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瑚

文字+偶爾不務正業
近期萌:小滑冰維勇、TRHP、小單車山坂、歐美CP的圈
(東西雜亂請愛用分類或歸檔)

[HP][TR/HP]一如你所埋葬的腐朽(3)

作者:冰瑚
衍生: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配對:TR/HP
分級:目前PG-15
注意:戰後原著向衍生,努力趕上9/2 HP翁的小薄本,印調 點此
章節:(1)  (2)  (3)



Harry感冒了。
當他矇矓醒來,發現自己四肢無力且額頭發燙時,立刻意識到了這點。然而他連下床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倚靠著床板,取過床頭櫃上的水杯喝上幾口。

窗外的天色明亮,偶爾還聽得見路過的汽車引擎聲,時間應該是早上。
他沒有試圖戴上眼鏡,也沒有環顧四周,對於此刻腦袋裡燒成一團糨糊的他來說,就算Voldemort在眼前又重新復活了,他大概也沒有那個精力去與之戰鬥。
他躺回床上,拉好棉被,整個人蜷縮其中。渾身發抖的同時他感受到了刺骨的冷,那種寒意帶著陰森的死氣,侵蝕著他的意識,也讓他的情緒變得脆弱。

他想Ron、Hermione,想那些總會給予他溫暖與支持的朋友們,如果此刻身邊有他們存在,或許他不會將自己弄到如此的境地。
Harry承認了自己的寂寞,卻也同樣膽小著,他不想將自己身邊的一團亂帶到朋友們身邊,就算知道他們堅強到足以成為自己的後盾,他也不想。
他已經失去得太多,無法再承受任何一個人的離去。
不論這個Voldemort,或是Tom,他們究竟想要什麼,他最終會找出答案的,用他自己的力量。

Harry咳了幾聲,翻過身,將大半的臉壓進枕頭裡。
臥室裡只有他淺薄又急促的呼吸聲,以及窗外隱約傳來的各種聲響。

窗邊,簾子正隨風飄動,接著一道人影緩慢地在空氣中出現。
男孩依舊穿著那身不合年代的衣服服飾,他的雙手揹在身後,目光落在唯一的那張床上,就這麼靜靜望著。幾分鐘後,他抬起手,碰到了窗框,緩慢又顯吃力地將窗戶關上。
那之後男孩的身影又更加淡薄了幾分,卻並沒有徹底消失,他飄著飄著,離床舖近了點,又更近了一點。他垂下頭,望著床上睡著的青年,神色是有些茫然又困惑的。

男孩看了很久很久,直到那雙黑眸中游離的情緒轉變為安定。
那隻透明的、屬於孩子的手舉起了,向著床上的那個人伸去,卻在沒有到達目的地前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那名身穿校服的少年站在原地。

少年冷漠地瞅著躺在床上的青年,對方因為感冒而顯得無比虛弱,臉頰卻被熱氣蒸得通紅。少年望著望著,忽然就淺淺地勾起嘴角,讓那副本就英俊的面容變得更加具有吸引力。
他張口,對躺在床上的人說了幾句話,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雖然是早已知道的事實,卻仍讓少年不悅地蹙起眉。
少年同樣抬起手,向著床上之人額頭的位置,彷彿是想撥開那頭凌亂的黑髮,在那之中尋找著什麼。但顯然,他的力量還不足以觸碰到活生生的人,即使他們已經能移動物體,卻必須耗費許多能量,男孩的消失即是如此。

他的手虛虛地碰到青年的額頭,毫不意外地看到青年打了個冷顫。
少年縮回手,飄回窗邊,望向窗外那座庭院,他看著那具骸骨存在的位置,如同在思考著什麼。

路人大多會無視他的存在,但也有少部分的人,較為敏感或是具有力量的那種,偶爾會發現他不同尋常的身影。他們會驚訝地喊出聲,或是朝著身旁的人竊竊私語,然而這些短暫的插曲都沒能打擾到少年的凝視,他知道他們進不來,也多數不太相信自己眼睛所見。
直到太陽逐漸偏西,天空不再如此明亮後,他的身影才再度消融於空氣中。


*


Harry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當他再醒來時,已經是隔天的清晨。
喉嚨仍然像被燒灼過般疼痛,但力氣恢復了些,隨之而來的是肚子傳來的飢餓感。Harry扶著牆壁緩慢走下樓,走進廚房,在冰箱裡找到一個鮪魚罐頭,他又找了幾塊吐司做搭配。

稍微有點飽足感後,Harry踉蹌地走進製作魔藥的房間,在堆疊的書籍中翻找著治療感冒的藥水。他想起當年在醫廂病院時喝到的那些藥水味道,雖然令人不願回憶,卻不可否認它們的確很有效果。
Harry昏昏沉沉地坐在椅子上,頭幾乎要貼到桌面上去,在他快要放棄時才好不容易找到那款藥水的製作方式。看起來挺簡單的,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那個精力去完成。

他站到坩鍋前,吃力地拿起小刀開始切藥材,動作很慢,也很危險,在別人眼中他搖搖晃晃的身形大概隨時都會切到自己的手指。
好吧,他也真的切到了。在那道身影出現在自己面前時。

這是Harry第一次在清醒的狀況下離Tom Riddle的影子如此之近,隔著一張實驗桌,Harry幾乎能看清楚少年Tom臉上每根睫毛的位置。
Harry在幾秒後才想起自己的左手食指還在流血,於是下意識地就這麼用嘴巴含住了。唔,他在切魔藥時常常這麼做的,但當他發現Tom的靈魂還未消失時,就有些難以克制的臉紅了。
少年Tom望向他的眼神,就好像他還是五歲的愚蠢小男孩那樣,充滿了鄙視。明明他們的身高是差不多的,五年級的Tom的身高,和畢業後一年的他的身高,Harry想著想著就有些消沉。

「你要幹嘛?」Harry用虛弱且粗魯的語氣問那隻幽靈,一邊將被口水沾濕的那隻手藏到身後。
Tom朝他扯扯嘴角,做了一個口型,但他卻聽不見任何聲音。
接著少年朝他伸出右手。

Harry在思考幾分鐘後,終於明白了對方的意思,困惑地交出自己手中的小刀。
接著他用一種彷彿看見世界末日的眼神,看著少年Tom用標準且優雅的姿勢開始切他的藥材,該剁碎的剁碎,該磨粉的磨粉,再按照順序放入大釜中攪拌,途中一眼都沒看那本攤開在桌上的魔藥書籍。
魔藥開始冒泡、變色,最後冷卻,完成的顏色和那本書上寫得一模一樣。

Harry靜靜望著那鍋看來令人無比心癢的魔藥,猛然抬起頭瞪向那名少年。
「為什麼?」他的聲音因為感冒而顯得沙啞,當中隱藏的顫抖卻並非是因為難受,「為什麼要……幫我?」
Tom朝他聳聳肩,卻什麼也沒回答的再度隱身了。

這讓憋了一肚子話想問的Harry在此刻恨上了這隻幽靈,該死的想消失就消失!
滿腔怒火的Harry找到玻璃杯,舀了一大匙魔藥進去,再一口喝下,瞬間被那股難以形容的味道給噁心得差點就將剛剛吃完的鮪魚全部吐出來。
這肯定是報復!Harry忿忿地想著。

他收拾好東西,重新爬回床上,在躺下時卻發現自己已經恢復了大半的力氣,額頭也稍微降溫了一點。
雖然難喝,但那魔藥確實是有用的。
嘟囔著某種模糊不清的抱怨,Harry翻了身,將自己埋進枕頭裡。


*


待Harry康復後,日子彷彿又回歸平靜,但他知道這幢房子裡仍然有他們的存在。
他不害怕夢裡那個Voldemort,也不怕少年的Tom Riddle,但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那個還是男孩的Tom。即使他們能共享記憶和情感,小Tom仍然不是最後那個連靈魂都扭曲破碎了的Voldemort。
這個難題很快就出現在他面前了。

那是某天的早晨,Harry一如往常地在床上醒來,剛摸到床頭的眼鏡戴上,就對上了那道趴在自己的床邊的影子,對方正用十分認真且嚴肅的眼神看向他。
烏黑捲曲的髮,深邃的黑眼,男孩的面容稚嫩青澀,卻已經能看出往後將長開的俊美輪廓。Harry時常會想,Merlin在創造Tom時大概給了他較少的情感,卻在容貌上予之彌補。
可惜最後還是被這個智商高卻情商低的人捨棄了身上唯一的這項優點。

「早啊?」Harry有些尷尬地嘗試著打招呼,在經歷過這麼多以後,區區一個還不滿十歲的幼小黑魔王顯然早就不足以讓他心生恐懼。
男孩眨眨眼,沒有回答他,也沒有任何的動作,目光依舊是執拗且專注的,就好像Harry身上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的注意。
於是Harry忍了忍,沒忍住,伸長了手試圖去捏那個小Tom的臉蛋。

他當然捏不到半點東西,只能感覺到冰冰涼涼的空氣穿過指間。男孩卻被Harry的舉動給驚嚇到,飛快地退到牆邊,用一種如臨大敵的眼神瞪向他。
真是太有趣了。
惡作劇成功的Harry忍不住笑了起來,越笑越誇張,最後抖得連眼角都泛出了淚光。

他看見男孩抿起唇,露出像在生氣的表情。但是,噢,一個噘著嘴巴生氣的黑魔王,這簡直太逗了!他可以為了這件事整整高興個三天!
理所當然的,男孩的幽靈消失了,似乎不想再見到Harry那樣,臨走之前還恨恨地瞪了他好幾眼。

Harry愉悅地離開床舖,洗漱完畢,換好衣服後便走出了家門。
他今天是打算去超市買些日用品的,前幾天打折的傳單被塞進了他的信箱,他的信箱裡一直都只有麻瓜們發的各種傳單,減價優惠、店面宣傳、甚至是某些不可言說只留有號碼的特殊服務等等。他朋友們寄給他的信從來都是從窗戶收到的。

最近他有想要買個代步工具的衝動,雖然要去超市用走的就可以到達,但他還滿想嘗試在假日開著汽車去附近晃晃的那種自在感。數了數自己的存款,他覺得先買輛腳踏車也不錯。
於是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牽著一台亮藍色的腳踏車,Harry回到了家。


*


當天晚上,他夢到了男孩的Tom。
男孩坐在他孤兒院的房間裡,瞪視著站在門邊的他,用那種和白天一樣的眼神。

「我恨你!」他大喊著,將雙手盤在胸前。
「噢。」Harry點頭表示知道,隨後開始參觀Tom的臥室。雖然小,但比起他最初住的碗櫥還是很不錯的,至少男孩有屬於自己的床,有書桌又有衣櫃,還有個可以看見外頭景色的窗戶。
心念一動,Harry走到窗邊探頭望去,卻發現外頭霧濛濛一片,完全看不見東西。看來他的夢境只足夠生成這個房間裡的東西。

「你要幹什麼?」男孩焦躁地從床上跳起來,跟在來回走動的他身後。
「我只是想參觀一下你的房間,」Harry垂下頭,瞅著只到他大腿的男孩,「或者你更樂意為我介紹一下?」
「沒什麼好說的,」小Tom發出不滿的哼哼,「我們只有舊的東西可以用,永遠穿著別人的衣服,吃著不夠的食物,孤兒院爛透了。」

Harry繼續看他,「但比我的碗櫥好多了,不覺得嗎?至少你的童年沒有一個整天以追打你為樂的表哥。」
男孩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神情看向他,接著皺眉,「你是說……那個……你的姨夫一家?」
「看來你果然能夠擁有他們的記憶。」
Harry思索著,緩慢在床邊坐下。這張床雖然有些破舊,但還是挺柔軟的,看來這間孤兒院並未太過克扣孩子們的生活物資,雖然不富饒,卻也足夠孩子們長大。

「只是記憶而已,」男孩學著Harry的樣子坐在他身邊,依舊擺著不合年紀的陰沉神色,「我也能感覺到他們對你的恨意,所以我同樣也恨著你,畢竟你殺死了我們。」
Harry的手指抖了抖,呼吸亂了那麼一秒。
「對不起,但我不得不這麼做。」他脫口而出:「因為你是我的死敵。」

「沒什麼,反正那個我也想要殺死你。」男孩用一種理解的表情點點頭,「我們都恨你。」
「我知道的……」Harry摸著棉被上的紋路,低語。
房間裡一下變得安靜,兩人都沒再開口說話。

男孩依舊望著Harry的臉,用那種專注的視線,在Harry回過頭來時立刻就捕捉到了。
「你到底在看什麼?」
「你的額頭,」男孩說著,舉起了手,「那道疤痕。」

Harry怔了怔,下意識地就摸了摸自己的額角,訝異地發現那道本該已經逐漸淡薄、消失的閃電形疤痕又出現了,在他的指腹下顯露出凹凸不平的觸感。
「怎麼會……」
「它還會越來越深刻的。」男孩忽然就笑了,不似他長大後那種隱晦又嘲諷的嘴角微勾,而是更為真實單純的一個微笑,「因為我們回來了。」

Harry又感覺到寒冷,同時還有不知所措。在他還想再詢問些什麼時,整個場景一下子變得扭曲,當他再度睜眼,又回到了臥室的床上。
他坐起身,用顫抖的手指撫摸著自己的額頭,感受著那道曾經熟悉無比的痕跡。
Voldemort的靈魂還寄居於此嗎?但是,明明在禁林的時候那片靈魂就已經破碎,被黑魔王自己給殺死了。
Harry倒抽了一口氣,發現自己的手指上佈滿鮮血。他無意識中將自己的皮膚給摳破了。


*


他不再是承裝黑魔王靈魂的容器了。
Harry望著廁所的鏡子,對自己這麼說。

他感受不到來自那個人一絲一毫的情緒,也並未接收到對方的記憶,他們依然是獨立的個體,原本的那片靈魂早就被毀了。
這應該是某種新的東西,Harry摸著他額頭的那道疤痕,竭力地思考著,某種……契約?或是羈絆?反正是足以讓黑魔王殘破的靈魂留下來的寄託物。並且與其說那三種型態的黑魔王是幽靈,或者反而更像是一種執念。
來自他的記憶之中,幻化成為介於真實與虛幻間的存在。

Harry有些茫然。
他不懂為何事情會發展到此,他也不過就是把那個人的屍體掩埋了,再扔幾鏟泥土上去罷了。為何這樣就能讓黑魔王的幽靈纏上他?
Harry不解又煩惱,但卻沒有更多餘的情緒了,相反的他已經確認,那些幽靈狀態的東西並不能傷害到他,只能簡單的移動物體,甚至在現實中連與他溝通也無法。
他們只能在夢中交流。

現在的他已經夢到過那個成年的Voldemort,也夢到了男孩的Tom,剩下的就只剩還是學生時期的Tom Riddle而已。
Harry有些憂鬱,畢竟少年Tom很明顯是最聰明的幽靈。不是什麼都還未學習到的青澀男孩,也不是那個把自己腦袋切片過的黑魔王,那是還在求學階段就拿過無數獎盃,當過級長的Tom Riddle。
這讓Harry很是鬱悶,也特別的不想在夢裡見到那個他。
顯然,這次他無法如願。



-tbc
這章是HP翁前的最後一回更新了!
等新刊首販之後後續才會再繼續貼出來~~
番外跟有R的劇情不會網路公開,只收實體書哦!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冰瑚 | Powered by LOFTER