應付的辦法,在那個男人陰沉的瞪視下,他只能瞪視回去,然後乖乖地做男人囑咐的那些事。

Lily對於這樣子的改變樂見其成,她可不希望Harry整天關在書房裡被那堆文件給壓扁,他的身軀已經夠瘦小了。
Lily總是微笑看著兩個人的互動,雖然動不動就會吵起來,但是卻顯得那麼鮮活,讓一向死氣沉沉的莊園也跟著明亮起來。那種歡快的氣氛就好像被陽光靜靜的包圍著,溫暖又令人眷戀。Lily看著他們,突然間就看懂了些什麼。
她的手緊緊交握,日光幽遠。


*


第二年,Potter莊園空著的那間客房已經變成Severus Snape專屬的了,偶爾他會在裡面小住或是熬煮新的魔藥。他在辭去了Hogwarts的教授和校長一職後,就靠著熬煮一些珍貴的魔藥賺錢。當然,男人嚴禁其他任何人(尤其是Potter)踏入他的房間。
Harry對於Severus的進駐並沒有意見,在Lily也同意的情況下,James的叫嚷就變得絲毫沒有用處了。

住在這裡,男人可以更迅速的對Potter年輕的家主給予幫助。戰爭終究還是帶來了一點後遺症,沒有無夢藥水就無法入眠、偶爾會四肢發冷、胃痛等等的,一些大大小小的毛病。雖然並不嚴重,但卻著實帶來了影響。
幸好在著世紀最偉大的藥劑師仍然活著,並且就住在Potter莊園的那間客房裡。因此雖然年輕的家主身體一直沒有真的好起來,但卻沒有繼續變差。

第三年,穿著一身黑的的男人換了新房間,無視大廳裡James Potter畫像傳來的竭力嘶吼(或是哭喊?),而Lily Potter只是微笑著,彷彿早就洞悉了一切。

她希望能有個人帶她的孩子走出那些過去的陰霾,那個人必須有足夠的力量讓他的孩子依賴,他們必須有類似的一部份才足夠互相理解,卻又必須有所不同才可以互補。她希望她的孩子能夠大聲歡笑、大聲叫喊,就算傷心哭泣也沒關係,因為那都是屬於足以珍藏情感的一部份。
她相信,他們能夠繼續走下去,用那種看著彼此時閃爍照亮黑暗的眼神,就算他們從來沒有發覺,也大概永遠都不會發覺。





-end

搬舊文,完成於2013/1/30

评论 ( 6 )
热度 ( 25 )
  1. Hanni冰瑚 转载了此文字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