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DM/HP]Salvation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DM/HP
分級:PG-15
注意:戰後原著向捏造衍生,於9/2 HP翁出的突發小料,已完售現在公開囉~


01.You are the only Salvation in this war.

他動作迅速地穿過巷道,披著隱形斗篷的身影完美地隱匿於黑暗中,沒讓街上來回巡視的敵人們發現蹤跡。雖然如此,他握住魔杖的手仍舊被緊張的汗水弄得濕滑,心跳聲震得耳膜發疼。
今夜的行動是一場賭注,一個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會面,來自他從未想過的人的邀約。

雖然猶豫許久,也多次被自己的好友們給阻止了,但在時間如期而至的今晚,他依然決定避開所有人的視線來到此處。
他想相信看看,對於這個機會。畢竟一旦成功,他們或許就能結束這場漫長又令人厭倦的戰爭,重新迎回和平的懷抱,這是個多麼誘人的想法。

拐過最後一個彎,他的目光落在矮牆邊,倚靠著那株老樹的人身上。
那道瘦長的身影同樣披著黑袍,在這段時間裡,這是最常見也最安全的偽裝。對方在他出現時立刻站直了,向他走近幾步,卻又克制地停在一個安全的距離之外。
「……Potter?」他聽見對方用有些沙啞低沉的問,彷彿渴水已久的旅人,遍尋不到甘甜的救贖。
「Malfoy?」他回應。

對方抬起蒼白的手緩慢拉下帽兜,露出那張Harry陌生卻又熟悉的臉。少年的身姿修長削瘦,淺金色的頭髮比他們上次見面時長了些,細碎的落在額頭、耳際,沒有像學生時期那樣拘謹的往後梳;那雙灰藍色眼眸似乎染上煙硝所帶來的陰鬱,依舊是那種恍若貴族少爺般的氣質,卻少了天真與青澀,變得沉穩安靜許多。
Harry深呼吸,跨前一步,也拉下了自己的帽兜,迎上那雙打量的眼神。
「……好久不見了,Potter。」少年,同時也是他目前的敵人之一,Draco Malfoy道。

Harry偏過頭,捏緊手中的魔杖,努力忽略掉胸口那股痠脹的複雜感受。
他們從開始的見面就從未有過如此和平的氣氛,然而那些敵視、挑釁彼此的幼稚歲月,卻是他十分渴望能夠尋回的。他以為早已失去的曾經,居然在這個從來都討厭的人身上看到了,讓Harry有些莫名的感傷。

「直接說重點吧,Malfoy,我們的時間不多。」Harry努力壓低了聲音:「關於……那份合作協議。」
Draco用那雙眼睛靜靜地望向他。
「就如同我在信上所說的,我願意……向你們、向鳳凰會投誠,作為間諜。」

如預料之中的聽見了那個詞彙,Harry卻下意識地閉上眼睛,回想起隱藏在黑暗中的另一道身影。
「間諜……Malfoy,你該知道,那會是多麼危險的。」他的嗓音乾澀,「想想我們的……我們的教授,嘿,Snape,你還記得他嗎?」

他想自己永遠不會忘記的,那個死在蛇毒之下的男人用最後的力氣說出的話。
他獲得了一份沉重的記憶,背負著那個男人隱瞞了所有人的身分,他本以為,只要戰爭結束,所有的一切都能夠攤開在陽光之下,讓那些黑暗與傷痛逐漸消融。
然而光明卻遲遲未能到來。

在Hogwarts最後的那場戰爭中,他成功摧毀了額頭上的魂片,Neville殺死了那條蛇,黑魔王卻在最後一刻攜著少部分的食死徒逃走。
這開啟了之後漫長又看不見盡頭的戰爭,食死徒和鳳凰會無時不刻地互相偷襲,在魔法界的每個角落試圖摧毀彼此,偶爾Harry會在其中尋到Voldemort的身影,卻從未成功地殺死那個人。
明明所有的分靈體都消滅了,黑魔王卻仍拖著最後的身體苟延殘喘地活了下來。

「為什麼突然間想要做這種事?」Harry迎上Draco的視線,努力想理解雙眼眸中隱藏的東西。
作為一個Malfoy,照理說應該是食死徒的元老之一,Harry不懂這個人為何突然想要變換陣營,為何要冒著如此大的風險來與他見面。

Draco緩慢地眨著眼睛,垂下的手捏著自己的魔杖摩娑。Harry注意到他的魔杖換了,也對,畢竟Draco的魔杖還在他手裡,自從在Malfoy莊園被他搶來後一直都沒有還給對方。
現在Harry又有更加不能將魔杖還給Draco的理由了,他知道了接骨木魔杖的運作原理,他知道,他作為Draco魔杖的新主人,同樣也是接骨木魔杖的主人。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這點,這將幫助他打贏Voldemort,只要他們能夠再次決戰。

Draco凝視著他,忽然就扯扯嘴角,露出一個有點苦澀的笑,「……我只是,希望這場戰爭能夠結束。」
「假如那個人最後獲得了勝利,那麼或許……這個世界永遠不會再有平靜下來的那天了。」Draco舉起自己的手,攤平,露出藏在那之中斑駁的傷痕,「你瞧,這是我現在的手掌,和以前比起來簡直是醜死了。」
Harry不懂他的意思,只能困惑地回望他。

「Potter……」對方的聲音幾近呢喃,「我只是,不想再去傷害別人,不想每天睡覺的時候被惡夢驚醒。即使是父親的期望,我也不願意成為一個殺人兇手。」
「我害怕,當我對下一個人射出咒語後,才會發現對方曾經是Hogwarts的同學,或者……」他頓了頓,抬起眼望向Harry,「或者,發現那個人是你。」

「我以為,我們用魔咒攻擊彼此的日子並不算少。」Harry試圖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卻發現自己的聲音變得乾巴巴的。
「那不一樣,Potter,」Draco煩躁地揉著頭髮,「儘管我討厭你,卻沒有真的想讓你死過。」
「那我還真是榮幸啊。」Harry嘀咕。
「事實上,我無法想像這個世界上沒有你,Potter。」Draco將手指交叉著,抬頭,望向毫無防備的Harry,「你是……你是這場戰爭中唯一的救贖了。」

Harry縮了縮,被對方那種充滿期盼的眼神擊中了,他從不知道那雙灰藍色的眼眸還能夠如此的深邃惑人,也或許是,他從未認真的去看過。
「你太誇張了,Malfoy。」他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嗤笑。

「好吧,或許是有那麼一點。」對方聳聳肩,將眸中的情感隱沒,「但這是事實沒錯,Dumbledore死了,而你是唯一一個能夠殺死黑魔王的人了,別否認。」
Harry瞪視著他。
「現在你倒是能夠平靜地說出那個名字了……」

「Dumbledore……校長,」Draco深吸了一口氣,放緩了聲音,「那或許是我最後悔的一件事了,即使最後並非是我下的手,但仍然,那一切是因為我。」
Harry驚訝地發現,那個始終抬著驕傲面孔的Draco Malfoy正在懺悔,並且是,向著他懺悔。

他們從來都是敵人,從第一次見面、從他錯過那隻伸向自己的手開始。但現在,一切都彷彿變了,他們都有所改變,不再是從前天真又愚蠢的孩子,變得更圓滑、更世故,也更冷漠。
但或許,在這些偽裝之下的他們,仍然是渴望著溫暖的。
就像此時此刻的Draco,正回憶著他們所錯過的溫暖,和他一樣,渴望將那些曾經尋回。

內心深處的某一角有些陷落,呼吸變得柔軟,Harry忽然就明白,Draco Malfoy對於今晚的所有行動,是認真的。
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Malfoy,」他呼喚了對方的名字,在那雙充滿後悔與痛苦的眼睛望向他時,朝對方伸出了右手,「我接受了。」

「什麼?」
「由你來作為間諜,協助鳳凰會的行動。」Harry平靜地說,「我接受你的加入。」
「Potter……」Draco神色恍惚地跨前一步,卻又停住了,「你願意相信我?」
「那麼,你願意相信我嗎?」Harry讓自己浸入那雙灰藍色的眼眸之中,放輕了聲音,「願意相信這個作為你的同學,卻互相爭鬥了七年的時間的我?」

「我相信你,」Draco再度踏出一步,嘴角扯著自嘲的弧度,「畢竟你可是Harry Potter,你是那個救世主呢。」
「那麼我也相信你了。」Harry說,他伸長了手,捉握住對方糾結在身側遲遲不肯伸出的右手,兩人的手掌緊貼。
那是乾燥又溫熱的觸感,帶著不知是誰開始的隱隱顫抖,在黑夜之中。

「你是準備來個牢不可破誓嗎?Potter,」頓了頓,「但我們缺少了見證人。」
「……不需要,」他低語,「我相信你。」
他們凝視著彼此,直到一片雲朵擋住了月光,才悄悄地鬆開彼此的手。即使如此,那股熱度依舊停留在掌心,久久無法消褪。

Harry從口袋中掏出一枚金加隆,那是經過Hermione再度改良的聯絡工具,在戰爭後比以前更加地發揮了效果。他將那枚金加隆塞進Draco的掌中,並且解釋了用法,看著對方將之收進口袋裡。
「那麼──」
「接下來──」
他們同時開口,又同時頓住。

「好吧,Potter,」Draco淡然地笑笑,「在你需要的時候,我會給予你協助的。」
Harry點點頭,嘴巴開闔了數次後,還是將那句話說出口了:「你要活下來,Malfoy。」
將臉隱藏進了帽兜裡,Draco的聲音有些模糊:「我們都會活下來的。」

Harry就這樣看著對方轉身,急匆匆地邁開步伐走進黑暗裡。他抬頭望著月光,忽然摘下了眼鏡,用力地揉著自己的臉。
他不該錯過那個牢不可破誓的。
但是──他並沒有真的對此後悔。

他將眼鏡戴上,拉起了帽子,將自己的臉藏好,也順著來時的方向悄悄離開。
依然緊捏著魔杖,那些黏膩的汗水卻早已被冷風給吹乾。他望向自己的手,另外一隻握過了另一人的手。

他恍惚地想起第一次見到對方的場景。
窄小的空間,嘈雜的空氣,隱隱鳴響的汽笛聲,以及對方充斥著高高在上的青澀語氣。
他閉了閉眼睛,覺得自己似乎終於握住了那隻朝自己伸來的手。


02. Have a cup of tea with you.

他已經許久沒能度過這樣悠閒的一天。
在紅茶與可頌的香氣中醒過來,和父母親吻臉頰道早安,接著窩在辦公室中慵懶地處理文件──得益於他從小就開始的訓練──這通常不會耗費他太多的時間。下午他會晃到圖書室裡,閱覽一些自己有興趣的書籍,最後在夕陽西下前,坐於綻放玫瑰的庭院中啜飲午茶。
什麼都不用煩惱,也無須思考太過複雜的事物,只需要望著天空緩慢飄動的雲朵,感受著微風吹拂的溫度。

這樣的一天。
──彷彿從未經歷過那場幾乎毀滅一切的戰爭。
然而那不過是幾個月前的事。

他睜開雙眼,望向插在花瓶中猶沾著露水的玫瑰。
幾個月前,他們終於結束了那場戰爭。由他,純血貴族的Draco Malfoy作為鳳凰會的內應,在食死徒的最後一次活動中透漏了至關重要的消息,讓他們得以提前做好準備。

如他所料的,Harry Potter和Voldemort同時出現在那場戰爭中。他離他們很遙遠,只能在戰鬥的間隙中瞥見那兩個人的身影。
他作為間諜,並沒有幫助食死徒,而是在最後的那場戰爭中反水,殺死了幾個平時總是殘暴不堪的作惡者。
沒有人知道,那其實是他第一次殺人。

有點可笑,即使逃避了那麼久,最後他還是讓自己的雙手真正地染上了鮮血。但對於死在他魔杖之下的那幾個人,他沒有絲毫的罪惡感,因為只要閉起眼,他就能清楚記起那他們折磨麻瓜或是其他巫師的舉動,他發現,自己其實對此非常痛恨。
這或許也是促使他倒向另外一方的契機,即使最開始他的這個決定並沒有被父母給支持,但他受夠了父親每天緊張又頹喪的面孔,受夠了母親麻木害怕的眼神。

從小就一直依賴著父母,躲在他們羽翼之下的他,難得的決定自己勇敢一次。
而他成功了。

那場最後戰役中,黑魔王死在救世主的魔咒之下,Harry Potter,用從他手上搶走的魔杖戰勝了那個所有人都畏懼的存在。
當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化為飄浮空中的塵埃時,所有的一切都彷彿靜止了,食死徒停下了攻擊,鳳凰會也暫停了動作,他們全都望著那幅場景,深深地將那一幕映入眼中。
之後,該逃的人都逃了,來不及跑的人則被捉捕,扔進Azkaban──這次他們沒再雇傭Dementor,只能暫時調派巫師的人力負責看守那些犯人。

待他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正和其他人一樣咧開嘴笑著,用有點蠢的樣子。
遠遠地,他對上了Harry的視線,那雙碧綠的眼睛被醜陋的鏡框遮住了大半,他卻依然清楚的望見了那裡頭的東西,釋然與放鬆的、對他綻開的笑意。
他如同被燙到一般,很快地移開視線,那雙眼眸卻久久地停留在了他的思緒之中。

戰爭後,作為一個間諜,Malfoy家族並沒有受到清算,不像那些立場堅決的食死徒,他們一家人最終都沒有被送上巫師法庭審判。那位活下來的男孩妥善的運用了自己的能力及人際關係,讓他們能夠安穩地繼續生活在魔法界。
當然也不是沒有半點影響,某些老舊的純血貴族對他們立場的不堅定抱持了不屑的態度,許多產業的經營因此受到阻撓。但Draco並不十分在乎,他不像自己的父親那樣守舊,相反的,他願意利用一切的資源,也成功地搭上了鳳凰會的一些新興貴族們,開啟了新的產業線。
日子總歸是這樣過下去了。

他的父親不用再繼續看別人的臉色過活,母親也不必再提心吊膽著他們的生命安全,他們慢慢地找回了戰爭前該有的生活,那種悠閒的安寧。
在將大半的家業交到他手中後,父親就攜著母親過上了半引退的生活,多數的時間都在國外遊玩,偶爾參加一些貴族們舉辦的宴會,如同以往那樣。

而他,Draco Malfoy,也開始適應了這樣的新生活。
他不需要出門工作,光是家族產業就夠他忙的了,或許等他真正上手了之後會考慮到魔法部就業,但目前這個選項並未被他考慮過。

偶爾,只是偶爾,朋友們會來拜訪他。
Pansy是最常出現的,帶著她在戰爭後交的男朋友一起;Blaise則會攜著不同的女伴出現;Goyle只在戰爭後來過一次,將Crabbe的遺物交到他手中。
「雖然你最後背叛了我們,但是──我覺得……我們曾經還是朋友的。」
於是Draco不期然地想起了萬應室裡燃起的熊熊大火,想起Crabbe墜入其中時扭曲的臉,也想起那隻被自己用力握住的、乾燥溫暖的手。

在戰後,他只見過Harry Potter幾面,隔著無數的人,遙遠且短暫的相望。偶爾那個人會對他露出淺淡到幾乎難以發現的微笑,但他總是僵硬著不知道該擺出怎樣的表情回應。
即使他們成為了同一個陣營的夥伴,卻仍無法成為朋友。
他是這麼覺得的。

也因此在收到那封簡單潦草到有些令人詬病的拜帖時,才會覺得如此燙手。
Harry Potter要來拜訪他,正式到必須寫一封信告知的那種。這讓Draco感到異常的焦躁,他害怕對方是來告訴他什麼壞消息的,例如他必須參加一場食死徒審判,或是作為什麼汙點證人之類的。
他一點都不想再和過去的黑暗扯上什麼關係。

雖然如此,他仍然擺出貴族該有的風度,準備一場完美的下午茶來迎接這個戰後的英雄,甚至為了找出一套好看的長袍花費整個上午,最後在將頭髮往後梳和放下之間選擇了後者。
在戰後他下定決心要將頭髮留長,像父親那樣,但短短的幾個月還不能讓頭髮長到應有的位置,這令他有些煩躁。那些搔癢著脖頸的髮尾讓他難以安坐在位置上,時不時地想拿手去撥。

門鈴在約定的時間被按響,讓他有些驚訝,沒料到身為Gryffindor的那個人會如此準時。
他打開門,迎上了那雙碧綠的眼睛。

青年穿著簡單的牛仔褲和寬鬆的深色上衣,就像對方在學校裡穿得那樣隨便,那副醜陋到令人難以直視的眼鏡依舊掛在對方臉上,而那個人正俏皮地歪著頭,朝他綻開了笑容。
「嗨!Malfoy,好久不見。」
那瞬間他幾乎要將門把給拆了下來。

「好久不見,Potter,」他深呼吸,用有些咬牙切齒的語調問,「所以,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他發現自己一下子就拋棄了所謂貴族該有的風度,但是──去他的。
「脾氣別這麼差嘛,Malfoy,」Harry撇著嘴,自顧自地踏入屋內,「我還以為經過這麼久的時間,我們好歹也是夥伴了?」

Draco迅速關上門,跟上Harry四處亂轉的身影。
「作為間諜而已……並不是,夥伴什麼的。」
Harry轉過身,瞅瞅他,目光在他身上迅速地繞了一圈。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Harry頓了頓,抿起嘴,「但是至少,該請我喝杯茶吧?」

於是Draco帶著Harry前往早就準備好的庭院,玫瑰正好是綻放最美的花季,被家庭小精靈用魔法維持了更長的時間。涼亭內有著雕飾最為美麗的桌椅,所有東西都被漆成了乾淨的白色。
Draco下意識地為Harry拉開椅子,對方用古怪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後,才用有些拘謹的動作坐好。當Draco僵硬地回到自己位置上時,對面的那人已經開始往茶杯裡加糖塊了。

他輕咳一聲,喚回Harry的注意力。
「Potter,先說明你的來意吧?」
Harry用湯匙攪拌著紅茶,另一隻手靠在桌面上,撐著臉頰。
「也沒什麼事,只是有些文件要給你簽……」在Draco堅持的瞪視下,Harry拿出那幾份自魔法部拿到的文件。那是Hermione千叮嚀萬交代的,一定要讓Malfoy一家簽署的證明。
Draco拉過厚厚幾疊的紙張,迅速地瀏覽著。

這是魔法部批閱的文件,內容關於他們家在戰爭中扮演的角色,經過Harry Potter本人的證實,以及多方證據的佐證之下,記錄了他們作為間諜為戰爭做出的貢獻。除去能夠將曾經的那些罪名消除外,還獲得了少部分的獎金。
Draco命令家庭小精靈取來羽毛筆,在那幾份文件上用漂亮的花體字簽上自己的名字。

他呼出一口氣,將內心少許的不安放下,這才抬起頭,一下子撞進了那雙綠色的眼睛裡。
蓊鬱而美麗的,燃燒著生機,即使在最黑暗的那些歲月裡,也從未停止過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Draco垂下頭,拿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大口,不顧舌頭被溫度給燙傷。

「好了。」他忍住了痛嘶,沙啞地問:「那麼,還有什麼事嗎?Potter。」
「其實,本來也沒什麼事,」Harry的湯匙在杯緣敲出了清脆的聲響,「就只是……想找你喝杯下午茶。」
Draco望向Harry,對方也如他一般回望著自己,Draco捏了捏自己的指腹,忽然不曉得該給予對方怎樣的回應。

Harry眨眨眼,忽然對他笑了笑,那是幾乎不曾在他面前嶄露過的神情。
「我只是覺得,在經歷過這麼多之後,或許,我們能成為朋友。」
「別說笑了,Potter。」他的聲音很是乾澀,卻不懂為什麼,心跳開始變得鼓譟。
他又想起了對方掌心的溫度,如此的──舒適、令人眷戀。

「你明明握住了我的手的,Malfoy,」Harry正了正臉色,「那難道不代表我們重新開始了嗎?」
……不是的。
「僅僅是作為投誠的表示罷了。」他說。
畢竟在最開始的、他因為少許的渴望而伸出的友誼之手,被這個人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在萬應室裡,你也握住了我的手。」Harry說。
這次他覺得那股乾澀自喉嚨鑽進了胃裡,在難以形容的深處不停攪拌。
「那可是場大火,Potter,你不能奢望我對救援視而不見。」
Harry瞪視他,用力地皺眉,終於忍不住嘟囔:「Draco Malfoy,你可真是麻煩!」

Draco用手指摩娑著杯緣,緊緊抿著唇,沒有說話。
他的內心裡充滿了糾結,大部份的自己想要答應對面的人,但一小部分的自己卻還固執地不肯拋卻矜持。他討厭Harry Potter,從最開始,而那最初的原因說出來卻會被人狠狠取笑。
他想──和大名鼎鼎的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和Harry Potter成為朋友。這股渴望,從還未見面就已升起。

無數次的無數次,他們吵架、互相傷害、攻擊彼此,他從沒停止去挑釁這個人,並且樂此不疲。他討厭Potter,應該要是……討厭的。
但在戰爭中,他卻越來越清晰地意識到,他無法容忍Harry Potter死去的世界。
不管是作為對手,或是其他的什麼存在。這個人就應該站在一邊,用吵吵鬧鬧的聲音大吼著,用那雙碧綠的眼睛瞪視著自己。

「……所以說,Malfoy,你到底想要怎樣?」
他被Harry不滿的喊聲拉回思緒,對上了那人開始變得煩躁的神情。果然,身為一個Gryffindor是從來不會有多少耐心的。
於是Draco放下手中的杯盞,讓指腹在袖中擦了擦,隨後抬高,攤平了手掌,正對著另一人。
他在等待著,用足以焚燒心臟的焦慮。

Harry望向Draco,緩慢地眨了眨眼睛,接著也抬起手,輕輕地將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掌心。
他緩慢而又珍重地握緊了另一人的手,豪不意外對方明顯要比自己溫暖燥熱許多的觸感。
「Harry Potter,你願意……」
「噢!閉嘴吧,Malfoy!」

他看著對方咧開到臉頰邊的笑容,抿起唇,沒有再試圖補完那句話。
愚蠢的Harry Potter,永遠不會知道他沒說完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因為連他自己也還徬徨著、難以理清,在胸口湧動著的那股情感,應該以何命名。

但他,他們,還擁有一輩子的漫長時間,能夠去逐漸探尋。
總有一天他會理解,自己想要拉住著對方手指的那股衝動,究竟是出自於何種心情。



-END AND AFTER THAT

「說起來,你害我被罰了勞動服務。」
「你害我一起被罰了勞動服務。」
「你還害我摔下掃帚!」
「你害我從沒贏過魁地奇!」
「……」
「哼。」

「你害我被預言家日報導亂寫一堆多角戀。」
「什麼?哪時候的事?我不過是對甲蟲自言自語罷了。」
「你還……」
「你害我差點死在廁所。」
「嗯、啊,那個,真的很抱歉……我……」
「沒什麼的。」
「嗯……」

「你救了我,在萬應室裡。」
「你也救了我,就在這裡。」
「嗯哼。」
「話說,你們家到底為什麼會有地牢這種東西?」
「怎麼,你想知道嗎?」
「……還是算了,再給我一杯茶吧。」




-後記

各位好啊在下是寫完短篇又決定再出一篇小料的冰瑚←

雖然出DH短短篇的打算非常突然,但其實一直想要出這對的故事很久了,在除了我的本命VH之外最喜歡的配對當屬DH了,原著小說裡其實有非常多奸情有跡可循,各種相愛相殺彼此搗蛋啦,還有後面互相拯救的部分,最後Harry還搶了Draco的魔杖呢!並且似乎始終沒有還給人家!
總之各種非常萌的路線可以寫呢!
總而言之,最後決定寫的就是DH戰爭和戰後的捏造,假如在最後戰役中一切並沒有結束,形成了漫長的延長賽,那麼我總覺得Draco會有不同的決定。
原著中的Draco雖然是個被寵壞的少爺,但依然能從許多面發現這個小少爺少許的單純與善良,他也會膽小,也會哭泣,也會心軟,他其實在渴望著榮耀的同時也喜愛著校園生活。因此在這篇故事中我給了Draco一條不一樣的路,他決定成為間諜來協助Harry。
當然過程受限於篇幅沒有寫出來,但主要想寫的是兩人在約定之下坦白的那個過程。
Harry對於Draco是猶豫且不信的,但是後來他發現,自己和對方都改變了,變得更糟,卻也變得更好。因為體會到了黑暗,所以嚮往光明,Harry發現Draco其實和自己沒有太大的不同,因此最終選擇相信這個人。

第二篇主要就是想寫寫戰後,悠閒下來的兩人,會挑Draco的角度來寫主要是補完前篇沒有寫出來的心理活動,一人一次才公平啊!
總之我認為Draco其實對Harry有著更多的依戀與關注,儘管手段幼稚,卻都是實實在在地想要吸引到Harry的注意。
他討厭那個拒絕他友誼之手的Harry,卻又對於這樣的關係感到不甘心,於是他們成為死對頭,那是我覺得Draco說服自己的方式,說服自己不再去碰觸渴望與對方成為朋友的心。
然而等一切都塵埃落定後,那顆死寂的心總會再度跳動的,他和Harry成了戰友,能夠信任彼此的夥伴,以及有可能的更多。當Draco發現了他們成為朋友的可能性時,或許,他也終於會發現自己其實一直渴求的比那還要更多。

想寫的就是這樣子剛剛開始新的關係的DH辣!希望各位還喜歡!最後感謝美好的魔法世界以及看到這裡的你們,咱們下次見!

2017 / 08 / 30 莫名其妙一樣是在凌晨的 冰瑚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