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DM/HP]You Drives Me Crazy(完)

篇名:You Drives Me Crazy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分級:PG-13






事件的開始是這樣的。


那天的Harry Potter極度倒楣,先是在魔藥學上被Neville的大釜炸彈給攻擊,莫名其妙的和Neville一起被罰了十五吋的羊皮紙論文,他慶幸的是Snape教授沒有罰他勞動服務,因為接下來他還有一整晚的Quidditch練習。
那晚正好面臨狂風大雨,但即使如此也無法澆熄現任Gryffindor Quidditch隊長Wood的熱情,他們整整比賽了三場,Harry甚至覺得水濕到自己的內褲裡去。
好不容易等到練習結束,Harry再次踏上Hogwarts校園內的地板,頓時被溫暖到眼眶泛紅,他將眼鏡拿下來擦拭鏡片上的水汽。

喀嚓!

Harry瞇起眼瞪向前方,模模糊糊看見一個拿著巨大相機的身影。
「Colin?」Harry皺起眉,「是你嗎?」
「是的,Harry,看來你剛剛練習完Quidditch?哇噢!你簡直就像從大湖裡走出來一樣濕。」Colin Creevey興奮地說著,同時不忘拿著相機再多拍幾張Harry的相片。

Harry皺起眉頭,那些喀嚓喀嚓聲弄得他心情煩躁,他繞過Colin轉身離去,不再理會他和他那台寶貝相機。
Harry‧濕透了的‧Potter現在只需要好好地洗個澡,然後爬進被窩裡睡到天亮!


*


「嘿!兄弟,幫忙遞個培根?」

紅髮的Ron Weasley戳了戳整個攤在桌上裝死的Gryffindor黃金男孩請求幫助,那具屍體動了動,極度緩慢的抬起臉,用充滿怨氣的神情瞪向Ron。
「拜託,兄弟,培根就在你的眼前!」Harry連聲音都透著一股疲憊的死氣。
Ron尷尬地搔搔臉,躲過身旁Hermione的白眼,哈哈地笑:「我只是想確認一下你還活著。」

「還活著,快死了,滿意吧?」Harry用粗魯的動作翻過自己盤子裡的煎蛋,戳起花椰菜咬著。
「Harry,你昨天Quidditch練到幾點?」Hermione用審視的眼光看向他,滿臉寫著你應該要去做作業而不是在狂風暴雨裡拿生命玩遊戲。
「忘了,反正很晚,」Harry打了個哈欠,突然想到:「昨天回來的時候還遇到Colin。」

「哦!可以理解,」Hermione點點頭,攤開一份報紙,「聽說他加入了Hogwarts校刊組,大概在尋找甚麼新題材吧?」
「我們有校刊這東西?」Ron疑惑的和Harry對望,Harry聳肩表示他也不清楚。
Hermione像是無法忍受般翻了個大白眼:「噢!拜託,Hogwarts校刊是近幾年在學校裡最流行的報紙了!難道你們眼裡只有如何逃避作業和Quidditch嗎?」
「呃……大概,還有吃?」Ron認真的思考後回答。

Harry笑了,Hermione則是一臉沒救了的神情瞪過去。

「難道你們從來沒看過《校內最性感男女同學排行榜》這個版嗎?」Hermione簡直不可置信。
Harry和Ron對視一眼,露出驚駭的表情。Harry吞了口口水,問:「那是什麼東西?」
「簡單點來講就是受歡迎排行榜吧!」Hermione攤開手中的報紙,翻了幾頁,「我記得是在第十五頁……有了!這一向是最受歡迎的版面。」

Hermione像是仔細地閱讀,然後倒抽了一口氣,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惹得Ron和Harry緊張地看向她,問她怎麼了。
Hermione忍著笑,將報紙塞到Harry手中:「我想你自己看比較好。」

《校內最性感男同學排行榜》
本月最性感男同學:Harry Potter,跌破了大家的眼鏡!

「我第一次知道了雨天的美好,今後的每晚我都將幻想著能夠和Harry Potter一起在雨中散步!」by陷入熱戀的金髮女孩。
「我渴望成為墜落在他身上的雨滴,品嘗他誘人的溫度。」by無法控制情感的Hufflepuff 女孩。
「令人印象深刻的美麗綠眼睛。」by沉醉其中的男孩。

報導內容:

今天由Colin Creevey直擊練習完Quidditch的Harry,拍下他全身溼透的性感模樣,更難得的是,我們第一次看見了摘下眼鏡的Harry Potter,令人無法反駁的,摘下眼鏡的Harry簡直性感極了!那雙氤氳充滿水汽的綠眼睛,那種眼睛微瞇的角度,嘴角的弧度,簡直就像誘人品嘗的美味甜點,能夠擊敗連續蟬聯Hogwarts《性感男同學排行榜》的Draco Malfoy成為第一名,實在是當之無愧!


下面附了一張Harry昨晚被Colin拍到的照片,那時的Harry渾身濕透,正拿著眼鏡擦拭,因為對Colin的不耐煩而微微瞇著眼,嘴角輕抿。

「這是什麼鬼東西?」Harry怪叫一聲,扔掉了手中像是會咬人的報紙。Ron撿起那份報紙,沒多久就捶著桌開始哈哈大笑。
「噢!夠了,Ron。」Hermione從Ron手中搶回報紙,忍著笑意拍了拍Harry的肩膀:「你還好嗎?」

「我……呃……」Harry茫然地眨眨眼,然後臉逐漸泛紅。
「別太擔心了,這無法造成什麼影響。」Hermione微笑著將報紙摺起來,「你看Malfoy他蟬聯了那麼久的冠軍也都沒有發生甚麼事不是嗎?不過我還是很高興你打敗了他,要知道唯一贏過Draco Malfoy一次的只有Cedric Diggory。」

Ron發出痛苦的呻吟:「為什麼那隻白鼬會……」
Hermione聳肩:「雖然Draco Malfoy的個性很爛,但不可否認他的確長得很不錯。」
「你居然敢這麼說!」Ron瞪她。
「我只是陳述事實。」Hermione瞪回去。

Harry不去理會那兩個人,低頭鬱悶的撥著自己的花椰菜,噢,這真是,驚人的一篇報導。突然Harry忍不住轉過頭去看看Slytherin的餐桌,他看見鐵青著臉的Draco Malfoy正瞪著自己手中的報紙,噢!好吧,雖然驚人,但是十分不錯的一篇報導。
Harry咧嘴笑了笑。


*


這個世界的Merlin瘋了!

Draco Malfoy瞪著手中的Hogwarts校刊,很努力才忍下了將他撕裂的欲望,他深呼吸又吐氣,才終於能夠繼續看下去。

──想成為雨滴!?噢!夠了!
──那雙美麗的綠眼睛?他覺得還比較像癩蛤蟆……

Draco死死盯著那張照片,最後還是忍不住,將校刊撕成了兩半。
「Draco Malfoy!我以為你記得那是我的校刊?」Pansy驚叫一聲,眉頭微皺,「Draco Darling,你的禮貌跑哪去了?」
「禮貌?」Draco勾起嘴角嘲弄地笑,「大概跟著雨水被沖刷掉了吧──」

──該死的、淋雨的、綠眼睛的Harry Potter!

Pansy翻了翻白眼,對被撕成兩半的校刊使用修復咒語,重新黏合起來,「就算你掉到了第二名也不要這麼喪氣嘛。」
「不是因為那樣,」Draco咬牙切齒的拿叉子搗爛自己盤中的馬鈴薯沙拉,「而是贏過我的是那個該死的疤頭!」
「是的,這張照片照得真是不錯。」Blaise湊過來饒有興趣的看著那份報導,「哇噢!他不戴眼鏡的樣子真的好看很多,看來我們該建議一下那位救世主該有的裝扮?」

「閉上你該死的嘴,Blaise!」Draco的叉子在盤子上劃出了刺耳的聲音,他的心情差到了極點。
「好吧!好吧!」Blaise舉起雙手,無奈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Draco的心情簡直盪到谷底,他朝Gryffindor餐桌瞥了一眼,該死的Harry Potter正在和朋友們笑著聊天,噢,很好,現在戴著眼鏡了。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


那份校刊並不如Hermione說的沒有帶來絲毫影響,起碼Harry這個禮拜就收了五封告白信,被四個人在路上堵住告白,總共七個女生兩個男生,每次都讓Harry陷入尷尬異常的狀況,幸好平常有機智的Hermione和雖然沒有機智但充滿勇氣的Ron,這才讓他躲過了這些堪稱災難的事件發生。

「你知道嗎?我真是受夠了!」Harry趁著魔法史的課,小聲對Hermione和Ron抱怨:「現在我除了是那個該死的活下來的男孩,又多了一個要命的最性感的男孩稱號。重點是這兩個我都不喜歡!」
Ron苦著臉拍拍Harry的肩:「你看這樣如何?兄弟,交個女朋友吧!至少讓那些愛慕者比較收斂一點。」

Harry瞪向Ron,像是他說了什麼天方夜譚,Hermione則低下頭思索,過一會才抬起頭,做出讓Harry更加胃痛的發言。
「雖然Ron平常講話都沒有用到大腦思考,但是Harry,這次我不得不承認他的主意很棒,你是時候該有戀愛對象了。」不顧Ron抗議的低語,Hermione繼續說:「我的意思是,Harry,我們都知道你很辛苦,所以交個朋友轉移注意力,應該可以讓你的心情比較好。我知道你最近夜遊的次數又變多了對嗎?」
於是Ron跟Hermione一起嚴肅的瞪向Harry,Harry翻了個白眼,趴在桌上。

他會夜遊,只是因為他會做惡夢,要不然就是被疤痕痛醒,就算他施下了隔音咒,醒來的時候發現黑暗的寢室中只有自己醒著的那種感覺,太令人厭惡了。

「我沒有對象。」Harry悶悶地說。
「那就去找一個!」Ron和Hermione同時低喊。


*


Draco Malfoy發現最近Hogwarts的氣氛變了,當他終於發現是什麼導致後,憤怒的情緒讓他衝出了Slytherin的交誼廳。
Harry Potter在尋找戀愛對象!

Draco回想著Blaise剛才在他耳邊說的那些八卦,終於偉大的Harry Potter打算脫離那幼稚的救世主狀態改進入情聖了嗎?非常好!非常好!這個消息簡直是對他 Slytherin Prince地位的威脅!
雖然他並不喜歡那個稱號,但是他也不允許那個綠眼睛的疤頭踩到自己頭上來。

──該死的綠眼睛!

Draco當然知道Harry有夜遊的習慣,甚至知道他是占星塔的常客,他曾經幾次從圖書館晚歸的時候都看到那頭黑色亂髮在占星塔上亂晃,要不是他的手上拿滿書,也許會考慮施一兩個詛咒去戲弄他。
Draco衝向占星塔,今晚很幸運,沒有遇到Filch管理員和他的貓,Draco順利的爬上樓滴,並且毫不意外地看見了那個只露出一顆頭的身影。很明顯的Harry Potter又在賣弄他的隱形斗篷了。

「Harry Potter!」Draco抽出魔杖,指著Harry的背影喊。
那頭黑色亂髮轉過來,露出一張吃驚的臉,當然,沒有下半身,他困惑地皺眉:「Draco Malfoy?你怎麼……」
「拿出你的魔杖來,Potter,我要和你決鬥!」Draco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啊?」Harry困惑地挑眉,「為什麼要跟你決鬥?」
「我決定把以前到現在的舊帳一起算一算了,Potter,甚至包括你這個月惹出的事!」Draco的嘴角勾著嘲諷的弧度,眼神充滿不耐煩。

「慢著,以前的那些事哪一個不是你先惹出來的?」Harry翻白眼,解開了隱形斗篷扔到一旁,也抽出了魔杖,「更何況這個月的事根本和我無關好不好,照片是Colin照的,留言都不是我寫的,我甚至不可能投票給自己!」
「夠了,閉嘴吧!Potter!」Draco向前一步,揮出咒語:「Locomotor Mortis!」
Harry側身閃過,不滿地喊:「Malfoy,你居然偷襲!Tarantallegra!」
Draco有點狼狽翻滾閃過這個咒語,抬起手揮舞魔杖。

『Expelliarmus!』他們兩個同時唸出了繳械咒,Harry的魔咒打飛了Draco的魔杖,顯然Draco的也成功了。

Draco吼了一聲,向前一撲,絆倒了Harry。Harry掙扎著揮舞拳頭往Draco身上招呼,Draco成功壓制了Harry的腿,卻被拳頭打到胸,剛咳兩聲就被Harry給掀開。
他們再次打到一塊,完全忽略了自己是個巫師,而是互相用拳頭或腳甚至頭去攻擊對方。Draco的顴骨上挨了一拳,但他也踢得Harry彎下腰。
Draco提著Harry的領子讓他撞到牆上,Harry發出痛哼,感覺自己的背像散了一樣,他的眼鏡不知何時掉了。Draco用手臂將Harry壓在牆上,自己的頭暈得要命,卻還是強撐著發出鄙視的嘖嘖聲。

「怎樣?認輸了吧?Harry Potter。」Draco湊近Harry的臉,哼笑出聲。
「鬼才要!」Harry瞪向Draco,那碧綠的雙眼中燃燒著火焰,他詭異地笑,突然低頭,咬住了Draco的手臂。

「Harry Potter──!」Draco吃痛,後退一步鬆開他,錯愕地抬起自己的手臂,看著上面印上去的那兩排深深的牙印,「你是狗嗎?」
Harry的臉有些熱,卻還是不甘示弱的瞪回去:「怎樣?繼續嗎?」

Draco嫌惡地抖了抖,撥了撥自己亂掉的頭髮,「不了,我不想讓身上任何一個部位再沾上你的口水。」
「Draco Malfoy!」這回換Harry怒吼。
他們互相瞪視許久,最後才妥協,各自找回魔杖和眼鏡。

Harry感覺全身痠痛,心情卻一點也不差,他拿起隱形斗篷收進懷裡,坐回了占星塔的平台上。Draco收拾乾淨自己,轉過身,看見的就是那個望著星星的背影,Draco這才發現他其實已經看見過這幅景色很多次了,他情不自禁的移動腳步走到Harry身旁。

「你都在看些甚麼?」
Harry瞥了他一眼,仰頭望著星空:「星星,也許,甚麼都沒在看。」
「就為了這樣在這裡坐上一整晚?」Draco翻了個白眼,在Harry身旁坐下,他伸直自己的腳,感到一陣刺痛,「你真是有夠粗魯的,Harry Potter。」
他的話讓Harry笑了:「哈!彼此彼此。」

Draco撇撇嘴,換了著舒服的姿勢,也仰頭望著星空。雖然養尊處優的Slytherin王子從來沒有過看星星的經歷,卻不妨礙他有博學的知識。
「那是天馬座,」Draco抬手指向一處,Harry跟著看過去,「天鵝座在那邊,那幾顆星星;遠一點的那個是小熊星座……」
Harry瞇著眼睛,打了個哈欠,Draco頓時停下了解說。

「你可以繼續說,Malfoy。」Harry揮舞著手,同時又打了個哈欠。
「但是顯然,已經到睡覺時間了。」Draco平靜地說。
Harry不滿地嘟囔幾聲,疲憊的站起來,搖搖晃晃地準備走下占星塔。Draco也站起來,他看著Harry的背影,握緊拳頭。

「你知道,Potter,你不戴眼鏡比較好看。」Draco移開視線,瞪著牆角,「雖然還是沒有我帥。」
Harry訝異地回頭,古怪地看著Draco,然後笑了,「好吧!我會考慮你的意見的,Malfoy。晚安。」
於是Draco瞪著牆角,直到那頭亂髮完全消失,才終於找回自己心跳的頻率。如果他沒有記錯,這是Harry Potter第一次對著他笑,除了冷笑、鄙視的笑以外的。

還有,那雙彷彿燃燒著的綠眼睛。


*


Hermione從書堆裡抬起頭,驚訝地看向Harry:「你說甚麼?」
「呃……就是,有沒有能夠治療近視的藥水,」Harry抓了抓黑色的亂髮,掩飾他泛熱的臉頰,「嗯,沒有就算了……」
「當然有!」Hermione砰的一聲放下手中的巨書,引起的聲音讓圖書管理員Pince瞪了過來,Hermione連忙壓低聲音:「當然有了,而我訝異的是你居然現在才問!我一直以為你是喜歡那副老舊的眼鏡架呢!」

「我對這種事不太清楚,你知道的。」Harry還是忍不住臉紅了。
「別擔心,我會替你弄到的,貓頭鷹郵購很方便,」Hermione朝他眨眨眼,微笑:「那麼,可以告訴我你是怎麼突然開竅的嗎?」
「呃……只是,別人建議的……」Harry看看天花板,看看地板。

「天哪!Harry,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過大的聲音讓Pince夫人倏地站起來,眼看就要朝他們衝過來,Hermione和Harry連忙低頭望著書桌假裝認真念書,等到她移開注意力了才繼續聊天。

「沒有那回事,」Harry尷尬地壓低聲音,「只是別人建議的而已。」
Hermione不信任的瞇著眼睛盯了他好一陣子,輕哼一聲:「好吧!我總會知道的,對嗎?」
Harry微笑:「假如真的有對象,我會告訴妳的。」


*


Draco Malfoy切割著眼前的盤子,是的,盤子,因為上面已經沒有完整的食物可以切了,如果那坨爛泥可以稱得上是食物的話。他死死瞪著Gryffindor的方向,那張桌子現在圍了許多人,為了那個正在中心露出傻笑的傢伙。

「天哪!Potter的眼鏡哪去了?」Pansy發出驚嘆,其實比較像讚嘆。
是的,在熱鬧的中心的正是Harry Potter,因為他今天摘下了眼鏡,終於將那雙綠眼睛從醜陋的鏡架中解放,顯然,這為他惹來了許多花蝴蝶。

──噢!真是夠了!

Draco扔下手中的刀叉,再也沒有情緒吃下任何一口早餐,他拿起書包匆匆地離開大廳,甚至沒有理會Pansy和Blaise關心的追問。
同樣也沒有發現,那道來自Gryffindor充滿疑惑的視線。

Draco朝著地牢走去,今天的第一堂課是魔藥學,當然他知道這個時間還不會有人去教室,他只是該死的需要一個獨處的空間來理清自己的思緒。他把書包扔在桌上,動作粗魯的拉開椅子坐下。
他不懂最近的自己到底是怎麼了,自從那個占星塔的夜晚──不,更早,從看見這個月的校刊之後,他就一直感到莫名的煩躁。起先他以為那是對於Harry Potter的不爽,很明顯,那個疤頭把自己從《最性感男同學》的排行榜上擠下來了,但是天知道Draco根本從來沒有在乎過這個排名,他平常頂多從Pansy手中接過校刊,看過之後笑笑罷了。

或許因為把他擠下來的是Harry Potter?對,他因為這個原因恨死Potter了!甚至還衝去占星塔跟他幹了一架。
果真如此的話,這件事早該解決了,問題從那晚之後他反而更暴躁了,只要聽見別人討論Harry Potter就會覺得煩,看見Harry Potter本人那種厭煩度就會直線攀升,他恨死那個傻兮兮的笑容了!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很好,結果他完全沒有冷靜下來,反而心情更糟糕了。
Draco嘖了一聲,從書包裡掏出作業,打算耗費掉這段無聊的時光順便讓自己的心情平復,正當他開始寫第二行時,地窖的門敞開了。

黑髮、綠眼睛、有疤的Harry站在門口喘著氣,他侷促地站了一會才走進來,有點不自然的向Draco打招呼:「那個,早安,Malfoy。」
Draco吸了口氣,滿意地發現他沒有窒息,他禮貌又冷淡地給予回應:「早安,Potter。」

Harry走到了他平常的位子放好書包坐下,接著一直低垂著頭。Draco看著Harry的後腦勺,完全忘記自己寫到哪個字了,他在心裡暗自詛咒一聲,揉了揉那頭耀眼的金髮。
「那個……Malfoy。」Harry轉過頭,張嘴看向Draco。
「嗯?」Draco挑眉。
「呃,嗯,那個……」Harry漲紅了臉,Draco驚訝的發現這點,然後Harry的臉更紅了,「我、我今天沒戴眼鏡了。」

「我有眼睛,Potter。」Draco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我有看到,並且每個人都有看到。」
「噢!好吧。」Harry也翻白眼,然後轉過頭去不再理他。
Draco煩躁地瞪著Harry的背影,手中的羽毛筆快要被他捏爛,那張羊皮紙上的字早就已經不能看了。Draco再度不耐煩地嘖了一聲:「Potter,你有什麼問題嗎?」
「我、沒、問、題!」但是他沒有轉身。

很好!談話結束!

Draco終於氣憤地折斷了那隻飽受摧殘的羽毛筆,同時地窖的門打開,其他學生陸續走進來。
開始上課了。


*


Harry不懂自己到底在生氣什麼,他和Ron、Hermione窩在圖書館裡做作業順便躲避人群,自從今天早上Harry將眼鏡拿掉以後,想要前來搭訕的蒼蠅簡直趕也趕不走。幸好圖書館裡有Pince夫人在,吵鬧的人都會被趕出去。

「Harry,你沒事吧?」Hermione擔心地看著Harry,她發現Harry的作業停在同一行已經十五分鐘了。
Harry回過神,有些慌亂地解釋:「沒事,我只是在煩惱藥草學的作業,關於魔蘋果到底是哪一類的……」
「老兄拜託,」羅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拍拍Harry的肩膀,「藥草學的作業你剛剛已經做完了,你現在在寫的是魔法史。」

Harry沉默地紅了臉,低下頭,這才發現他一直停留的那行魔法史作業正講到龍,講到Dragon,而他,噢,該死的把g寫成了c。
該死的Dracon,Harry的臉更紅了,他自己都弄不懂為什麼。

「Harry,你想要談談嗎?」Hermione擔憂地看著他,甚至暫時放下了手中的作業,連Ron也用緊張的眼光看著他。
「我……」Harry張口,又閉上,搖了搖頭,「我想,等我自己清楚一點再告訴你們。」
「你知道我們會聽你說的,兄弟。」Ron咧嘴笑,Hermione則拚命點頭。
Harry也回給他們一個微笑,即使他現在心裡面充滿沮喪又煩惱的情緒。

從圖書館出來後,Harry決定去看看自己的貓頭鷹Hedwig。Harry在貓頭鷹塔上寫了一封信,親暱拍拍Hedwig,讓她把這封信寄出去。
不管如何,他不喜歡這種不明白的情緒困擾著自己,至少,在今晚要將一切解決。


*


到了晚上八點,Harry準時到達占星塔,讓他驚訝的是,另一個人已經等在那裡了。那頭燦爛的金髮在月光下變成了銀白色,像是美麗的雪景,他轉過頭,用那雙灰色的眼睛沉默地看著Harry。
「Potter,找我來有什麼事?」

Harry傻傻地站著,好吧,事實上他完全沒有想過應該講什麼,他只是覺得應該要約Draco Malfoy出來談一談,為了他自己不懂的那種煩悶心情。
「我……我不知道。」Harry沮喪地垮下肩膀,鬱悶地走到占星塔的平台上坐下。
Draco挑眉,頭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額角,也跟著坐下來了。現在還不到宵禁時間,所以偶爾會有同學從占星塔樓下走過,但是一般不會有人特別走上來。

「Potter,我……」
「Malfoy,我……」
他們同時開口,又同時靜默。

Draco翻了個白眼,揉亂了自己的金髮:「好吧!這真是有夠蠢的,我居然和個Gryffindor坐在占星塔上發呆。」
「嘿!」Harry抗議,「這點我也一樣好嗎?」
「哈!」

Draco側頭看著Harry,沒有眼鏡的遮擋下,那張臉看得更清楚了,雖然稱不上英俊,但是很乾淨,除了額頭上那道破壞美感的疤,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那雙綠眼睛,濃綠的彷彿可以孕育出水與火。Draco就記得照片上那雙氤氳的眼睛,以及那夜占星塔上那雙燃燒的眼睛,那樣的綠色截然不同,卻都非常美麗。

──美麗個鬼!
Draco扶額呻吟,惹來Harry的挑眉注視。

──連挑眉的樣子都很好看,見鬼了,該死的不要再想了!

「Malfoy,你還好嗎?」Harry擔憂地看著他。
Draco發出挫敗的呻吟,好吧,他徹底的輸了。該死的,該死的Harry Potter。
「Potter,我想我有事要告訴你。」Draco將自己埋在手臂中,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怎麼了?」Harry湊上前,他以為Draco不舒服或發生什麼事了,不禁有點緊張──

Draco抬起頭,伸手拉過Harry的領子,用力的吻了上去。

Harry瞪大眼睛,混著吃驚和惱怒的呻吟剛脫口就被堵住,Draco甚至從容地將自己的舌頭擠進去。Harry紅了臉,手抵著Draco的肩膀想要將他推開,可是闖進他領域的舌頭卻不停地挖掘僅存的空氣,最後讓他沒了力氣。Harry瞪著Draco,卻發現這個眼神絲毫沒用,反而讓那條神奇的舌頭──噢夠了他什麼都沒說!──更加的肆無忌憚。
就在Harry幾乎要發出尖叫的時候,Draco終於鬆開了Harry,他的唇抵著他的,輕輕的摩娑,舔掉了接吻途中溢出的津液,溫熱的吐息吹在彼此的臉頰上。Harry愣了愣,瞬間就脹紅了臉。

「你──你──」
「討厭嗎?」Draco挑眉看著Harry。
「你、你居然──」Harry依舊瞪他。
「你會討厭我的吻嗎?」Draco湊近,再次在Harry的唇上輕輕一吻,然後在他耳邊低喃:「Harry,我想我喜歡你。」

於是,Harry Potter,偉大的活下來的男孩,不需要靠石化咒就成為石膏像了,當然,是紅著臉的石膏像。Draco很有耐心地摟著Harry的腰,等待他的恢復,當然,這期間有無數豆腐可吃,讓Draco覺得等待非常值得。
好不容易Harry終於回過神,跳離Draco的懷抱,瞬間抽出了魔杖指向他,紅著臉的。

Draco挑眉看向他。

「以後,不准──不准偷親我!」Harry深吸了口氣,很努力地說,「不准戲弄我──不准欺負我!」
Draco側頭,裝成認真思考的樣子:「老實說,Harry,你讓我不准欺負你,那我的生活還會有什麼樂趣可言?」
「Draco Malfoy!」Harry氣憤。
「好好好,」Draco舉起雙手作投降姿勢,隨即微笑:「那麼,你應該改一下稱呼了吧?Harry?」
Harry瞪他,然後轉開臉,用很小的聲音說:「Draco。」

Draco得意地走上前一把摟住Harry,把臉埋在他的頸子邊,嗯,他想,他會喜歡上這個味道的。Harry紅著臉想了想,終於還是滿臉糾結不滿地伸手摟住了Draco的腰。
「我想,我也有點喜歡你。」


*


什麼?如果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的話,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在Harry和Ron、Hermione說了這件事之後,他們都驚嚇到無法言語,Ron甚至因此和Harry冷戰了三天。相較Gryffindor這邊的混亂,Slytherin那邊的小蛇們明顯理智多了。

「為什麼你們看起來一點都不驚訝?」Draco挑眉,看著依舊維持優雅姿勢在麵包上塗果醬的Pansy,還有一臉興趣缺缺吃著培根的Blaise。
Pansy咬了一口麵包,發現不夠甜,又多塗了一點草莓醬,才用緩慢悠閒的語調說:「噢!你知道的,Draco,我們都很了解你。事實上我必須說,我從一年級就一直以為你在暗戀Harry Potter。」
「你──甚麼?」Draco狼狽地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這很明顯的不是嗎?我是說,」Pansy搖搖頭,「要知道你追人的方式簡直像五歲的小孩子,不停的欺負自己喜歡的人,想要引起對方的注意。好吧,雖然我知道你用這種方式讓Potter很好的記住你了,但是我實在沒想到你有開竅的一天。」
Draco瞪大眼看著Pansy,彷彿才第一次認識她一樣,然後疑問的眼神轉向Blaise。

「噢!拜託,會想追Potter那是很正常的事好嗎?」Blaise聳聳肩,「我必須坦承自從看到他拿下眼鏡的照片,讓我對他也有一點興趣了。」
Draco瞇起眼看著Blaise,右手在口袋裡摸到了魔杖。
Blaise立刻訕笑,攤開雙手:「哦哦冷靜點,我知道他現在是你的,我不會搶朋友的戀人的,放心,Draco。」

Draco哼了一聲,將視線轉回Gryffindor的餐桌,Harry還在向Ron和Hermione解釋,Ron轉過身不想理他,這讓Harry苦笑,然後Harry轉頭,發現了Draco的視線。
Harry在低下頭前露出了微笑,同樣地,Draco也是。

就算這份心動來得莫名其妙,他們也還是抵擋不了對彼此的吸引力,令彼此瘋狂,或許,從很久以前就開始。

You Drives Me Crazy.




-end

搬舊文,完成於2010/7/31

评论
热度 ( 37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