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Detrimental Happiness

篇名:Detrimental Happiness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om Riddle/Harry Potter
分級:PG-15






溫暖地灑落在臉上的,是早晨的微光。他顫了顫睫毛,緩緩睜開眼睛。那雙碧綠眼眸中的焦距還沒對準,看起來就像隔著一片水霧。


「Morning,My Dear。」溫熱的氣息落在額上,然後是柔軟的觸感。低沉絲滑的嗓音就像最好年份的美酒,令人沉醉。
他瑟縮了一下,眨眨眼睛,用揉合著困惑的軟軟嗓音問,「……Tom?」

「你該起床了,Harry。」手指掃過了少年有點蒼白的臉頰,男人低笑,「記得我們今天說好了?要去海邊。」
「唔唔,」抓住那隻搗亂的手,少年用自己的臉頰去磨蹭,「再睡一下,一下就好了,Tom。」
「不行,現在很晚了。你看,太陽都升到正中央了。」

男人無奈地望著那個偏頭又準備睡過去的人,嘆氣,把少年抱進自己懷裡。他幫少年脫下那件其實已經沒什麼遮蔽功能的睡衣,換上外出的衣服和褲子。
少年把臉埋在男人的胸膛裡偷笑,男人輕輕捏了他的鼻子,沉紅的眼眸中滿是寵溺。

「Tom,早安。」少年抓住了男人的手,扳開,用指尖輕輕點在他的掌心。
「早安,Harry。」


*


豐盛的早餐擺滿了餐桌,剛出爐的麵包,煎得剛剛好的蛋和培根,以及少年最愛的南瓜濃湯。男人將蜂蜜淋在鬆餅上,推到少年面前。

「我們今天要去海邊嗎?Tom。」
「是呀,昨天說好的,你忘了嗎?」
少年偏頭想了想。記憶在腦海裡很模糊,但是他的確記得海邊的事。他記得自己喜歡南瓜濃湯和淋了蜂蜜的鬆餅,他記得自己喜歡賴床。他記得男人寵溺的笑。

「Tom,我想去海邊。」
男人動作輕柔的擦掉少年嘴邊沾上的麵包屑,笑了笑,「好,我會陪著你。」


*


他們的房子其實離海邊不遠,穿過一片森林,再走上一小段泥濘的路以後,就會到達懸崖。懸崖下是海,蔚藍的海洋。海浪拍打在岩石上發出了轟隆巨響,激起的浪花彷彿都帶著淡淡淚水的味道。

他們停在這裡。少年牽著男人的手,把自己一半的重量掛上去。
「這裡真美。」少年輕嘆。
「是的。」

「我想要每天都能看到這些景色。」
「我們每天都能看見的,Harry。」
「但這是不行的。」少年搖搖頭,把自己的臉埋進男人的黑色大衣裡,嗅著淡淡的樅木香味。

「為何不行?My boy。」男人用手輕輕的撥著少年捲曲的黑髮,將他擁進懷裡。
「因為我們是敵人,Tom。」少年笑了,聲音輕得像透明。
男人摸摸他的頭,沒有回話。


他們是敵人,宿命的敵人。

少年從小就背負著這樣的命運,他必須打敗男人,才能拯救世界。彷彿童話故事般的情節,在現實裡卻充滿了痛苦與血色。
少年最親的家人被男人親手殺死,在男人想要殺死少年時,卻沒有成功,只在少年的額頭上留下一道疤。少年長大後,獲知了自己的命運,他和好友們共同對抗敵人,久到他幾乎要忘了原來的自己該是什麼模樣。
男人書寫了少年的命運,將他們緊緊的用荊棘束縛在一起,讓他們成為死敵。

「我們是敵人啊。」少年嘆息。
男人的吻落在少年的額頭上,微笑,「我更喜歡的說法是,我們是彼此的命運。」


*


說不清是從何時開始,男人逐漸陷落其中。

他應該是感覺不到情緒的,但心臟的某處總會傳來淡淡的波動。快樂的、悲傷的、憤怒的,那種酸酸麻麻的情緒會從心臟擴散到四肢,甚至讓男人以為是不是自己病了,快死了。
然後他知道了原來不是。

男人在少年的額頭上遺留了一片靈魂,他的靈魂呼吸著少年的氣息。那些淡淡的波動全是屬於少年的情感。啊,但是他的少年從不知曉。
男人是驚喜的,因為這是可以殺死少年的利器。男人以為他盼望著少年死去,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

這種淡淡的波動影響不大,卻有點小麻煩。

他知道那個孩子什麼時候高興了,或許是在他抓住那顆金色小球的時候;他知道少年生氣,因為又在課堂上被扣分;他知道少年難過,是由於同學間的排擠;他知道少年的憤怒,那是對著自己。
他去偷偷看了少年,但是少年從不知道。少年不知道男人曾經看著他沾在枕頭上的淚水皺眉。

男人很迷惘。
他慢慢地收回了自己曾經分裂的靈魂,唯一來不及救回的,是那個毀滅在少年手上的日記本。被毒牙穿過的痛苦,男人隔著幾千英哩也感受到了,同時還嚐到了少年淚水的溫度。
少年是在為誰哭泣?那個紅髮的女孩,還是那個背叛他信任的高傲少年?

──Tom。
少年是這麼呼喚他的,用信任的、清澈的碧綠眼睛。

日記本被毀了,那些來不及消散的執念,男人只能感受到零星一點。憤怒、痛苦、悔恨,以及若有所失……。這從不該是他會有的情緒,不管是從前,還是未來。


男人的樣貌因為收回了大部分的靈魂而有所改變,回到了他全盛時期該有的樣子。他嘲弄的看著顫抖著匍匐在腳邊的僕人們,對那樣恐懼的眼神視而不見。

他在少年四年級的時候前去迎接了他。
那個儀式對此刻的他來說已經沒有多餘的作用,但是這讓他可以碰觸到少年。溫暖的、蒼白的、汗水混雜了塵土的臉頰,在他的手指下滑過。

「My boy。」那本該是屬於他的所有物,他甚至在那孩子身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

少年用那雙燃燒著火焰的綠眼直視著他,裡面充滿了複雜的感情。
少年恨他,他知道,但是那雙眼中擦雜的其他情緒,他卻看不懂。
男人最後放走了少年,是的,讓他離開了。男人無法忍受少年對著自己充滿憤怒與仇恨的樣子,那雙碧綠的眼睛,不該是這樣的。


『Nagini,我有沒有說過,我最喜歡的寶石是綠色的?』男人問著自己心愛的寵物。
『你從沒說過,Voldy。但我想,你只是喜歡那個孩子的眼睛。』

他喜歡那個孩子嗎?
那個有著一頭亂糟糟的像是從沒整理過的黑髮,唯一可看的綠色眼睛,和比同齡人瘦小又營養不良的身材。勇敢、天真又遲鈍,總是那麼容易輕信於人,那麼容易付出感情。

「你記得我嗎?Boy。」男人的手指掃過少年的額頭,輕撫那道他留下的疤痕,在靜音咒的施展下,他問。
男人厭惡那個學院的猩紅和金色,卻一次又一次的踏進了那個房間,靜音咒的施展已臻純熟。
「還記得我嗎?不是你用魔杖對著的死敵,而是曾經幫助你溫習功課、曾經帶給你笑容,曾經遺失在我們共同回憶裡的人。」


*


「我一直都記得你,Tom。」
在最後的決戰時,少年微笑著,這麼說,然後唸出了咒語。

男人不敢置信少年確實喊出了死咒,他憤怒,暴躁的情緒佔據了他的腦海,他也跟著少年唸出了那道咒語。
然而少年的咒語射偏了,打到男人身後的那棵樹。男人的魔咒則正中少年,少年細瘦的身軀在戰場上倒下了。


*


「我一直都記得你……」

這是少年睜開眼睛後,說的第一句話。彷彿大病初癒般的蒼白臉色在那樣燦爛笑容的襯托下,只是更多了點蒼涼的氣息。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Tom。」少年輕輕握住了男人的手,閉上眼,「每當我難過的時候,你都在那裡,沒有任何人發現過,但是我知道。我知道你總共施了多少次的靜音咒、溫暖咒、治癒咒,附帶一提,就算是魔藥的效果也不會讓傷口好得那麼快。」

「我知道,這一切……」
「但是,我們是死敵,這也是注定的命運。」
少年微笑。
「Tom,我們注定只能活一個,所以──請你活下去,懷抱著我對你的恨,以及我對你的愛。」

男人反握住了少年的手,他終於在這一刻明瞭,究竟自己失去的是什麼。


*


「你這個惱人的男孩。」
「自大、愚蠢,完完全全Gryffindor式的自我主義。」

「毀了我無數次心血的男孩。」
「毀了我的一切。」

「Harry,」
男人吻了少年。
「Please,Wake up。」


*


「只有到今天,Tom。我們約定好了。」少年把自己從男人的懷抱裡拉出來,不滿的瞪視著他。
男人嘆息,微笑,附和著他。
「是的,只有今天。」

拋棄了全世界,我行我素的度過只有他們兩個的生活。不管外面有多少人活著,又有多少人死去,不管他們誰是英雄,誰是魔王,在今天,他們只是Harry和Tom。只是兩個可以把手牽著一輩子的人。

海浪仍然在拍打著懸崖,海風呼嘯而過的聲音像在哭泣。
他們回到家,度過了整個下午,在房間裡打掃、研究食譜,討論書本上的知識,雖然在這點上少年從來沒有贏過。他們坐在沙發上,分享著彼此的溫度,看著最後的陽光落下地平線。
晚餐是豐盛的義大利麵,搭配新鮮的沙拉,還有無數的甜點。男人一向不愛這種東西,但卻喜歡看著少年吃。
壁爐的火光逐漸微弱,少年開始打瞌睡。男人嘆息,抱著和意識模糊的少年回到睡房,輕輕的將他放到床上。男人和少年並肩躺著,然後將他摟到懷裡。

「晚安,Harry。」
「晚安,Tom。」
少年微笑著閉上眼睛,緩緩睡去。

男人數著少年的眼睫毛,直到他的呼吸都平順了。他看著少年的睡容,鬆開懷抱,抽出了魔杖,指著少年的額頭低語。


*


清晨的陽光有點擾人,少年翻了個身,把自己捲進棉被裡。

「Morning,My Dear。」低沉溫和的嗓音將少年喚醒,「該起床了,Harry。今天我們要去海邊,記得嗎?」
「……Tom?」
「是我,」他握住少年的手,親吻,「一直都是我。」


*


『我們約好了,花一天去我們最想去的地方……你最想去哪裡呢?我最想去海邊,我從來都沒有去過海邊。我想要去看海邊的景色,最好是能住在那裡。早晨有溫熱的濃湯和香甜的麵包可以吃,然後我要賴床,賴到我高興為止……』
男人的耳邊迴盪著少年曾經說過的話,他露出一抹微笑,深刻英俊的面容更添了魅力,卻只是讓底下跪著的一甘僕人更加緊張得發抖。

「下去吧,記著,別讓那些人找到這裡。」
「但是──主人!他們最近已經掌握太多線索了,我們、我們……」尖銳驚恐的嗓音響起,讓男人的眉頭皺起。
「夠了!」他冷冷地打斷,「那些事是你們該負責的,做不好,你們也沒必要繼續留在世界上了。」
「是、是的!對不起……」
「遵命,主人……」

男人陰沉的臉離去,袍角劃過的弧度捲起一股冰冷的死亡氣息。


*


男人和少年坐在懸崖上,少年靠著男人的肩膀,瞇著眼睛打瞌睡。海風帶來了一絲涼意,已經快要入冬了,男人脫下大衣,披在少年的身上,將他摟在懷裡。

身後突然傳來了空氣的震動聲,然後是昏擊咒和撕裂咒的呼喊。男人在瞬間就反應過來,壓著少年躲過攻擊,自己的背部卻變得鮮血淋漓。
少年抱著男人,看向來人。
不遠處站著紅頭髮的少年和捲曲棕髮的少女,他們正衝向此處,臉上滿是焦急和恐懼。

「Harry!」
紅髮少年又發射了另一個傷害性咒語,卻被一臉淡漠的少年擋掉了。
「Harry!」少女哭著衝到少年身前,想要抱住他,卻又懼怕於此刻躺在他懷裡的人,「你到底跑到哪去了?我們找了你好久──!你難道不曉得那個人是誰嗎?Harry!你怎麼能──怎麼能──」

綠眼的少年平靜的眨眨眼,微笑,對著意識模糊的男人施了昏睡咒和靜音咒。
少年動作輕柔的讓男人躺在自己的膝蓋上,拉住那件滑開的大衣,穩穩的蓋著男人。

「……好久不見,Hermione。」他說,「我就猜到你們會是最早找到我的。」
「Harry!那個人、那個傢伙……你難道不知道他是誰嗎?他是Dark Lord!他是那個殺了許多人的壞人啊!你是不是被施了蠻橫咒?你怎麼可能、不,怎麼會……」紅髮的少年幾乎語無倫次,他的臉頰激動得幾乎要變得和頭髮一樣。身旁的少女拉住了他,卻也是滿臉的不解。

「冷靜點,Ron。」他嘆氣,「我會告訴你們的……畢竟,這是個很長的故事。」
很長很長的,令他忍不住沉醉其中的,如夢一般美麗虛幻,卻又不真實的故事。


*


在最後的戰爭中,少年死了。
雖然死了,但卻也沒死,嵌在他額頭上的到那疤痕救了他,或者該說,那道疤裡面的靈魂救了他。
少年中了死咒後,被男人摟著,帶離戰場。

那時候的少年幾乎已經沒了氣息,男人只好往那片靈魂裡繼續注入力量,那片靈魂支撐著少年的身體,讓他不至於消散。少年活了下來,虛弱的、瀕死的。
男人帶著少年遠離了戰爭,遠離了他們的身份,遠離了一切,來到這個海邊的小屋。

少年的身體好了以後,卻說他必須要離開。他們沒有辦法永遠的躲在這裡,外面還在戰爭,無數的人還在掙扎著生存,這一切的導火線卻躲在這裡。
少年沒有辦法接受。

於是他們做了個約定。
就一天,就那麼一天,他們可以拋棄全世界,同時擁有全世界。

那天,他們在海邊漫步、聽海風,說著天南地北的話題,有時候又什麼都不說,只是牽著手彼此依靠。所有的一切都美好得像幻景,讓人如此眷戀,卻也短暫得像煙花一樣燦然消逝。
在那天的最後,他們彼此道了晚安,接著男人對他施展了遺忘咒語。
但是男人並不知道,自從男人救了少年之後,男人的咒語對他再也沒有效果。那句遺忘咒雖然沒有成功,但當少年醒來時,記憶卻彷彿真的蒙上了一層霧氣,變得模糊。

少年想,再一天就好。
多一天,可以在男人的懷抱裡醒來,度過溫馨的早餐時間,平靜的牽手在海邊散步,一同觀賞夕陽。再一天就好,多一天就好。
每天每天醒來的時候,少年都這麼許願著。


他們今天仍然擁有著全世界。


*


棕髮少女摟著紅髮的少年哭泣,幾乎泣不成聲。他們好友的表情是那麼認真、那麼真誠,他是真的愛上了命運中注定的死敵,注定完成這個悲劇。
「Harry……你要怎麼辦?」紅髮的少年用無比艱澀的的嗓音問,「Harry,我們是偷偷跑來的,你知道,很快就會有其他人找過來了。你們不能繼續這樣下去,所有人都還在戰鬥,所有人都還沒放棄……」

綠眼的少年只是淡淡的看著他。
「我知道,所以,我會負責的。」
「我們兩個的命現在緊緊的綁在一起,一起生或一起死,都不會再給你們帶來麻煩。」

「……Harry!」少女忍不住啜泣。

「噓,不要哭,Mione。」少年微笑,「你們只要當作,我們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就行了。」
「對不起,請讓我就這麼自私一次。畢竟,再也沒有機會了。」

少年知道,愛著他的好友們會妥協,就算並不支持他的決定。
少年看著他們來,看著他們離開。少年對著這片海岸施下了新的保護咒,男人不知道的是,他的好友能夠找他們,是因為他留下了些許的線索。
至少,在他們從這個世界消失之前,他希望有人能記得他們都曾經存在過。

少年看著懷抱摟著的男人,英俊深刻的面容,因為失血顯得有點蒼白。少年小心地施展了治癒咒,看著男人皺著的眉頭緩慢放鬆。
少年用手指換慢地劃過男人的眼睛、鼻子,最後停留在嘴唇。少年微笑。


*


「你總是這樣,為了我做出許多不符合你自己性格的事。」
「但是從來沒有人知道,偉大的黃金男孩其實只是想要有人陪伴。」

「一直都只有一個人看見了真正的我。」
「一直都是你。」

「Tom,」
少年吻了男人。
「Please,Wake up。」


*


當溫暖的陽光灑落大地,男人如往常一樣的睜開眼睛。在他的身旁,少年仍然熟睡著。男人輕輕動了動手臂,將少年圈在自己的懷中,滿足的像是擁抱了整個世界。
「Morning,My Dear。」

即將開始嶄新的一天。
這是個沒有救世主,也沒有黑魔王的世界。但他們依然緊緊相偎。




-end
搬舊文,完成於2012/12/31

那個呀那個
這篇的時間軸有點頗亂
但是大概就是說

魔王打打因為接收到小哈的情緒波動越來越在意他
在意到衝進獅院裡夜ㄒ...不對是探望他
其實小哈都有發現
設定裡小哈一直都記得那個二年級耍了他的學長←(Harry:該死的Tom!!(用毒牙戳))
總之就是在彼此懷著越來越複雜的情緒之下成長
經歷過了許多次爭鬥(??)
最後在決戰中發現了自己的心情

魔王打打差點真的就用死咒殺掉小哈
但是那枚額頭上的靈魂卻擅自救了綠眼的小救世主
當一切都明瞭之後兩人就私奔囉就是這麼簡單\^O^/

至於Ron和Mione就是打醬油的啦←咦

總之是在腦袋不清楚的情況下完成這篇的希望不要有太多Bug呵呵(掩面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